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483章 荧惑守心,当有圣人出!(第一更)
    晴空万里如洗,湛蓝没有丝毫杂色,天高而清。

    群山巍峨绵延,横断诸国,高处雪线练成一线,似隔断天山,低处草木葱郁,空气清新,风景如画。

    一辆行驶在笔直公路上的黑色越野车上,楚凡轻踩刹车,降低了速度,看向窗外的眼神颇为复杂。

    此处,却正是上次他们登山一行人出事之地,一切噩梦的开始。

    与上次结伴而行不同,这一次,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前来。

    僵尸,炮弹,枪林弹雨,血腥,沼泽,衣不遮体,茹毛饮血......

    再度来到此处,楚凡恍若隔世,心中似乎还回荡着这半年多所发生的一切,眼前却是一片如画风景。

    一切,似乎从未发生过。

    楚凡靠边停车,自后备箱中取出一株株白菊花,走到道旁的一处野地里。

    这里树木不高,草却很旺盛,随风这个一个个草漩,草木之间,是一处处简单的坟茔,上面刻着简单的文字,以及照片。

    “成济,毕汪,傅元元,李同.....”

    楚凡微微躬身,放下白菊花,心中默念着同伴的名字:

    “一路走好......”

    嗤~

    轮胎与地面摩擦声中,又一辆越野车停在道旁。

    虎背熊腰,好似黑熊成精似的风鸣涛拉开车门,抱着一大捧白菊花,面色沉重的走下车来。

    “诸位一路走好。”

    风鸣涛放下白菊花,摘下墨镜,也是深深一鞠躬,沉重悼念。

    之后,他站起身,看了一眼楚凡:“楚小子,就你来了?还是其他人已经走了了?”

    之前那场‘僵尸王事件’之中,他们一行人之中,只有他与楚凡活下来,但如山的自然不仅仅只有他们一行人,还有其他的登山队,其他地方,自然也有幸存者。

    回去修养了数月之后,本来约定着一起来祭拜亡者。

    但此时只有他们二人,似乎其他人,都没来。

    “我和歌云已经分手了,不知道她会不会来,但其他人,应当是已经来过了,我来之时,墓碑,杂草,都是收拾过了的。”

    楚凡面色平静,只有眼神中有着一抹黯然。

    患难未必见真情,可能见到更多的是对方的丑陋,生死之间,这本没什么,一旦回去,矛盾就爆发了。

    分手,再正常不过。

    但他他心有黯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却没发现,待他说到‘歌云’这两个字的时候,风鸣涛神色大变。

    “你说谁?!谁和你分手了?!”

    风鸣涛嗓门本来就大,这一提高声线,硬是将楚凡吓了一大跳。

    “风老哥?”

    楚凡皱眉,有些疑惑:“还能是谁?我女朋友齐歌云。”

    “你失忆了?还是在跟我开玩笑?”

    风鸣涛惊疑不定的看着没有丝毫异样的楚凡,一时竟不由的退后一步:

    “齐歌云已经死了,你莫非忘记了?”

    齐歌云死了!

    楚凡心头一震,脑海轰鸣。

    他想起来了。

    齐歌云已经变成了僵尸,被击杀在喜雅山脉之中死无全尸了......

    可是......

    整个人一颤,扑倒在地。

    风鸣涛一把将其提起,发现他却已经昏迷了过去。

    “这不对......”

    风鸣涛放下楚凡,心中一片惊疑。

    他可不会以为楚凡是受不了巨大的打击而疯癫了,因为他知晓这小子的心志坚韧,山林之中几十次生死危机都闯了过来,怎么可能回去之后就突然疯癫?

    这其中,只怕......

    “啊!”

    没多久,楚凡大叫一声,翻身坐起,冷汗已经打湿了衣衫:

    “不,不对,我怎么会,我怎么会?”

    “到底发生了什么?”

    见他醒来,风鸣涛忍不住开口:“你该不会是被鬼迷了心窍吧?”

    这话,若是之前,风鸣涛是怎么都不会说的,但是亲自经历了‘僵尸王事件’之后,他已然不是个纯粹的无神论者了。

    “我不知道.......”

    楚凡声音发涩,胸膛起伏,心头泛起一抹深深的寒意:“我的记忆出问题了.......”

    “你回家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风鸣涛兀自有些不可思议。

    好好的,记忆怎么可能出问题?

