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444章 献祭之门,打开了
    “呱~”

    音波震天。

    ‘蜍’睁开眼,心头居然掠过了一丝不祥!

    法体被斩对他的影响很大,它需要沉睡等待彻底脱困的那一天。

    若非受到了刺激,它绝不会醒过来。

    发生了什么?

    它睁开眼瞬间就感受到了站在自己肩背之上的白衣道人。

    他想要干什么?

    “幽冥府君的手段的确了得,数千年上万年过去了,你仍旧被镇压的动弹不得......”

    安奇生啧啧称奇。

    这方封印空间根植于大地山川之上,其本身体量足够巨大,加之以数十大州横压而下,生生压了这头老蛤蟆数千年。

    可见其手段何其强横。

    可惜,纵然是他留下的封印,也抵挡不住时间的消磨。

    当然,若非是‘蜍’遁出法体被他斩了,此时他能动的,就不只是眼珠了。

    “你做了什么?!”

    ‘蜍’低吼之声如雷鸣晃动群山,掀起死气狂潮。

    “你是有所察觉了?”

    迎着沸腾的死气狂潮,安奇生捏着那袖珍祭坛,面上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

    若是‘蜍’无动于衷,他才要皱眉,但此时‘蜍’似乎有些不安,那则说明,他要做的事情,至少有实现的可能。

    呼呼~~~

    四周气流翻滚,随着‘蜍’之低吼,碧光道道而来,所过之处,虚空都发出‘嗤嗤’之响。

    刹那而已,那一座座山峰就开始了融化,如同点燃的蜡烛一般融化,消失。

    要知道,这些山峰本就已然经受过死气,毒气的双重洗礼,比起外界坚韧太多,但在此时,也无法抵挡。

    那弥漫的碧色光芒之中,蕴含着足以毒杀元神的剧毒。

    “可惜无论我做什么,你也只能承受。”

    死气翻滚,毒气弥漫,等闲元神都要退避的恶地之上,安奇生长身而立,任由毒潮汹涌拍击也无法掀起他哪怕一片一角。

    只是随手一丢,丢下祭坛。

    嗡~

    只听一声嗡鸣,继而死灰色的天地之中泛起一抹猩红光芒。

    继而,那一方袖珍祭坛似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迎风涨大,转瞬已经化作一方占地数里,高达百丈的巨大祭坛。

    重重落地,荡起的死气狂潮扬起数百丈之高。

    其上符文森森,似有道道猩红阴蛇流动着,散发着古老邪异的气息。

    一如当年在地宫之中见到的那一方祭坛一般无二。

    这口祭坛浮现之刹那就蠢蠢欲动起来,宛如活物一般的蠕动,呼吸着,肉眼可见的,四周的死气,毒气,被其缓缓吸入祭坛之中。

    血色越发旺盛。

    安奇生打量着这方祭坛,隐隐能够感受到这方祭坛的雀跃。

    自从异邪道人被他整个送到了蛮荒界,他已然很少献祭,六十年里动用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是什么东西?”

    感受到肩背之上传来的气息,‘蜍’低沉嘶吼,感到一抹不安。

    “如你所见,一方祭坛。”

    安奇生负手而立,神色微妙:

    “天下很是有一批人以你们十头大妖鬼为信仰,终日献祭,前些年被我徒儿一举拔除的一批人,供奉的就是你。

    祭坛,你应该很熟悉吧?”

    天生万灵,红尘孕万种人,什么样的病态之人都不缺乏。

    古往今来十万年,这片大地之上以皇天十戾作为信仰日夜膜拜的邪教不知有多少。

    当然,这样的教派是所有宗门,修道者欲诛之而后快的对象,哪怕是天意教。

    其于大青展开的第一场战斗,也是针对这些邪教的。

    “你要献祭本座?”

    听到安奇生的话,‘蜍’似乎理解了什么,突然笑了:

    “可笑,可笑啊!你竟然想着献祭本座?太可笑了!”

    笑声搅动附近数十上百里之内的死气,发出呜呜哀嚎之音,音波呼啸间,地动山摇。

    安奇生静静立着,直到‘蜍’的笑声停下之后,才突然探手而出:

    “可笑吗?那就多笑一会!”

    嗤~

    一声微弱似无的剑鸣破空声中,一道纯粹至极的光芒在安奇生探出的五指之间流溢。

    随其轻轻一拉,一口道剑显现于空。

    其无形无质,通体透明梗无颜色,随着四周死气,毒气弥漫而来,而映彻出道道灰白,亦或者碧色。

    却正是王权剑!

