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二十六章 卖了2020万!
    陈牧羽没有让他再继续说下去,直接把画从背包里取了出来。

    用一层黄布包着的,就像是一卷圣旨一样,这布可是陈牧羽花了10块钱专门去布艺店扯的,就为了能增加一点小小的仪式感。

    黄布展开,垫在桌上,陈牧羽捏着画轴,小心翼翼的展开。

    白云千山,飞石流瀑,一只雄鹰跃然纸上,睥睨天下,气吞山河。

    “这……”

    许四海瞬间惊住了,腾的一下站起身来,呆呆的看着桌上的画,半天没有回神。

    不是一幅损坏了的图么怎么会是完整的

    抬头看向陈牧羽,许四海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陈牧羽神秘的一笑,“其实这图,我手上共有两幅,一幅破损,一幅完整,上次给你们看的,是那幅破损的,许伯伯你再看看,这幅完整的怎么样”

    “两幅”

    许四海愕然,万万没有想到,陈牧羽会给他这么一个答案。

    其实,在来的路上,陈牧羽就已经想过好多种理由去解释了,一开始他想说,自己认识一位修复专家,图是那位专家帮忙修复的。

    可是,这个理由破绽太多,如果陈牧羽真认识这样一位专家,怎么可能那天还把画拿到秦家楼去认路,更何况,许四海是什么人,他肯定会追问那位专家是谁,反而惹来一堆麻烦。

    能修复这一等级名画的专家,放眼国内,绝对是屈指可数,许四海是青山市书画协会的名誉会长,在这方面可不是陈牧羽这个愣头青能比的,很容易就能识破他的谎言。

    更何况,最重要的一点,如果陈牧羽真的认识这样一位修复专家,能把唐伯虎的画修复到这么完美的地步,那么,他是不是完全有能力制一幅唐寅的假画出来呢

    许四海肯定会怀疑陈牧羽制假,这幅图的真实性就有待考证,到时候,许四海还会爽快的买画么

    所以,陈牧羽觉得还是直接了当的好,就说自己有两幅同样的画,只不过一好一坏而已。

    唐寅一辈子画了那么多画,这《雄鹰展翅图》又是他年轻时的作品,画过几百遍都有可能,有两幅流传下来,也并不是那么难理解嘛。

    错愕之后,许四海将信将疑,但他的目光很快就被面前的画给吸引。

    从兜里拿出手套,还有个放大镜,连老花眼镜都带上了,那架势可真不是一点半点的专业。

    陈牧羽也不打扰,坐在旁边慢慢的等着。

    这画,这字,这款,这墨,这纸,根本挑不出半点瑕疵,许四海来来回回看了很久,连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看得异常的仔细,完全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之中。

    “妙哉,妙哉!”

    都快过了一个小时,陈牧羽都快作出十首诗了,许四海才摘了手套,取下了眼镜,嘴里连声感叹,脸上表情看起来很轻松。

    “怎么样,看好了么”陈牧羽问道。

    许四海点了点头,抬头看着陈牧羽,“破损的那幅呢”

    陈牧羽耸了耸肩,“扔炉子里烧了!”

    “烧了”

    许四海有些惊讶的看着陈牧羽,似乎是想从陈牧羽的脸上看出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烧了!”

    陈牧羽认真的点了点头,“都破成那样了,还留着干嘛,而且,我知道,古玩这行当,讲究个物以稀为贵,孤品往往价值更高,同样的一幅图存在,那岂不是拉低了这幅完整图的价值了么”

    古董字画,之所以价值高,除了它的本身的历史内涵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它们太稀有了,同样的一件东西,如果人人都有,那就是路边价,但如果只有一个人有,那就少不了有人对它趋之若鹜。

    所以,你有两幅一样的图,可不见得两幅图卖出的价格就比一幅孤品的价格高。

    陈牧羽说烧了,这个理由,太正常不过了。

    都说一个谎言要用十个谎言去圆谎,可陈牧羽倒好,一句话就把路给堵死了,我烧了,所以,死无对证了!

    许四海讶异的看着陈牧羽,“当真”

    陈牧羽飒然一笑,“绝对真!”

    “那可真是可惜了!”

    许四海盯着陈牧羽看了许久,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当然,陈牧羽能够看出来,他不过是表面惋惜而已。

    “不知道,许伯对眼前这幅画,还有兴趣么我记得你刚刚说过,2000万肯定能值的。”陈牧羽说道。

    这话让许四海一滞,目光落在眼前的画上,明显爱不释手,许久抬头看向陈牧羽,“另外那一幅,当真已经焚毁了”

    陈牧羽道,“许伯伯如果不相信,我可以指天起誓,我手上绝对没有第二幅雄鹰展翅图……”

    “没那么严重!”

    许四海哭笑不得的摆了摆手,犹豫了一下,“如果我给你2000万,你当真愿意割爱”

    陈牧羽乐呵呵的一笑,“我又不喜欢搞收藏,这东西在你手上,肯定比在我手上有价值,我没理由和钱过不去,当然,如果许伯愿意再多加一点,那更好了!”

    许四海闻言,哈哈的笑着摆手,“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年轻人,那你还想加多少”

    “多少不重要,意思一下就行!”陈牧羽端起了酒杯。

    话说到这个份上,许四海不给意思一下,只把陈牧羽心头不安逸了,两千万都能出了,难道还在意那一点点意思么

    “今年2020年,给你加20万,讨个彩”

    最终,许四海真还给意思了一下,也没多少,加了20万。

    陈牧羽也不在意,蚊子再小,那也是肉嘛。

    “不用做个碳14鉴定什么的么”陈牧羽问了一句。

    “小羽,你这可就是在质疑我的专业了!”

    许四海坦然一笑,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眼光是非常的自信的。

    当然,听到这话,陈牧羽更加的放心,毕竟,他也不想多加麻烦,横生枝节。

    紧接着,许四海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一个女秘书带着这个法律顾问来到了酒馆,当场定了一份合同,让两人给签了。

    就此,雄鹰展翅图易主,而2020万,最迟今天晚上,将会通过许四海的私人账户,转到陈牧羽的账上。

    2020,今年正好2020年,也算是凑个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