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366章 剑光斩龙
    昂~

    龙吟声响彻夜空。

    却非是墨色长龙怒吼,而是剑鸣声如龙而起!

    三花一朵绽放,老道士弹指按剑,剑光倏忽而起,浩浩荡荡的剑光一时覆盖群山。

    嗡嗡嗡~

    群山震动,地脉翻滚间,气机勾勒而出的一枚枚偌大的篆字腾飞而起:

    乾、坤、震、巽、坎、离、艮、兑!

    八个大字腾起金光道道,伴随那剑光冲天而起,彼此勾勒之下,映彻出那一口无形神剑的轮廓来。

    前后刹那都不到。

    无数闭目等死的城隍就又是一惊。

    孙启挣扎着看去。

    只见一道剑光如天柱一般拔地而起,贯穿夜幕云层,淹没了那一条墨色长龙。

    那已然不是一道剑光了。

    诸多城隍只觉那剑光之中似有花草树木,鸟兽虫鱼,甚至还有山川河岳,日月星辰。

    沉重浩瀚的不可思议,竟是硬生生将那一头墨色长龙困在其中。

    轰!

    夜空之中,一次碰撞荡起的涟漪如潮汐般汹涌翻滚,似流星坠地般的巨响响彻群山之间。

    吼~

    惊怒咆哮声震。

    群山之间,连同老窝一并被搬来的无数鸟兽全都受惊,好似听到了世间最为可怖的声音一般。

    一个个惊恐的逃回老巢,更有甚者一头就栽进地下,瑟瑟发抖。

    某处荒山之上,狐道人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

    这,这剑光怎么这么熟悉?

    一窝小狐狸全都被吓坏了,呜呜哀鸣着乱窜,瑟瑟发抖着。

    “这又是什么?”

    看着那花朵之中的老道士,公良深心头震荡难言。

    那道墨色长龙乃是一道神通。

    纵然可能只是元神真人随手而发的一道神通,但元神真人的威严如山如海,随手而发已经能压死寻常入道成真之辈了。

    他汇香火愿力,以城隍府邸橫击之下,也不过阻挡刹那而已。

    但此刻,竟是被那困住了。

    嗤~

    怒吼声乍闪即灭,一声轻微的割裂声响彻在众人心头。

    诸城隍抬头看去。

    只见剑光之中那一道墨色长龙随之剑光而灭,直接被腰斩开来!

    这一头橫击四野,击溃了两百尊城隍联手一击的墨色巨龙,竟然被直接腰斩开了!

    轰!

    气浪滚滚扩散,惊天动地般的轰鸣响彻群山之上,无数野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这怎么可能?!”

    千里之外,飞舟之上的李宿如遭雷殛,整个傻眼了。

    那可是教主的神通。

    哪怕只是一根发丝,那也是足以压塌山川,横断河流的恐怖力量。

    此刻,竟是被斩断了!

    那白衣道人是谁?

    那三朵花之中出现的剑光又是什么?

    他心中震荡的同时,也不忘催动飞舟疯狂窜走。

    但下一瞬,他遍体生寒。

    隐隐间,好似看到了一口煊赫灿烂到不可思议的剑光突然自心头浮现。

    “啊!”

    下一瞬,李宿狂喊一声,好似被砍了一剑般,大口咳血。

    呼呼~

    飞舟窜行,李宿发疯一般挥洒出诸多符箓防身,大恐怖充斥心头。

    逃!

    逃!

    心中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

    一路逃出不知几百里,李宿才松了口气,额头冷汗淋漓,一道狰狞的剑痕自他肩上横拉而下,几乎将他斩成两半。

    “这一剑......”

    李宿吞下诸多疗伤丹药,这才心有余悸的松懈下来。

    但就在此时,他的眼前一花,恍惚之间,再度看到了那口璀璨至极的无形飞剑!

    不好!

    李宿心头一寒。

    未等反应过来,身前无数张护身符箓已经全都被无声无息的割裂开来。

    “不.......”

    他怒目圆睁,却已经说不出话来。

    下一瞬,他的身躯整个分开,红红绿绿的内脏哗啦啦流了一地,继而失去控制的飞舟轰然坠落。

    轰!

    地动山摇,烟尘四起。

    远处一个正蜷缩在石头缝中休憩的李飒猛然惊醒,抬头看去,就见远处烟尘荡起很高,内里隐隐有宝光闪烁。

    “这是......”

    被兄嫂赶出家门已经流浪了数月的李飒变得消瘦沉稳不少,看着远处宝光闪烁,心中一动。

    呼呼~

    群山之间,夜风缓缓吹过,一众城隍呆若木鸡,不知作何表情。

    山巅之上,安奇生缓缓吐出一口气,顶上三花黯淡消失,伸出手,断成两半的黑色长发随之落入指掌之间。

    五气朝元为身神合一,三花聚顶,则是他的精气神真正合一。

    至此,他一身体系才终于整合。

    一身力量,已经超过了久浮界之时的巅峰,一念动,群山皆要摇动,在此处群山,更是能发挥出更强的实力。

    三花一朵开,是因他神意最强,轮回福地加之王权剑,蕴含着王权道人一世之修行。

    一根长发。

    安奇生眸光闪了闪。

    元神真人的威能还要超乎他的预料。

    一根发丝已然能移山倒海,其本尊的体量又该是何等之巨大?

