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末日体验游戏 > 第103章 煎熬,续命
    钱冲的尸体没有能够坚持到第二天,在当天夜里就熄灭了。

    众人再度恢复到了几近冻僵的状态。

    勉强坚持了一晚上后,第二天,李大宝的尸体便被赵荣火化。

    看着李大宝的尸体腾起大量火焰,鼻中尽是难闻的血肉烧焦的味道,众人脸上的神情复杂之极。

    “大宝若是知道,自己的尸体给兄弟们续了命,我想,他应该不会责怪我们的……”

    “兄弟们,拼了命地熬过去吧,让他们的死变得有价值,到时候,咱们帮他们真正入土为安,好好操办一下他们的身后事……”

    “一定!”

    “老子一定要熬过去!”

    方鳞并没有参与众人的谈话,只是在一旁安静地听着。

    只有他知道,理想很美好,但现实却是残酷的,以这次末日的特性来看,众人估计是熬不过去的,甚至就连他都有熬不过去的可能。

    至于出去将其他人的尸体搬进来燃烧,之前不需要的时候还真没有哪个小天才想到这一茬,现在需要了,可也已经出不去了。

    现在就连方鳞都轻易不敢出棉被,更不用说去雪屋外面了。

    要知道,血肉的结冰点可不会因为身体素质强悍而改变,除非肉身强大到产生质变,否则一出去,还没走两步,整个人被冻在原地,无法动弹,那绝对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节奏。

    这种情况,即便身体素质再强,再能抗,整个人冻在外面,又能抗多长时间?

    他可不想出去找死!

    ……

    果然,接下来,气温仍旧持续走低,虽降幅没那么大了,但也一丝停缓的苗头都没有。

    李大宝的尸体烧完了? 众人再度陷入了苦熬当中? 不过这次只有两个火盆了,钱冲是对的,剩余的木头储备真的不多了。

    当然? 因为少了两个人? 现在一个火盆三个人? 效果倒也与之前差不多。

    又是半个月过去,至此? 温度真的低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

    即便身体强如方鳞,围靠在火盆旁边也汲取不到多少暖意? 整个人冻得簌簌发抖,脸甚至都不敢露出来,只敢将棉被稍稍掩开一丝缝隙,通过这点缝隙呼吸新鲜的空气。

    至于活动,那更是不存在的,整天就靠在火盆旁边,或坐或躺? 不敢远离。

    令方鳞稀奇的是,赵荣他们几个人居然坚持到了现在都没死。

    虽然因为极度严寒的关系? 他们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心跳频率的也降低到了一种令人害怕的程度? 但居然依旧在缓缓跳动着。

    这让方鳞大感惊讶? 感慨生命顽强坚韧之余,也对熬过接下来的最后半个月时间生出了很大希望。

    赵荣他们都能熬到现在,以自己的身体素质,再熬半个月? 应该肯定是没有问题……希望时间快一点,再快一点吧!

    该死的,以后一定要搞一件寒暑不侵的高级装备!

    如是想着,方鳞看着昏迷中的众人一阵出神。

    现在雪屋内的情况是,除了他自己,所有人,包括赵荣在内,全都陷入了昏迷,就看谁先坚持不住了。

    谁先坚持不住,下场就是给其他人续命,燃烧尸体带来的大量热量,将会让剩余的弟兄们多坚持一天时间。

    至于谁先坚持不住,方鳞视线转了转,定在了瘦子的身上。

    瘦子本名叫什么,方鳞不知道,但是大家都这么叫他,虽然这么长时间没有油水,大家都消瘦了下去,但他仍旧是最瘦的那个,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是最容易坚持不住的那个。

    看着看着,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方鳞面色一动,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瘦子走了……

    就在刚刚,他的心跳正式停止,再也没有能够发出那轻微的“噗通”声。

    方鳞没有敢犹豫,只等了两分钟,见终究还是没能响起期待中的“噗通”声后,他立即挣扎着起身,快速将瘦子连同包裹着他的厚厚棉被抱起来,靠近火盆点燃。

    时间不等人,每多等一分钟,其他人的心跳可能亦会停止跳动,所以他没有敢犹豫。

    至于棉被,这玩意儿真的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他们剩下来的每个人都有充足的棉被,再多也不会保暖到哪里去,为了取暖甚至都烧掉不少了。

    温度的快速上升,令昏迷中的众人逐渐苏醒,每个人苏醒后看到眼前的一幕,都不由深深叹了一口气。

    “是瘦子……”

    “这家伙最怕死了,以往外出拿人的时候,总是躲在后面,没想到还是先走了一步。”

    “别急,我看呐,咱们也晚不了几天……就看大人的了,大人请一定要熬过去,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死后能入土为安,也就够了……”

    “说什么屁话,都给老子拼命熬!不到最后一刻,谁知道结果!我还就不信了,这天都冷成什么鬼样子了,还能再冷下去?!”赵荣忍不住喝道。

    你还真别不信,据我所知,绝对零度是零下二百七十三度,这才哪到哪……方鳞心中默默道。

    当然,这末日的温度想来不至于到绝对零度的份上,但是按照此刻的气温而言,可下降的空间还真有不少。

    不知是不是气温真的太低,影响了燃烧,还是因为瘦子太瘦,没什么可烧的,这次的燃烧时间比上次要少了很多,也就大半天的功夫,哪怕众人还加了不少木头助燃,也还是熄灭了。

    而火焰刚一熄灭,严寒便瞬间侵袭了过来,令众人忍不住紧紧裹住了棉被,再次缩了进去,不敢冒头。

    方鳞则已经在盘算着,还有四个人可烧,接下来的半个月,自己能顺利熬过去的几率了。

    这真的不怪他冷血,在冷到夜里不断打着摆子,冷到每吸一口气都像是在吸刀子的时候,他能坚持不对身边已经陷入昏迷的弟兄们下黑手,这真的已经仁至义尽了。

    也算是他对生命和对情义的最后一点尊重。

    当然,不可否认得是,讲尊重、讲情义的前提是他内心觉得自己可以熬过这一劫,真要到了那种他们不死,自己就死的情况,方鳞可不会讲什么情义。

    首先要保证能活下去,才能去考虑情义这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