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三十三章 石狮子!
    “八岁还是十八岁”

    陈牧羽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老爸战友的女儿,再怎么也应该和自己的年龄差不多才对嘛。

    “八岁,八岁,八岁。你这什么表情”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都说知子莫若父,陈牧羽心中想啥,陈建忠哪里不知道,伸手在陈牧羽头上敲了三下,“我和你妈收了她作干女儿,过几天,我会接她来家里玩一段时间,到时候你就能见到了……”

    ……

    八岁

    那没搞头了!

    陈牧羽摊了摊手,花了230万不说,还白白多出一个妹妹,这一天天的……

    ……

    ——

    第二天一大清早,陈牧羽本来是被老爸拉着,要去站里上工的,结果黄小琪打了个电话过来,成功的帮陈牧羽解脱了。

    城北,幸福里。

    陈牧羽过来的时候,黄小琪已经在小区楼下等着了。

    其实,今天不是黄小琪找他,而是她爸黄大山。

    上次陈牧羽不是来过么,还看了黄大山250块买回来的那个青铜鼎,那天正好黄大山不在,晚上回来的时候陈牧羽已经走了,不过邓婕还是把陈牧羽的话给黄大山转达了。

    本来黄大山并没有怎么当成一回事,但有些事情就是怕琢磨,一琢磨就有些后怕,他也没敢再找人鉴定,万一要是真的,惹上麻烦可就不妙了。

    想来想去,黄大山还是决定把陈牧羽叫到家里来,好好问个清楚。

    “羽哥,我都等你半天了!”

    远远的看到陈牧羽,黄小琪就迎了上来,应该是等了好久了。

    “我这不得梳妆打扮打扮么!”

    陈牧羽用手捋了捋头发,飒然一笑。

    “讨厌!”

    黄小琪嗔了一眼,“赶紧的吧,我爸他们都等急了!”

    上来就拉着陈牧羽往楼道里走。

    “他们还有谁”陈牧羽有些错愕。

    “我爸的一个朋友,也是个老师,一大早就过来了,带了一堆东西,也想找你给看看!”

    “哦”

    ……

    说话间,上了楼。

    邓婕在厨房里忙着午饭,沙发上,黄大山和一个发型有点秃然的中年男子,正在聊着什么。

    电视机开着,没有人看。

    “大山叔!”

    陈牧羽进门打了声招呼。

    “哟,小羽来了”

    两人谈话中止,黄大山见到陈牧羽,忙也起了身,招呼着陈牧羽过来坐。

    那是相当的热情。

    陈牧羽笑嘻嘻,在黄家,他算是常客了。

    目光看向沙发上坐着的男子。

    黄大山忙着给陈牧羽介绍,“小羽,这位是你婕姨她们学校招生办的老师,张德良老师,也是我多年的老朋友!”

    陈牧羽礼貌的打了招呼,上前握了握手。

    “大山,这就是你那个侄儿”

    张德良满脸堆笑,不过看向陈牧羽的眼神中,明显是多了些东西。

    说不出来那种东西是什么,但陈牧羽还是有所感觉,那是一种轻视。

    本来,张德良这几天休了年假,刚带着一家人出去旅游了一圈回来,这才刚到家,黄大山就给他打电话,说什么上次他们去乡下采风,收的东西可能有点问题,让他赶紧把东西都拿过来,他找了个行家给看看。

    都是老朋友,他当然抹不开脸说不干,这一大早就带着东西过来了。

    听黄大山说,所谓的行家是他的一个侄子,张德良就在苦笑,黄大山也才四十几,侄儿能有多大岁数,能有点什么眼力劲。

    果然,现在看到陈牧羽,比他想象的还要年轻,张德良心中是有点哭笑不得的,在他看来,黄大山这就是在闹着玩儿。

    不过,老朋友的面子,该应付还是要应付一下的。

    “牧羽可是大学生,人家放着省城的高薪工作不要,毕业后就直接回咱们青山了……”

    黄大山忙又给张德良介绍了一下陈牧羽,那真是怎么潇洒怎么吹,搞得陈牧羽都有点耳朵红了!

    “大山叔,你可别再吹了……”陈牧羽有些招架不住,连忙打断,“东西呢,都拿来我瞧瞧吧!”

    “你看,这孩子,比我还急!”

    黄大山哈哈一笑,带着陈牧羽往后面阳台上走去。

    ……

    阳台上,堆了四五个纸箱子。

    基本上都是张德良带过来的,因为怕人看到,都用纸箱子装着。

    两个人上前,把其中最大的一个箱子打开,从里面提了一个大货出来。

    “先瞧这个吧!”

    轻轻的放到地板上,黄大山和张德良都拍了拍手上的灰。

    雪白雪白的,大头大肚,半米高,瞧模样应该是个石狮子,大张着嘴巴,雕琢得很是粗糙,石材也很普通,看上去像一坨石膏一样。

    石狮子背后有一道裂纹,应该是自然龟裂,表面还零零星星的粘了些黑灰。

    “这东西,你们从哪儿搞来的”

    过了一眼,陈牧羽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这些天他也恶补了一些古董文玩相关的知识,虽然还达不到一眼辩真假的地步,但是有系统鉴定,基础的鉴定信息他还是能够掌握的。

    原本,黄大山看到陈牧羽的表情,本来还有点轻松的气氛,一下子变得些许沉重了起来。

    张德良望着黄大山,显然他不想先开这个口。

    “前段时间,咱们青山文联搞了一次下乡采风,去的盐都市黄瓜山,我和德良都去了!”黄大山并没有要隐瞒的意思,直接娓娓道来,“黄瓜山附近有个小镇,镇上有个杂货市场,这些东西和我那个小鼎,都是在那个小镇上买的,我那个鼎花了250,德良这些加起来花了应该有差不多一千多!”

    “1200!”

    张德良在旁边搭了句腔,“我们在那儿讲了半天价,那摊主油盐都不进,怎么样,小伙子,我这东西买亏了没”

    说着说着居然还吐槽起来了,这人的操作,陈牧羽属实没有看懂。

    陈牧羽端了端,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

    “小羽”黄大山喊了陈牧羽一声,“这儿又没有外人,有什么说什么!”

    陈牧羽皱了皱眉头,“明代的石狮子,价值么,没什么价值,这造型太粗糙了,只能说,一千多不亏!”

    前半句话,让两人都是眼睛一亮,但后半截让张德良有些失望。

    真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真要是明朝的东西,才值千把块么张德良心中已经吐槽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