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二百二十章 循序渐进 四九成道 - 万法无咎 - 云书阁
首页 > 修真小说 > 万法无咎 > 第二百二十章 循序渐进 四九成道

第二百二十章 循序渐进 四九成道

 热门推荐:
    青翼之上,及时窥见此战结果后,宁真君、薛见迟掌门,忍不住击节赞叹。

    以魏清绮刚刚破境的实力,想要战胜李云龙尚不现实,关键是这一战能否有证、有得、不伤己势,持定道心,被对方在气运上遏制了一头。其实此等实例已有发生,只是外人不知而已——

    魔道中墨天青一举得胜,破境圆满;但是在他志得意满之际,却成了申屠龙树上进之阶梯。

    好在这一幕并未重演,如今魏清绮破阵而去,这一战算是平分秋色。

    薛见迟郑重言道:“越衡、缥缈二家嫡传,占气运实多,果然是名下无虚。”

    东方掌门也不谦让,微笑点头。

    薛见迟续道:“实不相瞒。本门及盈法宗素与原陆亲厚,渊源已久。若是顺势而为,早就能够做出抉择。如今既迟迟不动,其中心意想来东方掌门、宁真君也能品断二三。尤其是本门嫡传,立场较之门中几位同道更加明朗。”

    “若非如此,也当不得贵派数次诚挚相邀。”

    宁真君颔首道:“此言甚是。”

    薛见迟道:“只是薛某不得不问一句……成立新约之后,就贵方的立场上,近道之门,是何等章程?”

    东方掌门微微点头。

    薛见迟单刀直入,看似火候未到便将最核心的问题提出,有操之过急的嫌疑;但这也正恰恰说明了对方之诚意。因为若要真心联合,便绕不开这利益分配的核心环节。

    于九宗而言,自是天纲法契的员额之数、分配章程。

    无论是宗门势力还是个人,做出抉择的终极依据无非是两条:

    一是立场、理念;

    二是实利。

    就前者而言,毫无疑问越衡缥缈这一方要较隐然有独尊之心的辰阳剑山多占优势;但原陆宗、藏象宗却依旧果断靠了过去,便是要抓住时机、借助本宗实力多占上风的时间节点,谋取更高的实惠。

    数息之后,东方晚晴淡然自若道:“本方的立场,说来也是十分简易——不过是‘平等’二字。”

    薛见迟面露讶色,道:“平等?”

    念头疾转,所谓平等,若是指平均分配,每个宗门固定五到七个名额……这方法公平倒是绝对公平了,但是未免过于呆板。诸宗良莠不齐,该得机缘者不能得之,境界稍逊者却能侥幸获取,此等弊端不可轻忽。

    更重要的是,如此章程,辰阳剑山、原陆宗等也势必不会同意。

    其实就本心而言,薛见迟并不排斥辰阳、原陆等宗门目前的道的入道人数更多;因为其既然在道术之上先行一步,理应有此收益。他心中忌惮的是两宗尤其是辰阳剑山独断之雄心,尝试将现有优势通过规则维持下去。

    宁真君似乎看穿了薛见迟之心意,笑道:“薛掌门只怕是想岔了。”

    “所谓平等,乃是入道资格的公平,而非平均分配名额。”

    “如今乃是道术之盛世,不仅有轩辕怀、归无咎、魏清绮三位前所未有的人物,就连号称‘道境前身’的圆满境界,也有三五人之多。既往有望成就道境者,更是不下于十数位。如此多的天骄人物,其实是一份极好的素材,足以提炼出一种无所逸漏、灵验无比的评判法门,将那不成文的‘七步八品’之说予以实用化。”

    薛见迟眉目微动,十分意外的道:“宁真君的意思是……将五百年之会的‘争斗’变成‘考核’,只要达到某一种固定的门槛,自然就能获得进入玄浑琉璃天的资格。”

    宁真君笑道:“正是如此。”

    薛见迟掌门低头不语。

    如此作法,最大的好处便是“公平”。

    须知三十六万年来,五百年之会的胜者,最强者自然是圆满境界、成就道境的大能,在其得胜的年份,说不定其余诸宗同样有一步、二步之才,被其击败,从而抱憾无缘。

    而在某些“小年”,功行仅有六步、七步之才的人物,却能侥幸得到近道机缘。

    若是按照这个方案,此等情形便不会发生。

    同样,辰阳剑山、原陆宗依旧保持着眼前的竞争力优势;而实力靠后的宗门也不急在一时,从这一点上算是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但是此举也不是没有弊端。

