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852章 诸葛弃徒!
    试手屠龙......

    幽幽叹息之声不知从何而起,却似一出现已然弥漫夜幕长天。

    霎时间,风停云不流,十万里虚空为之一静,一股惊天动地的强横意志贯穿虚空,弥漫天地。

    以极端骇人的姿态降临世间。

    这一瞬间,哪怕是手持太子敕令的七玄真一都彻底变了脸色,其身后的一众道城高手更是骇的面无人色。

    踉跄着,几乎栽倒在地。

    “这人,这人.....”

    七玄真一心神震荡,凝神望去。

    咔咔咔~

    虚空震颤,血光流溢,阴冷肃杀之气,随之扩散,层层蔓延如浪如潮。

    在一众人震惊骇然的目光之中。

    一道人影自虚空之中缓缓浮现,这非是破空而出,更像是从虚幻到真实。

    嗡!

    只见夜幕之下,那七轮赤色星辰随着那一道叹息之声的回荡而颤动,嗡鸣。

    直至那人影出现,七轮血色星辰随之剧烈坍塌,直至那人影从虚到实,那七轮血色星辰,赫然成为那人影的七窍!

    那是一具极尽完美的身躯,不着寸缕却无有丝毫猥琐,反而迸发出一股至阳至刚的豪迈之气。

    哗啦啦~

    虚空震荡,灵机滚滚而至,化作一袭黑色劲装覆盖住其昂藏身躯,披散于后的长发迎风而动,根根如剑,撕裂罡风。

    其仅是负手长空一极,垂眸望来。

    却自有一股无可形容的巨大压迫瞬间扩散开来,遥隔不知几千万里,传送台之上的一众人就纷纷倒退,咳血。

    似乎下一瞬,就要在这目光之中筋骨断裂,吐血而死!

    “啊!”

    “这怎么可能?!仅仅一道目光而已......”

    “法身?还是......”

    传送台上诸多道城的高手皆是色变,万万没有想到,此次欲要缉拿之敌竟能强横至此。

    他们在场之人,最差也是金丹三转的人物,遥隔不知几万里的一道目光竟也承受不起?

    这人难道还能是法身级以上的强者?!

    “怪不得,怪不得......”

    七玄真一心中却是再无侥幸,一翻手,一道金光已然伴随着九道激昂的龙吟腾空而起。

    昂!

    九龙翱翔,迸发之金光破开重重夜幕,照亮天地,也将那如同地裂天崩般的威势消弭于无形之中。

    倏忽而已,九条苍龙已横陈天地之间,万丈龙躯摇曳之间,将那宛如王座般的一字敕令高高托起。

    这一幕,宛如神迹!

    千里、万里,乃至于十万里夜幕都为之一亮,不知多少人都看到了那宛如神迹般的一幕。

    九龙出行,拉乘王座!

    “这是......”

    十数万里之外,一处荒山之上盘膝而坐的林伯寻心中突然一动,一股发自内心的悸动让他猛然间睁开眼。

    他的目力有着极限,遥隔十数万里夜幕,隐隐间只能看到点点金光,但血脉的悸动还是让他发现了什么。

    “这是我那便宜祖父的气息?”

    林伯寻豁然起身,心神沉凝间,眸光之中一道罗盘之影随之闪现。

    嗡~

    下一瞬,林伯寻只觉眼前一亮,旋即一黑,几乎一头栽倒在地,猛然抬头,一口逆血已然喷出口去:

    “赤色华盖,金色本命?!”

    这一瞬间,林伯寻几乎忘了自己摇摇欲坠的身躯,望着夜幕尽头那一缕金光所在,心中震撼已极。

    “如大自在所言,赤色一缕,长生可期,赤色过半,可窥不死......这赤色如华盖,本命泛青,甚至有着一抹......”

    【天命垂青者,必是风云汇聚的一时天命之子】

    大自在漠然的声音随之在林伯寻的心中响起。

    “天命之子......”