    六十年前,安奇生以诸多灵材为铸剑,用以承载王权剑的‘意’,一晃直到如今,已然一甲子了。

    这甲子之中,这柄王权剑于他体内温养,时而停驻在泥丸九宫,时而下游脏腑,留于五脏庙中,

    时而下沉丹田,时而游走四肢,经络,脊柱之间。

    沾染‘百神’之意。

    直至如今,已然再度有了蜕变。

    王权剑浮现之刹那,方圆千百里之内陡然为之一静,唯有那细若蚊吟的剑鸣之声垂流回荡。

    千百里一切色彩,死气,毒气,乃至于死灰,碧绿之色,都被彻底斩杀。

    适逢天上夜幕更迭替换穹天,漫天繁星垂流星光亿万道,通过长空落于王权剑之上,熠熠生辉。

    如星如月。

    进步的不止是他,王权剑同样在进步。

    “呱呱呱~~~”

    ‘蜍’腹内鼓荡,道道毒气自群山之中蔓延而出,嗤嗤如烟柱,如喷薄的火山一般冲天而起。

    一波一波的剧毒大浪般拍打着四方。

    奈何,它身子无法动弹片刻,纵然毒气一波更胜一波,却也根本无法奈何的了安奇生。

    嗡~

    王权剑发出轻鸣,其宛如活物一般环绕着安奇生流转着。

    滚滚死气,碧色毒光,遥隔千百里就被斩杀,丝毫无法靠近。

    “天有五毒,道,佛,妖,鬼,邪。人有七罪,贪,嗔,痴,恨,爱,恶,欲。所谓不死,不过是无法彻底扫灭天地五毒,人之七罪罢了。

    而不是你这头大蛤蟆,真有什么了不起!”

    手指当空抚过剑身,安奇生面色柔和,直至剑身之尾时。

    一按,一弹:

    “去!”

    铮~

    一按,一弹,剑鸣之声陡然大作,比起之前盛了何止千万倍?

    就好似自蚊鸣化作了龙吟!

    霎时间,剑鸣之声已然回荡开来,好似大海扬波,剑鸣之声所至,一切死气,毒气,乃至于虚空之中的气流全都被斩碎成肉眼不可见的微小粒子。

    嗤~

    剑光好似匹练,瞬间横掠长空而过,剑鸣声兀自在半空之中‘铮铮’鸣动之时,王权剑已然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安奇生的掌心之中。

    “呱~~~”

    一声蕴含无尽杀意的怒吼之声响彻天地,震动八方。

    轰隆!

    一瞬之间,大地翻动如浪,千百万斤的泥沙土石翻滚扩散,座座山峰都为之坍塌。

    轰!

    安奇生抬眉看去,两千里之外,一座千丈高低的山峰,一下为之倒折,重重的拍击在大地之上。

    这头老妖,其形似蛤蟆,却与天下间所有的蛤蟆都不一样。

    其匍匐在大地之上,身子过半被压入大地之下,仅有四只手蹼露在外面,而起背上那无数山峰,原也不是什么山峰。

    而是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大小疙瘩。

    噗!

    山峰齐根而断,便有绿血如逆流之瀑布一般冲天而起,散发出腥臭恶毒至极的臭味。

    一下蔓延千百里。

    遥隔两千里外,安奇生都不由皱了皱眉。

    阴煞怨憎之气与人心相悖,其于显现于外,则是极度的恶臭,恶毒,莫说常人,就是修道者功行不够,闻到这个气息都要被毒死当场。

    “血,可不能浪费了。”

    安奇生淡淡开口,却不是自语,而是说给面前的祭坛。

    嗡~~~

    随着安奇生的开口,那一方祭坛顿时有了反应,千万道红光一下蔓延而出,好似无数触手一般抓向了两千里外。

    这血光速度极快,倏忽已至两千里外,远远看去,宛如一片血海拍击,将那山峰,如瀑逆流的碧血淹没其中。

    转瞬,就又自逆流而回,拉着那一道千多丈之高,不知千万还是亿万斤重的‘山峰’。

    一下没入了祭坛之中。

    “安敢欺我!!!”

    暴戾咆哮似欲要撕裂天地。

    地若大海翻滚,群山摇晃,宛如天崩一般,铺天盖地的沙石横飞长龙,宛如一场泥石的暴雨。

    而那无数泥石未等落地,已然被更为汹涌而起的毒气淹没,悉数气化消失。

    它心中恨欲狂,若非这封印,它如何会被人如此欺辱?

    但纵然它心中狂怒,却也无法撼动封印,只能鼓荡起道道注定无法灭杀安奇生的毒气浪潮。

    奈何,安奇生负手而立,纵然收起王权剑,也根本不是毒气所能伤的。

    六十年里,大青百二大州,六百小州,不知多少名山大川,山川河岳为他的炁种蔓延,气场汇聚其身。

    直好似这无边大地的地脉气运加持他一人之身,纵然是这能够毒杀元神,消磨金身的毒气,也根本无法对他真正造成威胁。

    嗤~

    某一刻,毒浪缓缓停下,死气空间渐渐恢复平静。

    ‘蜍’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猩红的眸子陡然闭上,陷入彻底的沉寂之中。

    唯有它低沉怨毒的声音回荡于空,带着欲要毁天灭地一般的杀意久久不散;

    “我记住你了!!!”

    “这,才刚刚开始。”

    安奇生负手而立,眸光一凝间,那祭坛之上红光大作。

    漫长的献祭之路,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