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帝365章 前所未有的巨大蜕变!(大章!)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体内隆隆震动,心海之中巨浪翻滚,体内细微之处法力汹涌澎湃,安奇生的心境却没有一丝涟漪。

    他在聆听。

    聆听自己的心,自己神,自己的身。

    从没有一次,发生过如此之大的蜕变。

    安奇生静静聆听,能听到自己骨骼筋肉极速蜕变的声音,骨骼越发的纯粹明亮若玉石一般通透,筋越发拉伸,变得越发坚韧,那一根根肌肉纤维,弹动拉伸之下都发出好似百石强弓怒发之响。

    那流经全身的血液,变得越发纯净,滚滚流淌之间,一滴滴血液碰撞奔流之间竟似是发出金玉之声,比起炼血汞浆还要更进一步!

    他体内无数穴窍纵横勾勒而出的二十四神更是散发璀璨明亮之光。

    他眉心泥丸之内,灵魂深处,轮回福地,无限洞天更是嗡鸣颤动,好似有灵魂一般颤动起来。

    精气神!

    真正的精气神合一!

    恍然之间,安奇生整个人都好似消失了,在四周诸多围观之人的眼中也好似化作了一方活着的太极图。

    神光贯天,分割黑白,无比巨大的阴阳图映照于空,群山地脉演化之八卦图随之而起。

    天在上,阴阳成就。

    地在下,八卦衍生。

    人在其中,上映阴阳,下演八卦,是为太极!

    似是许久,是为片刻,安奇生仰天发出一声长啸。

    轰!

    适时,天地间一股莫名的气机随之扩散,于夜幕中荡起层层涟漪,虚空天地一时好似化作了实质的水面,拍击四面八方。

    半空之中本就远远退开的诸多城隍更是不由的后退。

    云层之中隐匿身形的长临道人一时不察,只觉脑海一片嗡鸣,好似被大锤敲击,险些自长空之中跌落而下。

    “成真了?!不,还不止?!”

    长临道人稳住身形,远远退开,同时心中骇然。

    事实上,以他临近真人的修为,纵使法术演化出神通的真人,也绝无可能让他如此震撼。

    这白衣道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长临道人难掩心中震撼,因为直到此时,他竟然都没有发现丝毫的法力波动。

    反倒是随着这一声长啸,天地虚空之中的天地灵气,诸般佛魔气机全都为之溃散,蜕变,以那白衣道人为中心,这群山之中,竟似没有了半分天地灵气。

    好似成为了一方绝灵‘真空’!

    这,哪里是普通人能够办的到的事情?

    这分明是上古传说之中的神话!

    “不可思议.......”

    一众城隍自然也感受到了此时的天地变化,一退再退,生生退到了群山之外,心中也是惊骇不已。

    他们猜测到这道人移山聚运必然有所目的,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如此诡异的事情。

    “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孙启也有些懵。

    这种情形他曾经见过。

    幽冥之地,是不存在道佛魔妖等诸般气机,唯有鬼气与香火之气能够存在,只是即便是幽冥界,也是不可能彻底隔绝天地灵气的。

    这样的情况,简直是惊悚!

    香火界域之中,公良深也是忍不住了,一下撕裂香火界域踏足人间,看着远处群山之间的道人,心中泛起了滔天大浪。

    这是什么法术?法诀?经典?

    怎么会有如此效果?

    .......

    “嗯?!”

    清水县上空,乘坐飞舟而来李宿突然惊醒,睁开眼,遥遥看到远处天象变化之时,不由的面色微微一变。

    “这是什么?”

    李宿惊疑不定,隐隐察觉到了不对。

    他是天意教副教主萧奉的三弟子,此次奉命而来,不是因为他修为最为出彩,而是因为他精通卜算之道,最是觉险而避。

    正因此,他百年里躲过了不知几次杀劫,此番被萧奉派出来之前,也不曾有过危机之感。

    而此时,他察觉到了一丝突如其来的危机。

    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自己携教主之发而来,纵然是入道成真之辈也绝不是对手,渡过四九天劫的大真人也未必能伤到他。

    就凭这群自保尚且不足的城隍,如何能够让他察觉到危机?

    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缕,但他却停下了飞舟,遥隔千里,就已经不准备前行了。

    “这梁州莫不是出了什么惊世大妖?也不对.......相传当年的幽冥府君以大法力移走了人间阴鬼之气,让天下再无百鬼日行之景,搬千山以镇天下妖邪,人间已少有真人级数的大妖了.......”

    李宿喃喃自语着,停下飞舟。

    就在这半空之中闭目开始推算起来,他心中默念口诀,十指不断变换,欲要寻出危险之所在。

    呼!

    许久之后,李宿再度睁开眼,眉头深深锁起:“没有异样,只是这些城隍都聚在一起?只是,就凭这些城隍,如何抵的过教主一击?

    莫非是那都城隍的底牌?”

