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431章 望其项背
    善恶由心,不是写在脸上的恶就是恶,写在脸上的善就是善。

    这王恶语气粗鄙且冷冽,却不能由此定人之善恶,要从他做了什么来看。

    斩猪婆龙王,入主城隍庙,护持附近百姓,一桩桩一件件都不是个恶人能做出来的。

    推行新法的这一甲子,萨五陵见多了人心鬼蜮,对于人心洞彻良多,自有他的看人之法。

    在他看来,面前这巨汉,恶形恶状的表面之下,是一颗滚烫赤城之心。

    “废话太多了!”

    果不其然,听了萨五陵的话,王恶面色微微一变,随即态度强硬的俯瞰几人,气息勃发似雄狮怒吼:

    “不管你们是谁,要么滚,要么死在这!”

    砰!

    音波炸裂于空,众人只觉恶风扑面,真似是一头雄狮在面前怒吼,气浪呼啸间,那一粒粒灰尘都迸发出好似暗器一般的破空之声。

    打的四周墙壁地面‘哗哗’作响。

    同时一股滚滚热浪自他身体未中心扩散开来,虚空都好似要燃烧起来了一般!

    铮铮铮~~~

    受此气息一激,跟随在后的一众甲士纷纷拔出刀剑,杀气一时冲霄而起。

    这些甲士,原本只是武林高手,后得了萨五陵传授之‘炁种’得以跨过受箓之关,六十年征战不死,一个个都有惊人的艺业。

    此时各个拔刀,气息彼此交织之间,霎时间荡平穹天云层,声势之浩大,让王恶都心头一跳。

    呼~

    萨五陵抬手虚虚一按,压下了漫天的杀气,气流,抚掌而笑:

    “这般强横的血气,倒是天下罕见!”

    他的语气轻缓,不高不低,却压下了两方剑拔弩张的气氛,即便是心中打定主意将这些人赶出去的王恶,也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手。

    “听闻远古有一类人,天生气血强大,更有种种神通傍身,能与大妖肉搏.......你的体魄强大非人,血气旺盛是常人千百倍,想来,是类似于这般体质了。”

    萨五陵踱前两步,淡淡的打量着王恶。

    这大汉的体魄气血之强大,在他一生所见的人族之修中,也可排前十了,这其中还包括着他所见过的佛门金身强者。

    这样的体魄,只能说是老天爷赏饭吃了,亿万人中无一。

    这已经不是天赋异禀了,只能说明,其祖上有‘非人’之血脉,到了他这一代,有了逆反的趋势。

    若是让其修行‘手爷’传授自己的内家拳。

    萨五陵心中转过念头,就听到了沉寂已久的‘手爷’的声音:

    “这人集两族血脉之所长,可谓得天独厚,若习练武道,强你十倍有的多!”

    穆龙城也自打量着外界。

    他本以为随着萨五陵修为的进步,自己能够摆脱,但事实证明自己想错了,六十年,足足六十年,他和萨五陵想尽一切办法,都无法脱离。

    哪怕是萨五陵斩落自己的手掌,重新长出。

    自己也仍旧被困在他新生的手掌之中。

    此时他看着那王恶,心中也有些惊讶,这样的体魄,即便是没有任何功法修行,也能将金铁当泥巴玩耍了。

    这是在玄星绝不可能出现的体质.......

    ‘呵~’

    萨五陵嘴角微不可察的一抽,没有理会穆龙城,看着皱眉的王恶。

    王恶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你想说什么?”

    自己的体魄如何,他自己当然知晓。

    他敢下水搏杀猪婆龙王,自然是因为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

    “想和你比一比力气.......”

    萨五陵继续开口:

    “我也不占你便宜,只以体魄力量比个高低,若你胜了,我立马离去,还传你一道最为适合你修行的功法,若你败了......”

    比力气?

    看着面前瘦弱的老道士,王恶不动声色:

    “我败了如何?”

    “你败了,功法我仍传你,你却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萨五陵屈起一指,慢悠悠道:

    “总归,不让你吃亏。”

    “好!怎么比?”

    王恶丝毫犹豫都没有,直接应了下来。

    倒是让一旁的燕霞客有些诧异:

    “大个子,你就不考虑考虑?”

    他自然看得出这大汉天生神力,单纯论起体魄来,这一路所见之大妖都比之不上。

    但是萨五陵的体魄,更加强横!

    “无需考虑!”

    王恶踏前一步,雄壮的身躯前倾,气势逼人:

    “怎么比?”

    他很清楚,这伙人来者不善,轻易是不会走的。

    既然如此,倒不如应下。

    若比其他,他还会有所犹豫,但比力气,他却从未怕过谁!

    至于输.......

