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442章 人人皆可成戾!(第二更)
    要以一指杀元神?

    云舟之上一时无声。

    卫少游咽了口口水,只觉自己这位祖师好生霸道,比起传说之中的老天师可要蛮横太多了。

    杀人还要诛心,太狠了。

    不由的,他竟对那大和尚升起一抹同情。

    他看不出断指化人的奇异之处,其他人的神色却皆是凝重至极。

    自这一指之中,看到了安奇生超乎想象的存活能力。

    任何敌人,纵然能够将其彻底杀死,但除非有穷索天地之能,否则,哪怕他在浩瀚星河之中留下那么一滴鲜血。

    就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杀死他!

    这,或许就是另类的不死不灭?

    天机道人心神摇曳,刹那而已已经生出千万种念头来,一时竟然愣住了。

    “这大和尚......”

    卫少游紧紧盯着大空和尚,不想错过丝毫,心中猜测着这大和尚的反应。

    “呼!”

    但出乎卫少游的预料,那看起来蛮横霸道的大和尚,出奇的没有丝毫生气,反而吐出了一口长气:

    “好!”

    砰!

    他脚下一踏,骤然腾空数千丈,更自不但腾空升高,似要遁入星河之中。

    随其腾空而起,他那半数破碎的金身骤然大放光明,宛如一朵烟花绽放开来。

    其法相随之映彻而出,迎风而大,庞大的好似要充塞天地一般,遮蔽了落日的余晖,好似夜幕陡然降临一般。

    佛光滔滔如浪呼啸,无形而肃杀的气息充斥寰宇之间。

    当今之世,没有几人面对安奇生还敢留有余力,大空和尚自然更是不能。

    纵然只是一根手指,也是没有丝毫的保留。

    全力爆发!

    甚至不在乎半碎的金身寸寸龟裂,毕生法力彻底燃烧起来,一时光亮照彻天穹!

    “太极道人,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一指杀我!”

    大空法相如山,垂臂数里,拳印握起,在虚空发出的声声哀嚎之中,裹挟着滚滚不禁的毁灭之力,如天河俯冲而下,欲要清洗人间:

    “大威天龙,世尊如来,天龙吟唱,灭度神拳!”

    一拳打出,大空和尚心中顿时一空,只觉自己的精神,法力,乃至于筋骨皮肉全都随着这一拳被打出了体外。

    只觉这一拳除却自身金身破碎,重创之外,已然是毕生之中发挥的最为完美的一拳。

    轰隆隆!

    拳印橫击而下,那无尽佛光迸发出森寒冷酷的毁灭之气滔滔无尽。

    随其出拳之刹那,其肩臂之上那一道龙形纹身,豁然抬头,长须抖动,龙眸瞪大,随之发出一道惊天动地的龙吟:

    “吼~~~”

    金灿佛光演化出无尽毁灭之力。

    拳印橫击,遥隔不知几千几万丈,云层已然骤然被撕裂成碎片,更远处,那被安奇生斩破之后久久不能愈合的死气封印空间之中。

    大地震动,烟尘激荡,山岳倾倒。

    这一击,大空和尚打的酣畅淋漓,其威能也是强横无敌。

    萨五陵摇法扇煽风之余,也不由的抬眼看了看:

    “这一拳,倒是像个样子了。”

    元神,元神,说到底是‘神’,其威能在于‘神’之纯粹。

    无论你是善是恶,是佛是道,是妖是邪,终归是越是纯粹,越是强横,至极限,则为纯一。

    之前的大空和尚,心中杂念繁多,修佛不能静心,毁灭不得彻底,名为大空,实则半点不空。

    比起元神开始腐朽的天机道人都差一筹不止。

    但此时,在安奇生的巨大压迫之下,无数杂念,统统化作了求生之念,

    向死求生!

    名为灭度,实为求生。

    这一拳,也可堪一瞧了。

    “皮变骨变,其神难变,名为灭度神拳,实则仍摆脱不了如来九印,不过却也有些新东西,还算可以。”

    拳意如天河滔滔而下,安奇生尚有闲暇点评一句。

    直至拳意轰然垂落,毁灭洪流欲要淹没一切之时,其无名指所化之身躯。

    方才踏步,

    登空,

    长啸,

    继而,一掌横推而出,以下击上,如大地齐动而升,欲要包裹穹天!

    与从容平静,甚至有些温吞的安奇生相比。

    他这一指所化之‘自己’,暴戾无双。

    一掌横推而出,迸发而出的血气就好似千万雷霆一同炸开,血色一时大作,充斥天地,与那自上而下的无尽佛光交映生辉。

    “又是这一招!”

    云海之上,大空和尚眸光一凝。

    只见云海之下,似有山岳拔地而起,那一掌横推而出,那一扇神门再现,于滔滔血光之中威严神圣。

    继而轰然横移,重重撞来。

    轰!!

