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122章 抱丹结圣胎,换血百日关!
    内家拳明悟丹劲之后,需要一段时间来搬运气血,刺激穴位来增强体力,改善体质。

    这个过程需要的时间有长有短,玄星丹道术语又叫“抱守婴儿”“结圣胎”。

    经过这个过程,才算是真个抱了丹。

    而久浮界的换血一关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久浮界的武道修行走的是以气入体,精气结合的路子。

    换血,换血,顾名思义,就是要以内气深入血液之中组成新血,以新血刺激骨髓反而生血,继而取代旧血的过程。

    这个过程,称之为百日关。

    百日之内,新血替换旧血,筋骨皮肉脏髓乃至于内力本身都会有一个极大的长进。

    真正的脱胎换骨气血合一!

    但在这百日之内,最忌被人打扰。

    一不小心中断了这个过程,不但可能突破功亏一篑,还极有可能走火入魔而亡!

    孔三袭击诸多高手至今,已经有三个月了。

    如果说他是要在附近换血的话,那他已经快要成功了!

    “师父......”

    看着安奇生变化的眼神,张昊昊提心吊胆不已:“我,我不会是练岔了吧........”

    “没,你练的很好。”

    安奇生回过神来,收回手:

    “内气生出,你也不必操之过急,暂时每日一个周天温养身体就好。”

    “弟子明白了。”

    张昊昊松了口气。

    刚才看师父的脸色,他差点以为自己快死了.......

    “去吧。”

    安奇生摆摆手,让小家伙继续去练拳去了。

    心中则在泛着思量。

    按着道一图所叙述的孔三人生轨迹,他换血一成几乎一发不可收拾,直到死于斩天剑主之手前那二十年可谓是横行天下,顺风顺水,气运鼎盛。

    错过这次,自己之后不见得有机会杀他了。

    “孔三.......”

    安奇生低语了一句,转身出了屋子。

    寒风之中的南梁城不复往日热闹,除了不少民众在打扫门前雪之外,往日比比皆是的摊贩都少了很多了。

    类似大玄古代的大丰国,是毫无疑问的慢节奏社会,绝大多数营生一入冬,就到了休息的时候了。

    安奇生踱步走过几个街道,只见前面突然热闹了起来。

    他心中好奇,走了过去。

    打眼一扫,就见人群之中,一个年过半百的妇人跪坐在地,哭的上气不喘下气。

    “我的儿啊,你在天有灵就看一看啊,那赵家终于遭了报应啦!”

    “赵家,终于遭了报应了!”

    “遭了报应.......”

    那老妇哭的老泪纵横,上气不接下气,让人不禁担忧会不会哭死过去。

    “唉,可怜的王寡妇......”

    有路人轻叹一声,脸上带着一丝怜悯。

    安奇生心生好奇,拉住那路人:

    “这位小哥,发生什么了?”

    “哎呦,这位老道爷,折寿了耶。”

    那路人一看安奇生白发苍苍,慌忙作了个揖:

    “您还不知道呢?昨日里,赵家可遭了报应啦!先是那大公子赵千度被人杀了,之后赵家又起火,烧死了那赵老夫人,之后,赵家老爷那小妾卷钱跑路,被赵家的下人活活打死了,之后,一众下人几乎把赵家给搬空了.......”

    “哦。”

    安奇生做恍然状,又指了指那老妇人:

    “她与赵家又有什么冤仇?”

    “唉,老道爷您有所不知,赵家在这南梁县真是一言难尽,那老妇夫家姓王,年轻时就守了寡,几十年辛苦将儿子拉扯长大,也娶妻生子了。

    哪想到,她那儿子一次入山采药回来,不知怎么的就与赵家药铺的掌柜起了冲突,被抓进了赵家,最后被活活打死了........”

    “这么霸道?”

    安奇生眸光一动,想起了那株老参。

    “可不是,理由是偷了赵家的贵重之物,天可怜见,这天下还有敢偷赵家东西的人?

    那王大的老婆上门讨公道,也被打成重伤,回去没几天也死了,只留下这王老寡妇和幼孙相依为命,唉,造孽啊.......”

    路人说着,脸上也带着愤怒。

    “区区一个乡下土财主都如此做派,朝廷就不管吗?”

    安奇生真是有些难以理解了。

    律法尊严是一个王朝的立身之基,如此败坏,朝廷中人都是傻子不成?

    这大丰据说还是诸国国力最盛的,居然也是这么个做派?

    “朝廷?”

    路人看了眼左右,苦笑道:

    “刑不上大夫,法不责贵人,这天下还有什么法能加在世家门阀、高官显贵、士绅豪强、强横武者的头上呢?”

    人群之中,那老妇不住的以头抢地,又哭又笑:

    “那位大侠,老婆子祝您多子多孙,多福多寿,长命百岁啊!”

