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的东京怪谈 > 第两百三十三章 死、死人了啊!(4000)
    船舱内,陷入一片漆黑。

    游轮的船舱,其实是一个封闭的内部空间,照明都需要依赖灯光。

    至于那些能直接看到外界的地方,其实就只有游客们的客舱,还得是等级比较高的那种!

    下层的客舱,可不具备着直接欣赏海景的功能。

    更别说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天色已经渐渐黯淡下来。

    “发生什么了!?”

    “灯怎么突然全灭了?”

    “是停电了,还是电路系统出了问题?!”

    “......”

    游客们对这突发况很是惊讶,但还没有特别慌乱。

    能登上这艘游轮的,都是有一定家的人,总归是拥有一定素质的人,起码知道在突发况时不能特别慌乱。

    因为在这时,慌乱往往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还会使况愈发恶化。

    “晴.....”

    赛琳娜下意识地来到白川晴边。

    语气和刚才相比柔弱了许多,小的子贴在了白川晴的侧,抱住了她的手臂,这才让少女的心平缓了许多。

    这其实就不得不提赛琳娜除去害怕鱼类以外的另一个弱点——怕黑!

    准确来说,这个弱点的形成,应该和她所在世界的规则有关。

    一旦陷入绝对的黑暗,就会迷失其中,成为不知名异神的食粮。

    这并非是妄想,而是一种由无数人的生命所证明的真理!

    也正是因为如此,赛琳娜在石屋里睡觉时,即便再怎么困倦,也会定期添加柴火,不让最后的一点火光熄灭。

    即便在这里,并不具备着那样的规则,但是过去十五年里留下的深刻印象,还是让黑暗在赛琳娜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影。

    海岛上的黑夜虽然也黑,但是至少还有着天上的星光和月光,等到白川晴能够点火后,还有温暖的篝火照亮黑暗。

    最重要的是,边能看到白川晴,这就能让少女的心安定下来。

    只是船舱内的黑暗,则是极为突然且纯粹,没有其他的光线能照进来。

    是以才会让赛琳娜心生畏惧,只有靠在白川晴上,体的轻微颤抖才停了下来。

    “没事的,不用害怕。”

    白川晴自然知道赛琳娜在害怕什么,搂住了少女的躯以示安慰。

    心里有些庆幸,好在是在自己打完电话之后才出现的这种异常况,要不然的话,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会担心成什么样呢!

    “诶.....奇怪,为什么就连手机都黑屏了?”

    “对啊,手电筒也打不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照常理来说,游轮上发生了这样的特殊事件,游轮上的工作人员,应该很快就启动备用电源,而且出面向游客们解释的。

    但是现在,连他们也慌了神。

    原因很简单,此时产生故障的,不只是游轮上的电力系统,而更是所有和电力相关的器械和设备,比如手机、手电筒,全部都不能使用!

    这才是工作人员惊讶且有些恐慌的原因。

    电力系统某个线路发生故障,导致整体断电,这一点还有可原,勉强可以接受。

    可是电力都是由独立的电池供电的手机和手电筒,怎么也会因此失效呢?

    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而很快,船上的游客们,在打开手机想要照亮边的黑暗,也都愕然意识到这况。

    这时,恐慌的绪,终于在人们之间蔓延开来。

    虽然还没有出现明显的喧哗,但在窃窃私语之中,也已经能听出人们的不安。

    “到底发生了什么!?船员呢?船员在哪里?”

    “该不会有人想劫下这艘游轮吧?这况,绝不可能是普通的电路故障啊。”

    “不可能吧那也太可怕了!”

    有人甚至联想到了某些电影中的场景,不由自主地产生了担忧。

    “晴,你们没事吧?”

    艾蕾重新走到了白川晴的边。

    白川晴的这通电话打了有一段时间,艾蕾一直都在旁边等候,可以说是很有耐心了。

    “没事。”

    白川晴平静地问道。

    同样对艾蕾的反应有些讶然。

    他拥有极佳的夜视能力,在黑暗中依旧能清晰视物,自然就能看清艾蕾脸上的神色——竟然也是出奇的冷静!

