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三十四章 好东西,就是阴气重!
    吐槽归吐槽,当着老友的面,张德良还是要给点面子的,当下哈哈一笑,“老黄,看来我这运气还算不错,不亏,不亏,当时我一眼就相中了它,这玩意儿放院子里,不仅好看,还能镇宅呢!”

    “大山叔!”

    正当黄大山要回应两句的时候,陈牧羽伸手摸了摸狮子头,“东西是好东西,就是阴气太重了!”

    “阴气重”

    冷不丁的一句话,让黄大山两人都有些错愕。

    “那人有没有说,这东西是怎么来的”陈牧羽看向张德良。

    或许是陈牧羽身上展现出来的气质有些唬人,张德良也收起了笑容,“好像说是老宅里捡来的,怎么了”

    “怎么了”

    陈牧羽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你们呀,真是什么都不懂,还什么都敢收……”

    “嘿,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

    黄大山不乐意了,平时陈牧羽和他没大没小的也就罢了,现在可还有他的朋友在呢。

    “大山叔,非要我把话讲得那么清楚么”陈牧羽苦笑,“这东西,是古人镇墓用的,稍微大一点的墓,四只六只的都有,还老宅里捡来的,要捡这玩意儿,至少得地下三米去捡……”

    镇墓的

    两人闻言一惊,张德良更是表情骤变,“小伙子,你可不要乱说……”

    真要如陈牧羽所说,那肯定是多少带点晦气的,谁乐意拿死人的东西呢

    张德良和黄大山这两个人,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同一类人,文化人,这些年有了些钱,生活好了,手头富裕了,就想玩点高雅的,和上流社会接轨,看别人玩收藏,他们也跟着玩儿,但其实是什么都不懂。

    在古董文玩这方面,知识储备量和绝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几乎为零。

    要知道,搞收藏这一行,可不是纸上谈兵,那是需要大量的实践经验储备的,这一点,两个人都没有。

    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爱好,对他们来说,这事只是个消遣,至于收藏的东西是不是真的,没关系,都是二把刀,那那么多识货的人

    重要的是,同样的爱好,可以聚拢一拨所谓兴趣相投的人,也就是所谓的人脉!

    说到底,还是有点虚荣心作祟。

    不过,这一次,两个人的运气不错,的确是捡到真东西了,但这真东西可不见得就是好东西,来路不明,是很容易烫到手的。

    张德良显然不了解这些,他只知道,陈牧羽说他这个石狮子是死人镇墓用的,这一点让他心中很隔应,要知道,他本是准备把这玩意儿放老家的院子里镇宅子的呢。

    “其实吧,镇阳宅和镇阴宅都是镇宅,只要不嫌晦气就行,二位都是文化人,应该没那些五迷三道的思想才对!”陈牧羽淡淡的道了一句。

    听到这话,张德良更是郁闷了,不悦的看着陈牧羽,“你这是怎么说话的,那阳宅还能跟阴宅一样了”

    陈牧羽没有理他,附身把其他几个纸箱子打开看了看。

    基本上都是陶器,陶碗,陶罐,陶壶一大堆,有些还是碎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刚刚到斗去了呢。

    “都是些阴气重的东西,应该和那个石狮子是出自同一个坑。”看完之后,陈牧羽拍了拍手,连连摇头,有些都还带着土腥味,恐怕是刚翻出来不久的。

    这话已经说得再明显不过了。

    黄大山也不是听不懂的人,“小羽,你可不能看错了,要不,我找你爸来看看”

    黄大山想当然的以为,既然陈牧羽看得懂这些东西,那陈建忠应该就更懂吧。

    陈牧羽哭笑不得,他老爸收破烂肯定是行家,可眼前这堆东西又不是破烂,来了还不是一眼抓瞎

    “大山叔,你不是认识个什么专家么给他看看不就行了”

    陈牧羽笑了笑,黄大山那个青铜鼎,可是之前找专家鉴定过的,只不过那专家跟他说是赝品,上次邓婕还巴巴的想让陈牧羽当成废品给收了呢!

    黄大山脸皮微微抖了抖,显然他也知道那所谓的专家并不靠谱。

    “小羽,真要像你说的,那这些东西,怎么处理”黄大山问道。

    陈牧羽沉吟了片刻,“我要是你的话,早就报官了,这么跟你说吧,坑里的东西,不管是买还是卖,都是三年起步!”

    顿了顿,陈牧羽笑了笑,让沉闷的气氛活跃了些,“大山叔,反正,我话就说到这儿了,你们妥善处理吧,处理的好了,到时候说不定还能拿个奖状!”

    ……

    说完,转身离开了阳台,实话说,那堆东西,有一定的价值,但陈牧羽并不敢兴趣。

    别说古玩行当了,就算是他们废品行当,都要遵守行业规则,什么东西能碰,什么东西不能碰,那是绝对要有底线的。

    ……

    在黄小琪家吃了午饭,没呆一会儿陈牧羽就走了,离开的时候,陈牧羽又给黄小琪嘱咐了几句,毕竟这种事情开不得玩笑。

    当然,黄大山怎么选择,那就不是陈牧羽能够左右的事了,毕竟自己家里没有太平洋,管不了那么宽。

    良言忠告,但求心安,相信黄大山听得懂。

    ……

    下午,回了趟站里打卡,正好来了个单,迎春西路有一家书店,有些书要卖。

    书店算不上大,但也算不上小,以前迎春路附近有个小学,青山二小,那时候附近开书店文具店的挺多,靠着学校这么个大市场,很多都赚得盆满钵满。

    可后来青山二小和二中合并,搬了新校区,这些书店文具店很快就干不下去了,一家接着一家的关门,今天这家书店,算是坚持到最后的一批了。

    生意不好做,一天都不见得能卖出一本书,老板准备改行,把店面打出去,新租客要老板先把店腾出来,这一堆堆的书,让老板怎么处理为求简单,只能当废品卖了。

    这算是个大单了,陈牧羽专门把李国翔拉上,开了个小货车过来,一趟估计都拉不玩。

    老板是个胖子,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挺大的一坨,以前打过照面,陈牧羽只知道他姓车,个子不高,戴着副黑眼镜,梳着个偏分,见谁都乐呵呵的,每次经过他店门前,几乎都能看到他坐在店门前,拿着手机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