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老兵新警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身份优势
    远房堂弟被崇港分局抓了!

    不但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有,而且惊动了公安部,成了公安报挂牌督办的案件。

    李永春在会场上就吓出了一身冷汗,觉得市局领导的那些问题没表面上那么简单。

    首先想到的就是去找老爷子,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回头看看车后面有没有异常。

    结果发现后面有好几辆车,看着都很可疑,顿时如坐针毡,赶紧让司机先送他回家。

    一进家门,见次卧亮着灯。

    不进去看都知道儿子没睡,肯定在玩游戏。

    换作平时,他一定会推开门说几句。

    但现在不是平时,他直奔阳台,推开窗户,俯瞰下面,观察小区东门和南门有没有人监视。

    分局领导一样是领导,只要是领导应酬就不会少。

    他平时极少回来吃晚饭,每天都回来的很晚,他爱人姜兰早习以为常,听见客厅里有动静,穿着睡衣走出来问:“这么晚回来,不赶紧洗澡睡觉,跑阳台上去做什么?”

    “没什么,去房间说。”

    “什么事?”

    “先进去。”

    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在公安系统干这么多年,李永春清楚堂弟就算有心不拉他下水,但进了看守所也坚持不了多久。

    他不但心乱如麻,而且心急如焚,把爱人推进卧室,带上门急切地说:“永成被崇港分局抓了!”

    姜兰大吃一惊:“他又怎么了,他现在不是改邪归正了嘛,去年还评了个什么青年企业家。”

    “人都已经被抓了,什么家都没用。”

    李永春顾不上解释,紧攥着妻子的手说:“他跟我们是什么关系,个个都知道。崇港分局肯定会借题发挥,肯定会揪着不放,说不定我已经被盯上了。”

    姜兰从来没遇到过这样事,真被吓坏了,神不守舍地问:“那怎么办?”

    “家里的钱,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还储物间的那些烟酒,赶紧想办法处理掉。”

    “往哪儿藏,怎么处理?”

    “想办法呀!”

    “我……我送我哥那儿去。”

    “要跟你哥说好。”

    “知道。”

    李永春点上支烟,想想又说道:“还有存款,也要赶紧处理。”

    看着丈夫如临大敌的样子,姜兰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小心翼翼地说:“存款好办,大不了损失点利息。可那几套房子怎么办,不是在我名下,就是在小权名下,一时半会儿怎么处理。”

    儿子原本在国外留学,前段时间见国外的疫情失控了,才让儿子想办法几经辗转回来的。

    李永春突然很后悔让儿子回来的决定,一连猛吸了几烟,冷冷地说:“我等会儿去局里,如果被盯上了,就把盯的人引开。你抓紧时间处理家里的事,最后让小权赶紧出国。”

    “外面正在闹疫情,让小权去哪儿?”

    “不管去哪儿,只要能出去就行!”

    姜兰楞了楞,旋即反应过来:“行,就算我们出了什么事,至少能给小权留点钱。”

    “还有永成那边,你等会儿赶紧给他老婆打个电话,让他老婆找个可靠的律师。”

    “律师能见到永成吗?”

    “先找,实在见不到也没办法,但要是能见着,到时候该怎么说,不用我教吧?”

    “我知道。”

    姜兰同样心乱如麻,把他送到门口,又拉着他手问:“永春,你又不是不认识崇港分局的领导,能不能找找崇港分局的人,跟人家打打招呼……”

    “打招呼,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崇港分局的人不好说话?”

    “这事搞大了,已经惊动了公安部,再说我跟崇港分局的那几位,只是场面上的交情。没什么事称兄道弟,有点什么事他们只会落井下石,肯定不会雪中送炭。”

    “好吧,你小心点。”

    ……

    徐成斌、刘浩和韩昕没想到目标刚回家又要出门,考虑到目标的亲属很可能会毁灭证据,决定兵分两路。

    一路跟目标,一路留在这边盯目标的亲属。

    最难的任务当然要交给最专业的人,韩昕就这么和徐成斌一起,跟着李永春来到长州分局门口。

    分局就算没后门也有侧门。

    徐成斌可不敢让目标离开视线,急切地问:“韩队,现在怎么办?”