    再联想到先前那很有专业的搏击动作,白川晴眯着眼睛,有所推测。

    “你知道这是什么况么?”

    白川晴问道。

    “谁知道呢!不过,肯定不是一起普通的意外停电就是了。”

    艾蕾耸了耸肩膀,离白川晴的距离更近了些——黑暗中,可同样也是发挥一些小手段的好机会!

    她本来的打算,是假装无意间撞到白川晴的体,顺便再投入怀中。

    “啊呀啊呀,实在是太黑了,连路都看不清了呢。”

    艾蕾就连预设好的台词都想好了。

    而在投入怀之后,再无意识的摸索几下——为了支撑起体——不也是很正常的事么?

    剧本已经在艾蕾脑海中写好了,不过还没等她付诸于实践的时候。

    来自工作人员的声音,便在人群之中响了起来。

    “请大家不要惊慌!我们已经在排查电路系统的故障了!估计很快就能重新通电!”

    “请各位不要惊慌!呆在原地,不要乱动!”

    工作人员不开口还好,他一说话,其他游客们便纷纷忍不住了。

    “要真只是电力故障,为什么我们的手机也不能使用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需要知道真相!”

    “原来梅勒号就是这样欺瞒自己的游客的么,真是有够好笑的呢!”

    m国的“自由、民主”精神,在这里就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他们觉得自己应该有知权才对啊,所以言语中都流露出不满的绪。

    只是这些人不知道的是,此时就连工作人员们自己,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处境。

    又哪里能为他们答疑解惑呢?

    但为了维持秩序不至于向最坏的方向演变,他们只能重复着说道。

    “请各位不要惊慌!呆在原地,不要乱动!”

    “请各位不要惊慌.....”

    “......”

    事实上,他们除了说这句话之外,也什么都做不了。

    而就在这时,一声异常短促且惨烈的尖叫声,却是从人群当中响了起来。

    “啊!!!”

    一下子,就吸引了船舱内所有人的注意力。

    “发生什么了!?”

    “哪里传来的声音!有人被攻击了嘛?”

    “真的是有人想要劫船!”

    这样的一声尖叫,可以说是一下子炸开了锅,让本来就不那么平静的人群,彻底动起来。

    因为不管怎么听,那尖叫声,都是受伤之后的惨叫声!

    而且现在四周的环境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更是无从得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黑暗中的危险到底是什么。

    未知的,永远都是最可怕的。

    黑暗,一向是恐慌最好的载体。

    恐慌的绪,在游客们之间快速扩散。

    游客们的素质的确比一般人要稍高些,但本质上,依旧还是一群普通人。

    在生命即将受到威胁时候,他们最重视的,还是自己的命!

    是以,很快就开始有人想着逃离漆黑的船舱,到甲板上或者回到自己的房间,起码在外面,应该还会有着自然的光线,也会更加安全。

    只是人人都这么想,都开始慌乱地移动着脚步。

    无疑就造成了更加混乱的局面,黑暗中,有的人撞在一起、或是踩到了别人的脚。

    “好痛!”

    “快点走啊!别挡着路!”

    “你在摸哪里呢!给老娘死远点!”

    “咔嚓!”

    玻璃摔碎在地上。

    一时间,各种声音,都在漆黑的船舱内喧嚣起来。

    瞬间就盖过了工作人员的话语,导致场面已经开始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实际上,就连船员们的心中,也有点发憷。

    他们搞不清楚那声惨叫是怎么回事。

    只不过船员们的职业cāo)守,还是让他们停留在原地,尽可能维持着已经崩坏的秩序,只希望能尽可能少都造成一些损失。

    白川晴三人,呆在黑暗中的一个角落,都显得很是平静。

    对于白川晴和赛琳娜来说,他们经历了多少的大风大浪,又哪里会被这种况吓到?

    黑暗中的危险?

    其实真要说起来,这船舱内最危险的存在,应该是白川晴他本才对吧!