    他完全想不明白,分明亲眼看到了齐歌云的死,怎么转头就给忘了?

    而齐歌云分明已经死了,尸体都被高强度火焰给焚烧成粉,装进了特种合金打造的盒子里,楚凡见到的,又是什么东西?

    鬼?

    “我......”

    楚凡刚开口,就听到一声尖锐的鸣笛声。

    两人齐齐回头,一辆银灰色的轿车风驰电掣而来,漂亮的一个甩尾,直接横停在道边。

    车门打开。

    一位穿着清亮,长相靓丽的少女走下来车来。

    那少女长得清纯漂亮,肤色白皙,捧着一束白菊花,看上去美艳动人。

    但风鸣涛与楚凡的心头却皆是一寒,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这少女,却正是那本该已经死去,连骨灰都被特事局带走的,齐歌云!

    “楚凡,风大哥,你们久等了。”

    齐歌云轻轻一笑,本来美丽的笑容,在此时此刻的两人眼中,却显得分外恐怖惊悚。

    “?”

    风鸣涛头皮一炸,倒吸的凉气被肺内腾起的热气一并吐出,鼓点一般炸响:

    “艹!”

    拉起楚凡,拔腿就跑。

    活见鬼!

    这特么的活见了鬼!

    风鸣涛差点吐血,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跑!

    跑!

    风鸣涛咬牙切齿,拉着脸色更难看的楚凡再度奔逃进入了丛林之中,一刻也不停息,狂奔而逃。

    两人的速度很快,在丛林之中比猿猴还要灵活。

    但无论怎么跑,两人都只觉背后冰凉,好似一条湿滑冰凉的毒蛇,盘绕在他们的背上,舔舐着脖颈。

    让两人心头直冒凉气。

    “你们,要去哪里?”

    毫无丝毫温度的声音如影随形,似腊月寒风吹拂,冷入骨髓。

    “妈的,老子要被你坑死!”

    风鸣涛咬牙切齿,边跑便骂:“我也是蠢,为什么同意和你们相约一起来?”

    “什么?不是你约我一起来吗?”

    听着这句话,楚凡也忍不住了。

    两人对骂一句,心中皆是一震,好似知道了什么,但也来不及多想,就地一个打滚,分散开来。

    轰!

    气浪翻滚,一道长长的沟壑蔓延数米。

    ‘齐歌云’面上带着森森冷笑看着两人,阴冷的气息不断的自她身上扩散出去,好似千百条毒蛇同时嘶喊吐信。

    让风鸣涛两人头皮发麻。

    各自抬头看去,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那站在原地的,哪里是‘齐歌云’分明是一个身形魁梧,面容森寒,黑如炭的三印人模样。

    不知是人是鬼还是僵尸。

    “我艹,楚凡,你小子抱着这玩意睡了三个月?!!”

    风鸣涛震惊了。

    若不是环境不对,他非要对楚凡表达一下自己万二分的敬佩。

    楚凡也傻了。

    饶是他一向心性沉稳,几次险死还生之后也算是历练出来,见得这一幕也差点吐出来。

    “我告非!”

    楚凡差点吐出一口血,心中又气又怒,差点按耐不住上去和这怪物搏命。

    得亏这三个月内他身心受到严重的创伤,清心寡欲了三个月,要不然......

    但哪怕如此,想起自己曾抱过这么个怪物,胃里也还是一阵阵的泛酸水。

    呼!

    怪物一个前扑,阴冷气息化作寒风吹过,抓向风鸣涛。

    风鸣涛重重一踏地,如同蛮牛也似撞向那怪物:

    “分开跑,要是活着,你小子要给老子披麻戴孝!”

    “风老哥!”

    楚凡目眦欲裂,一咬牙,转身向着林外跑去。

    这怪物速度太快,单凭一双腿铁定跑不过他。

    风鸣涛天生神力,象形拳又是一等一的刚猛拳法,这猛然一撞,比起斗牛场里发了狂的蛮牛还要来的凶。

    砰!

    但一个碰撞而已,他就被硬生生顶翻在地,大口鲜血喷出,身上筋骨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大片。

    “哈哈哈,怪物,想杀你家风爷爷,还差的远呢!”

