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465章 齐天!
    “本该被你杀的人......”

    安奇生咀嚼了一遍这句话,不由的点点头:

    “上体天心,下应众生之命运,天命不愧是天命。”

    修行至元神,神意通神,已然能感知到冥冥之中天地间众生的一些轨迹,能够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

    天命某种程度已然是元神之路的尽头,谢七能看到这些,安奇生倒也并不奇怪。

    谢七淡淡的看着安奇生,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对于这个府君看中的人,他从始至终有着莫大的好奇,而他也不负府君的看中,短短九十年,已然到了能踏足天命的地步。

    而起所修之道,更是隐隐跳出了天地精气的掌控,超脱了五道的藩篱。

    走上了曾经府君所预期的另一条路。

    可惜,终究太迟了......

    “天地万物各有其命运轨迹,天命所窥不过皮毛而已,七爷不会不知此理......没有什么本该被你所杀的人,只有本来你想杀的人而已。”

    安奇生立于城头,远眺阴雾弥漫的幽冥之界:

    “你所求,不过幽冥府君祭而已,

    祭品,我出了!”

    幽冥府君祭!

    早在九十多年前,在义庄之外乱葬岗看到那一头狰狞鬼神之时,他已然知晓了幽冥府君祭的存在。

    而后的多年里,他也渐渐知晓了这一场谢七筹谋了千多年的大祭,所求是什么,所需是什么。

    可惜,无论从萨五陵原本的轨迹之中,还是卫少游记忆之中所看到的一切,都表明,这一场‘幽冥府君祭’失败了。

    “呵!”

    谢七挑眉,清冷的眸光之中显出三分恶气来:

    “你出了?”

    安奇生直视谢七,不避不退:“我出了。”

    谢七凝视安奇生许久,眸光才微微一动:

    “你出不起!”

    安奇生神色平静:

    “不试试,怎么知道?”

    “试一试?为了此祭,我筹谋了一千六百年,你说试一试?”

    谢七突然一笑,笑意冷酷而暴戾:

    “你以为你是谁?!”

    谢七的声音不高不低,但随其声音垂流,偌大的幽冥城就为之颤动,千里万里长空一时阴雾漫卷,似整座幽冥世界都随之应和。

    幽冥城千万里范围之内的无数妖鬼,似是感受到了世界末日般的恐怖,一个个发出歇斯底里的哀嚎,纷纷遁逃八方。

    正自被无数妖鬼冲击的燕霞客等人,都不由的心头一震。

    远眺而去,只见整个幽冥界都暴动起来,数之不尽的阴气滚滚而来,千万里长空一时间被搅动的好似浆糊一般。

    隐隐间,能够感受到一个难以形容的森寒杀机即将喷薄而出。

    “这样强大的杀意......”

    燕霞客心头冰凉一片,眺望幽冥城,喃喃自语:

    “谢七爷......”

    这一股杀意内敛而又张扬,蕴含着灭度苍生,无物不可杀的冷酷森然,任何感受到的人,都只觉心神为之夺。

    这样的杀意,古往今来,也唯有一人拥有。

    白无常,谢七。

    无可形容的杀意如天幕笼罩幽冥,无数妖鬼为之惊骇,震怖,恐惧。

    而城头之上,衣衫猎猎,长发飘扬的安奇生神色却没有什么变化。

    “却是安某的不是了。”

    安奇生袖袍一摆,拱手作揖:

    “我叫安奇生。”

    “呵呵,哈哈哈!”

    谢七突然仰天大笑,震动长空天地,神色肆意而漠然:

    “你是以为我不敢杀你?!”

    “古往今来,谢七爷杀意天下第一,安某人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七爷自然不会不敢杀?”

    安奇生负手而立,眸光幽幽。

    自他来到此界,所见一切修行者,其原本命运轨迹的尽头,都在幽冥府君祭的前夕,全都为这谢七爷所杀。

    无论善恶,无论佛道,无论人,妖。

    这样的杀意,天下自然没有他不敢杀的人。

    安奇生,也不觉得幽冥府君的庇护,就能让这白无常谢七忌惮到不敢出手。

    只是......

    “只是......”

    安奇生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七爷不妨与我打个赌,看你杀不杀的了我.......”

    呼~

    天地陡然一静。

    随着谢七笑声停下,似有灭世寒流充斥虚空,将一切都凝固其中。

    遥隔不知几千几万里之外的燕霞客等人,身形陡然就不得动弹,眼睁睁看着天上地下,那无数遁逃的妖鬼,也如同被冻成冰雕一般,一动不动。

    “呵!”

    天地沉寂只是刹那,就如同从冰封天地的无尽寒流化作了欲要焚烧天地的滔滔火海。

    火海不住扩散,百里,千里,万里,刹那而已,似以无所不至。

    肉眼可见的,虚空都被火焰炙烤的褶皱,甚至,被洞穿!

