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二十五章 好诗,好诗!
    路边桂花阵阵香,枯叶随风荡啊荡;

    烈日艳阳当空照,小酒一杯暖心房;

    哼个小曲唱个歌,人逢喜事精神爽;

    姑娘笑问我是谁收废品的陈阿郎。

    ……

    “嗯,好诗,好诗!”

    西城城郊,千佛岩景区,一家小酒馆。

    大白天的,还没到热闹的时候,店里也就陈牧羽这一个客人,二楼一个靠窗的位子上,陈牧羽叫了两瓶果酒,拿腔作调的品着。

    喝着杯里的酒,品着窗外的景儿,陈牧羽突然感觉自己也是才思泉涌啊,三言两语凑一凑,居然也是像模像样。

    看着陈牧羽那自娱自乐的模样,旁边收拾桌子的服务员小妹都忍不住微微窃笑。

    陈牧羽矫揉造作的比比划划,挑眉露笑,逗得几个小妹羞红了脸,差点没尖叫。

    唉,长得帅就罢了,还这么有才,真是让人苦恼。

    当真酒不醉人人自醉,这会儿,陈牧羽仿佛了解古代那些诗人为什么都有那么多的长吁短叹,多愁善感了。

    “哈哈,小兄弟真是好雅兴,果真好诗!”

    这时候,一个声音从楼梯口响起,洪亮如钟,中气十足,三声笑语,震人心房。

    回头一看,是个胖老头。

    陈牧羽连忙起身迎了上去,这就是自己今天等的正主。

    许四海!

    今天早上,许四海果然跟自己打电话了,当然,目的只是想再问问陈牧羽那幅图要不要卖。

    这样一幅宝图,在许四海看来,在陈牧羽的手里,只会是明珠蒙尘,况且那图已经坏了,需要修复,需要保护,陈牧羽这样一个愣头小子,能够保存好这样一幅宝图么

    一个不小心,若是让这幅图从历史长河中消失,那岂不是成了罪人了,那天见过雄鹰展翅图之后,许四海便已经有些许的不安。

    等了几天,也不见陈牧羽给自己打电话,许四海果然是按捺不住,主动的联系了陈牧羽。

    正好,这两天千佛岩景区揭牌,因为景区的整个规划设计施工,都是承包给四海集团旗下的建筑公司的,作为老板,许四海当然要来参加揭牌。

    昨天活动已经结束,许四海就想着约陈牧羽见上一见,不然过几天他就要去省城了,还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回来,万一节外生枝可不好。

    陈牧羽倒也爽快,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见面,地点就约在这千佛景区里。

    景区刚对外开放,加之又不是周末,来往的游人并不多,倒也清净。

    “献丑献丑,让许老见笑了!”

    刚刚那番模样,被许四海给看到,想起来还真觉得有些囧。

    许四海哈哈一笑,伸手和陈牧羽握了握,“让小兄弟久等了,刚刚几个老朋友,硬拉着我谈事,抱歉抱歉!”

    “许老是大忙人,我也是刚到!”

    陈牧羽倒也不生疏,领着许四海入座,顺手给他斟了一杯果酒,面前这位可是大金主,得伺候好了!

    “那,我就先自罚一杯!”

    许四海端起酒杯,便是一饮而尽。

    陈牧羽看得都有点心疼,这酒可是288一瓶,就这么一口,怕都去了好几十了。

    “许老好酒量!”

    陈牧羽赞了一句,赶紧自己个儿也满上,闷了一口。

    许四海乐呵呵的看着陈牧羽,“也别许老许老的了,显得生疏,这些年忙事业,显得老相了些,我要今年年底才满60呢!”

    “呃……”

    陈牧羽一滞,不叫许老,那叫啥

    “伯伯叔叔随便叫吧,我也叫你小羽可好”许四海说道。

    到也不见外,这么一个大金主,主动跟你套近乎,攀关系,你还不顺着竿儿的往上爬

    陈牧羽也乐呵呵的一笑,许四海比自己老爸大好几岁,叫叔肯定不合适,便叫了一声许伯伯。

    这许四海,当真是商场老手,三言两语,便让陈牧羽如沐春风,有些飘飘然了。

    “小羽,咱也不绕弯子了,今天约你过来,其实是想和你再聊聊那幅画的事情!”许四海开始直入主题。

    陈牧羽点了点头。

    许四海道,“那幅画的价值,你这几天应该也有过了解,那天见过之后,我这心中一直念念不忘,那么好的一幅画,就这么毁坏了可当真可惜,小羽,你我应该都不想成为历史的罪人吧你看,能不能把那幅画给我,价格方面,我们可以再好好聊聊……”

    许四海说了一大堆,想要打动陈牧羽,他就怕陈牧羽这个愣头青什么都不懂,还非要捏着那幅画不松手。

    陈牧羽拍了拍桌子旁边的背包,笑道,“许伯,东西我带来了,今天也没想再带回去。”

    目光落在那背包上整个人心胸都开朗了几分,许四海乐呵呵的一笑,“好,这才对嘛,这画乃是绝品,得赶紧专家修复了,你能把他匀给我,绝对是对它最好的保护!”

    “所谓美女配英雄,宝剑配侠士,这道理我也明白,一幅画在我这种不懂得欣赏的人手里,的确是明珠蒙尘……”

    陈牧羽一边说着,一边将背包拉链打开,手伸了进去,却并没有急着把画拿出来。

    许四海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充满了期待,可偏偏陈牧羽这会儿停止了动作,让他心痒难耐。

    “许伯,咱们上次说的,多少价来着”陈牧羽问了一句。

    许四海哭笑不得,果然这小子还是喜欢谈钱。

    不过,这是好事,对他来说,能用钱解决的事,就不是什么难事。

    “60万,这画残缺太严重,能有这个价,已经是很理想了,当然,如果小羽你觉得亏,我可以再给你加一点!”

    “不,我是说,如果这幅画完整的话,能值多少”

    许四海闻言一愣,随即道,“前几年,香江有幅唐寅的《春树秋霜图》,当时是拍出了一千多,你这幅《雄鹰展翅图》应该也差不多,算上这几年的货币通胀,现在拍的话,两千万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说到这儿,许四海顿了顿,“小羽,你那幅画破损得太严重,找人修复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且……”

    显然,许四海是怕陈牧羽一根筋,只是想提醒他,你想卖出高价,那就必须得找人把画修复了才行,你能拿的出那么一大笔钱来么就算能,你又能找得到那一等级的修复专家么

    ——

    感谢书友“曾阿妞”,“首席av导演”,“欧团长”的打赏支持,爱你们哦,哈哈,新的一周,呼叫各位书友爸爸们继续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打赏,吼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