    连自己最强之处都输给别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真是个憨厚的孩子。”

    对此,燕霞客也只能叹息一声了。

    呼~

    萨五陵手腕一翻,一柄似乎金铁铸就的银白法扇就出现在他的掌中。

    “你若能自我手中夺走这扇子,就算你赢。”

    萨五陵单手持扇,向前一甩,淡淡道:

    “你可以用双手!”

    “好!”

    王恶心中一怒,却大声应下。

    脚下一个前踏,蒲扇也似的大手已经掀起狂风道道,一把捏住了萨五陵掌中的法扇。

    猛然发力!

    轰隆!

    巨力勃发之下,城隍庙连同其四周的数里之内的大地陡然为之摇晃起来,道道烟尘滚滚而起。

    好似地龙翻身也似。

    骇的附近诸多村民,渔民全都惊呼连连,不少人更是急忙跪地,向着城隍庙连连叩首不已。

    “嗯?!”

    地动山摇,烟尘四起间,王恶的眉头却是一跳:‘这老杂毛好大的力气!’

    这一下,他固然没有出全力,但自忖这一下,哪怕对面有千百人,也要被他甩到天上去了,这长眉老道士,果真有一手。

    萨五陵感受着传递而来的巨力,面上泛起一丝笑意:

    “差一点,就差一点了,你不妨用上双手。”

    六十年前,他就已经收拢气血,斩了白虎,一身精血内敛,六十年打熬,他的体魄之强大,或许不如自家老师,但除此之外,他还未曾见过比自己更强的。

    无论是人,还是妖!

    “哼!”

    面对萨五陵的嘲讽,王恶一声冷哼,另一只手握住右手手臂,周身筋骨发出连珠炮也似的炸响之声,脚下一个发力,几乎要将大地都踩翻一般!

    轰!

    刹那而已,以城隍庙为中心数百丈之内的地面齐齐下陷三尺,烟尘弥漫长空。

    随即才有道道好似雷霆也似的炸响之声闯荡开来。

    呼呼呼~~~

    燕霞客等人皆是身子一个起纵,登上半空。

    俯瞰而下,只见那大地之上似有一朵莲花绽放。

    以那城隍庙为中心的地面,层层下陷,一圈又一圈的向外扩散,所过之处,土石悉数被巨力震碎成粉末。

    “这人力气竟能大到这种地步?”

    游舍心中骇然,其他人也都是变色。

    这样的场景对于他们而言,当然算不得什么,一路上更恐怖的场面他们见得多了。

    但单纯的体魄之力能达到这般程度,可就十分之恐怖了。

    要知道,那大汉施力的对象是萨五陵,而非是大地!

    两人相互角力,微不足道的一丝涟漪扩散,已经能造成这般恐怖景象,可见两人的体魄何等之强横。

    萨五陵也就罢了,那大汉凭什么能有这般体魄?

    砰!

    一下全力爆发,王恶的心中却是狂跳。

    那被他握在掌心的法扇,以及那一头的老道士,竟然纹丝未动!

    就好似自己在与天地角力一般!

    “我不信!”

    王恶双眼瞬间一片通红,眉心那好似竖眼一般的痕迹都泛起红光。

    “咦?”

    感受到越来越强的力量,萨五陵心知这王恶估摸是动用了什么秘法,心中一动,开口:

    “该我了.......”

    “什么?”

    王恶心中刚泛起这个念头,只觉一股强绝无敌的力量已然如天河般滚滚而下。

    轰隆!

    道道音爆云于空炸开。

    燕霞客抬头看去,只见那大汉好似流星也似划过长空,肉体与空气摩擦而出的火焰将其包围其中。

    几个刹那,已经撞破了云层,飞了不知几百几千丈高。

    “真是个憨厚的孩子.......”

    燕霞客摇摇头,飞身落地。

    只见萨五陵于城隍庙中缓缓抬手,法扇光芒闪烁之间,四周天地气场陡然为之变易。

    荡起的灰尘被无形劲力压迫而下,下陷的地面充气也似膨胀起来,破碎大半的城隍庙,以及那一颗颗被吹倒的大树都恢复了原状。

    “你越发强大了。”

    燕霞客轻轻落地,微微有些感叹。

    类似的场景他看得多了,这种地貌的恢复,法力自然也可以,却绝没有萨五陵这般自然而然。

    六十年里,他见证了萨五陵超乎想象的进步。

    从一个做事慌乱,动辄逃跑,胆小怯懦的乡野老道士,成长为如今一手推动千百大州变革的风云人物。

    这样的变化,不是文字可以说得清的。

    “还差得远.......”

    听着燕霞客的赞叹,萨五陵微微摇头,看着长空之中如流星坠落而下的王恶,心中却浮现出自家老师的影子。

    此时的自己,只怕也未必比的上六十年前的老师......

    六十年,自己从无到有的走到这个地步。

    当年就强横无匹的老师,又该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如今的自己,是否能望其项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