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末日体验游戏 > 第88章 难道他违背了对我的承诺?
    “怎么样,我的演技还可以吧?”

    带着方鳞走入某个宫殿,让血族们在外守护,林长生忍不住邀功道。

    “演技一般,不过这杀人诛心的一招倒是玩得妙极,直接将洛王逼到了墙角,一点办法都没有。”方鳞笑道。

    “也是突然灵光一闪,不过效果还算不错。”林长生颇为得意道。

    他想了想,再度开口道:“关于统一六国,确实是我的梦想,我希望等完成统一,再开始着手解决那上古恶虫,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这个自然随你。”方鳞点头。

    只要林长生不大量制造血族,随便拖到什么时候都行,事实上,他正愁这事怎么收场呢,现在林长生主动提出延期,那自然最好。

    “那好,那公子是先留在洛国,还是跟我一起出发,拿下剩余两国?”

    方鳞摇头:“以你的能力,拿下剩余两国根本不费吹灰之力,我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等你什么时候忙完了,再回洛国寻我便是。”

    “正好我也借着这段时间养养伤,看看肩膀能否恢复,再仔细回忆一番,看能不能解决你的问题。”

    “那就辛苦公子了,不仅为了长生,也为了天下百姓,请公子务必帮长生解决这个心腹大患!”林长生深深作揖道。

    “不必多礼,我是为了天下苍生。”方鳞将他扶起。

    ……

    接下来,方城召集王都百官上朝,朝堂上,林长生亲自现身,带着数万血族,震慑众人。

    随后,继月、周二国之后,洛国亦归附恒国的消息公布,将剩余雷、离二国吓得不轻。

    同时,这次也是恒国首次向世人提出【六国大一统】的概念,表示大恒将消除国别,禁止战争,促进民族大融合,并统一文字、货币、度量衡。

    此消息一出,举世哗然。

    对于六国大一统,除了已经归附恒国的百姓极为拥护外? 甚至就是雷、离二国的民间也是波澜四起? 支持六国大一统的言论甚嚣尘上。

    任谁都能看出来? 雷、离二国王室撑不了多久了。

    果不其然,半月后,当恒国再次宣布? 雷国从即日起归附恒国后? 最后一个离国王室终于不再挣扎,对外宣布了愿意归降大恒的想法。

    至此,六国大一统已然初步功成!

    剩下的就是等统一的各项标准,以及统一的法规法典出来? 大恒便会彻底成为这片大地的霸主,再无外敌烦扰? 迎来太平盛世。

    对此,最近这段时间,所有的大恒子民都在兴奋与期待当中? 等待着大恒皇帝登基,等待着惠民政策出台,等待着六国大一统所带来的各项变化。

    人们,尤其是原本处于各国边境的人们,对于未来,从来没有向现在这般期盼过。

    不过,在一片欢呼雀跃与歌功颂德当中,有一个人却深深皱起了眉头。

    “不应该……不应该是这样啊……”

    “林长生严格控制血族的数量,六国大一统,全民欣欣向荣,不见半点负面情绪……按道理说,我这算是直接解决了这个世界的末日,功德无量!”

    “可为什么,经验一点都没有涨?”

    “奇怪……”

    是的,深深皱眉的不是别人,正是此刻已然住进了原洛国王宫的方鳞。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关注着林长生统一大业的后续,当离国表示愿意归降大恒后,他就知道成了,然后就一直在等待经验值上涨。

    可是,等了一周,经验值却连1%都没有涨!

    这不由令他有些心里发慌。

    因为这太奇怪了,按照民众们最近欢欣鼓舞的情绪,没有道理不涨经验才是!

    他生出了一种事情完全超出自己掌控和预料的感觉。

    “林长生呢?”

    “难道他违背了对我的承诺,完成统一后,开始放任血族吸血了?”

    “不太可能,在遇到我之前,他就一直知晓放任血族发展的后果,严格控制血族的数量,遇到我之后,更是知晓了寄生虫的恐怖,没道理会放任血族吸血才是……”

    “难道是觉得对付不了所谓的上古恶虫,破罐子破摔了?”

