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十一章 破烂王!
    “戏精!”

    直接一个白眼递了过去,晃了晃手中的卡,“赶紧拿回去,我虽然胃不怎么好,但还没有到吃软饭的程度!”

    “你留着吧,虽然我不知道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但就算是我给你投资了,密码是你的生日……”

    黄小琪丢下一句话,转身蹦蹦跳跳的跑了。

    ……

    路灯下,陈牧羽看了看手中的银行卡,上面还沾了一张哈喽kitty的贴纸,粉粉的,可爱极了。

    实话说,挺感动的。

    ……

    ——

    北城,三宝街。

    过了三宝街就是迎春路,刚晚上九点,还不是很晚,先回蓝天打个卡。

    三宝街两边都是商铺,白天挺热闹的,晚上这个点都已经是关门闭户,冷清得很。

    尤其路灯还坏了几个,街道上更显昏暗,半天都不见一个行人。

    大半夜的,一个人在这种街道上行走,还是需要点胆量的。

    陈牧羽老是感觉有人在背后跟着自己,可每每回头一看,身后却又空空荡荡的,路灯下,树影晃动,像是魔鬼的爪牙,在地上摩擦,摩擦。

    脚步不觉的快了几分。

    “小老板!”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陈牧羽一顿,差点没爽得叫唤一声。

    扭头看去,旁边是个老小区,门口放着一把摇椅,摇椅上坐着一个老头。

    老头面前放着一张小桌子,桌子上摆了几个小菜和几瓶白酒,手机里唱着不知道哪个年代的小曲,那老头正一个人独乐着。

    “破烂王”

    皱着眉头一看,陈牧羽愣了一下,这老头他认识,就是昨天水哥才给他讲过的王老幺!

    “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遇到鬼了呢!”

    人吓人吓死人,陈牧羽心中一松,走了过去。

    “青天白日的,哪儿有什么鬼”

    王老幺从屁股下扯了个凳子给陈牧羽,“来,陪我喝两杯!”

    “你这日子过得不错呀”

    陈牧羽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脑子里闪过一丝灵光,当下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了下来,拿来酒杯倒酒!

    王老幺摇了摇头,“哪里比得上小老板你呀,我这是得过且过,有一天就过一天,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得过且过,及时行乐……”

    要说这王老幺,也真是个可怜的人,七十好几,连个家人都没有,本该是儿孙绕膝,安享晚年的时候,却只能靠捡破烂过日子。

    陈牧羽都还不知道他本名叫什么,只知道他姓王,所以就和别人一样,叫他破烂王。

    “听水哥说,你前段时间捡了个宝贝,卖了300万”

    一口酒下肚,滚热滚热,陈牧羽随口问了起来。

    王老幺剥了个花生,“有什么用人都老了,要早几十年给我碰上多好,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喝闷酒,只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这老头是有点酒意了,说着说着还拽起了诗文。

    “有总比没有好嘛,至少以后不用再捡破烂那么辛苦,300万足够让你晚年过得逍遥自在了!”陈牧羽安慰了一句。

    王老幺苦笑,“哪里还有三百万呀,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前几天,我让人给我说个老伴儿,没想到让人给骗了,现在也就剩下不到两百万了……”

    噗!

    陈牧羽差点没被嘴里的酒给呛道,“被骗了一百万”

    “差不多吧!”

    王老幺摆了摆手,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他们叫我去报官,我都懒得去报了,反正都一把岁数了,我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呵呵,您老还真是想得开!”

    陈牧羽脸皮微微抽搐,开玩笑的道,“一百万对你来说既然都这么不重要,我看呀,要不你把钱都给我算了!”

    “啧啧!”

    王老幺抿了一口酒,辣得五官都皱到了一块儿,“家里开那么大一个废品站,你小老板像是差钱的人么”

    陈牧羽苦笑,“差,怎么不差,刚刚找人借钱,还碰了一鼻子灰呢!”

    “借钱借多少”王老幺愣了一下,浑浊的眼睛仿佛清醒了几分。

    陈牧羽伸出右手,摊开手指,“50万!”

    目光在陈牧羽的脸上停留了几秒钟,王老幺二话没说就要收拾桌子。

    晕!

    “破烂王,你这也太真实了吧,我这还没开口找你借钱呢!”陈牧羽无语的道。

    “你是没开口,不过你在铺垫!”从王老幺那满是酒气的嘴里吐出来一句话。

    陈牧羽无言以对。

    “人和人之间,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了么”陈牧羽苦笑道。

    王老幺犹豫了一下,盯着陈牧羽看了一会儿,“你真要借钱”

    王老幺这么一问,陈牧羽也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不白借你,你给我五十万,最多半个月,我还你一百万!”

    “少来那些虚头巴老的!”

    王老幺压根不听,直接摆了摆手,皱着眉头想了想,道,“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也不说借五十万给你,这五十万,我送你都行!”

    “哦什么条件”

    陈牧羽眼睛一亮,突然有种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王老幺屁股直了,一把抓住了陈牧羽的手,“你叫我一声爹,我收你当干儿子,将来你负责给我送终……”

    噗!

    陈牧羽差点没一口口水喷王老幺脸上,腾的一下从凳子上弹了起来,“你不是吧,占我便宜收我当干儿子,你这年龄,比我爷爷都大……”

    王老幺却并不罢休,近乎渴求的道,“那我收你当干孙子,让你爸认我当干爹……”

    我去!

    陈牧羽无力吐槽了,要不是看他一把年纪,只怕都一脚踹过去了。

    王老幺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占便宜的样子,“不亏的呀,我只是想有个人给我送终,将来我去了,别说50万,我的都是你的……”

    “你这话可别让我爸听到,不然我爸非揍你不可!”

    越说越离谱,陈牧羽有点生气了,虽然他需要前,但还没有沦落到为了钱而放弃节操的地步。

    出来转一圈,给老爸认个爹回去,陈牧羽完全可以想象到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