    呼呼呼~~~

    漫卷的阴风气流之中,谢七白发张扬如火,纯白的眸光灿若金阳:

    “已经多久,不曾有人挑衅我了.......”

    霸道强绝的杀戮之意霎时间扫荡虚空十万里,阴气在燃烧,天地在沸腾,万物都在哀嚎嘶鸣。

    谢七盘坐不动,只是手掌抬起。

    只是抬手这般微不足道的小小动作,肉眼可见的,城门楼附近的虚空就骤然发生了扭曲,似被无尽霸道的力量弯曲,倒折。

    同时,在安奇生的眼中,虚空在此刻发生了剧烈的褶皱,变化。

    谢七那并不高大的身躯,似在无可抑制的膨胀着,刹那而已,就似要充斥天地一般的巨大。

    原本两人相隔不过数十丈而已,而此刻,这距离急速拉伸,如同相隔千山万水!

    谢七盘膝而坐,背负黑无常,漠然冷酷的反掌而下:

    “那,便让让我看看你的斤两罢!”

    轰隆!

    一掌横压而下,就如同撑天巨柱被一下抽离,整片天穹都一下盖压而下,强绝无比的力量霎时间已然引动天象变化。

    一掌而已,已然充斥天地,掀起了宛如要毁灭天地的飓风狂潮。

    如有千万上古凶兽奔腾践踏八方。

    遥隔不知几千几万里之外的燕赤霞几人骇然色变,只见幽冥之地道道飓风如龙纵横呼啸八方。

    数之不尽的妖鬼被一下漫卷其中,被切割,震荡成肉眼不可见的细微粒子。

    “天命!!!”

    仰望那如穹天下压的巨掌,卫少游发出一声惊骇欲绝的叫声。

    看也不看,就发足狂奔,以最快的速度远离那巨掌覆压之地,却是在那巨掌的横压之下,穹天已然成为禁区,纵然元神成就之辈。

    都无法腾飞!

    在皇天十一纪,天命又被称之为‘灭世境’,换而言之,任何一尊天命,都拥有这毁灭天地间一切生灵的恐怖力量!

    天命之下,任你纯一,法相,都要望风而逃,不逃,就死!

    “逃!逃!逃!”

    燕霞客虽然不知天命为何,但眼见那巨掌尚未镇压而下,四周大地阴土已然开始破碎坍塌,也是心头狂跳。

    一把拉住明心道人,在那遍布天地,好似无处不在的鬼哭神嚎之声中。

    夺路而逃!

    肆无忌惮,这是真正的肆无忌惮,燕霞客心中震怖,那谢七出手真正让他知晓了什么是肆意!

    哪怕是在自己的家里,都丝毫不在乎,我要出手,哪管他天崩地裂!

    呼呼呼~~~

    道道足以吹碎山川的飓风呼啸天地间。

    安奇生立身长空之中,无可形容的巨力已然彻底将他四周的虚空压成比世间最为坚硬的材质还要坚固。

    无所遁形!

    无可逃避!

    谢七这一掌,是真正的化繁为简,简简单单的一个按掌,天地间,却已然没有人能够躲避,任你如何精妙绝伦的神通,在这一掌之下也注定只是气泡般苍白无力。

    但这却又不是单纯的力量,至简之中蕴含至繁,一眼看去,似能看到无数精妙神通,千变万化,无有定型。

    亦无可破之!

    “你要称量我,正好,我也想称量你......”

    狂风之中安奇生神色平静,淡淡开口:

    “你承载黑无常,实力自有衰弱,安某却从不占人便宜,就以一式神通领教七爷手段.......”

    飓风狂飙中,安奇生吐字极快,更似乎不以虚空为媒介,瞬间已经回荡在天地之间。

    轰隆隆!

    下一瞬,在那巨掌横压之刹那,他双臂陡然张开,强横至极的法力如积压了千万年的火山般,喷薄而出。

    肉眼可见的,他每一个毛孔之中,都似喷出一道道实质般的神光火焰。

    一时天地金白两色交映,金色神火与惨白鬼火彼此倾轧,碾压,碰撞着,发生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剧烈厮杀。

    “嗯?”

    谢七一掌横压,心中也是一动。

    俯瞰而下,就见被他隔绝在扭曲的虚空之外的安奇生,身躯陡然迸发出璀璨神光,神光煌煌之间,他周身点点神光,竟给他一种活过来的错觉。

    恍惚之间,他好似看到了那白衣道人身躯之下的无数‘神灵’。

    这是什么神通?

    谢七心念转动,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滞。

    遥隔不知多么遥远的虚空,阴土大地已然破碎塌陷,来不及躲避的妖鬼瞬间就气化消失,甚至连那死气沉沉的幽冥之海,都荡起重重涟漪。

    惊动了海底沉寂的那一头凶戾大妖鬼:

    “谢七.......”

    呼呼!

    神光缭绕之间,安奇生踏步登空,一步走出,周身就更多一道光芒,踏空五步,已然有五道光芒交织腾空:

    “此式,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