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七章 价值36亿?
    “把你家那收购站卖给我,哪里还用愁钱花”秦洪抬起眼皮瞧了瞧陈牧羽,嗤笑了一声,“拿出来吧,让我看看你爷爷给你留了什么好东西。”

    干废品行当的,干得久了,要说没捡到过宝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陈牧羽的借口并没有让秦洪怀疑,反而还让他心中兴趣满满。

    旁边那个胖老头也凑了过来。

    陈牧羽打开背包,把那本诗集拿了出来,放在了秦洪面前的桌面上。

    秦洪拿起来端详了一下,随即期待变得有些失望,抬头看了陈牧羽一眼,仿佛在说,就这

    “唐寅诗集”

    那胖老头接了过去,也是翻看了一会儿,“明末刻板善本,保存还算完整,应该是真品无疑,不过,小兄弟,这价值么……”

    说到价值的时候,胖老头摇了摇头,显然,他想说价值不高。

    善本是指精刻、精印、精抄、精校的难得的古书,珍贵的手稿、孤本、罕见的文献等,以宋元价值最高。

    陈牧羽也是有做过一些功课的,也没有指望这唐寅诗集能值多少钱。

    “值多少”陈牧羽直接问道,眼睛里仿佛只有钱。

    “2000块!”

    秦洪喝了口茶,吐了个价,一副我都懒得和你多说废话的表情。

    陈牧羽差点没吐他一脸口水,自己光修复就花了1900,你特么给我2000,我就血赚100块是么刚打车过来还花了20呢!

    伸手将那诗集拿了回来,“秦老,你不讲究,2000块,你拿当我二傻子呢”

    “那你想要多少”

    秦洪抬了抬眼皮,轻笑一声,“十万二十万”

    陈牧羽耸了耸肩,“其实吧,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既然你不讲究,那我还是找别人看吧!”

    说完,诗集往包里一揣,转身就走。

    “小兄弟!”

    没走两步,那胖老头开口叫住了他。

    陈牧羽回头看去,那老头满脸堆笑,“年轻人不要那么大火气,所谓在商言商,买卖这东西,就是一个讨价一个还价,你如果信得过我,这善本我可以给你两万块,如何”

    两万块

    陈牧羽诧异的打量了一下这个胖老头,比起秦洪来,这老头明显要和善得多。

    不过,和秦洪混在一块儿的,恐怕也不会是什么好人。

    秦洪并没有要给陈牧羽介绍的意思。

    “你说真的”

    陈牧羽眉毛微微挑了一下。

    胖老头颔首道,“如果小兄弟觉得亏了,当我没说。”

    “哈哈,老话说得好,吃亏是福,我这人什么都怕,可就不怕吃亏,你老要是瞧得上,给你就是了!”

    陈牧羽笑了笑,他原本就只是投石问路,没指望能卖多少钱,刚刚秦洪出的那价,的确是把他气到了。

    这唐寅诗集,他花了1900修复,两万卖出去,已经赚得不少。

    或许这诗集能值更多,但陈牧羽不想麻烦,只想快速变现。

    诗集重新递到了那胖老头的手上,那胖老头也不含糊,爽快的手机给陈牧羽转了账。

    两万块到账,陈牧羽脸上有了些笑容,瞟了旁边秦洪一眼,“看来,秦爷这儿还是有识货之人的。”

    秦洪相当郁闷,这小子含沙射影,是在说他不识货呀。

    “小兄弟身上想必还有更好的东西吧,可以拿出来看看么”

    胖老头目光如炬,在陈牧羽的背包上打转,他看得出来陈牧羽在投石问路,要不然他刚刚也不会出那个价,其实就是想看看陈牧羽能拿出什么大货。

    “赶紧的,别浪费时间!”秦洪不耐烦的道。

    陈牧羽一把将办公桌腾出一大片来,差点没把秦洪的茶杯给摔地上去。

    秦洪郁闷的想骂两句,不过看陈牧羽这架势,他还是忍住了。

    只见秦牧羽从背包中取出一幅泛黄的画轴,放在桌面上,小心翼翼的缓缓摊开。

    一幅古老的水墨画很快呈现在三人的面前,远山,巨石,溪流,苍云,一只展翅的雄鹰跃然纸上,眸光犀利,俯瞰苍生。

    两个老头的目光瞬间就被吸引住了!

    “雄鹰展翅图,唐寅真迹,只准看,不准手摸!”

    陈牧羽嘴角微微弯起,往后退了一步,给那二人留出空间。

    “哼,年轻人,不知所谓,你说真迹就真迹啊”秦洪不爽的哼了一声。

    陈牧羽耸了耸肩,“你要不相信,找个高手看一看呀!”

    秦洪被怼得没话说,可惜水平有限,往旁边那胖老头看去。

    胖老头从兜里拿出老花镜,早就凑那画面前去了。

    房间里很安静!

    过了很久,胖老头直起了身,脸上难掩的激动,“雄鹰展翅,气吞天下,的确是唐寅的手笔不假,该是唐寅早年所做,你看这雄鹰,雄壮热情,正合他年轻时满怀壮志的心境……”

    “再看这鹰嘴上叼的小虫,虽小,却也如此精致传神,这份功力,不简单啊!”

    “可惜,可惜,怎么就坏成这样了呢……”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

    ……

    老头从开始的认真到震惊,到后来又是捶胸顿足,痛心疾首,大呼可惜。

    听到这儿,陈牧羽心里有了点数,这老头看上去挺懂行的,看样子,自己真是捡到宝了。

    胖老头取下老花镜,看着陈牧羽,“小兄弟,这东西,你想出手”

    眸子里毫不掩饰的期待,这东西虽然有残缺,但放普通人身上已经可以做传家宝了,他不认为陈牧羽会卖。

    “当然!”

    陈牧羽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如果价钱合适的话,没理由不卖。”

    胖老头闻言,脸上表情顿松,“你对这画的价值了解么”

    陈牧羽摇了摇头,“愿闻其详。”

    胖老头道,“唐寅的传世名作不多,流传至今的,都是稀世珍品,说出来也不怕吓着你,其中价值最高的一幅《庐山观瀑图》,卖出了整整36亿!”

    36亿

    陈牧羽眼前一黑,差点坐地上去,那特么是多少钱啊

    “当然,不是每一幅都能卖到那么多的,你也应该有所了解,这一行里,水很深的,现如今,唐寅的画作,基本上都是私人珍藏,几乎不可能有人拿出来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