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415章 封神!
    什么?

    皇卿儿微微一愣,无舌道人面无表情。

    白莲道人下意识的驱神识扫过,身后天上地下空空荡荡,没有丝毫的法力波动,更没有任何人影。

    随即冷笑连连:“儒道人,不要故弄玄虚了,以你的修为说出这般话来,真真可笑至极!”

    以他这般修为,或许有人能施展秘术欺身上前,但却绝不可能现身之后还能躲过他的神识。

    他的语气漠然而冷厉,蕴含着极大的威势,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动手。

    但儒道人却好似根本没有听到,面容苦涩的拱拱手,态度恭敬而谦卑:

    “不知真人在此,晚辈莽撞了.......”

    “嗯?”

    看到毫无防备的儒道人,白莲道人心头也有些犹豫。

    而皇卿儿已经转身看去。

    这一看,心头顿时一片冰凉,似有滚滚寒流倒灌而来,骨髓都被冻住了一般。

    “真,安真人......”

    皇卿儿身子一僵,身后的红葫芦人性化的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好似受了惊的母鸡。

    “什么?!”

    白莲道人终于色变。

    他面色极度变换,缓缓转身,就看到长街之上不急不缓而来的白衣道人。

    那道人白衣罩体,长发披肩,踏步之间如有尺子衡量过一般,每一步都是相同距离,每一步,都如同踩在天地正中,阴阳交汇之点上。

    不急不缓而来,似无半点威势。

    白莲道人的心头却顿时冰凉一片。

    西山万法坛的万法大会,参加者不算太多,但通过种种手段窥视之人却不在少数,他们身在青都城,自然不可能没有看到那一战。

    这位白衣道人与天意道人的斗法,以及其后一式轰杀近百真人的一幕幕,还自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头。

    他如何能够不认得此人?

    呼~

    寒风徐徐间,安奇生止步天意教门前,淡淡的看了一眼屋檐,半空之中的几人,问道:

    “摘桃子?”

    西山万法坛一会,他搜集了百多位真人,大真人的精神烙印,此时三四个散修,已经不足以让他有所触动了。

    “不敢,不敢!”

    连同面无表情的无舌道人在内,四人齐刷刷的摇头,不敢有丝毫的迟疑。

    目睹之前他辣手的一幕,他们可是知晓,这位道爷宛如谪仙一般的外表之下,遮掩着何等凶戾至极的冷酷手段。

    “是吗?”

    安奇生收回眸光,踱步进了天意教,平静的声音同时在四人的心头响起:

    “下来,跟着。”

    话音未落,他已经踏入天意教总坛。

    半空之中,四人面面相觑,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惊惧,忌惮,却也不敢说一个不字,乖乖的落下,乖乖的跟上。

    待得萨五陵背着燕霞客匆匆赶上来时,就看到四个在他眼中深不可测的大高手。

    好似鹌鹑一样低着头跟在安奇生身后,心中顿时十分之古怪。

    天意教总坛,富丽堂皇,金碧辉煌至极。

    这不是一句空话。

    百年以来,天意教搜刮的金银不知几多,这一座总坛近乎是金银加之以铜铁铸就,每一寸皆有符文刻画,隐隐间可见背后之阵法。

    这阵法,与皇城之中的隐隐相连。

    只是,此时却已经被破了。

    破了此阵之人,此时就在天意教总坛之中。

    “老师。”

    叶小依恭恭敬敬的行礼,眼神中带着一抹孺慕。

    她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自家这位老师,但事实上,这位老师已经在她的脑海之中指点了她数年之久。

    她之所以能活到今日,就是因为这位老师。

    “这.......”

    萨五陵放下背着的半具骸骨,上前两步,打量了几眼这个看起来颇为成熟的小姑娘,不可思议的看着安奇生:

    “老师,这位小姑娘是......”

    “这是小依,你的师妹。”

    安奇生摸了摸叶小依的长发,这小姑娘此时也才十二而已,看起来更似乎不过八九岁模样,只是整个人却显得颇为老成。

    不由得,他又想起了往事。

    久浮界,自己那位女弟子,像她这么大的时候,还动不动哭鼻子呢.......

    可惜,往日不可追忆。

    “师妹......”

    萨五陵打量了几眼小姑娘,小姑娘不高,才到他的胸口,长的也不如何漂亮,整个人不甚开朗,颇有些苦大仇深。

    其身上是有法力波动,只是似乎带着异宝,看不出其修为如何。

    “小依见过师兄。”

    叶小依恭恭敬敬的见礼,声音还是冷冰冰的。

    “师妹好生俊俏,初次见面,这是师兄.......”

    萨五陵摸了摸袖口,本想掏点见面礼,这才想起来自己一穷二白,这几年积攒的符箓也全都丢了出去,只能尴尬的一笑,转移话题:

    “咳咳,师妹修行几年,不知修为如何?”

    叶小依抬起头,眸光之中笑意一闪即逝:

    “回师兄,小依修行三年半了,刚刚养成本命,不如师兄修为高深.......”

    “养成本命了?不错,不错......不,不是,你说本命?”

    萨五陵下意识的想要表示赞许,猛地回过神来,眼睛一下瞪大:

    “你,三年多,就本命了?”

    “快四年了。”

    叶小依眼中笑意更深。

    这几年,她在天意教压抑很深,心中恨意没有一刻停止过,整个人绷的很紧,真实的修为也不曾向任何人说起过。

    直到此时,在师父师兄面前,整个人才松弛了下来,有了一份小女儿的调皮。

    “四年啊.......”