    “也不太可能,毕竟在我的哄骗下,他将我当成了对付上古恶虫的救命稻草,自从上次离去后,都还没有回来问过我,不至于忽然自暴自弃才是。”

    “退一万步,即便他从来就没有信过我,统一六国之后,他也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放任血族发展,毕竟发展到最后,这颗星球上没活人了,他也一样会死。”

    “问题应该不会出在林长生身上……”

    一番自语后,方鳞反而更加没头绪了。

    他实在想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导致明明应该暴涨的经验值,一点动静都没有。

    “立即阻止和提前阻止末日,都是有经验值奖励的,若是彻底瓦解末日,经验值奖励肯定更加丰厚,现在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游戏出问题的可能性不大,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不管是立即阻止,还是提前阻止,亦或是彻底瓦解末日,我都没有做到……”

    “也就是说,本次世界的末日,可能还未真正出现?!”

    方鳞不由咋舌。

    这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便意味着林长生这个末日起源,并不一定代表着末日主体?

    “难道还有别的母虫?”

    “亦或者,其他地方出了问题?”

    “不是说末日气息是被负面情绪吸引的么?最近民众明明一点负面情绪都没有,全是积极情绪,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诞生末日?”

    “还是说,本次世界真正的末日,在林长生统一六国之前,在民众们发出积极情绪之前,就已经悄然诞生了?”

    “等等……林长生之前坑杀的血族!”

    脑海里灵光一闪,方鳞的脸色忽然大变。

    他终于想到了这个他一直忽略,林长生也一直忽略的问题:血族长久得不到血液供给,陷入沉眠后,似乎并不一定意味着他们头颅中的子虫也跟着沉眠!

    那些被林长生坑杀的血族,他们头颅里的子虫,也许已经爬出来,重新寄生了!

    ……

    想到也许已经有不少寄生虫从地底爬出,重新寄生到了人体,大量制造血族后,方鳞原本喜悦的心情,荡然无存。

    这不是没有可能,而且可能性很大!

    最关键的是,这种“死而复生”的寄生虫是不是还听林长生的控制,真不好说。

    “该死的,大意了……”

    “当初听到林长生说坑杀血族后,我应该引起重视的!”

    “也许就是挖了个坑埋了,这么点高度,寄生虫很容易就能爬出来!”

    方鳞有些着急,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万一真是这样,一旦血族开始大量增殖,别说林长生不一定能控制他们,便是能控制他们,也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全部找到,加以控制。

    而哪怕有一个漏网之鱼,过不了多久,就又是到处都是血族的节奏了!

    “麻烦了……”方鳞脸色难看。

    他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

    也许,这才是本次世界真正的末日,至于林长生,最多就是一个引子,就好像上次世界的达斯克,真正的末日主体并不是他!

    “麻烦大了……”方鳞豁然起身,前往议事大殿寻找方城。

    议事大殿内,方城正在与众大臣商议国事,见方鳞急匆匆进来,不由疑惑:“不好好在寝宫养伤,怎么跑这了?”

    他现在的位置其实有些尴尬。

    帮恒王代管洛郡,恒王说他只是监军,但是众大臣哪里敢真的将他当成监军,正好又没有君王主持大局,便将他推了出来,处理朝政。

    如此,万一出了什么差池,也不关众大臣的事。

    对此,方城很是无奈,一边处理朝政,一边又只是“监军”,名不正言不顺,很是束手束脚。

    “方鳞来了。”

    “伤好了没啊?”

