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末日体验游戏 > 第96章 “干大事”和“下大棋”
    “是了,湖泊可以隔绝这些吸血怪物的侵袭,湖心岛绝对安全!”赵荣闻言,眼睛一亮道。

    随后,他欲言又止,犹豫着问道:“敢问大人,此番吸血怪物之乱,洛国,不,洛郡是否全无抵挡之力?”

    “不止洛郡,整个大恒都无法抵挡,血族将在极短的时间内,席卷整个大恒,灭绝所有人类!”方鳞没有隐瞒,如是道。

    没有人说话,一时间,场间安静得可以听到众人剧烈的心跳声。

    “……这些怪物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有官兵面露绝望之色。

    “原本此事乃是辛秘,不过事已至此,倒是可以告知尔等了。”方鳞叹息道,“制造血族,控制血族,乃是恒王的天赋能力,依仗着这样的能力,恒王制造出了一批血族精锐大军,横扫六国,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统一。”

    “然统一六国之后,恒王遭到反噬,暴毙而亡,这些血族便失去了控制,被嗜血的本能操控,到处吸食人血,将活人转化成同类。”

    “幸好,血族极度嗜血,亦极度缺血,当没有了血液的摄入,只需数天,便会陷入永久的沉眠。”

    “是以,本官准备前往湖心岛,等待一段时间,等所有血族全部陷入沉眠,再出来,重整山河。”

    “血族什么时候会全部陷入沉眠呢?”有脑子转不过来的忍不住提问道。

    这个问题不用方鳞回答,赵荣帮他给出了答案,只见他面色愈发惨白,额头生出虚汗,伸手撑着一名同伴的肩膀,这才维持住身形,涩声道:“什么时候全部陷入沉眠?”

    “自然是当没有血液可供吸食的时候……也即是说,当天下再无活人,全部只剩血族的时候,血族才会全部陷入沉眠……”

    “这太可怕了!”

    他望向方鳞,神情复杂:“大人,请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对此? 方鳞冷漠摇头:“这就是事实。”

    “湖心岛已经有一批人在了? 本官欲在赶路途中再带上一批人过去? 给世人留下火种。”

    “如此,待血族全部沉眠之后,这些火种? 便可以重新焕发生机。”

    说到这里? 他停了下来,望向赵荣等人。

    赵荣也是心思活泛之辈,见到方鳞审视的目光,当即福至心灵? 单膝跪地,说出了方鳞期望的内容。

    “请大人带上我等!”

    “我等今后愿为大人鞍前马后? 求大人给予我等一线生机!”

    “求大人给予我等一线生机!”众官兵们也相继跪地,恳请道。

    见状,方鳞露出了笑容。

    这便是他耐着性子解释一番所要达到的目的:让他们主动投诚。

    强扭的瓜不甜? 要求他们跟着自己,显然不如他们主动恳请跟着自己效果好。

    答应他们的恳请后,多出来的那一份感激,不指望能成什么事,至少不会坏事。

    没有让方鳞意外,随着这些官兵全部跪地,他的目的算是顺理成章的达成了。

    至于那同样跪伏下来的张知府一家,念在那一母两女的份上,便一起带上吧……多他们几个不多,反正接下来还要再接纳一些灾民进来……方鳞如是考虑道。

    这个游戏的经验池很特别,打怪并不能升级,消除生灵的负面情绪和遏制末日气息才能升级,是以,眼下这种情况,每接纳一个灾民进来,应该就会增加少许经验。

    如此,他自然不会与自己的经验作对。

    再说了,便是没有经验收入,经历了这么久的末世,方鳞比谁都知道在末世挣扎的艰辛,也更加知道,当一个人陷入绝望的时候,若是有谁伸出援手,心中会是怎样的感激。

    如此,力所能及地能救一个是一个便是,不为收获他们的感激,只为弥补自己此前在末日挣扎时遇不到强力援手的遗憾……

    于是,接下来,越来越多的灾民加入了方鳞的队伍,他们的团队也愈发壮大了起来,很快便达到了上百之数。

    经验嘛,确实增加了,2%,连鸡肋都谈不上,不过方鳞倒也不是很在乎就是了。

    这游戏的升级,主要还是靠着“干大事”,以城池为棋盘,以国家为棋盘,甚至以整颗星球为棋盘“下大棋”,这才是真正收割经验的方式,小打小闹地救人,并不会有多少收获。

    “大人,大概还有多久抵达目的地?接下来,咱们的团队真的不能再增加人了,食物短缺已经成了咱们最严峻的问题。”从黎水启程的第三天晚上,一处无人的废弃小镇,赵荣忍不住对方鳞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快了,最多两三天,也差不多该到了,让兄弟们再坚持坚持,晚上我再出去转转,看能不能打一些野兽回来。”方鳞点头,他自然清楚团队目前的困境。

