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220章 欲去丰都六千里!
    听着耳畔狂风呼啸,六明脸色煞白,一手抓着一只通体赤金的鹰隼,一只手死死握着寒蛟的角。

    他想开口大叫,但一开口狂风就灌了一肚子。

    呼~

    寒蛟俯冲而下,掀起的狂风吹起地面上厚厚的积雪。

    纷纷洒洒的雪花之中,姬六两人只觉眼前一花,面前已经多了两人一鹰,半空之中还有一只寒蛟盘旋飞舞,时而发出一声似牛似虎般的咆哮。

    如山如岳一般的气场一下充斥天地,笼罩了整片雪地,更压迫在他们的身躯,心灵之中。

    一下打消了他们心中所有的勇气,心中一下颤栗起来。

    “呼呼!”

    六明一落地,就连连干呕起来。

    被他抓着一只翅膀的金色鹰隼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却好似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甚至不敢挣脱那一只在它看来弱小至极的手掌。

    而让它如此恐惧的,却不是此时盘旋半空的寒蛟,而是身前静立的道人。

    “金羽鹰.......”

    感受着如山岳垂落的眸光,姬六只觉有些口干舌燥,心跳急促。

    之前有极多不屑,此时他心中便有多压抑。

    贬低敌人根本意义上是因为恐惧,但他此时发现,自己心中的恐惧被无限放大了。

    那道人静立不语,却给他好似天穹都一下坍塌一般的巨大压力,让他忍不住口干舌燥,呼吸急促。

    而那被小和尚如抓鸡崽一般抓在手里的金羽鹰,更是让他心头一沉。

    这道人莫非早就发现了他们的踪迹不成?

    ‘这道人好强的气势......’

    姬八也是心头压抑,呼吸很是有些不畅。

    他知晓这是那道人故意以势压人,未必会真的动手,但这道人的神太过强大,全面压制了他们,让他心中无比压抑,尽是恐惧。

    好似曾经沙场百战的悍勇,在此刻全都消失殆尽。

    直如普通人身侧有猛虎在侧,即便猛虎酒足饭饱,心中的恐惧却不会消失。

    无他,只因生死于人一念之间而已。

    “你们在等我?”

    安奇生淡淡的看了两人一眼。

    三月之前,姬重华来而复返,他都无法锁定其位置,但是这两人的踪迹,他自然早已发现了。

    只不过并未在意罢了。

    而金羽鹰虽为灵禽,极少有天地,但金鹰王尚且不敌寒蛟,这些金鹰王的后代又如何能逃脱寒蛟的魔爪?

    自然是一升空便被轻易抓住。

    甚至于,若非是他的意思,这金羽鹰在腾空飞起那一刻,就已经是寒蛟的口中美餐了。

    “安,安道长。”

    姬六深吸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我们是奉太师之命,为大人送礼而来,并无恶意。”

    “送礼?”

    安奇生不置可否,神情平静。

    两人却只觉身上的压力骤减,心中一块大石卸了地。

    也不必多说,立马跨步奔向凉亭一侧,将那原本被积雪覆盖,又被狂风吹开积雪显露出来的三口大铁箱子打开。

    那三口大铁箱子四四方方,很是不小,这一打开,其中既不是黄金,又非白银,而是一块块颜色材质不一,经过特殊锤炼的铁锭。

    一眼看去,不下数十块,其重量只怕超过千斤了。

    其中不乏寒铁之精,炎精铁,阳缺石,陨铁石,地母石等珍稀金属,价值颇高。

    如其中寒铁之精,要百斤寒铁经过特殊提炼才能得出三斤,其他材料也皆是如此,皆是极为少见的材料。

    其价值虽然比不上他铸这杆长枪的材料价值高,但铸一口神兵却是足够了。

    这份礼,便是送给谁,都算是重礼了。

    那姬重华为人倒是颇为大方,不谈任何事,也不论是否成败,就直接奉上一份大礼。

    不过安奇生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眸光,不咸不淡的回答了一句:

    “东西还不错。”

    姬六两人看了一眼安奇生掌中尚未开锋却锋利的好似看一眼都要眼睛都好似要流血的红枪,心中微微一禀。

    知晓其神兵在手,这份重礼在他心中的分量大大降低了。

    “道长,神兵虽铸成,却仍要汲五金之精用以滋养.......”

    姬六咬牙开口。

    神兵铸成之后,还要汲取海量金铁之精用以滋养灵性,以增强威力。

    便是成名已久的神脉强者都要搜寻这些奇异金属,是以这份礼到底不是没有作用。

    “你说的不错。”

    安奇生微微点头,漠然道:

    “说说看,你们那位太师送上这么一份重礼是要做什么吧?”