    天地间音波弥漫,朵朵蘑菇云绽放于空,数之不尽的两色光芒交织横飞,好似一场巨大的流星雨挥洒穹天之上。

    “啊!”

    云舟之上,卫少游大叫一声,捂住双眼仰面倒地,两道血泪一下流出,险些被迸射的强光刺瞎双眼。

    他的法力气场好似纸糊的一样,没有起到半点遮挡的作用。

    萨五陵凝视长空,微微摇头:

    “可惜了数百年修持......”

    呼~

    惊天动地的碰撞似乎只停留了一瞬,随即便在漫卷的狂风之中消散开来。

    啪嗒~

    一指自天而落,化作流光一道,重归手掌之上。

    安奇生盘膝而坐,衣衫发丝不动,抬眉看向长空之中凝滞不动,如同深陷琥珀之中的蚊虫一般的大空法相,开口道:

    “杀你,的确不需要任何借口。”

    长空之上,气流汹涌。

    大空和尚的巨大法相已然失声,没有了任何回应。

    或是许久,或是片刻之后,随着云层蔓延而至,就如青烟般消散在长空之中。

    只留下一道长长的叹息回荡着:

    “大空不空,灭度非灭生,老师,祖师,我们的路,走错了......”

    没有人知晓他最后那一瞬看到了什么,领悟了什么,但却能听到,最后这一句话中,他再没有了强烈的戾气,怨恨。

    似乎,变得更像是一个和尚。

    “大师走好,望来生仍有入道之机缘,仍有成道之契机......”

    天机道人驻足云舟之上,长叹一声。

    神情有些萧索。

    他与大空并没有多么深厚的交情,但眼看一尊数百年修持终成元神的道友,就如此黯然陨落,心中难免触动。

    即便这一幕,他曾经见过不止一次。

    叶小依,燕霞客等人都很平静,无喜无悲,只是也有感叹,纵然元神也会陨落。

    呼~

    良久之后,天机道人跌迦而坐,面向安奇生,平静开口:

    “安道友,陪我下一盘棋吧.......”

    他说的平静,安奇生应的干脆。

    “好!”

    天机道人一拂袖,两人身前就有一副棋盘随之生出,黑白棋子各列一旁。

    啪嗒~

    天机道人执黑先行,落下一子,轻声道:

    “我本有羽化之契机.......可惜,生不逢时。”

    啪~

    安奇生白棋随后,落子边角,不言不语,听天机老道诉说。

    “幽冥府君与天战后,幽冥再不得出世,天机也自此紊乱,我先天数算纵然超越先贤,登峰造极,却也断绝了前路.......”

    天机老道落子不停,眸光幽幽,追忆往昔:

    “先天数算其源头为天,天机紊乱,是自源头处斩断了前路,我曾深山闭关数百年,曾如幽冥,曾历劫人间,

    曾降妖伏魔,也曾普度世人,曾扶持龙庭,也借运修行,可惜,一千三百年,元神之后,一千三百年......

    毫无寸进!”

    他的话语平淡,但云舟之上的所有人都不由的生出触动。

    他们皆是修行之辈,最是理解修为停滞不前是何种体会。

    一尊成就元神一千多年的人杰,就因天变,而丧失了一切进步的可能,这对于任何修道者来说,都是不可承受的悲哀。

    “终于,我放弃了自我修持,行走天下,收下无数口舌耳目,经由众生,地脉,草木的变化,根据传说,典籍之中的蛛丝马迹,追寻着皇天十戾的踪迹......

    终于,我发现了一些东西......”

    一子落下,天机道人话语也是一顿,才道:

    “皇天十戾,来自于天,其为天生,然而,其躯为天生,其神意,却不是!”

    “嗯?!”

    萨五陵,卫少游,叶小依,燕霞客等人心头皆是一震。

    “人人皆可成皇天十戾!”

    安奇生缓缓开口。

    天机道人有些惊讶,却还是点点头:

    “不错。”

    “如此说来,这秘密你也告诉了天意。”

    安奇生问道。

    “是我,不止如此,天意的国师之位,也是我让的。”

    天机道人极为坦然:

    “千百年来,大青之中阴司城隍第一,我为第二,若我不退,天意没有任何可能侵入大青,更不必说压倒秦无衣......

    可惜,他还是失败了......”

    说到此处,天机道人又落下一子。

    他的本意,是在时机成熟之时,逼天意举办万法大会,届时于众目睽睽之下将其击杀,亦或击退。

    之后,以其本尊为引,操控国运神龙,之后,才会谋划皇天十戾,却不想,直接夭折了。

    “你输了.....”

    又一子落下,安奇生缓缓抬头:

    “这些事,你为何要告诉我?”

    啪嗒~

    天机道人丢下棋子,认输了:

    “我猜测,你有通过与人交手获取情报的手段,只是,我不想与你交手,这些,自然告诉你的好......”

    他仰望穹天,长长一笑:

    “再一个,老道我想看一看,面对灭世之灾劫,你,是走我这条路。

    还是与众生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