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408章 无声无臭独知时,此是乾坤万有基
    安奇生缓缓垂眸,无数唯有他得见的惨绝场景在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万人坑,绝不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

    一口万人坑,所代表的就是千千万万人的恐惧绝望死亡,千千万万家庭的分崩离析。

    横死,什么才叫横死?

    在其记忆之中,他看得到,那吴老太,亦或者是吴州吴家,已然总结出了一套完整的横死体系。

    得病无医,饥渴而死,无因诛戮,被夺精气,火焚,水溺,恶兽扑杀,堕崖,毒药咒诅......

    数百上千种的横死之法,让任何人看到都要不寒而栗。

    指使诱导他人去做,与自己做,又有什么区别?

    或者说,若非操魂虫本身会具有横死之人的点点灵光,自己亲手去做可能会有反噬,吴家的人也不会在意自己去做。

    至此,他半个字都已不想说。

    只是长长叹息一声。

    呼~

    叹息声飘荡于空,久久不散。

    闻听叹息声飘荡,诸多人微微发怔,吴老太却是面色一变,心中陡升寒意,彻骨冰冷。

    这一瞬,她感受到了莫可形容的大恐怖降临于世,恍惚间,似天地间所有的黑暗一并席卷而来,就要彻底将她淹没!

    一时间,她只觉心脏都好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握住,汹涌恐怖的气息堵塞了她所有呼吸的口径,让她几乎窒息。

    “真人~~~”

    如此巨大的冲击之下,吴老太顿时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

    “你为什么?!”

    为什么要对我出手?

    明明相谈甚欢......

    不!

    不!

    她心头无尽恐惧,体内的操魂虫却已经发出无声的尖鸣,自她口鼻七窍,周身无数毛孔之中喷薄而出。

    恐怖凶戾的波动伴随着黑雾狂风漫卷而前,顷刻之间化作一方数人高的漆黑大盾。

    那盾牌漆黑如墨,其上隐见无数符文流转,细细密密的操魂虫纵横交织间,勾勒出一尊两首四臂的狰狞魔神。

    轰!

    下一瞬,大盾爆碎开来。

    伴随着一声凄厉惨绝的尖叫之声,一只素白如玉的手掌横推而过,所过之处虚空荡起层层涟漪,好似扭曲一般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之声。

    手掌橫击之方向,硬是打出一条绝对真空也似的长长通道。

    “不!”

    吴老太惊惧至极。

    这一瞬,四周虚空天地好似化作了实体,死死将她锁定在其中,面对这强绝的一掌,她退不能退,逃不能逃。

    甚至接都不能接!

    砰!

    惨叫声尚未落地,吴老太整个人已经被打爆在长空之中,血肉骨骼瞬间被强绝巨力打成了肉眼不可见的细微粒子!

    余波随之蔓延,所过之处,虚空都好似被割裂成两半,久久不能愈合。

    直到这时,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的诸多真人才回过神来。

    这,这是发生了什么?

    “啊!啊!啊!”

    虚空四处响起惨绝人寰的咆哮。

    吴老太近乎失真的怒吼之声回荡在群山之间:

    “为什么?为什么杀我?你为什么杀我?!!!”

    “无怪乎千多年来与虫共生,倒有几分意思,可惜,这虫子救不了你。”

    听得四面八方传来的厉喝之声,安奇生淡淡说了一句。

    操魂虫能与魂魄共生,这吴老太以操魂虫作为本命,虫海不灭,其便不死。

    若不然,以她的修为,也接不下他这一掌。

    哪怕他只是随手一拍。

    呼~

    话音未落之时,他拍击而出的手掌陡然一个后拉,五指又自虚虚一握。

    嗡~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握拳,四面八方的虚空都似乎在以他的手掌为中心坍塌。

    肉眼可见的灰尘气浪,肉眼不可见的天地精气,细微粒子,陡然之间一个逆流。

    呼啸着裹挟着无数细微至极的操魂虫没入安奇生的掌心之中。

    “你......”

    吴老太的惨叫之声戛然而止,被手掌彻底封死。

    安奇生没有回答她不甘的质问,正如她也不曾在意那些死在其手中之人的质问。

    呼~

    群山之间顿时一片死寂,之前平缓的气氛顿时消失不见。

    所有人面色变换,不知该做什么表情,更不知该说些什么。

    无冤无仇,更无丝毫的利益瓜葛,一时他们也未曾想明白安奇生为什么要对吴老太出手。

    只是也有部分人听闻过一些传言,此时便心中升起明悟。

    “敢问真人,为何突然出手?”

    片刻之后,才有一道袍老者小心翼翼的发问。

    吴老太与在场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交情,许多人甚至压根就没有见过她,但眼见一尊炼就了神通的真人无缘无故就被打杀了。

    心中不免还是有些忐忑。

    喜怒无常之人,最是让人戒惧,尤其是,其还有高深莫测之修为。

    “心中不喜罢了。”

    安奇生放下手掌,这些操魂虫价值颇高,却不知能‘置换’些什么东西出来。

    不喜?