    “你先向马主任汇报,我进去盯着。”

    “你进去?”

    “不进去怎么办。”

    “这儿你熟吗,你来过这儿吗?”

    “我也是第一次来,不过没关系,你们把我抽调进专案组,不就是觉得我是市局民警,我行动起来比较方便嘛。”

    从市区到长州,再从目标家所在的小区到分局的这一路上,要不是眼前这位随机应变,不断调整跟踪方式,早被目标发现了。

    徐成斌不但领教了什么叫专业,而且对韩昕有了一股盲目的信任,不禁笑道:“马主任请你过来协助,确实考虑到这方面的因素。”

    “这就是了,我先进去,有什么情况给你打电话。”

    “小心点。”

    “放心吧,这儿是公安分局,到了这儿就跟到了家一样。”

    韩昕同样不敢让目标离开视线太久,立马让徐成斌下车。

    徐成斌没想到他会这么干,苦着脸问:“没有车我怎么盯?”

    “有车你一样没法儿盯。”

    韩昕没时间跟他解释,挪到驾驶室,系上安全带,驱车开到分局大门口,摁下车窗出示证件。

    保安接过证件看了看,好奇地问:“韩队,这么晚了,领导们都下班了,您找谁?”

    “我不找局领导,我是来找顾晓辉的。”

    “刑警大队的顾晓辉?”

    “你们分局有几个顾晓辉?”

    “就刑警大队的小顾。”

    “这就是了。”

    “可刑警大队不在这儿办公。”

    “我跟他约好的,有紧急任务,明白吗?”

    保安不敢得罪市局的人,连忙掏出遥控器,一边开伸缩门一边笑道:“行,您先进去。”

    顾晓辉是去年被支队借调去充实缉毒力量的“七龙珠”之一。

    只是他那会儿跟徐浩然、侯文等人一起在外面打,韩昕和李政主要在老家扫,接触的并不多,但不管怎么说也在一口锅里搅过马勺,也算得上并肩战斗过的战友。

    韩昕把车开进分局大院,找个车位停了下来。

    打开行李箱,取出包背上,快步走进了分局办公楼大厅。

    市局是领导机关,不是办案的地方,所以市局大厅晚上只有两个保安值班。

    分局是实战单位,治安大队、经侦大队、国保大队都在分局大楼里办公,大厅里不但有保安,还有一个民警。

    韩昕一边拨打着顾晓辉的手机,一边掏出证件。

    值班民警看了看,确认他是自己人,见他在打电话,只能在边上等。

    “老顾,我韩昕啊,我到你们分局了,就在你们分局一楼大厅……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就是想你了,正好顺路,想找你聊聊,想蹭顿夜宵。”

    人的名,树的影。

    值班民警不知道韩昕是谁,顾晓辉很清楚韩昕有多坑,心想他大晚上来长州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下意识说:“韩队,我跟李政不一样,我早就回刑警队了。”

    “什么意思,不欢迎我?”

    “不是,韩队,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无缘无故来长州。要不这样,我先给项大和彭教打个电话。”

    “哪个项大,哪个彭教?”

    “我们分局禁毒大队的项大和彭教啊!”

    “老顾,看来你是真不欢迎我。”

    “韩队,你想哪儿去了,我怎么可能不欢迎,我这就去局里。但项大和彭教那边肯定要说一声,你来了不告诉他们不好。”

    韩昕岂能听不出“老战友”的言外之意,但想到坑“老战友”的机会实属难得,憋着笑说:“老顾,我们是什么关系,我本来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听说你荣升副中队长了,想给你来个锦上添花,没想到你居然不感兴趣。”

    顾晓辉反应过来,禁不住笑问道:“有线索,有好事?”