    风鸣涛大口咳血,却反而‘哈哈’大笑,借着那一撞之力倒飞十多米,身在半空之中又重重踩在一颗大树之上借力。

    强忍着剧痛向着与楚凡相反的方向跑去。

    一左一右,分头逃跑,这却是两人在那‘僵尸王事件’之中培养出来的默契。

    真正的生死之时,没有矫情,能活一个是一个,否则,只能一起死。

    “楚凡.....”

    那怪物嘴角粘液滴答,连一秒的迟疑都没有,身子一起一纵,已经追向了楚凡。

    逃入山林之中的跑不了,开车逃走的话,他就会暴露。

    呼呼~~~

    楚凡大步踏行,他本来就有拳术底子,经历了大变之后长进更是不小,此时跑起来,远比普通人快的多,也持久的多。

    但饶是如此,也根本快不过那头怪物。

    看着远处道上的车辆,感受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危机,楚凡猛的发出一声大吼,扑倒在地。

    呼~

    那怪物一掠而过,拦在了楚凡的必经之路上,面上神情越发恐怖:

    “你再跑啊?”

    楚凡心跌落谷底,这怪物不同于那些没有灵智的僵尸,居然有着不弱于人的智商。

    还会将他们骗到这里再杀。

    看来,那些早就到了的人,不是走了,而是也被这怪物给杀了。

    楚凡缓缓站起身,也不跑了,神色凝重的看着这头怪物: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死人,不需要知......”

    那怪物舔了舔嘴唇,正要出手,突然身子一僵。

    一道平静的声音淡淡传来,不高不低,却好似重若泰山,让那怪物瞬间僵立在原地:

    “一头伥鬼罢了,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东西。”

    “谁?”

    楚凡抬头看去,就见远处的公路之上,不知何时又停下了一辆越野车。

    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的青年,懒洋洋的坐在大开的车门驾驶座之上。

    “恶虎吞人,其魂将化作伥鬼被恶虎操纵,山里那头怪物比恶虎可要厉害的多了,自然,也有这种手段。”

    安奇生下车,随手关上车门,边走,边说。

    他的神情平淡,动作也不急不缓,话音未落,却已然来到了一人一鬼身前。

    安奇生淡淡的看着这头伥鬼。

    僵尸者,集天地怨煞而生,不老不死,这僵尸王诸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之皇天十戾都要强。

    被符箓封印,又沦落到绝灵之地,却还能搞风搞雨。

    仅仅是被几个人看到棺木,就感染出了一大批活着是僵尸,死了仍能化作伥鬼的怪物。

    但也仅此而已了,这种催生出来的僵鬼,哪怕能吸血补充,在这绝灵之地也活不过半年。

    其实力,也低的可以。

    对于此时的他来说,更是连神秘都没有了丝毫。

    那伥鬼被安奇生眼神一瞟,立马如同死了般,再没了气息,呆呆愣愣的,比僵尸还要僵硬。

    “是,你是安,安先生......”

    见得安奇生,楚凡心头狂震,顿时认出了他。

    他们被困在山林之中,齐歌云异化成僵尸,几十上百个精锐枪手都拦不住她,被硬生生的掀翻了好几架装甲车。

    就是此人,随手一根铁棍,将那僵尸钉死在地面上,一脚踩死的。

    回去之后,他通过多方面打听,已然知晓了,这青年,居然是见神大宗师,据说曾在正面交手里打死了乞道会大魁首穆龙城!

    甚至于他还听说,这安奇生一人独走西方,一路杀了不知多少暗杀他的雇佣兵,杀手,一举挑翻了传承三百年的海外大势力乞道会!

    执法武者论坛上,已经将他吹成了古今东西方第一高手!

    “你......”

    那三印人模样的怪物刚想开口,一只手已经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

    楚凡眼皮狂跳,只见那头追的他逃无可逃的怪物,如同被大锤敲打的钉子,硬生生被捶入了地面之中。

    砰~

    伴随着一声惨叫,地面下似有闷雷炸响,殷红的血液已经浸湿了地面。

    天地有运,万物有灵,世界运转,自有其轨迹。

    宇宙置换,一波波的危机降临,玄星本身,也随之有着常人难以察觉的变化。

    用久浮界的话来说,就是气运勃发,天人当生。

    换做玄星,则是那特事局那神神叨叨的道士许鸿运所说的,‘荧惑守心,当有圣人出’!

    圣人......

    心中念动,安奇生看向楚凡的眸光深处,就泛起一丝涟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