    至于艾蕾,从前职业的经历也不是白搭的。

    比起这种事,她其实更在意的是,该如何让白川晴折服于她的魅力之下这个问题。

    ——是的,即便到了这种时候,她其实想的还是这种问题。

    这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的确是艾蕾真实的想法。

    艾蕾继续按照她的原计划形式,做出一副害怕的姿态,向着白川晴的体倒去。

    可就在她即将计划通的时候,白川晴像是无意间调转了方向,让本来正对着她的子变成了侧。

    而在白川晴侧上,则还是挂着一只名为赛琳娜的银发少女。

    “唔!”

    艾蕾来不及收力,只能一下子扑到了赛琳娜的上。

    “.....诶?”

    “啊呀啊呀,不好意思,太黑了没看清路。”

    艾蕾虽然很是失落和无奈,但是也只能这么说道。

    “啊这样,没事没事。”

    在经过了两女一起挑选衣服的过程当中,赛琳娜和艾蕾,已经建立了初步的革命友谊,起码少女对于艾蕾的好感度,是很高的。

    【刚才是他看见了我的动作吗?还只是一个巧合?】

    艾蕾在心里向着。

    忽然意识到,【诶,这小姑娘上,还真是舒服的啊.....】

    【皮肤好滑、好嫩!】

    想到这里,艾蕾却又是有些黯然神伤。

    【真不愧是年轻的女孩子呢,想当年,我也.....】

    一时间,竟是有几分觉得自己真是老了。

    【要是没有.....】

    这时,那股熟悉且厌恶的感觉,再度从体中传来,令艾蕾脸色发白,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嗯?艾蕾,你怎么了”

    赛琳娜立刻注意到了艾蕾的异常。

    “没、没什么,只是好像绊倒什么东西了。”

    艾蕾笑了笑,强撑着从赛琳娜上站起来。

    然后转过,迅速地打开了随携带的一个小瓶子,倒出两颗,送入口中。

    这一系列动作作为,那脸庞上的惨白之色,才稍稍褪去。

    她的动作很快,也很隐蔽,又是在黑暗里。

    所以自认为不会被人看见。

    只不过却不知道,这一切,都落在了白川晴眼中。

    白川晴一言不发,只是在心里轻轻叹息一声。

    混乱,仍旧在继续。

    不过有些人显然没认清正确的出口方向,竟然慌慌张张地向他们三人所在的方向跑来。

    而且靠近这里的人群,还有些拥挤起来。

    赛琳娜被护在白川晴边,自然没有大碍。

    而如果是平时的艾蕾,面对这小场面也轻轻松松可以解决,只是她现在可远比平时虚弱,没有多少力气。

    眼看着就要被人群分隔开,甚至是因此绊倒在地上——慌乱中的踩踏事件,往往是最可怕的,也是真正能够使人丧命的。

    “唉.....”

    白川晴再度叹息一声,伸出手,把艾蕾拉住,随后护在自己后。

    一对坚硬强健的臂膀,就成了赛琳娜和艾蕾此时强有力的防护。

    至于其他人群传来的冲击力,那对白川晴来说,还真算不了什么。

    再加上白川晴上散发出的独特的气息,即便在黑暗里,也能让人下意识地感到一股寒意,从而下意识地离开他所在的位置。

    所以他在人潮之中,却像是一点都没受到影响。

    “咔!”

    又是突然的一个声音。

    船舱内的灯光,开始重新一点点地亮了起来。

    从边缘的地方开始,重新点亮了船舱内的环境。

    人们在意识到这况后,终于是冷静了下来,并且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不再像刚才那样慌乱。

    环顾周遭的环境,可以说是狼藉一片。

    地上有着玻璃碎片,摔倒的椅子等等。

    人们在逃跑的时候,哪里顾得了这么多,又是在一片黑暗中,自然容易撞倒一些杂物。

    还有几个不幸摔倒在地上的倒霉蛋,上青一块紫一块,相当凄惨的模样。

    看得船员们哭无泪,梅勒号这是要损失多少啊!

    只是他们更没有想到的事,还在后面。

    “啊!!!”

    就在这时,凄厉的女声尖叫传来。

    “死、死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