    林伯寻心中喃喃。

    【有人未生已死,溺于尿盆之中,有人埋骨路旁,为父母易子而食,有人生而碌碌,毕生所求温饱而已.......】

    【可也有些人,生而贵胄,天生不凡,其不必搅动风云,风云随其而动,其一举一动,自有大势推动,但心中所想,必有应验,但有灾厄,必逢凶化吉......】

    “我那便宜祖父,竟然得天命垂青......”

    林伯寻只觉手足冰凉。

    自己好死不死,转生其孙,从他不远亿万里都要接自己回去,怕不是有了什么察觉?

    【天地宇宙,无一物不变不易不动,气运亦然!天命垂青又如何?只要你想,纵使夺了他的运,革了他的命,取而代之又有何不可?!】

    大自在似乎都被触动,漠然的声音之中少见的有着一抹激动。

    只是林伯寻激动远胜它万倍,一时恍惚并未察觉,等他平静下来,大自在的声音也恢复如常:

    【天命罗盘岂止搜寻之用?你若源力足够,甚至可以此罗盘问他人借命!】

    “借命?”

    林伯寻微微一愣,他自然懂得天命罗盘之中这个借命的涵义,只是那大周太子强过自己何止万倍?

    自己拿头去借他的命......

    大自在不再回答,林伯寻回望夜幕尽头的金光,心中忍不住升起莫大的渴望。

    同时生而为人,天命垂青之人,为何不能是我?!

    ......

    “我等恭迎太子法驾!”

    七玄真一心头一松,身后一众人已然跪了一地。

    “大周太子,龙行易?他竟亲自驾临?这般霸道的真龙帝道,无怪乎其在如今名头几乎压过其父!”

    林洐没有从众跪拜,而是昂首望去,一眼就瞥见那九龙拉着的王座之上垂流的神光。

    以及那高踞王座之上,冠冕荡漾,腰垂帝剑的神影。

    林洐心中震惊,生出莫大的敬畏来。

    大周帝朝坐拥南瞻灵机最盛之东土,其实力乃是当之无愧的三大帝朝之首,纵在天下,也仅次于道宫,须弥而已。

    其内强者何止如云?

    想要压服天下,岂是容易?

    此时感知到那无形而有质,并不显露于外,却凝重的近乎要替换此片天地的真龙帝气,他心中方才有些了然。

    无怪乎这大周太子能横压七十二道主,得三公九卿,大祭酒之承认。

    他只怕已然要将大周太祖持之名震天下,与妖族五色神光,儒家浩然长河,大夏鼎易龙形三三式其名的‘皇极惊世’修成了!

    “屠龙?你要屠哪家的龙?”

    浩大威严之音浩荡若垂天之云,响彻天地之间,不含丝毫情绪在内,却让一切有灵众生闻听之下,心神震颤,有着顶礼膜拜之感。

    “龙行易!”

    张龙伏负手长天,赤红的双眸之中映彻出那九龙拱卫的王座之上的尊贵神影,有着贪婪,有着失落,亦有着深深的恨意:

    “当年龙蟠出行,尚有九条龙王拉乘车辇,如今不过三代,就已然剩下这么几条小泥鳅了?真真是可笑,可笑!”

    “大胆!”

    “敢直呼太祖之名,你该万死!”

    “该杀!该死!”

    张龙伏的话音未落,长空之中龙吟之声已然大作,震荡的穹天如潮,风雷滚滚,似天公震怒一般。

    林洐等人这才发现,这九条巨龙非是虚幻道蕴,而是九条凝成法相的元神级龙种的法相!

    张龙伏面色漠然,闻听龙吟震荡,却是一抬手,猛然一抖袖袍。

    “呱噪!”

    轰隆!

    一声训斥而已,长空之中汇聚的诸般风雷已然被彻底撕裂。

    无形的音波席卷着滚滚灵机化作实质的惊涛骇浪,几乎在龙吟炸响的同时,已然排山倒海般的砸向那穹天之上的九条巨龙。

    “吼~”

    见得灵机如潮,那九龙登时暴怒嘶吼,龙躯摇曳着,就要扑下高天,将那敌人撕成碎片。

    下一瞬,本自暴怒的九龙却突然低下头去,熄了所有气焰,甚至都不在乎将要拍下的灵机狂潮。

    哒!

