首页 > 都市小说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五章 卖画去!
    北城天街,清风苑,小别墅区。

    家里前年买的新房子,加上装修差不多花了三百万,在青山市里,这个价位也算得上是一般豪宅的行列了。

    距离小区不到一百米就是幼儿园,旁边就是小学,在整个青山市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

    妥妥的学区房,也正是这个原因,当初看房的时候,老妈一眼就相中了,就等着陈牧羽将来结婚生孩子上学一条龙。

    可惜呀,计划赶不上变化,儿子不争气,挺帅一小伙,现在都还是单身。

    客厅里,吃完晚饭,老爸坐在餐桌旁,吧嗒吧嗒的抽着烟,烟灰缸里已经快半缸烟屁股了。

    云雾缭绕,满屋子的烟味,陈建忠那张老实巴交的脸上,写满了惆怅。

    “爸,你真打算把收购站卖了”陈牧羽小心的问了一句。

    陈建忠长长的吐出一口烟,半天没有说话。

    这时候,老妈拿着帕子从厨房出来擦桌子,“他爸,要我说,卖了就卖了,秦洪那人,咱们惹不起,而且,废品这行当,辛苦不说,还容易让人家瞧不起,连累咱儿子连女朋友都不好找,卖就卖了吧,换个体面点的行当做……”

    许燕芬脖子上的金链子抖了抖,她是个能干务实的女人,在她眼里,儿子排第一,老公和钱并列第二。

    旁边,陈牧羽缩了缩脖子,以往老妈要是说这样的话,老爸的脾气肯定是要翻脸的,毕竟收购站是爷爷留下来的,算得上是祖产。

    可是,这一次,破天荒的,陈建忠并没有搭话,仿佛没有听到般,依旧在那里抽着闷烟。

    “爸,到底怎么了”陈牧羽感觉到有些不来对劲。

    陈建忠摇了摇头,没开腔。

    老妈道,“你爸有个老战友,前段时间得病去世了,家里欠了一大笔债,债主天天上门闹,这不,你爸知道了,想着要帮人家还债呢!”

    陈牧羽错愕的看着老爸,“爸,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呢”

    陈建忠一脸正色,烟屁股在烟灰缸里按了按,“人家可是救过我的命,俗话说的好,救命之恩大于天,别说还债,把我这条命给他都是应该。”

    “爸,你说的是那个把你从冰窟窿里捞起来的那个徐浩然叔叔”陈牧羽回过味来,他是有听老爸讲过这段当年的故事的。

    陈建忠点了点头,情绪略微有些激动,“要不是当年为了救我,你徐叔叔也不会落下病根,这些年我一直在打听他的下落,好不容易找到,却想不到……”

    “爸……”

    “小羽,你说,这笔债,爸该不该帮他还了”

    “呃……该,当然该!”

    陈牧羽点了点头,救命之恩当然得以命相报,要不然不就成了狼心狗肺了么

    要知道,要是老爸当年没了,陈牧羽不也没了么,所以人家救的可是两条命。

    听到陈牧羽的回答,陈建忠的眉头总算是舒展了些。

    “爸,徐叔叔家,究竟欠了了多少钱”陈牧羽还算理智,这些年,家里应该还是有点积蓄的,怎么会让老爸动了卖收购站的念头呢

    “两百多万吧!”老爸吐出一个数字。

    “这么多”陈牧羽有些吃惊。

    以陈牧羽的家庭条件,两百万不算很多,但也不是个小数字。

    “这事,我也不反对,不过,这几年家里赚的钱,基本上都用来置办房产了,账上也就百十来万,一下子要凑这么一笔……”老妈在旁边有些难色。

    听老妈兜家底,陈牧羽有点流口水,要是自己来管账的话,这得是有多少财富值呀。

    老爸又点燃了一口烟,“我想过了,你妈说的对,咱这行是不怎么体面,这两年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挣得也越来越少了,加上秦老三又把咱们给盯上了,以他的脾气,既然来了口,就肯定是非达到目的不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他价钱给得合适,他想要就给他吧!”

    说出这句话,陈建忠仿佛是卸去了沉重的负担,一口烟长长的吐了出来。

    “爸!“

    陈牧羽心头有些触动,“其实也用不着这么急,或许我能帮上点忙……”

    虽然老爸说是想卖,可就他躲着秦洪这一点,就能看得出来陈建忠在这件事上是有点犹豫的。

    “我不急可你徐叔叔家急啊,天天被人上门骚扰威胁,谁顶得住”陈建忠瞪了瞪眼睛,“你连自己都喂不饱,能帮上什么忙”

    陈牧羽汗了汗,可他又不能说自己手里有幅画,可能会卖出个好价钱,毕竟,那玩意儿是真是假,还不一定呢,就算是真的,可也是只是一幅残画!

    ……

    晚上睡觉前,老爸还坐在客厅里抽着闷烟。

    陈牧羽也没有理他,关上门研究他脑海里那个万界废品收购站,看看究竟都有些什么功能,这东西怎么就突然飘到自己的脑子里来了呢

    可惜,没钱,啥事都干不了。

    “宿主现可拥有回收员数量1人,是否招募”

    一道信息突然出现在陈牧羽的脑海里,有些莫名其妙。

    招募回收员

    应该和收购站招工人一样吧

    片刻犹豫之后,陈牧羽直接选择了确定。

    “招募信息已经发出,请宿主耐心等待!”

    又一道信息出现在脑海之中,随即就像石沉大海了一般,没有了任何的回应。

    “就这”

    等了半天也不见回应,陈牧羽吐槽了一句,睡觉去了。

    ……

    ——

    第二天一早,陈牧羽先是去了一趟银行,查了查自己的账户。

    余额2000,果然和系统财富值是绑定的。

    得赶紧把手里那幅画给卖了才行,不然,老爸恐怕真得把爷爷留下的收购站给卖了。

    从银行出来,陈牧羽带着几分憧憬,打了个车往西城去了。

    ……

    青山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从南门去西门,也花了有半个多小时。

    西门有个旧货市场,名叫浣花园,听名字都知道。

    浣花园属于棚户区,市区仅存的几个比较老旧的街区之一,缺乏管理,给人的感觉就是比较混乱,搞的又是旧货交易,卖假烟假酒假古董的比比皆是,什么牛鬼蛇神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