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末日体验游戏 > 第94章 人有时候还是得讲原则的
    若是在秩序崩坏之前,从出发点抵达目的地,也就这么点路程,以方鳞如今的脚力,最多只需要两天时间即可赶到。

    但是在秩序崩坏之后,短时间内还真到不了。

    沿途有不少城镇被血族所侵占,且这些血族并无领地观念,周围没有活人时,便无意识地乱跑,一旦出现活人,便会跟着活人跑,直到追上目标,吸到血为止。

    这样,就不是几个城镇有血族的问题了,而是一路上开始到处都有血族……没有固定的出现规律,有时候人们能遇到一镇子的饥饿血族,有时候只会遇到大猫小猫两三只,完全随机,看缘分。

    至于沿途的活人,其实也是有的,洛人尚武,民间也有比【低劣内功】更加低劣的内功流传,虽效果不显,但无论如何也要比什么都不练的普通人强上不少。

    是以,民间的武者面对血族倒也不是完全无力,除非遇到血族大部队,正常情况下,只要不是猝不及防被扑倒,甚至还能完成反杀。

    眼下,方鳞就遇到了一群正被十来个血族围攻的武者团体。

    这似乎是一群官兵,每个人皆是皂衣赤带,配有制式长刀,被他们保护在中间的应该是县令、知府之流,中年男子,一身华服,大腹便便,身边还带着两大三小,五名家眷。

    稍微一打量,方鳞就猜出他们应该是某个县衙的人,集体展开了逃亡。

    想了想,方鳞决定主动出手相助。

    他顾虑的是,当自己抵达湖心岛的时候,万一湖心岛已经沦陷了,那就麻烦大了,自己3级升4级的最后20%的经验,在本次世界也就没指望了。

    为了不让这种事情发生,且正好遇到这群被血族围攻的团体,他动起了扶持的心思。

    待救下他们后,再表明存在湖心岛这样一个“世外桃源”,想来他们不会不跟着一起过去。

    如此,沿途再顺手救上一些人? 即便湖心岛沦陷? 他也可以退而求其次? 将这群人带到深山老林躲起来,等待血族全部陷入沉睡后,出来开启新的人类纪元。

    这样? 4级也就有望了。

    如是作了一番打算后? 方鳞不再停留,快速上前。

    这群官兵大约有二十来个人,身手并不高,显然练得正是比【低劣内功】更加低劣的内功? 以方鳞的眼光看,他们平均也就1到2属性点的样子? 若是面对林长生的精锐血族大军,随便来一个精锐血族就能将之全部覆灭。

    幸好,围攻他们的都是普通百姓所转变的血族? 战斗力亦不高,这才能够堪堪抵挡。

    不过他们似乎还没有摸索出血族的弱点,面对血族们的扑杀,只能竭力抵挡,节节后退,并不能给血族造成致命的伤害,最多也就是偶尔将某个血族扑杀过来的手臂砍断,于事无补。

    事实上,在方鳞还没靠近的时候,他们其实便已经出现了抵挡不住的趋势,有两名官兵不慎被血族扑倒,过了一会儿,双眼赤红,獠牙凸起,被动加入了敌方,朝着曾经的同伴伸出双手!

    他们两个的加入,让本就岌岌可危的局势愈发严峻,寄生虫入体后,基于他们原本战力的再度优化,让他们两个可谓异军突起,当即就成了进攻主力,一下子又扑倒了两个原本的同伴。

    可以预见,继续这样下去,不出十分钟,这群人将全军覆没。

    不过方鳞显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待那两个倒下的官兵再度站起来的时候,他也赶到了近前。

    方鳞的快速靠近,并没有让已经陷入绝望的官兵们产生什么喜悦之情,这里相比王都算是地处偏远,鲜少有什么高手,此刻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况且,方鳞此时的穿着也并非什么武将的穿着,当初为了尽快赶到洛郡东部查探血族情况,他只是随便套了一件衣服便与林长生出发。

    随后又是与血族厮杀、突围,又是横渡黎水,一路风尘仆仆到现在,衣服早就破旧不堪,甚至还不如这些官兵们周正。

    面对他这样一个形象,官兵们若是直接将他当成救命稻草,那才是没有道理。

    不过想要得到重视倒也简单,随手两刀,将两个血族头颅斩下后,众官兵们望向方鳞的目光当即焕发出了神采。

    “都后退,血族死后将有寄生虫从颅内钻出,寄生人体后,就又是一个血族。”方鳞提醒了一句,手中的动作丝毫不停,快速对周围的血族进行斩首。

    “血族是有致命弱点的,只要将他们的头颅斩下,便会直接倒地身亡。”

    “至于其他什么刺穿心脏、砍掉手臂等,全无作用。”

    “说说吧,你们是什么来历?”

    当方鳞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十来个血族已经全部倒下,无一存活。

    而十来个从他们颅内钻出的狭长寄生虫亦被他的锋利刀刃切成数段,一动不动,应该是彻底死掉了。

    “……”

    对于他的问话,众人相顾无言,显然,皆被他的强大震撼到了。

    “本,本官乃是临城知府,这些都是府中官兵,小兄弟是何方神圣,竟能如此轻易地击杀这些嗜血怪物!”官兵们没有说话,一直被他们护在中间的中年男子率先开口了。

    “别本官本官的,临城整个都被血族侵占了,你还算哪门子的临城知府?另外,作为临城的父母官,为什么临城百姓都变成了血族,你却安然无恙?”

    方鳞说着,慢慢收起嘴角讥讽的笑容,冷着脸道:“还有,谁是你小兄弟,别乱攀关系。”

    对于这什么临城知府,他是鄙夷的,因为在动手之前他便看到,这堂堂七尺男儿,面对血族攻击,在还有官兵们相护的情况下,居然仍躲在了妇孺的身后。

    方鳞充分理解天大地大,小命最大的道理,但他觉得,人有时候还是得讲原则的,让自己的妻女挡在自己身前……这家伙简直连人都不配当,还当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