    安奇生摇摇头:

    “那这法,不要也罢。”

    说罢,他也不理变色的路人,走进人群,将老妇人搀扶起来,手掌渡了一股劲力疏散她体内郁结之气:

    “大仇得报,回去吧,大悲伤身。”

    “谢谢您了......”

    那老婆子气息平缓下来,通红的双眼之中毫无光泽,却是早已瞎了。

    安奇生手腕一动,一张银票已经不着痕迹的落入老妇人的怀里:

    “唉,回家去吧,还有孩子等你照料呢。”

    “哎,哎。”

    老妇人郁结之气在大哭中宣泄的差不多了,踉踉跄跄的拄着拐杖走了。

    “道长,有些话,还是不能乱说的。”

    散去的人群之中,铁山面无表情的站着。

    “铁捕头。”

    安奇生转过身子:

    “凶手抓住了吗?这几天,老道我可是提心吊胆。”

    铁山的脸更黑了几分,转移话题:

    “我去赵家看过了,那场火起的蹊跷,而且,火场之中有三具尸体,其中一人筋骨结实,似乎内炼有成。道长久在南梁,可知这南梁县还有什么内炼高手,还与赵家有关的?”

    “内炼高手不是大白菜,南梁这样的偏远小县,还能有几个内炼的?”

    安奇生心知肚明铁山说的是谁,回答道:

    “与赵家有关的,除了赵鸿轩,没有别的了。”

    “没有别的了......”

    铁山眉头微微一皱。

    那火场之中死之人是被人重击而死,而非被火烧死。

    也就是说,赵家那把火,是人为。

    “没了,赵家的内炼高手,怕是只有赵鸿轩了。”

    安奇生眸光闪过一丝涟漪。

    “赵鸿轩早就死了,我曾隔着冰棺看过他的尸体。”

    铁山眉头皱的更深了。

    当日他去查看赵鸿轩的尸体,赵家非说要等着赵千度回来,死活不让开棺,莫非......

    ‘大人说的对,这老道士果然有些不对,他似乎在提点我.......’

    他心中一动,深深的看了一眼安奇生。

    转身匆匆向着赵家而去。

    那人是不是赵鸿轩,只要看一眼那冰棺之中是否有尸体,就知道了。

    “办事效率太低了.......”

    安奇生微微摇头,这铁山或许心肠不坏,但作为捕头来说,并不算太过合格。

    这办案效率还不如玄星的老刑警。

    不过也对,谁说功夫好就适合做捕头来着?

    这次虽然有可能被他瞧出什么破绽来,但也值得。

    若是这伙捕头能在那孔三换血完成之前找到他,或许真能将这位未来的地狱魔宗之主给抓起来也说不定。

    “孔三......”

    安奇生嘴里念叨了一遍,慢悠悠的向着城门逛荡去了。

    如果铁山在他的提示下都不能顺藤摸瓜的找到孔三的藏身之地,他也只有自己去动手了。

    未来一位天下绝顶,地狱魔宗之主。

    这样的敌人,还是早早死了的好。

    不然,不说会不会来杀自己,自己知道他活着也闹心啊。

    靠近城门的一道街的一处酒楼二楼靠窗,安奇生点了几道菜,不急不缓的吃着。

    没让他等多久,约莫一个时辰之后,他就看到铁山跨马狂奔,急匆匆的出了城。

    显然是有了重大发现。

    “还算不错.......”

    安奇生微微颔首,付了账,也离开了酒楼。

    遣人往家里给两个小家伙送了封信,也踩着厚厚的积雪,出了城。

    ........

    华衍山脉雄浑苍茫,其横跨三州与七府相交,其间山多峰密,不知藏了多少猛兽豺狼,几多贼匪凶徒。

    在附近几州都是让人谈之色变之地,除了资金雄厚的大商队,以及一些心怀侥幸的小商人之外,一般人是不会涉足过深的。

    反倒是附近的山民进山采药,打猎,这伙匪徒往往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这伙山贼大多被外人通缉,互通有无的,只能是这些小村庄了。

    呼呼~

    寒风呼啸,天地萧瑟,入目之所及,群山尽是一片白茫茫。

    一座荒山之上,明棠负手而立。

    在他身后,铁山等捕头一字排开,足足有数十人之多,却是之前排查其他州府的捕快,也都聚集到了这里。

    “铁山,你确信消息的准确性吗?”

    明棠眺望远处山林,淡淡问道。

    “回大人,当有七分可信。”

    铁山躬身回答:

    “华衍山脉绵延万里,其间猛兽山匪不计其数,那孔三若要疗伤必然要与外人联系,相比起这些匪徒,的确是赵家最有可能!”

    “说的不错。”

    明棠眸光幽深:

    “只是此番回去,也要查一查那老道士的目的是什么了.......”

    众人神色严肃,严阵以待。

    “如此,随我进发,缉拿孔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