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二十七章 齐白石的虾图!
    女秘书带着画走了,许四海却没急着走,他今天似乎很闲,难得的清净和雅静,也或许是桌上还有两瓶果酒没有喝完,和陈牧羽聊了会儿天。

    期间许四海接了个电话,似乎是有什么人要来找他,许四海显得有些不悦,脸上还带着几分无奈。

    “许伯伯,你有客人,我要不就先走了?”陈牧羽还是挺识趣的。

    许四海却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我一个侄儿,说是有个朋友带了幅画,要找我给看看,我让他们直接来这儿,你在这儿正好,一起看看吧!”

    “这不妥吧?”陈牧羽干笑了一声。

    许四海摇了摇头,“没什么不妥的,都是年轻人,没那么多拘束。”

    看得出来,许四海是挺喜欢陈牧羽这个年青人的。

    当下,陈牧羽也不说走了,权当是开一开眼界,自己干收废品这一行,对眼力的要求是极高的,你可以不精,但必须要懂,不然大好的宝贝放在你的面前,你却把他当成垃圾扔了,那得白白错过多少发财的机会?

    “不知道是一幅什么画?”陈牧羽问了一句。

    许四海品了口小酒,“听说是齐白石的一幅虾图,呵呵!”

    这个呵呵两字,笑得别有深意。

    “齐白石的虾图?”

    陈牧羽却是有些惊了,齐白石,那可算得上是近现代画坛泰斗级的人物了。

    白石擅画花鸟虫鱼、山水人物,笔墨雄浑滋润,色彩浓艳明快,造型简练生动,意境淳厚朴实,所作鱼虾虫蟹,天趣横生,其中尤以虾图最为人津津乐道。

    所谓白石虾,悲鸿马,板桥竹,大千山,尺尺千金。

    陈牧羽虽然了解不多,但也略有耳闻,听说齐白石的虾图,论价值那都是得以亿为计量单位的。

    居然有人携齐白石的虾图来给许四海品鉴,自己这可算是撞上大运了,今天定要好好的开开眼界。

    内心充满期待!

    ……

    “大舅!”

    半个小时后,一个高高帅帅的年轻人来到了酒馆二楼。

    终于来了!

    陈牧羽满怀期待,转过脸去一看,脸上的表情却瞬间僵住了?

    却道是谁,这特么不是表哥么?

    徐川兴致勃勃,可当看到陈牧羽的时候,那满脸的笑容立刻僵了下来。

    “你?你怎么在这儿?”

    徐川马上就有种甲亢要发作的趋势,张嘴就给陈牧羽怼了上去。

    陈牧羽哭笑不得,“我当是谁,原来是表哥,许伯伯说的侄儿,不会就是你吧?”

    现在陈牧羽大概有点明白,刚刚许四海说起这个侄儿的时候,为什么会有那个呵呵了。

    先前听腾虎说,徐川是和四海集团有点关系,可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亲密的关系。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许梦岂不是许四海的侄女儿了?

    陈牧羽心里一咯噔,仿佛发现了什么秘密,忍不住回头看了许四海一眼,许四海姓许,许梦也姓许,而且许梦说过,她现在在她大伯的厂里面当顾问,她大伯的厂?怕不就是四海集团了!

    隐藏得挺深啊,难怪那时候许梦会报考西川大学的陶瓷艺术设计,这么一个冷门的专业,当时好多人都说她傻,可她依然坚持。

    现在看来,傻的不是许梦,而是大家呀。

    “别瞎叫,谁是你表哥?”

    徐川的脸皮微微抽搐了一下,心头相当的郁闷,怎么在这儿又遇到这小子了,当真是冤家路窄了!

    “小川,不准没礼貌!”

    许四海一脸正色,显然对这个侄儿并不是特别的喜欢。

    徐川明显是对许四海相当的敬畏的,许四海一呵斥,立马缩了缩脖子,只瞪了陈牧羽一眼,不敢再叽叽歪歪。

    “怎么?你们认识?”许四海问了一句。

    陈牧羽微微点头,正要开口,徐川却抢过了话头,“算不上认识,他是小梦的高中同学,就那个害的小梦高考没考好的家伙。”

    陈牧羽愕然,关我什么事?

    许四海也有些愕然的看着陈牧羽,片刻,笑了,“原来那会儿把我们小梦迷得五迷三道的小年轻,就是你啊?”

    陈牧羽相当尴尬,“许伯伯,这话从何说起?”

    许四海只哈哈笑了两声,也不解释。

    原来高中那会儿,许梦的成绩一直是年级前列的,当时是有望冲击京都的青藤大学,家里人也都希望她能考上青藤大学的陶瓷系,结果没想到,高三的时候,许梦成绩一落千丈,最后去了西川大学的陶瓷系。

    后来家里人才知道,许梦的成绩下降,都和班上的一个男同学有关,也就是早恋那些事儿。

    事情过了这么久了,许四海也早忘了,被徐川这么一点,他才想了起来。

    “大舅,这家伙就是一个捡破烂的……”

    徐川那么说,就是想让许四海不爽陈牧羽,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许四海不但没有不爽,反而这么乐呵,他就更郁闷了,便想揭陈牧羽的老底,在他看来,这小子肯定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搁这儿攀关系呢。

    许家的关系,岂是你一个收破烂的能攀的,乖乖滚回你的破烂堆里面去吧。

    “住口!”

    没想到许四海又是一声呵斥,威压十足的看着他,“你今天到底是干什么来了?存心找不自在么?”

    徐川闻言一滞,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正事呢,当下把陈牧羽放到了一边,脸上堆起了笑容,“大舅,王凯在下面等着呢,他怕不礼貌,所以让我先来通报通报!”

    许四海白了他一眼,“还不赶紧把人请上来?”

    徐川连忙应了一声,扭头就往楼下跑,慌慌张张的,差点没和楼梯口的服务员撞个满怀。

    “这小子,一点家教都没有,真不像样!”

    许四海连连摇头,转脸歉意的看着陈牧羽,“让你见笑了!”

    “许伯伯言重了,表哥其实,挺好的!”陈牧羽笑笑,说的有些口是心非。

    ……

    不过片刻,徐川就带着一个人上了楼。

    西装,皮鞋,穿得很正式,大背头,头油打得很亮堂。

    这人一米七左右,胖胖的,鼻子还有点塌,长相方面,基本上已经和男二无缘了。

    ——

    PS:恭喜本书第一位盟主“我是刁民我骄傲”诞生,感谢支持,周末加更哈!

    感谢老乡“快把蕾姆还给我”的打赏支持,感谢书友“潘多拉123”,“执棋笑谈天下”的打赏支持。

    新书冲榜期间,大家看得开心的,帮忙上一上,爱你们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