    “至于接纳灾民,再看吧……最近遇到血族的几率越来越频繁,想来也不会出现大股灾民了。”

    “好的,我安排一下值夜,晚上您若是出去,叫上我,给您打打下手。”赵荣笑了笑,抱拳离去。

    经过这几天的同行,他对这位年纪轻轻的方大人可谓心服口服,是真的心甘情愿跟着他。

    虽说偶尔也曾埋怨他太过心软,总是接纳不必要接纳的人,但转念一想,若不是他心软,自己等人恐怕一样没机会跟过来。

    这样一想,他便立即释然,同时对方大人更加敬重了。

    方鳞自是不知赵荣如何作想,不过他自己也意识到了问题。

    他意识到,作为守护者,适当保持着一些悲天悯人的情怀,不是一件坏事,不过真要做起来,有时候难度却也不小。

    就比如现在,队伍里的灾民多了,队伍就不是那么好带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习惯,骤然融入一个大集体,是不可能一下子像军队那样令行禁止的。

    这一点其实还算好办,毕竟现在可不是讲究人权的时候,尤其是这种古代环境,更不必讲究什么尊重和平等,赵荣等一众官兵便是方鳞约束灾民的利器。

    经过三天的带队后,方鳞总算对黑翼的军管政策所有理解了。

    这并不能怪黑翼,人一多,不用重典,真的不好管……

    灾民们本就大多都是平民,本就畏惧官兵,现在官兵们更是可以决定他们的性命,高压之下,自然很是听话,即便偶尔出点小状况,发生一些小纠纷,也会很快被赵荣他们平息。

    所以人的问题其实不算大,也就食物短缺严重了一些,需要解决,但也问题不大,毕竟很快就能抵达目的地,再坚持一下就行。

    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在于,队伍里的人一多,人味就足,也就更加容易吸引血族的侵袭。

    中间有几次被血族袭击后,着实减员了好几波人,若不是方鳞的战力实在太过强横,及时将血族全灭,阻止传染,整个队伍很快就会沦陷。

    而最近遇到血族的几率确实大大频繁了不少,这最后的一段路程,方鳞还真担心这些人能不能撑得过去。

    虽说经验已经得到,他们死不死的,关系也不大了,但升4级的经验,可也指望着他们呢。

    方鳞真正担心的还是湖心岛万一真的已经沦陷,接下来前往深山老林的那段路程,才是最难走的。

    那时候,应该也到了血族最为鼎盛的时期,想要带着众人平安前往附近的深山老林,也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想到这里,方鳞觉得有些烦闷,便摇了摇头,暂时按捺住了不断蔓延的思绪。

    其实跳出来想,不管怎样,在他的角度,这件事的本质也就是最后18%经验值的事,成功固然最好,不成功嘛,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最多就是赵荣这些同伴们死的时候,可能还会有些难受。

    不过作为守护者,同伴惨死的场景,以后想来还会遇到无数次,这次能成功最好,不成功,就相当于一次适应了。

    方鳞如是安慰自己,他觉得,随着这种适应的次数越来越多,终有一天他会对这种场景麻木。

    等什么时候能够看着体验世界中的同伴惨死而无动于衷,甚至可以肆无忌惮、问心无愧地利用他们的生死……对于完成任务,遏制末日,自己的行事也许会变得更加高效、直接、一针见血。

    就是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是否还有现在这般悲天悯人的心境了……以游戏的逻辑,对待生命只是小爱,对待星辰宇宙才是大爱,那么,小爱和大爱,究竟孰重孰轻呢?

    反正现在的方鳞,是分辨不清的。

    狠狠揉了揉脸颊,放松脸部肌肉后,他深吸一口气,收拾心情,走出了居所。

    当然,先不急着去野外狩猎,出门巡视一番,确保安全再去也不迟。

    这个小镇与其说是废弃,倒不如说是被遗弃,当血族远远还没有蔓延过来的时候,便有无数逃难得灾民先经过了这里,于是,这里的百姓们便在巨大的恐慌中,收拾细软,加入进了逃难大军当中。

    整个小镇都没人了,当然也就没有血族会过来,白天众人探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哪怕一个血族,便将这里选择为了今晚的落脚点。

    当然,白天没有血族,这并不意味着晚上血族不会过来。

    血族的觅食机制方鳞至今都没有搞懂,这里聚集了这么多人,附近的血族不是没有可能循着“人味”摸过来。

    所以晚上必要的巡防和值夜还是免不了的,在出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狩猎到野兽之前,他首先要检查一下众官兵们的巡防安排,以确保狩猎回来后,这帮人不至于全都变成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