    “不然我这么晚了过来找你做什么。”

    “这么大事,我做不了主,要向我们队长指导员汇报。”

    “我不认识你们队长,也不认识你们指导员,更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复杂。”

    “这不合规矩,不符合办案程序。”

    “什么不合规矩,只要是滨江的涉毒案件我们支队都有权管辖,我就算不找你帮忙一样办!”

    韩坑做事一向这么霸道。

    再想到他可是连“任大傻”都敢坑的人,顾晓辉连忙道:“行,我谁也不汇报,我先去分局。”

    “快点啊,我在分局大厅等你。”

    韩昕刚放下手机,值班民警就笑问道:“韩队,这么晚了来我们分局,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有,我是顺路来看看老朋友的。”

    “顾晓辉?”

    “嗯。”

    “在这儿怎么等,要不过来坐坐,先喝口水。”

    “也行,谢谢啊。”

    “你可是支队来的领导,谈不上谢。”

    “你这话说的,我算什么领导。”

    韩昕跟着值班民警走进值班室,放下包笑问道:“差点忘了,老哥贵姓?”

    值班民警走到饮水机前,俯身取出一个纸杯:“免贵姓陈,陈小海。”

    “陈哥,你们晚上也要值班?”韩昕故作好奇地问。

    “我们值班算什么,连局领导都要轮流值班,今晚是贺局,李局今晚虽然不用值班但也在楼上。基层就这样,跟你们机关没法比。”

    “楼上有两位局领导!”

    “不信你上去看看。”

    正聊着,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值班民警连忙放下刚接的水,走过去拿起电话问:“一楼值班室,请问……李局啊,不是外人,是市局禁毒支队情报中队的韩队,他是来找刑警大队顾晓辉的。好的,我这就陪他上去。”

    “谁啊?”韩昕笑问道。

    “我们李局,他可能看到你来了,想请你上去坐坐。”

    “我真顺路过来看看老顾的,怎么还惊动了你们局领导。”

    “没事的,我们李局很好说话。”

    “行,正好上去跟领导问个好。”

    韩昕并不害怕见目标,事实上进来前就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毕竟现在的任务是盯住目标,至于怎么盯并不重要。

    就这么跟着值班民警乘电梯来到三楼,走到一间办公室门口。

    “报告。”

    “请进。”

    “李局,韩队来了。韩队,这位就是我们李局。”

    “李局好,禁毒支队韩昕,这是我的证件。”

    就在韩昕上楼时,李永春给禁毒大队的大队长打过电话,不但核实了市局禁毒支队有一个姓韩的中队长,而且知道大晚上来分局的这个不速之客,在滨江禁毒系统很有名。

    他站起身,一边招呼韩昕坐,一边微笑着问:“韩昕同志,这么晚来我们分局,是不是有什么案子?”

    韩昕放下背包,故作尴尬地说:“也算不上什么案子,只是顺路来核实一条线索。”

    “毒案?”

    “是。”

    “怎么不联系禁毒大队?”李永春追问道。

    韩昕笑道:“本来想联系的,可这么晚了,担心影响项大休息,所以就给顾晓辉打了个电话。他虽然不是禁毒大队的民警,但在我们支队缉毒队干过。”

    “我知道,他被你们借调去干了近一年,干得还不错,是立了个三等功回来的。”

    “李局,您知道?”

    “他是我们分局的民警,我虽然不分管刑侦、禁毒,但这么大事怎么可能不知道。”

    见不速之客又笑而不语,李永春打开抽屉,取出盒烟,递上一根:“到底什么线索需要查实,是不是需要保密,不方便说?”

    “这倒没有。”

    韩昕婉拒了他递上的香烟,微笑着解释道:“报告李局,这件事主要是没确凿证据,我们掌握的只能算基础情报。”

    “什么基础情报?”

    “污水验毒您肯定听说过,我们从你们分局禁毒大队送检的水样中,检出一个水样含吗啡成分。而今天上午,我们刚联合陵海分局刚查获一个注射吗啡成瘾的吸毒人员,我觉得这应该不是巧合,所以就顺路赶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