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二十四章 又闻乞道会
    海底淤泥与沉积物之中,通正阳压榨残余之力,奋力拨动水流,游向那百米外,不知名的巨兽。

    无人能够理解此时通正阳是何等的欣喜。

    纵使是六十年前,他以手段将暗恋已久的嫂子弄上床,也绝无今日这般欣喜!

    绝灵之地的恐怖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他那一身深厚真气消散一空之后,就再也不能凝聚哪怕一缕真气!

    而没有了真气,他那强横的肉身就成了无比巨大的拖累!

    自逃出金鹰帝国的封锁圈,他就失去了所有力量坠入海中,不得以只能以秘法假死以减缓维持肉身所需的庞大消耗。

    几个月过去已经快到极限了,眼看就要活活饿死在这深海之中。

    这只从天而降的巨兽,虽然没有半分灵气的存在,其数万斤重的尸身,也足够他恢复三分体力了。

    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

    .......

    邢城列车,一辆银白色轿车停在列车站口。

    安奇生从后备箱拿出行礼,他的发小陈广科也下了车,帮他拿了一部分行礼:

    “你都休学快两年了,怎么又心血来潮去上学去了?”

    陈广科是安建中老搭档,邢城执法大队长陈正乔的儿子,算是和安奇生一起长大的发小。

    “我不是去上学,而是去学习一些知识,泡几天图书馆。”

    安奇生笑了笑。

    即便是病有了痊愈的希望,他也没有想着上学,去京城不过是他计划中的第一站,用以搪塞自己父母的话而已。

    他想学习一些心灵,精神方面的东西不假,却也不是他说的泡图书馆。

    而是要借着玄京大学这个平台,接触一些心灵,精神方面的教授而已。

    “我就说。”

    陈广科提着行李跟在安奇生身后,絮絮叨叨:“可惜我学习不行,那三流大学我虽然懒得上,我老爹却非要我上不可,不然这次还能跟你一起去。”

    “上大学并不仅仅是学习知识,而是开阔眼界,你要是按我说的复读一年,比现在强得多了。”

    安奇生摇头不已。

    无论是前世也罢此生也好,上大学或许不是唯一改变命运的途径,但也同样是大部分人最容易接触的一条路。

    可惜,正如不是所有人都爱习武一样,有的人兴趣也不在于学习。

    陈广科便是后者。

    “你知道我的,再学我也是考不上玄京大学的。”

    陈广科倒是无所谓,这年头,怎么的也能混口饭吃。

    “你啊。”

    安奇生顺手接过他手里的行礼,提起走向进站口:

    “老陈,要是信我,趁着这两年没人买房子,把你老爹给你准备娶媳妇的钱骗出来,去买几套房。”

    “不是,你又劝我买房?”

    进站口外,陈广科一脸无语:“这年头哪有人屯房子的?那玩意谁没有啊,我卖给谁?你倒是说清楚啊!”

    他有心不信,但想想自家这发小从小到大都算得上同龄人中的传奇。

    又让他隐隐有些相信。

    “你爱信不信。”

    安奇生摆摆手,走进车站中。

    前世的记忆带给他最大的优势,并不是做一个搬运前世作品的文抄公,而是让他对于这个与前世高重合度的世界,有一个极为开阔的认知。

    大玄立国三百年,初期混乱,中期困苦,后一百年才迅猛爆发。

    不知是不是巧合,最近数十年的轨迹,慢慢的与前世有了极高的重合度。

    一些东西,慢慢的也会被提上议程。

    比如房子。

    现在当然没人买房,但等到所有人都买房,再买也迟了。

    邢城开往玄京的列车上,安奇生闭目养神,慢慢梳理着他的计划。

    他从来是个很稳的人,就算是做出在外人看来很莽撞的事情,他内心里也是有章程的。

    这从他觉醒能力之后,选择了沉寂数月,而不是立马满世界寻找前人古籍便可看出。

    一路无话,既没有路见不平的机会,也没有小姐姐见色起意前来搭讪。

    傍晚时分,安奇生顺顺利利的来到了玄京城。

    玄京,大玄帝都之所在,人口接近三千万,世界顶级大都市。

    玄京车站一天吞吐的人流量之大,远不是邢城可比。

    “安兄弟!老哥在这!”

    安奇生刚走出列车站,一辆黑色越野车已经停在他身前,却是曾给安奇生按摩俩月的刘显。

    “麻烦老哥来接我,多谢了。”

    安奇生将行礼放在后备箱,上了车。

    “说这个就没意思了啊。”

    玄京城道路四通八达,但是堵车却也是家常便饭,刘显显然早已习惯,一点都不急的与安奇生聊着天:

    “安兄弟这次来帝都,可得让哥哥好好招待招待你。”

    “谢老哥好意,不过我久病初愈,不敢太放纵了。”

    安奇生摇头拒绝。

    刘显这人性格豪爽,身家又厚,玩起来不要太开放。

    他可没这个心情。

    “有道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这不去那不去就没意思了。你这说好听点是沉稳,说不好听点,就是老气横秋了。”

    刘显也是摇头:

    “老哥给你准备了接风宴,没别人,就几个玩得好的兄弟,不许拒绝啊!”

    话都说到这了,安奇生也就不再推辞:

    “那就听老哥的。”

    玄京国际酒店金碧辉煌的包厢里,安奇生也见到了刘显说的“几个朋友”。

    偌大的包厢里,二十多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他的身上。

    “大刘,这就是你说的安兄弟?年少有为啊。”

    “安兄弟是吧,来来来,快坐。”

    “喝两杯,今夜不醉不归啊。”

    ......

    一群人带着各种表情跟安奇生打着招呼。

    “我叫安奇生,平平无奇的奇。”

    安奇生也不怯场,一一与在座众人碰杯。

    他虽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但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自然从善如流。

    酒过三巡,安奇生将喝的醉醺醺的刘显扶到了酒店房间中,摇摇头正要离去。

    啪!

    刚才还醉的不省人事的刘显一挨床立马清醒过来,一把握向安奇生手臂。

    摆手打开刘显的手臂,安奇生醉意也随之消失,似笑非笑的看着刘显:

    “刘老哥,你没醉啊。”

    “安兄弟可不厚道,酒量这么好还让老哥帮你挡酒。”

    刘显翻身坐起,苦笑一声。

    “刘老哥,你想干什么,不妨直说吧。”

    安奇生拉过一把椅子坐下。

    “就知道瞒不过你。”

    刘显叹了口气,愁眉不展:

    “安兄弟,你可听说过乞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