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456章 善恶之报,如影随形(第三更)
    “这......”

    安奇生显圣长空之时,怜生老道身子一晃,意识渐渐回到身体之中。

    睁开眼,就看到一片废墟。

    半座万妖城,连同城外不知几十几百座山峰,已经彻底化作齑粉,灰尘飘飘洒洒,掩埋了不知多少小妖的尸骨。

    而没有损毁的半座万妖城,已然被从天而降写血雨染成了一片猩红之色。

    那不知是什么血,无比腥臭不说,还具有极强的腐蚀性,一眼看去,不知几百几千小妖在惨嚎着化作浓水。

    妖族,死伤惨重。

    “啊!”

    怜生老道心中一惊,才发现身侧,皇卿儿等人倒在废墟里,一脸惨白,好似虚脱了一般。

    挣扎几次,都没能站起身来。

    “怜生老儿!”

    皇卿儿双手撑地,咬牙切齿,悔恨万分:“我又被你给骗了!”

    “真,真人?”

    但怜生老道却没有理会她,儒道人等人也全都没有看她,皆是抬头看着长空之中的道人,心头震惊。

    这请神之法,竟然能让安奇生横跨亿万里,刹那间从中陆腹地来到这东陆?

    东陆地处东极,仅隔一片汪洋就是天之尽头,于此眺望,红日初升,一泻汪洋,千万里白云尽赤。

    气象万千。

    但此时,在漠龙窟群妖,怜生道人等人的眼中,那道人却比红日更为刺眼,更加的不可直视。

    望之心生敬畏。

    “那,那妖王,已然被真人杀了吗?”

    怜生老道面色一变间,皇卿儿已经骇然出口,在这无尽血腥之中,她嗅到了那头妖王的气息。

    一头元神级数的妖王,竟如此就被杀了吗?

    不,不对。

    这诸王宴不是有三头妖王吗,此时只有一头了,这短短时间,莫非两头妖王都被杀了?

    白莲道人与无舌道人对视一眼,皆是心头骇然,即便是天生情绪冷淡的无舌道人,此时也不由的动容,变色。

    他们只以为请神而来,能够助自己等人逃离此地,却哪里想到如此情况......

    “这怎么可能?才六十年,这才六十年而已.......”

    儒道人跌坐在地,身子颤抖不止。

    六十年前,这位安真人虽已然能杀元神,但他与那天意道人的争锋却也不是短时间结束的。

    更不必说一尊化身杀元神了。

    这六十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怎么可能强横到这个地步?化身杀元神,开什么玩笑.......

    “真人是迈过那一道门槛了?”

    唯有怜生老道,震撼之中,心中猛然想起了人间道先贤流传下来的一些记载。

    那是元神之上吗,不同于羽化登仙的另一条路!

    早知如此,我何必拉着他们四个一同请神.......

    震撼之中,他突然有些后悔,五人一同请神,杀鸡用了牛刀不说,‘神降人间道’的法门还被流传了出去.....

    “元神七杀典......”

    安奇生眸光闪烁间,五指缓缓捏起,手掌之中,隐隐能传出阵阵怨毒的嘶鸣之声。

    那是齐漠龙的元神。

    于碰撞的最后刹那,齐漠龙欲要遁走元神,被他随手抓住。

    皇天界修行重法力而不重体魄,重神意而轻法力,元神就是一身精华之所在,珍贵异常。

    异邪道之中甚至有一门以吞人元神来修行的邪法。

    安奇生虽然不会学这般邪法,但一尊妖王的元神,自然也不会轻易浪费。

    “太极真人......”

    遥隔千多里,在一众神色震怖紧张的大妖的拥簇之下,形如孩童般的水猿王拱手施礼:

    “真人神通无量,一击格杀此恶妖,老猿心中无比佩服。”

    这老猿的卖相可说极好,唇红齿白,眉清目秀,若在修行界,可说是上好的鼎炉,无论男女修士,但凡修此道的,必然要将其收入门下。

    但在安奇生的眼神之中,他这人畜无害的外表之下,赫然是一头獠牙外翻,三尺高低,妖气之大,却还在被他宰杀的这条蟒蛇,以及那逃之夭夭的老鹰之上。

    事实上,见得齐漠龙惨死仍旧不逃,这头老猿也绝不可能是简单的货色。

    他眸光幽幽,眸光深处,却泛起一丝涟漪。

    甲子修持,他气满神足,自道一图之上所学之‘入梦大千’之神通,已然悄无声息的迈入了‘二星级’。

    至此,一切神意不如他者,皆可搜集神意。

    因为天地万灵存于天地之间,一举一动,一呼一吸,一言一语,行走坐卧,都会在天地之中留下痕迹。

    是以,‘二星级’的‘入梦大千’已然不是自个人身上搜集精神烙印,而是自天地之间强索!

    一如此时,他眸光幽幽之间,显现而出的就是这头老猿的生平。

    水猿一族,是天生就开灵智的妖。

    这老猿更是其中佼佼者,天生聪敏,学什么都极快,更有奇遇学会隐匿气息,变化身形之法。

    他胆子极大,在一次被人族修行者追杀之时,将其反杀之后,不但不逃,反而变化身形,遁入了人类修行宗门之中。

    一连修了三百年佛,竟让他炼成金身,以妖身成了人族元神!

    后因剧变,心性大变,一念入魔,再难回首,一千多年前的东陆妖人战,他才是真正的主导者。

    那苍鹰王,齐漠龙这两头妖王,不过是他推出来,在明面上吸引残存人族的仇恨的靶子而已。

    这很有效,曾经参加那一战的老妖,可不止是只有三个......