    神兵铸成之后,距离他神脉之日已经不远。

    这个过程,便是要这杆神兵与他的‘神’高度契合,直至,将兵器‘神’化。

    也就是,将仅仅身体可以御使的神兵,化作‘神’也可以使用的神兵。

    这个过程,久浮界的人称之为‘化兵入体’亦或者‘神化兵器’。

    也未有如此,才能在阴神出窍之时,神兵才有避灾躲劫的效用。

    至于汲取金铁之精滋养神兵,那是之后的事情了,此时的他还尚未‘神化兵器’,就更没有达到以金铁之精来滋养兵器灵性的程度了。

    “道长。”

    姬六看了一眼金羽鹰。

    心中暗叫侥幸,自己在信筏之中无有任何夸大或者带有自己主观性的东西,便是被安奇生知晓了,应当也不会有什么妨碍。

    否则,这番才是死定了。

    他沉吟了一瞬,强压心中悸动,开口道:“我家太师前几年皆不在大丰,此番回来听闻道长的消息颇为仰慕,想要与道长结交.......”

    “废话,就不必说了。”

    他刚刚开口,安奇生开口打断。

    姬六面色一下涨红,但一看那一双平静淡漠的眸光,心头又是一片冰凉。

    也只能咬咬牙,继续道:

    “我家太师不想与您这般盖世人物结仇,希望能代为化解您与朝廷之间的恩怨,日后化敌为友,无论道长是要开宗立派,还是独自行走江湖都要方便许多........”

    话一出口,姬六的心中就是一松。

    他最怕的还是自己之前贬低此人的话被听到,以至于他含怒出手让自己连将这番话说出口的机会都没有。

    此时话一出口,他自然浑身轻松。

    他虽然也是刚刚跟随姬重华从北地回来,但是却也知晓安奇生与朝廷的恩怨。

    在他看来,这一路皆是朝廷损兵折将,这老道士并未有一丝吃亏。

    如今朝廷主动示好,欲要化解这段恩怨,他都想不到他有什么理由拒绝。

    否则,要与朝廷死扛到底,即便是神脉,也绝对没有好下场。

    倒是姬八,面色微微一紧,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不妙。

    因为他在安奇生的脸上,身上,没有看到,没有感觉到哪怕一丝丝的喜悦。

    有的,只是那宛如深渊一般的平静与漠然。

    “姬重华倒是大度,我杀了朝廷如此多的高手,他都能一笔勾销。”

    闻言,安奇生笑了,眸光却颇泛起一丝凉意。

    “我家太师总理阴阳,胸怀四海,岂会在乎一时之得失?太师他气度.......”

    见安奇生笑了,姬六心中大定,面上虽然带着谦卑,语气之中不免有一丝傲然。

    姬重华一路青云直上,先参军封侯,后出将入相,何等人物。

    他虽是家奴,却也与有荣焉。

    “可惜,我却从不是个大度之人.......”

    安奇生轻轻一叹,声如水银泻地:

    “相反,我很记仇啊.......”

    你要追杀,便追杀?

    你要一笔勾销,便一笔勾销?

    无论这是谁人的道理,但这绝不是他的道理!

    恩要偿还,仇要报!

    无论是谁!

    也无论身在何方!

    这,才是他的道理。

    “不好!”

    姬六两人面色齐齐一变,汗毛炸起,不约而同的爆发真气,分散就要遁逃。

    “这老杂毛疯了!”

    姬六双眼一下通红,真气一下透体而出,劲力勃发之下。

    于刹那之间拔地而起,撞碎身后呼啸的风雪,就要遁逃。

    但就在这时,他通红的双眼之中似有一道赤金色光芒乍闪即灭,随即化作无尽的黑暗。

    轰!

    姬八脚下真气一吐,于积雪冲天而起之刹那一掠后退数十丈,正要接着遁逃,面色突然狂变,如遭雷殛。

    只见那凉亭之前,那道人一臂擎枪直刺虚空。

    滴滴答答的鲜血滴落间,姬六已然被其生生钉死在半空之中!

    甚至于,连一声惨叫都不曾发出。

    已经被一枪刺穿了头颅!

    那一枪是如此之快,如此之凶戾,即便遥隔数十丈,姬八都只觉眼前一黑,好似也被刺穿了眉心一般。

    呼~

    长枪一摆,姬六那偌大的身子便被一下甩出十丈,脑浆热血抛洒之下,重重砸落在积雪之中。

    “六哥!”

    姬八目眦欲裂的发出一声狼嚎一般的叫喊声。

    他们非是真正的兄弟,但是数十年并肩作战却是比亲兄弟更亲,此时见得姬六身死如何能够平静。

    但他叫声似杜鹃啼血,速度却再度激升几分,几个起伏便窜出数百丈。

    奔跑之中,他不由悲愤回首。

    却之间风雪呼啸之间,蛟龙盘旋半空之中,凉亭之前那道人持枪而立,一如起来时一般,似从未动过。

    他心中悲痛愤怒未去,便听到一声平淡却似有如山般沉重的话语在心头炸响:

    “此去丰都六千里,你去告诉姬重华,我会一步步走完这六千里,

    看一看,

    那天下第一城的城头,有多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