    不少人面面相觑,皆是看到彼此眼中的戒惧。

    仅仅因为不喜就杀了一尊真人,还是一尊千年世家的真人?

    这已经不是喜怒无常了,这分明是嗜杀成性。

    “传言不虚,安道长果真是嫉恶如仇,杀伐果断。”

    天机老道缓缓开口:

    “看来,道长是要做圣人了。”

    他的情报遍布大青,先天数算更是登峰造极,固然因为天机紊乱,所知所见所能推演的也不是寻常人可比。

    安奇生这数年以来所做的事情,自然瞒不过他。

    因为安奇生根本没有掩饰。

    从其事而看其人,他隐隐已经知晓安奇生是个怎么样的人了。

    圣人?

    萧奉,先天道人,白虎真人等人皆是微微惊愕。

    圣人这两个字眼,他们如何不知?

    终结了上古乱象,扫灭天下妖氛,立阴司城隍,开幽冥地府的幽冥府君古长丰,就被称之为圣人。

    “我一位师长少时曾言,为第一等事,做第一等人,只是,他是他,我是我,他做得圣人,我却做不得,也做不到。”

    安奇生淡淡回答了一句,眸光又自扫过四周:

    “我杀性稍微有些大......”

    他的眸光一如其话语一般平静,但随着他的目光扫过,一个个真人却有种无法直视的战栗感,隐隐感知到了什么。

    不由的皆是面色微变,体内法力腾起。

    “杀性.......”

    如意僧的眸光一动,不知回想起了什么,眸光泛起一抹沧桑。

    他似乎预料到了什么,想要开口。

    “道友欲要惩恶扬善?”

    天机道人却已再度开口,似乎带着一抹期待:

    “老道愿闻其详,也拭目以待。”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一念不善,便是恶行,世间没有绝对的善恶,我也不够资格定义万物之善恶,他人之善恶.......

    我所做作为,谈不上惩恶扬善,不过是践行己道,求一个念头通达罢了!”

    安奇生双手平放于膝上,眸光缓缓垂落。

    天道人道,善恶是非,辨不清,说不明。

    占据道德之大旗上声讨其他人,为自己所做之事背书,他不为也。

    他非圣人,非神人,更不是至人。

    他所求,念头通达,他所做,知行合一。

    如此而已。

    至于在他人看来自己是善是恶,是佛是道,是魔是邪,那又有什么关系?

    呼~

    西山群山之中一片死寂,唯有安奇生的声音当空飘荡。

    诸多真人,渡劫真人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什么,不少人已经缓缓站起,身后虚影浮现,搅动天地精气,蓄力戒备起来。

    “安真人,你究竟要做什么?!”

    一尊渡劫真人豁然起身,目视安奇生,身躯绷紧:

    “若我等有得罪真人的地方,真人只管说来,我等必为之赔罪,之后绝不再犯!”

    不止是他,不少渡劫真人也全都面色凝重的站起身。

    因为,随着话音飘荡,这西山群山顿时充斥着刺骨寒意,这比起什么寒冬腊月还要来的可怖,还要来的让人难以接受。

    这是,元神的杀意。

    不发则已,一发,就是石破天惊。

    “我不是个霸道的人。”

    安奇生淡淡回应诸多真人的质问。

    轰隆隆~

    穹天之上风云汇聚,穹天尽墨,一时电闪雷鸣,雷龙翻滚,电蛇肆虐。

    群山之中烟尘四起,枯枝烂叶随风而飞,残存的积雪飘飘荡荡。

    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

    “你......”

    那发问的真人嘴角一抽,周身汗毛都一下炸起,感受到了莫可名状的强大杀意。

    直到此时,他才感受到了天意道人曾经感受到的威势。

    没有丝毫天地精气的波动,但却好似天上地下都在暴动,四面八方都是惊涛骇浪,似乎下一瞬就要陷入永恒的枯寂之中。

    “此次诸位既是赴这万法大会而来,却也不能空手而归......”

    安奇生声音不高不低,却压下了漫天雷霆翻滚之音,清清楚楚的回荡在在场所有人的耳畔,心中:

    “此时万法坛中,共有一百四十七人!其中,元神两人,渡劫大真人三十六人,其余者,也皆是一派之豪雄,一地之王霸,神通成就,寿达数百的真人.......”

    狂风呼啸之中,无形威慑之下,万法坛中再无人能够安坐,除却如意僧与天机老道之外。

    所有人全都不由自主的起身,目光,神意,全都凝聚在万法坛的正中。

    然后,他们就看到,那白衣道人竖起一根手指:

    “接我一招,是生是死......”

    顿了顿,安奇生环顾四野,平静而漠然:

    “随我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