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六章 青山隐士!
    秦家楼。

    要说这条街哪家店最有名,那当然是十字路口的秦家楼了。

    一座独栋三层小楼,雕梁画栋,古色古香。

    别的不说,同样是收废品,秦老头这门面弄得可就要有派头多了。

    当然,秦洪的收购站不在这儿,这秦家楼只是秦洪手里的产业之一,别人还在废品堆里打转的时候,秦洪早就开始涉足古玩行当了。

    门口进出的人不少,多是外地来的旅客,像这样的门店,一般都是杀生不杀熟,专门坑一些外地人,说是古玩行,但里面恐怕很难找出几件真货。

    想来这种地方捡漏的,要么是真行家,要么就是网络看太多的。

    店里客人挺多,陈牧羽太普通,进去也没个人来招呼,他也没客气,直接上了二楼。

    “先生,有什么需要么”

    二楼稍微雅静一些,一个穿包裙的女店员见了他,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扭臀过来。

    “你们老板人呢”

    陈牧羽紧了紧肩上的包,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女人,二十出头的样子,俏生生的,身材不错。

    女店员的目光落在了陈牧羽的背包上,这样的人她见得多了,八成是有什么东西想要出手的。

    “先生有预约么”

    女店员谨慎的问了一句。

    陈牧羽耸了耸肩,正巧看到楼梯口下来一个熟悉的人影。

    “嘿,胖虎!”

    陈牧羽连忙伸手喊了一声。

    那人愣了一下,抬头便看到陈牧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黑着一张脸走了过来。

    “腾哥,这位先生要见老板!”

    女店员连忙解释了一句,陈牧羽刚刚的称呼让她有些忍笑。

    摆了摆手,女店员识趣的走开,腾虎黑着脸看着陈牧羽,“我讨厌别人给我起外号!”

    陈牧羽讪笑一声,“别那么认真,开个玩笑而已,秦爷呢,我找他!”

    腾虎瞪了陈牧羽一眼,仿佛在告诉他,我是个没得感情的杀手。

    “跟我来吧!”

    冷冰冰的一句话,紧接着便留给陈牧羽一个酷酷的背影。

    陈牧羽随步跟上,心中却是在暗骂,拽个屁啊拽,等老子赚了钱,直接把你给买了,到时候让你天天给老子趾头。

    ……

    三楼比较宽敞,陈设比较简单,走廊连着一间办公室和一个会客厅。

    办公室里摆着几个大花瓶,墙上挂着几副字画,看上去挺像那么回事。

    没人,不过旁边的会客厅里却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在这儿等着,秦爷有客人在,暂时没时间见你!”

    腾虎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话,直接就转身走了。

    “太没礼貌啦!”

    心中暗骂了一句,连个端茶递水的都没有,我就这么没有排面么

    旁边饮水机接了杯水,往沙发上一坐,陈牧羽也不急,慢慢的等着。

    秦洪那老头不知道约了什么人谈事,会客厅里不时传来笑声。

    陈牧羽也没好意思去偷听,目光扫过,看到墙上挂的一副字画。

    “天道酬勤,人道酬善,商道酬信!”

    十二字草书,字体豪放、笔法粗重,颇有几分江湖之气。

    装裱工整富丽,挂在最显眼的地方,秦洪应该很喜欢这幅字。

    走近看了看,落款是青山隐士。

    没听说过!

    陈牧羽虽然外行,但也看得出来,这字虽然能算上佳之作,但恐怕是入不了名家行列的。

    ——

    物品:普通字画1幅!

    介绍:青山市秦洪所作……

    拥有者:秦洪

    完整度:100%

    收购:20财富值

    回收:非宿主所有,系统无法回收

    ——

    脑海中浮现出一道信息,陈牧羽的嘴角不禁露出了几分揶揄,原来是秦洪那老头子自己写的。

    废品价,也就值20块!

    实话说,挺意外的,那老头屁文化没有,居然能把这幅字写成这样,看样子自己对秦洪的印象有点刻板了,所谓字如其人,这老头并不简单。

    “瞧什么呢看得懂么”

    旁边传来一个老气的声音。

    回头一看,秦洪正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富态的老头。

    一进门就看到陈牧羽在看自己那幅字,秦洪还是挺高兴的,这是他的得意之作,挂在这儿除了自己欣赏,也给别人欣赏。

    对于陈牧羽,秦洪是没怎么看在眼里的,一个普通的大学毕业生,恐怕连自己这幅草书写的是什么都不认识。

    陈牧羽回头看向他,也不生气,“勉强看得懂一二,这幅字,笔法遒劲,挥洒自如,已有些功底,应该算得上登堂入室了吧……”

    前半句话,秦洪听得美滋滋的,不过往后一听,却变了味,一张老脸瞬间黑了下来。

    “哼,不懂装懂,胡说八道!”

    见秦洪脸黑,陈牧羽反倒是乐了,“秦爷你别不乐意,这幅草字虽然书写大气浑然,可这大气之中带了几分匪气,笔力粗重,如手持刀枪,大开大合,可这字写的是商信,字意与笔意冲突,看来这写字之人,分明就没有吃透这幅字的含义,定是个粗陋浅薄之人……”

    秦洪的脸愈发的黑了,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骂自己啊。

    当着和尚骂秃子,这小子怎么看都像是故意的。

    “哈哈哈……”

    秦洪正要发作,旁边那胖老头却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粗陋之人,不错不错,小兄弟说的一点都不错!”

    说着还看了秦洪一眼,老眼中带着几分揶揄。

    陈牧羽这才故作恍然,“秦老,该不会是你的手笔吧”

    “哼!”

    秦洪气不打一处来,憋得哼了一声,走到办公桌后,瞪了陈牧羽一眼,“小小年纪,懂什么书法,真是张口就来!”

    陈牧羽心中挺乐,脸上却不动声色,正想假意的表达一下歉意,秦洪拿起桌上的镇纸往旁一丟,“找我干什么,有屁快放!”

    这小屁孩子,居然当着旁人的面,说他书法粗陋,可是损得他的脸火辣辣的,他本来就看不爽陈牧羽,这会儿更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昨晚不是说了么,我爷爷留了点东西,我和我爸都不懂,认识的人里,能有点眼力劲的也就只能想到秦老你了,现在我手头紧张,取了两件想给秦爷你掌掌眼,合适的话,帮我变变现……”陈牧羽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