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无限先知 > 第三千两百七十九章 新人
    蕾妮特·缇尼科尔拎着自己的四颗脑袋,同克莱恩完成了契约的签订。

    而就在签完的时候,房门便是被一下推开,徐越从外面走了进来。

    “不是吧,你到底做了啥,又一只天使。”

    徐越不断上下打量着蕾妮特·缇尼科尔。

    不得不说,这是很漂亮的一位天使,如果她的脑袋能只有一颗而且正常长在脖子上的话。

    不过现在她的气息有些问题,就眼前这种状态来说已经跌落了天使层,恐怕要爆发的时候才能短暂的恢复。

    “天使?”

    克莱恩有些懵逼,他知道这信使小姐实力会很强,但也没想到会是一位天使。

    话说回来,克莱恩接触天使的频率相对是较为频繁了。

    普通半神都没他这么频繁,还能认识这么多只。

    而蕾妮特·缇尼科尔在徐越进来后,四颗脑袋的眼睛也都不自觉的盯上了他。

    她能够感受得到,这是一位半神。

    还是一位能给自己带来威胁感的半神。

    这很奇特。

    “他……,是……,什么……,人……”

    四颗脑袋每颗都吐出了一个单词,组成了话语。

    “信使小姐,这是我朋友。”

    克莱恩知道蕾妮特·缇尼科尔是天使后,自然更加的开心了。

    又在徐越面前露脸了一把,美滋滋。

    蕾妮特·缇尼科尔闻言后,还嗅了嗅鼻子,似乎在捕捉什么气息。

    随后又一本正经的说道

    “他……,是……,色情狂……,大王……”

    说完之后,蕾妮特·缇尼科尔便对克莱恩点了点头,直接四头钻回了灵界之内。

    这让克莱恩都不由表情有些古怪。

    好家伙,一眼就看出了徐越的本质!

    不过她是如何看出来的?

    等等,刚刚她是嗅了嗅气味,难道是……

    脑海中不自觉脑补出一些不健康画面,克莱恩连忙甩了甩头派出杂念。

    “应该是异种途径的天使,古代邪物。”

    徐越没理会蕾妮特·缇尼科尔的评价,简单的说到。

    “不过她状态有点不对劲,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或许这个可以去问问莎伦小姐。

    “不过话说回来,你认识的那几位天使,怎么感觉都不对劲。”

    徐越狐疑的看了克莱恩一眼,让克莱恩表情也不由一僵。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阿兹克先生不断失忆,命运之蛇现在在肚子里,信使小姐也不对劲,这……

    是不是有点太巧合了?

    克莱恩现在对‘巧合’两个字有点敏感,一时间人都麻了。

    将徐越赶出房间之后,克莱恩又跑去了盥洗室,来到了源堡,开始扮演‘海神’来完成魔药的消化。

    虽然因为莫名其妙的扮演小丑,他魔药消化的蛮快的,但无面人毕竟不是纯小丑魔药,多少还差点。

    只是这一次,除了回应信徒的祈祷之外,克莱恩还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

    无垠灰雾里静静悬浮的那些深红星辰中,有一个突然发亮,扩散出如水的光芒。

    它膨胀又收缩,收缩又膨胀,异常显眼。

    而这是不属于塔罗会任何一位成员的深红‘星辰’。

    像‘正义’小姐他们一样,依靠某些物品与灰雾发生关联的人?

    克莱恩若有所思地蔓延出了灵性,不做回应,只是浏览。

    随着克莱恩的灵性触及,不断膨胀和收缩的深红‘星辰’展现出了它包含的画面和声音。

    一位穿着古典长袍的黑发女士倒在地板上,痛苦而扭曲地蠕动着。

    她一手捏着看似普通的星象仪,一手紧握不到小臂长的短权杖,强烈的求生意志几乎突破深红‘星辰’的束缚,直接传入克莱恩的耳朵。

    和‘正义’、‘太阳’等人一样,这女士的身影显得颇为模糊,难以辨认出具体的长相,但有些东西,克莱恩还是能清晰看到,比如,她有五官,比如,她脸颊的肌肉在裂开,里面血肉凝缩,仿佛化成了眼珠,比如,她耳朵外伸扩展,如同喇叭,比如,她手指在地板上抓出了一道又一道鲜明的血色痕迹,比如,她的上方有一双冷酷无情的,没有睫毛的,近乎透明的眼睛。

    黑发女子的变异并没有一直严重下去,她的身体在顽强地自我修复着,让眼珠般的血肉化去,让裂开的肌肉凝合,让外伸的耳朵内缩每个细节都呈现反复拉锯的状态。

    “隐匿贤者?窥秘人途径被贤者输入了大量知识而导致了失控吗?”

    如今克莱恩的神秘学方面掌握,已经足够强,很快就明白了问题。

    看样子,这一位的序列不会低。

    考虑了一下后,克莱恩便准备把对方拉上来,和当初‘魔术师’小姐一样顺手救下。

    如今有两张亵渎之牌,还有着海神权杖,克莱恩的战力暴增,也不需要像以前那样畏首畏尾了。

    起码这一位的表现来说,完全在自己的应付能力之内。

    要是真的发现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那凭借星辰的联系,自己再给出几道闪电补刀就是了。

    他的灵性霍然奔涌,灌注入那如水流淌的深红光芒内。

    这一次,他较为轻松地就建立起了神秘而稳固的联系。

    黑发女士的身影瞬间呈现于青铜长桌侧方,坐在了一张不属于塔罗会当前成员的椅子上。

    而克莱恩透过深红‘星辰’展现的最后画面,看见对方身体的变异已明显减弱。

    他微不可见颔首,耐心地等待对方开口。

    ‘星之上将’嘉德丽雅,此时还有些恍惚,还未从之前那种压迫感中回来。

    突然发现自己来到了这种地方后,望向悠闲坐在斑驳长桌最上首的身影,语气飘忽地问道

    “这里是冥界吗?”

    如今克莱恩海神权杖已经在手,再加上自身实力与知识都有着长足的积累。

    所以已经无需像以前那样刻意的装作神秘,表现的越来越自然。

    就算和知识渊博的‘星之上将’嘉德丽雅交流也显得游刃有余。

    不过嘉德丽雅作为‘星之上将’本身还是窥秘人途径,还有着黄贝贝作为后台,可不是以前‘正义’小姐这般好糊弄。

    比起佛尔思、小太阳等人来说也稳重太多了。

    哪怕是被救了下来,她对于愚者都有着相当程度的戒备。

    她认为这种见不得光的势力,不会无缘无故的帮你。

    所有命运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不过就算如此,嘉德丽雅还是选择加入了塔罗会的聚会。

    正因为知道得多,她才明白这其中的难得。

    而且既然自己已经都被拉过来一次了,那就不要想着摆脱的事,起码,自己没这个能力。

    既然如此,那不如就尽可能的多进行了解。

    最后,嘉德丽雅也挑选了自己的牌。

    ‘隐者’……

    __

    下一章一点以前。。

    几年没回的表弟完成隔离后回来了,转眼又快过年了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