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二十八章 这图怎么没盖戳?
    只是瞟了一眼,陈牧羽的目光就被那人手里提着的一个黑色箱子吸引。

    那是一个密码箱,看上去就像电影里特工用的箱子差不多。

    看起来,那幅齐白石的虾图,应该就在这箱子里了。

    搞得还挺正式,比起陈牧羽用个背包背着,那可显得有排面多了。

    不过也对,如果真是齐白石的虾图,价值上亿的东西,别说用密码箱装着,正常情况下,估计还得请保镖。

    “许叔!”

    那人来到近前,显然是早已经熟络了,直接对着许四海鞠了个躬,显得彬彬有礼的样子。

    “小凯来啦!”

    许四海脸上带笑,和刚刚对待徐川的态度迥然不同,指了指旁边的位子,示意他坐下聊。

    王凯连连点头,落座的时候才看到陈牧羽在那儿坐着,有些疑惑,“这位是……”

    “别搭理他,一个无足轻重的家伙而已!”徐川在旁边阴阳怪气的道了一句。

    “呃……”

    王凯有些尴尬,毕竟当着许四海的面,他很拘束。

    “陈牧羽!”

    陈牧羽自报了姓名,徐川是徐川,其他人是其他人,这人又没给自己脸色看,该有的修养还是要有的。

    “王凯!”

    王凯也连忙报了自己的姓名,他现在兴许还弄不清楚陈牧羽的身份,还以为是许家的什么子侄呢。

    许四海有些好笑的看着王凯,“听小川说,你带了幅画过来”

    王凯闻言,连忙起身,将箱子放到了桌上,“我早就听说许叔你喜欢字画,正好最近我家里有这么一幅,所以就拿了过来,厚着脸皮找许叔叔你给品鉴品鉴。”

    他今天来这儿的目的,本身就是为了讨好许四海来的,许四海一上来就问画的事,在王凯看来,这就是急不可耐,许四海对字画的喜爱,果然是名不虚传的。

    当下,王凯也不含糊,当着三人的面输了密码,把箱子打开。

    陈牧羽都把脖子伸了过去。

    里面是个造型古朴的红木长盒,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用红布抱着一卷画轴。

    王凯认真得很,慢慢的将那幅图从红布中抽了出来,那模样简直比偷地雷还要传神。

    旁边徐川也不闲着,赶紧把酒杯捡开,把桌子空出来,红布垫到了桌面上。

    这般架势,把陈牧羽都给瞧得激动了。

    齐白石的虾图啊,实物即将展现在自己的面前,这是多么令人亢奋的一件事情。

    “许叔叔,齐白石的群虾图,请您赏鉴!”

    泛黄的画卷缓缓的展开在桌面上,王凯站直了身体,彬彬有礼,脸上洋溢着得意的微笑,看得出来,他对一幅画非常的自信。

    全体起立!

    许四海起身看了看,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古怪,那表情,也说不出是惊讶还是失望。

    反正啊,许四海这次没戴手套,也没戴老花镜,只张了张嘴巴,像是想说点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许叔叔,怎么样”

    没有从许四海的脸上看到想象中的震惊,王凯突然感觉有些忐忑了。

    许四海没有答他,而是抬头看了看站在他对面的陈牧羽,“小羽,你觉得呢”

    被许四海点了名,陈牧羽有些意外,毕竟他在这方面的功力并不深。

    不过,既然许四海点了名了,他还是得硬着头皮说两句才对,毕竟,就算他看不明白,他脑海里的收购站,也是具有一定宝物鉴别功能的,这事难不倒他。

    “哼!”

    旁边,徐川轻轻的冷哼了一声,他不明白许四海为什么会对这小子另眼相看,太特么令人不爽了。

    可不爽又能怎样,还不是得忍着。

    陈牧羽仔细看了看面前这幅图,装裱得很是华丽,大概有四平尺左右,泛黄的纸面上画了八大虾,每一只都活灵活现,形态各异!

    打眼一看,还挺像那么回事,可仔细一瞧,却又觉得不对劲,具体哪儿不对劲,陈牧羽说不上来,只感觉哪哪儿都不对劲。

    陈牧羽抬头看向王凯,“能不能借问一下,这图,你是怎么得来的”

    王凯一听,那可就有的说了,连忙笑道,“这是我爸的一个朋友,今年我爸过生日的时候送给我爸的,我爸一直把它锁在柜子里,没敢拿出来给别人看,还好被我给发现了,就找了个机会给拿出来了……”

    陈牧羽闻言,额头黑线重重,心中吐槽不易,你爸不敢拿出来给别人看,恐怕不是怕丢,而是怕被行家笑话吧。

    “怎么样这图,真么”王凯问道。

    “不错,这东西挺开门的!”

    陈牧羽哭笑不得,虽然心中知道这图不真,但也没有当场揭破,毕竟许四海都还没有说话,他顶多给点暗示,“只是,这图怎么没有戳呢”

    这图上面除了画了8只虾,也就写了几个字,落了个款,作于庚子年秋,但却并没有盖印。

    齐白石何等名家,这等画作,不该没有盖印才对。

    “兄弟,行家啊,一眼就瞧出问题来了!”王凯一听这话,反倒是乐呵呵的笑了,一脸的神秘兮兮,“其实,这图不是没盖戳,而是没来得及盖,我听我爸那个朋友说,这里头还有一段故事呢”

    故事

    陈牧羽一幅洗耳恭听的表情,旁边许四海也是在哪儿含笑摇头,他也知道陈牧羽瞧出问题来了,只是陈牧羽不方便直接开口而已,这家伙倒好,还讲起故事来了。

    “凯哥,快给我们讲讲!”

    徐川兴致满满,立刻就化身成为了捧场王。

    王凯清了清喉咙,完全一副饱学之士的模样,“我听我爸那位朋友说,当年齐白石学画虾的时候,去了徽省找他画虾的师父,花了重金,他师父都不肯教他,结果你们才怎么着,齐白石好说歹说,最后居然以两碗杂碎面成交了,再他师父的教授下,齐白石当场就作画一幅,就是咱们看到的这一幅图!”

    “当时正巧杂碎面煮好了,齐白石怕面沱了,赶着去吃面,就忘了盖戳,后来这幅图就被那面馆的老板给收了起来,辗转多年,几经易手,最后落在了我爸那个朋友的手上,然后我爸那个朋友又把它送给了我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