    要知道,这一根发丝,可是先击溃了两百城隍合力一击,又迎上了自己突破之后第一剑。

    诸城隍虽然离开城隍府邸之后实力有不少下降,但是两百尊城隍联手,其威能不下于此界炼成神通的真人了。

    换而言之,这一根发丝,已然是真人级数的力量了。

    成真,渡劫,元神,三境之间的差距就是这般巨大。

    他心中泛起思量,微微有些忌惮。

    这天意真人已然如此,那十头传说不死的皇天十戾,又该如何?

    隐隐之间,安奇生可以感受到一道庞大的意思自虚空深处的异度空间垂流而来。

    恍惚间,似有一道漠然的目光一闪而过。

    “天意真人。”

    安奇生眸光一闪。

    知晓自己是被这天意真人恨上了,不过,对上他本就在他的思量之内,却也没有什么惊慌。

    说到底,贾安是他杀的,这伙城隍为他挡了枪。

    “王权真人!”

    有城隍遥遥道谢,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安奇生微微点头,却并未说什么。

    说来也不过是些客套之言,听或不听,说或不说,又有什么关系?

    相比起来,他还有更为紧迫的事情要做。

    拂袖之间,群山之中光芒再现,之前积累的诸多灵材全都腾空而起。

    “这些灵材的材质一般,却也足够炼出一把勉强承载王权剑的神兵了......”

    安奇生心念一动。

    四周变化再生,群山之间气机震荡,磁场发生了变化,随着他气机扩散开来。

    在诸多城隍瞠目结舌之下。

    这群山之上飘荡的诸多灵材在一股无形之力的归拢之下缓缓汇聚,继而,似有剧烈火焰燃烧一般,那诸多灵材开始了软化,变化。

    “这是什么炼器之法?”

    远远的看到这一幕,长临道人心神一震。

    他隐隐能感受到地脉之间的变化,但这风水能成阵,但无火也能炼器吗?

    “磁场变换,应用之妙,却非之前可比了.......”

    安奇生眸光垂落,心中幽幽。

    炼器用火,这只是寻常人的偏见罢了。

    炼器,不外乎是重新排列诸多灵材之中的物质,使其向着自己所需的方向转变。

    之所以寻常人认为炼器,炼丹需要火,不过是知见障罢了。

    他们,寻不到更好的手段。

    而对于安奇生来说,以天地磁场的波动来击溃,驱散诸多灵材之中不需要的成分,不过是信手拈来。

    又哪里需要什么火?

    ........

    某处山林之中,萨五陵盘膝打坐。

    安奇生要他徒步前往青都城,一路上他却是真的未曾施展甲马之术,这么一晃,已经走了几个月了。

    渐渐的,他也发现了好处。

    随着丈量大地,触摸山川自然,他的心灵似是褪下了一层迷雾,迟迟不动的炁种,终于有所精进了。

    而就在他神色严肃之时,突然听到心中一声惊咦之声:

    “发生了什么?”

    这让他有些诧异,这好多个月,他可是未曾见过这位‘手爷’如此失态。

    “发生了什么?”

    萨五陵好奇询问。

    穆龙城却没有了回答的念头,心中泛起阵阵惊疑。

    就在刚才,他心中突然有所感应。

    有一件对于自己十分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

    轰!

    咔嚓!

    青都城上空,似有电闪雷鸣划过。

    青都城中的民众却并不在意,只是随意看了一眼,就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因为这一幕已经持续了许久。

    那一日,天意真人于云海之间降魔,震撼了无数人,更让无数人敬畏难言。

    天意教的香火更是一时大盛。

    面对这个情况,如来院蛰伏不出,任由其抢走香火,等待着。

    而本就香火凋零的都城隍庙,更是门可罗雀,非是已经无人信城隍,而是两张封条贴在了城隍府的大门之外。

    原本四周居住的民众,更是被迁走。

    一时间,千多年里翻修不知几十次,从来香火不绝的城隍庙,竟然显得分外凄凉。

    “堂堂都城隍,竟然落得如此下场,世人愚昧,有眼无珠,老贼无耻,贬神为魔.......”

    一株枝叶都掉光了的老树之下,风尘仆仆而来的燕霞客微微摇头,心中叹息。

    世人愚昧,从来都觉得鬼比人恐怖,殊不知,人比鬼心毒。

    义庄之事后,他一路风尘仆仆而来,数月里不知经过多少郡县,真正确定了那老皇帝的心狠毒辣。

    此来京都。

    他要刺王杀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