    他有些惊疑不定。

    之前大青王都之上,天意真人与那都城隍秦无衣搏于云天之上,掀起的风浪月余不熄,至今,青都城上都看不到大日。

    那都城隍秦无衣虽然被人道龙气所困锁,不是天意真人的对手,但却毫无疑问是元神级数的战力。

    虽然萧奉说起已经被暂时封镇了,但万一呢?

    若他果真传递了手段过来,此行就危险了。

    两尊元神真人的隔空一击,自己尚未成真,哪里有资格参与其中?

    要知道,元神一发重若山岳,渡劫之下不可敌,纵然是顶尖真人硬抗都有陨落之威。

    “罢了,罢了。”

    思忖再三,李宿还是摇头,贾安几人的下场他也不是不知道,死他很怕,变成痴呆被师父捏死他更不愿意。

    终于,他下定决心,自怀里缓缓取出了那一根长发。

    那根天一真人赐下的长发。

    金舟悬空而立,李宿筑起高台,点燃燃香,口中诵念再三,拜了三拜,又跪下叩首九次,才恭声道:

    “弟子李宿,有请教主出手降妖伏魔!”

    嗡~

    高台之上,那一根尺半之长的黑发似有灵性一般颤动一瞬。

    李宿再抬头,高台之上的那一根长发已经消失不见。

    “呼!”

    李宿这才松了口气,盘膝坐下,犹嫌不稳妥,心念一动飞舟向着来时之路后撤。

    同时抬手,于虚空之中画了个半圆,施展玄光境法术。

    呼~

    法力荡漾,玄光镜渐渐清晰起来。

    视线由远而近,四周夜幕山川大地全都以无法形容的速度倏忽而过,好似虚空都被穿透了一般。

    他的视角,却是依附于这那一根长发之上。

    “这下可以看看这梁州有何古怪之处了.......”

    李宿喃喃自语。

    前后不过片刻而已,那长发已经横跨千里。

    他也自看到了那此起披伏的群山,以及那夜幕之中神光贯天,隐隐勾勒而出的黑白太极八卦图。

    这,又是什么鬼东西?

    他微微一愣,这,便是让自己产生危机的东西?

    他心念转动之时,千里之外,陡然生出惊天变故。

    昂~~~

    龙吟声烈,似长空雷暴般纵横八方,百里,千里皆可闻听。

    安诺县,清水县乃至于更远处的一个个县城之中的民众全都惊醒,小孩哭喊,男人怒骂,鸡叫犬吠之声一时不绝于耳。

    “嗯?!”

    龙吟声震动同时,公良深心头狂跳,转首看去。

    只见远处夜幕笼罩而来,深沉如墨,好似天一下向着此处压了过来,无边气浪都被横推而至,化作滔天大浪拍击而来。

    而他的视线,则汇聚于那无边夜幕之中,掀动气流宛如大浪一般的墨色长龙之上。

    那一条长龙长不知几百几千丈,蜿蜒而来,一声龙吟声震,虚空好似化作大海,无边大气化作了大浪。

    “啊!”

    “什么鬼东西?”

    “是谁?!”

    半空之中不少城隍猝不及防之下被气浪一下拍击而下,下饺子似的一个个跌落群山之中,无比狼狈。

    长临道人立身气浪之中,骇然失色:

    “天意九问,天龙吟!”

    天龙吟!

    天意真人绝学天道九问经中的盖世绝学,百年之前,天意真人曾以此法橫击长空三万里,震杀了一头脱困而出的盖世大妖!

    威能无比之可怖!

    这特么怎么引来元神真人出手了?

    长临道人骇然遁逃,却哪里来得及,被气浪一个冲击裹挟进去。

    “杀吾门人,当十倍奉还,今日此地城隍,当死百二之数!”

    冷冽之音同时垂流而下。

    “卑鄙无耻,以大欺小!”

    孙启深吸一口气,鼓荡起重重香火之气,化作一尊百丈之高的城隍法相,发出怒喝。

    “天意真人你好生无耻!”

    “杀意如潮,他要杀我们,拼了!拼了!”

    “一起出手!”

    感受到汹涌而来的冷酷杀意,群山之中,香火界域之中,超过两百尊城隍全都沸腾了。

    这是要斩尽杀绝?

    轰然之间。

    诸多城隍齐齐出手。

    道道香火之气冲天而起,随着那百丈之高的城隍法相而动,以极快的速度纵横交织而成了一座巍峨肃穆的城隍府邸!

    古往今来诸多城隍,无一不是以城隍府邸作为本命。

    这不是他们的选择,而是香火成神道之中唯有此一本命,这是幽冥府君庇护他们之所,也是束缚他们之地。

    轰!

    孙启所化之城隍法相踏步之间举起那凝聚一州城隍香火之气所化之府邸,轰然砸向那墨色长龙。

    “蝼蚁罢了!”