    萨五陵脸有些僵,不知道说些什么。

    想他,十多年寻仙访道,又二十多年为人烧火炼丹,又十年驻守边疆,为人送葬做法事超度,又几年修持,才堪堪差一线才能达到相当于本命境界的地步。

    而老师的一条狗,看起来八九岁大的小师妹,也超过了自己.......

    饶是他心性还算沉稳,此时也有些绷不住了。

    “侥幸要不得啊,若是早些遁走.......”

    儒道人,白莲道人,皇卿儿,无舌四人看着师徒三人,皆是心头苦笑。

    自己这真是何苦来哉?

    “老师,天意教已经人去楼空,天意老贼,萧奉老贼的命灯熄灭之后,那些香火道人,游方道人将能抢走的东西都抢走了......”

    叶小依指了指后院:

    “只有后院,没有人进得去,擅闯之人全都死了个干净.......”

    “小依,你与你师兄两人前去柴房,将那老道士带来。”

    安奇生吩咐了一句,向着后院走去。

    这天下间,多有以命破阵的,这位真人该不会是想.......

    儒道人四人对视一眼,皆是看出彼此眼中的忐忑,却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

    没有人想着逃走或者反抗。

    这位道爷,可是一招打杀了数十个真人,他们四个,怕是敌不过人家一根指头。

    不过出乎几人预料的是,安奇生就那么轻轻松松的踏入了后院,似乎根本没有什么阵法一般。

    “这......”

    白莲道人瞳孔一缩。

    不止是儒道人,他们三人也几次试探过后院,只是,任他们使出什么样的手段都无法破阵进入其中。

    这才有先扫除其他威胁,想要暴戾破阵的念头。

    “这位真人......”

    儒道人心头也是一沉,隐隐感觉到这次自己怕是有麻烦了。

    ......

    “唉......”

    怜生道人长叹一声,外界的动静他隐有所觉,可惜一身法力神通都被封镇,却是难以知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惜他年老体衰,即便是没有了人看守,也无法摆脱这区区一间柴房。

    吱扭~

    一声轻响,大门洞开。

    怜生老人遮了遮刺眼的眼光,就看到一个着头蓬的怪异男子领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走入柴房。

    “道长,我家老师要见你。”

    叶小依看了一眼怜生老道,她倒是对此人有所知晓。

    据说,萧奉本来想要带他去万法大会折辱,没料到此人宴会之上当着百多真人的面,放声长歌嘲讽。

    引得萧奉大怒,直接封镇了他的神通法力,欲要让他等死。

    “哦。”

    怜生老道起身,拍打了几下衣衫,微微抬眉:

    “带路吧。”

    什么都没问,也浑然不在意。

    虽然衣衫褴褛,灰头土脸,却自有一分潇洒的味道。

    让萨五陵不由高看一眼。

    叶小依也不多说,拉了拉萨五陵,就走出柴房。

    “转机,转机,就应在此时了吗?”

    仰头看着似乎很久没见的阳光,怜生老道心中喃喃。

    他曾走遍大青诸州府,搜集了诸多魁星画像,以其上残存的香火愿力请魁星降临算过一卦,他人间道最后的转机。

    就在此时此刻的青都城中。

    呼呼~~~

    寒风游走在空荡荡的天意教总舵之中,人去楼空,不少庙宇都被人半空的天意教总舵,前后不过半日光景,已然是另一个天地了。

    跟着叶小依,萨五陵走了片刻,怜生道人心中似有所觉。

    抬头看去,眼前却已然不是天意教总舵之内的金碧辉煌了,入目的,是一片篱笆围起来的几座茅草屋,其间种着些许灵草,篱笆之前,还有一道不知引自何处的清泉。

    此时,有四个气度不凡的男女正自垂手立于篱笆之外。

    篱笆之中,一个超凡脱俗,气势浩瀚若星海般的白衣道人盘膝而坐,在其掌心,托着一枚人形并生出五官的奇异果实。

    那果实巴掌大小,四肢五官无一不与人类相同,惟妙惟肖,简直就好似一个婴儿在沉睡。

    而他能够感受到,那一枚果实之中,蕴含着他都难以想象的香火愿力!

    这香火愿力如山如海,他毕生所见之城隍,阴司鬼神,没有一个能够拥有这般级数的香火愿力!

    “你.......”

    怜生老道驻足篱笆之前,欲要询问。

    “这‘草还丹’乃是天下灵材异宝榜中排行前十的奇异果实,相传是寥寥几种可以用作寄托元神的奇物,而这一枚‘草还丹’之中,还蕴含着天意教百年来所有的香火愿力,

    更有天意道人百年如一日的洗练,培养,打熬.......”

    安奇生缓缓抬眉,看向篱笆外的怜生老道:

    “你说,这果实价值几何?”

    话音飘荡间,儒道人,白莲道人,皇卿儿等人全都不由的抬起头,眼神之中露出掩饰不住的贪婪之色。

    ‘草还丹’又名‘人神果’,相传,是能够滋养魂灵,蕴养元神的顶尖灵果。

    对于元神之下的诱惑力之大,不言而喻。

    更何况,这一枚‘草还丹’还是天意道人百年蕴养,其价值之大简直难以形容。

    怜生老道深深的看了一眼,眼神之中却无有多少贪婪,平静回答:

    “无可估量!”

    呼~

    话音未落,就有一道流光闪过。

    怜生道人下意识抬手接住那枚果实,就听到一道平静随意的声音:

    “送你了!”

    “真人?”

    怜生道人心中动容:“敢问真人送我如此珍贵之物,是要老道做些什么?”

    呼~

    安奇生双手平放膝前,眸光清澈悠远:

    “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