    “伤筋动骨一百天,且有得等呢,别着急,在寝宫多歇歇。”众大臣热情道。

    相比起方城,他们对方鳞反而更加热情,因为谁都知道,方城的上位,只是恒王陛下给方鳞的面子。

    在场的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方鳞见礼后,开门见山,直接问方城道:“父亲,有没有林……陛下的行踪,他说完成六国一统后过来找我有事相商的。”

    “陛下?距离雷国归附大恒才一周,离国也宣布投降,陛下应该去离国了吧?投降归投降,总归还是要去看一下的。”方城如是道。

    “当然,也可能已经往回赶了,毕竟离国已经投降,无需再做准备和进攻……就是不知陛下是回来咱们这里,还是直接回恒国先登基大宝。”

    “你找陛下何事?”

    “这样……父亲,你让人快马加鞭找到陛下,就说方鳞有要事相商,让他务必抛开一切事务,先过来见我。”方鳞直接道,不再遵循君臣之礼。

    这个时候,真不是拘泥于一些旁枝末节的时候。

    “方鳞,慎言,岂可让陛下过来见你。”有大臣不满道。

    方鳞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反倒是方城立即反驳道:“陛下曾对我明言,方鳞和他正在处理一件极重要的事情,他不在的时候,若是方鳞有急事找他,务必第一时间遣人传话。”

    说着,他将目光望向方鳞,“我儿,是否确定立即遣人传话,让陛下回归?”

    “确定,刻不容缓!”方鳞点头,并没有隐瞒,“我怀疑之前被陛下坑杀的血族,有死灰复燃之势!”

    “若真是如此,他们便可能已经不在陛下的掌控中了!”

    “什么?!”众人闻言,纷纷露出惊骇之色。

    血族失控代表着什么,他们再清楚不过了!

    “我立即派人打探陛下行踪!”李元帅第一个坐不住了,当即匆匆离去。

    方鳞没有留他,面色忧虑地对众人道:“我最担忧的还是陛下一路上边走边坑杀,将血族埋得到处都是,那就真的麻烦了。”

    “要赶紧通知下去,洛郡各个地方,全部严查一遍,一旦有情况,立即上报。”

    “不仅如此,还要通知大恒朝廷,让朝廷在各个郡都要彻查一遍。”

    “陛下一路带着血族行军,途中肯定免不了吸食人血,而数量之所以一直不增加,显然是刻意控制一部分血族,让他们进入沉眠……我派人先从陛下之前的行程查起。”方城如是道,令方鳞脸色大变。

    他之前还没想到这一茬,现在方城一说……哪来还反应不过来。

    是了,这一路上,血族不可能不吸血,那么,数量为什么几乎维持不变?

    一定是边走边埋了!

    该死的林长生,你真的糊涂了!

    “传令下去,追踪陛下此前行踪之余,全郡戒严,关闭各个城池,不准进出!各城池各自派兵巡查,务必要身穿铁甲,一旦遇到血族攻击头颅,以火烧之。”方城也算是果断,当即便下了命令。

    对此,方鳞倒是还算满意,没有多说什么。

    为今之计,也确实只能如此了,想要有大的改变,只能等林长生过来再说……

    若是他依旧能掌控新生的血族,那局势还算可控,若是不能掌控,那麻烦就真的大了!

    回到自己的寝宫,方鳞双手环抱,面色变幻,尽管心中焦急,却也无甚办法。

    左肩的伤势其实已经完全痊愈,也许游戏已经对他的身体进行了数据化的替换,当生命值全部恢复后,左肩的粉碎性骨折竟极为神奇的痊愈了,没有留下半点后遗症。

    但是,这显然不是眼下的重点,左肩的痊愈并没有让他的心情好上半分。

    他正在考虑最坏的结果。

    一旦血族彻底失去控制,该怎么办,才能熬过接下来的大半年?

    更要怎么办,才能遏制这次得末日,增长经验值?

    一时间,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上一次是先准备后享受,这一次由于没有便利身份,且信息缺失,没法儿先准备,享受了小半年,现在骤然要直面末日,他有些悲哀地发现,自己好像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管怎样,先考虑后路吧,首先活着最重要,至于经验,这是第二序列的问题。”方鳞如是想道。

    他可不认为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可以抵御血族大军,先保证活命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