    哒!

    哒!

    清脆如鼓点般的轻轻敲击声,于狂潮激荡间,缓缓响起,这声音并不如何高昂,却已然压下了那沸反盈天的怒潮:

    “天刃七杀逆命术也还罢了,你这一手,巽阵手段,倒是让本座,心生好奇了。”

    呼~

    若口含天宪,一言而已,天地之间沸腾的灵机却好似得到了敕令,纷纷低沉了下去,汇聚的风雷也随之消散于无形。

    一道淡漠的眸光自王座之上垂流而下,落在了张龙伏的身上,少见的没有直言呵斥,而是带上一抹探究:

    “太祖爷的蟠龙棍下,竟还有诸葛门人未死吗?”

    诸葛门人?!

    山城传送台之上,林洐的心头猛然一震。

    数万年前,大夏末代天师曾以大夏九鼎为代价施展禁术‘天刃七杀逆命术’,不但为大夏国运延寿万载,更影响后世。

    时至如今,大周仍无力统一南瞻,更不必说恢复当年大夏令行四周四海,万景从之势了。

    一人之力,撼动天下如此,诸葛其人,自是瞬间就灰飞烟灭,其嫡系血脉,乃至于一切子侄门人亦统统死于之后大周太祖的含怒出手之中。

    相传,大周太子乃是以蟠龙棍直接打碎了天下间与诸葛命数相连的所有人与兽的灵魂。

    以其霸绝寰宇的修为,还有人能够逃脱不成?

    “诸葛恨我杀伐酷烈,废我根基,弃于荒山,让我为万兽啃食,人不人,贵不贵......

    可我们,终归活了下来......谁知道,谁知道.....”

    张龙伏神情漠然又怨毒,眸光之中闪烁着暴虐与疯狂:“龙蟠屠诸葛十族也罢,万族也好,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为什么......”

    张龙伏心神之中有着癫狂。

    他永远无法忘记那自天而落的蟠龙棍,是如何的狠辣决绝,霸道冷酷。

    也正是那一棍,让他在躲过万兽啃食之后,沦落到那头老驴手中,数万年做牛做马......

    “呵~”

    话至此处,张龙伏似还想说什么,九龙拉着的王座之上,龙行易却似乎听得烦了,开口打断。

    语气不善:

    “所以,你仅仅是一个侥幸在太祖爷蟠龙棍下逃得一命的诸葛弃徒?!”

    “嗯?!”

    张龙伏猛然抬头,猩红的眸光之中迸发出毁天灭地的暴戾之气:“你说,什么?”

    “浪费本座的时间......”

    龙行易轻敲椅背,眸光之中无有一丝温度,冰冷彻骨:

    “诛!”

    一字当空如日!

    其音响彻之刹那,冥冥之中的虚空之中就迸发出无边可怖的寒潮,如欲清洗天地的毁灭灾劫。

    以沛莫能当的强绝姿态,就要将张龙伏连同其下十万里山川大地一并从世间抹去!

    “区区化身,也敢如此放肆?!”

    汪洋也似的神光之下,张龙伏彻底爆发了,无穷尽般的血气自其昂藏身躯之下迸发而出。

    更化作七头矗地通天的巨大妖影,嘶吼怒啸着,欲要将穹天之上的一切撕碎!

    “跑!”

    山城之上,有人看的眼皮狂抖,终于按耐不住恐惧,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之声,就腾空飞遁,欲要逃离。

    “不要!”

    七玄真一勃然色变,却哪里来得及阻拦?

    一句话还未出口,那率先奔逃几人,已然在遁出山城范围的瞬间,被无形气浪淹没,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们......等等,那是?”

    七玄真一又气又急,正欲呵斥,突然神色又是一变,林洐等人也都发现不对,蓦然回首。

    却见极北夜幕之中,一道神光倏忽而来,其速快绝,刹那而已,已不知遁破几千几万里,以极端霸道的姿态冲向此处!

    那神光煊赫璀璨,绚丽已极,其所过之处,天穹夜幕,大地山川,乃至于入目所及的一切,

    尽化五色,尽成五色!

    神光五色,纵天而来!

    “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