    因为英才出世,如波浪般有起有伏,有盛有衰。在极端情况下,或许有可能一家宗门真君大能十五六位甚或二十以上、另一家宗门只有寥寥一二人、甚至近道断绝的情况。

    而当前的规则,因为有固定的九数限制,反而最大限度的实现了平衡。

    宁真君续言道:“当前五百年一人的分寸,其实甚是保守,所消耗太质之气远远不及其增长速度。纵然尺度略有放宽,也完全无碍于玄浑琉璃天的培育滋养。东方掌门以为,以四步为限。最为适宜。”

    薛见迟沉吟有顷,道:“如此,近道规模,大约提高一倍左右。只是强者愈强、多寡悬殊所导致的种种隐患,又当如何化解呢?”

    成就近道的底线,是七步之才。

    如今以四步为限,看似是折中,其实不然。

    因为五步、六步、七步之才算得上是小年,且每五百年至多成就一位,算是“破例”;而五百年之会上,三步、四步之才被更高层次的人物击败,其实并不罕见,且有可能一届出现数位。

    大致计算人数,按照如此规则,九宗近道真君的存世人数,将会达到百人以上。

    宁真君此刻却并不回答,反问道:“敢问薛掌门。除却多寡不均、强弱悬殊这一重隐患外,对于这一章程,你以为如何?”

    薛掌门断然道:“除却这一弊端,真君所言规则,的确甚是公平;完全摈弃了各大宗门当前实力的考量,更是有非凡胆魄。据实而言,若非九宗各自有道统传承,存在竞争制衡的关系。单单一宗之内,如此章程几可用完美无缺来形容。”

    念头一动,薛见迟言道:“是否有可能……旧法的总人数限制,依旧保留;只是将标准大大放宽,从最高九人拓展至十二、十五、甚至十八?”

    宁真君抬首望了东方掌门一眼,忽然哈哈大笑,道:“其实宁某的话尚未说完。虽然所谓七步八品之说,乃是与贵派大有渊源的一家妖族首创,但是我九宗,原也不必全盘收录不是?”

    “有一人的意见是,将这七步之外,再添加两步,并为九步。距离身心道术无暇的极境九步之内者,皆有成道之缘。如此法门,号称‘四九成道’。七步之下的人才,每一世的佼佼者皆能企及,自然没有断绝之忧。”

    先前的交谈,都是波澜不惊。

    但此言一出,薛见迟猛地抬起头来,面上红光一滚,似乎不敢相信。

    很显然,刚才宁真君话语之间,依旧有对于玄浑琉璃天中太质之气消耗盈余的考量,所以他所说四九成道,绝非简单粗暴的扩大规模之法,而是前四品通过太质之气成道,后五品通过另外之法门成道。

    良久,薛见迟才道:“三合宗、九合宗等探索的至为艰难之路,终于……走通了?”

    宁真君肃然道:“不错。”

    薛见迟道:“能够踏出这一步,可见贵方理念,却与辰阳剑山等截然相反。本人也没有拒绝与贵方联合的理由。想来盈法宗亦是如此。”

    东方掌门、宁真君微笑颔首。

    今日方略,是送来飞遁法宝时,归无咎所留下的策略。

    归无咎仔细思索之后以为,另辟一门,扩大成道门径固然是大见功德的好事,并且与精英把持的九宗嫡传之间并无利益冲突,但此事其实还可以做的更积极些。

    否则到时候乐见其成者有之,事不关己者有之,看不惯归无咎薅羊毛举动的,只怕也并不少,哪怕你收录的都是并无资格参与五百年之会的人物。

    仔细想来,能入万法宗门庭固然是好,但借客成道、予人方便,同样未尝不可。以退为进,为九宗传承存续兜底平衡,将“五百年之争”化为“五百年之选”,并弥补“平等法”的不足。若是宗门之内员额饱和、竞争激烈,到了水满则溢的地步,多出来的人,自然会选择万法宗门庭。

    重心从汲取苗裔转为助人成道,能够令越衡缥缈获得一道分量甚重的底牌。

    时机合适时打了出来,争取幽寰、盈法二宗,必能建功。

    少叙一阵,薛见迟把袖一张,一物忽然跃出,金芒烁烁。

    原来,他竟是将宗门大印,随身携带。

    宁真君抚颔言道:“今日成盟,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