    墨龙漠然低语,龙爪拍下。

    咔嚓~

    下一瞬,那大若山岳,凝聚无尽香火之气的城隍府邸已经轰然裂成两半,重重的砸在了公良深所化的城隍法相之上。

    “噗!”

    包括孙启,裴元华在内的所有府县城隍全都倒飞,咳血。

    更有不少首当其冲的,一下爆碎开来!

    而那墨色巨龙,在诸多城隍惊惧震怖的眼神之中,再度俯冲而下,欲要斩杀诸城隍,好似丝毫影响都没有。

    “天意老贼!”

    有城隍大口咳血怒骂,身躯整个都透明了起来。

    城隍本是人死之后的魂魄成就,哪里来的血?

    这所谓的血,根本就是他们的本源,他们的底蕴,他们的‘寿元’!

    一滴血,十天命,这一口喷出,他顿时死了一半。

    其他城隍也都惨笑出声。

    孙启首当其冲,整个人几乎气化消失,但却反而怒喝一声:

    “公良老匹夫,你胆小一辈子,一退再退,都城隍与天意老贼拼杀你不敢出手,天意教掠夺香火你不敢出手,此时,也绝不要出手!

    逃到幽冥去!去寻七爷为我等报仇!”

    群山某处,公良深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他活着怕死求长生,死后怕死做城隍,活了千年又如何?

    我还想活的更久!

    但是......

    听着诸多城隍的惨叫,听到孙启这一声怒喝,又看到再度俯冲而来的墨色巨龙。

    他终于按耐不住:

    “孙屠夫!你就是头蠢猪,蠢猪!爷爷这次要被你害死了!”

    他怒喝一声,冲天而起。

    逃你大爷个鬼,老子也被锁定了!

    轰!

    虚空震荡。

    那被墨龙一击震碎的道道香火之气再度逆流而回,随着公良深冲天而起而剧烈的燃烧起来。

    雄浑的香火之力加持之下,公良深肥胖的身躯变得魁梧,探手一抓,半个臂膀都探入了香火界域之中,竟是硬生生将自己的城隍府邸拉到了人间界!

    同时,他仰天发出一声怒吼之声:

    “天意老贼,老子忍你很久了!!!”

    “勇气可嘉......”

    墨龙眸光似有涟漪泛起,随即漠然垂爪,下探:

    “也是蝼蚁!”

    轰隆隆!

    一次惊天动地的碰撞声中,公良深七窍向外喷血,整个人几乎消失在虚空之中。

    而那墨龙,身子微微一个僵直之后,怒而发出一声龙吟。

    轰!

    神威浩荡,千百里夜幕都为之翻滚晃动,似是天幕都随之颤栗。

    “元神之威,元神之威......”

    裹挟着余波窜出数百里的长临道人心头胆寒。

    这墨龙充其量只是那天一真人的一道神通而已,威能之恐怖已经超越真人了,如何能敌?

    怎能力敌?

    一声龙吟之后,龙爪下探,巨大的阴影垂流而下,似是将群山都一并笼罩其中。

    “天意老贼!”

    诸多城隍目眦欲裂之间,突然听到一声长啸。

    啸声破空,如虎啸似龙吟凤鸣,传荡四野,垂流八方。

    墨龙身形一滞,垂眸而下。

    嗡~

    只见夜幕之下,群山之间,神光氤氲之间的白衣道人仰天长啸。

    可见三朵聚合的斗大的花骨朵自其眉心跳出,随音波回荡间滴溜溜的转动起来。

    那三朵花骨朵滴溜溜的转动着,隐隐间,其内好似有苍凉道蕴流溢而出。

    一种不可言说的道理,顷刻之间在四周所有人的心中酝酿着。

    “五气朝元化五帝,三花聚顶成三清,我道,成了!”

    一种大自在,大解脱在安奇生的心中油然而生。

    前所未有的畅快充盈在他的心头。

    此,他终于重拾会久浮界的底蕴,更在五气朝元的基础之上更进一步,凝练出了真正的顶上三花!

    嗡嗡嗡~

    神光氤氲之间,三朵斗大的花朵颤动嗡鸣间,突然又一般花瓣撑开,似乎要张开!

    吼~~~

    墨龙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似是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全身鳞片都好似一下竖立了起来。

    通过玄光镜观看到这一幕的李宿更是毛骨悚然,只觉心头的危机一下攀升了十倍,百倍!

    就好似自己未曾修道之时险些一头栽到万丈深渊之中一般!

    “不妙!”

    李宿心头骇然。

    而那墨龙,于怒吼一声后,甩尾而来,不理会触手可及的诸多城隍,冲向了群山之中的安奇生。

    啪嗒!

    正逢此时,那一朵花骨朵突然打开。

    显现出内里,一个盘膝而坐的道袍老者。

    那道人垂垂老矣,鸡皮鹤发,膝前横剑一口,随那墨龙俯身而下,老道人人性化的叹了口气。

    随即,

    弹指按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