    “那蛇本为人却满身妖气,你这老猿,却有三分人气。”

    安奇生立于长空之中,神色平淡:

    “见我不逃,也算难得。”

    对这头老猿,却似是比那巨蟒蛇妖的话要多一些。

    “人如何,妖又如何呢?不过是天地间的一粒灰尘罢了,没有什么区别。”

    水猿王轻叹一口气:

    “苍鹰吞蛇,蛇亦杀鹰,苍鹰王与齐漠龙仍旧可以为伍,人吃妖,妖吃人,也不一定要打打杀杀,真人以为如何?”

    他,是有关而发。

    人将非人的一切生灵开了灵智的统称为妖,但却忘了,妖也是有种族的,彼此之间,更有天敌。

    如鹰蛇,开灵之前,多有厮杀,开灵之后更是不少,但那又如何呢?

    成了妖王,彼此仍可谈笑称友。

    “空有三分人气,也读过几本经史子集,可却还是没有一颗人心。”

    安奇生说着,有有些哑然:

    “近年来脾气倒是好了不少,与你这头老妖,又有什么好说的?”

    “真人!”

    眼见安奇生缓缓抬手,水猿王面色微微一变,声音一下提高:

    “中陆与东陆相隔何止几千万里,纵然真人功参造化,能化身至此也是不易,此时首恶已杀,苍鹰王遁走,又何必与老猿为难呢?”

    东陆三妖,以他修为最深,活得最久,但他也仍是元神,所修神通更多,却未必比齐漠龙强出多少。

    若说对安奇生不心怀忌惮,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但之前,这道人与齐漠龙交手之时,倒有一半精神放在他的身上,让他来不及逃走,也无法出手配合齐漠龙。

    “嗯?”

    安奇生轻哼一声,动作微微一顿: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

    “真人!”

    见似乎行之有效,水猿王在一众大妖不满,惊诧的眼神之中,缓缓拜倒在空中:

    “老猿深慕真人风采,欲拜入门下,做真人弟子,任凭驱使,愿为真人奔走,号令群妖共同修建封神台。”

    他的耳目极强,所知极多。

    不但知晓怜生老道等人来自中陆,还知晓他们的目的,就是修建封神台。

    事实上,他之所以能恰好与苍鹰王一同到来,自然是因为他时刻都在关注着。

    “你知道的不少,说的也不错。”

    安奇生眸光淡淡,语气轻缓。

    但在老猿面色一喜间,抬起的手掌,却缓缓横推而出:

    “可惜,我不喜!”

    轰!

    一掌徐徐推动,却好似连整片天地都齐齐推了出去。

    虚空之中一点涟漪荡开,如巨石落水,在巨力横推之下,层层叠叠的涟漪呈扇形向着水猿王拍击而来。

    这一掌,没有之前拍死齐漠龙的声势浩大,但水猿王的心中却顿时狂跳,感受到了比之之前强出不知多少倍的危机感。

    恍惚之间,他在那手掌之中看到了花草树木,山川河岳,城池众生。

    那是,中陆?

    水猿王心头升起明悟,随即心头一寒。

    这白衣道人这一掌,似乎没有丝毫神通变化,却似有整个中陆为之背书!

    一掌之间,山河映照!

    “唳~~~”

    猿啼声震动长空。

    那老猿双拳捶打胸口,妖气如积压千百年的火山般喷薄爆发而出,霎时间,一头暴猿法相随之而出,迎风便涨。

    如要充斥天地一般,膨胀到万丈高低。

    他脚下一踏,地动山摇间,随手一拔,将一座山峰连根拔起,不知几千万斤重的山峰排开万顷巨浪重重拍向了安奇生:

    “你神通广大能杀齐漠龙,已然得罪东陆妖族,再杀我,一旦你化身退走,你的人统统都要死。

    你的封神台,必被万妖所毁!你什么也得不到!”

    强横无匹的妖气裹挟着巨山悍然橫击千里,虚空狂抖,风雷随之而起,激荡千山万壑。

    其势狂猛至极,但在激荡的气流间,却有一道流光自其身躯之中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虚空之中。

    其无声无息,速度之快,却还在苍鹰王之上。

    莫说肉眼,纵然是修道之人的神识,也根本无法捕捉!

    “那便先杀了你,再将东陆群妖.......”

    如天河滚滚而来的气浪呼啸间,安奇生身形明灭不定,看着那挥舞巨山的老猿,准确说,是看向那一缕遁出虚空的金光:

    “杀个干干净净!”

    .......

    逃!

    逃!

    逃!

    苍鹰王展翅,狂飙遁逃,倏忽间,已然离了漠龙窟,遁速之快,寻常元神都要望尘莫及。

    但他却没有丝毫停留,周身妖气狂飙,拉扯出千万道急速撞破空气之后发出的音爆云,发狂也似的遁逃。

    他永远无法忘记那一日。

    那一缕刀光横掠千山万水徐徐而来,任由自己千般神通,万般法术尽数施展,却被生生斩下双翅的绝望,绝不是没有经历过的齐漠龙,水猿王所能体会的。

    这一飞,不知飞了多久,远到莫说漠龙窟,即便是十万里龙野平原也早已消失在身后,苍鹰王才放缓速度。

    苍鹰王胸膛起伏,心中一时被后怕,惊惧,愤怒,杀意.....等无数情绪所充斥,忍不住咬牙切齿:

    “太极道人,太极感应篇.......”

    但下一瞬,苍鹰王就勃然色变,在他的心头,那曾经偷学的太极感应篇经文之中,一行字突然光芒绽放:

    “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一时间,苍鹰王呆若木鸡,周身磷羽一下倒竖起来,似是被一下冻在了半空之中。

    一动不能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