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513章 世界在变化(万更第六天)
    拉塞尔心头一震,这才发现四周虚空寸寸褶皱,异度之门无形之中就被割裂在不同的空间。

    而从异度之门中爬出来的自己,无形之中,也就被扭曲切割成了无数块!

    异度之门非是实质,而是血脉巫术的投影,极难毁灭,但是却可以扭曲,分割。

    这短命种,怎么会知道?

    歪打正着?

    还是......

    轰隆!

    拉塞尔心中震动之时,安奇生却没有过多废话要说,心念一动间。无垠浩瀚的天地之间,骤然有七口剑光一闪而过。

    七口剑光无色,倏忽纵横间,却又黑白两色一下充盈鼓荡,似要充塞天地,一时天地黑白两色交织,演化出一副巨大无边的黑白太极图。

    继而那金光一个收敛,化作道线分割黑白,转动阴阳。

    于虚空氤氲涟漪之处轰然爆发,淹没了一切。

    人间道中,幽冥府君古长丰能以自身内景天地为根基纳天地阴煞成幽冥地府,安奇生于玄星之上虽然做不到另开一界。

    然而借助两界众生之力,于这梦境之中引导,他却可以变相做到这一点!

    “短命种.......”

    骤然爆发的神光之中,拉塞尔却没有挣扎,只是一双眸子冷漠而森寒的看着安奇生,似要将他的面容深深烙印在眼底:

    “你很好......”

    梦魇九头蛇,以梦魇为名,但凡遇到其他文明,必然先将一切生灵拉入梦魇之中,以梦魇夺取文明一切精华。

    他虽然从未有过毁灭文明的战绩,然而入梦摧毁的国度,星辰却已经不是第一次。

    但还是首次被人引导反拉入他人的‘梦魇’之中。

    安奇生俯瞰拉塞尔,眸光沉凝若海,如他所言,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呼呼~

    前后不过几个刹那,长空之上神光消失,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一方异度之门以及巨蛇拉塞尔。

    这一番动作太快,绝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唯有王权山巅的一众道人,心头一震,似乎明白了什么。

    “祖师,将那头怪物扭曲,分割了?”

    元庭光目光摇曳,有些惊疑。

    这方梦境的根基是安奇生所铸就,内里的一切却是他们填充,当然知晓这梦境不止是一重。

    那头怪物,似乎被分割丢到了梦境的其他几重。

    “祖师创造这梦境,就是为了镇压这头怪物?”

    最先出手的老道微微皱眉,揣摩着祖师的意思。

    “恐怕是了......”

    有人点头。

    之前安奇生降临王权剑,传下的法旨就是构架梦境,且不仅仅是一重,而是涵盖了古今三千三百年的多重梦境。

    当时他们还自诧异,若仅是为了延长寿元,于梦中获取更多修行时间,一重梦境已然足够,又何必如此麻烦。

    现在看来,祖师却是早已预料到此事了。

    在场几人都心思通明,到了此时自然猜出了安奇生的心思,不由的心中升起敬畏。

    从通正阳到这头怪物,祖师似乎算无遗策,所行之事,皆有多重深意。

    “多思无益,祖师要做什么,做弟子的只有听从,配合了。”

    元庭光深吸一口气:

    “静候祖师法旨吧.......”

    .......

    这一天。

    对于玄星所有人来说都注定是一个无法忘记的日子,甚至要被历史多铭记。

    悬空的巨门,横贯东西的神剑。

    关于这两者的高清照片几乎在瞬间已经引爆了整个网络,这一次,再没有任何人能够遮掩过去。

    各国官府也没有了压低讨论的念头。

    无他,看到的人太多了。

    短短一天,全世界范围之内,参与讨论这两件神物的网民,已经超过了三十亿,且还在以远远超越任何话题的增长速度疯狂增长。

    这是继多年之前一场巨大灾疫之后,第一个彻底引爆全球讨论的话题。

    “那扇门到底是什么?通往地狱的大门?还是通往其他世界的传送门?门后有什么,外星人?魔鬼?”

    “禁忌的大门啊,如果这扇门被打开,会不会引来无数的外星人?”

    “那一口神剑又是什么?有知道那大门之上是什么文字的嘛?我搜查了全球资料库,没有发现任何相似的文字。”

    “飞剑,飞剑啊!横跨东西半球,远渡重洋,横掠长天,这不就是传说之中的飞剑吗?天府群山中,难道真有剑仙?”

    “口胡,传说里的飞剑哪有这样的威力?哪有什么剑仙?如果有,当年我等先辈出天府参战,死伤全国第一,怎么不见剑仙出面?”

    “这是我南韩国传说之中的神剑!伟大的民族再度拯救了世界!”

    “哈哈哈,楼上笑死我了,你们南韩有剑文化吗?”

    .......

    无数人在网络上尽情的宣泄着灾劫过后的激荡心情,与人谩骂或与人争论,也有很多人只是单纯的想要探究奥秘。

    更有黑客欲要黑进卫星窥探虚实,被高度紧张的各国官府打的灰头土脸,大批大批的黑客被顺藤摸瓜的抓了出来。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入梦者’也终于第一次被世人所察觉,所知道。

    那一一个视频,

    来自于三印国。

    一个自称是‘大龙门’门下弟子的三印国青年,盘膝坐于一块单薄的木板之上,飘荡在浑浊奔流的恒河之中。

    他很瘦弱,且矮小,裸露在外的上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铜铁般的光辉。

    他下半身穿着亚麻裤,浸泡在恒河水中的双脚赤裸,没有鞋子。

    这种打扮在三印国很常见,他们自称‘达利特’,而其他人,叫他们贱民。

    一架小型的无人机在他头顶盘旋着,拍摄着。

    “我名哈里,是一个入梦者,在梦中,我是幽州大龙门的弟子,我的祖师,是强大的大龙门主,燕狂徒!”

    青年说着流利的大玄话,通过无人机记录下来,大玄话是当今世界学习最多的语言之一。

    他在直播。

    无人机的画面上闪过一条条弹幕,大多是惊诧于他流畅的大玄话,至于什么大龙门,入梦者,燕狂徒。

    却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哈里!你不应该去,快停下!”

    “哈里!”

    “哈里,快停止你愚蠢的想法......”

    远处的恒河岸边,不少与他一般打扮的人在挥舞着手臂,呼喊着。

    “他们,都在劝我回去,他们觉得我疯了。”

    哈里冲着无人机解释了一句,脸上带着笑,却没有任何人觉得他在笑。

    “很多很多年前,我记事开始,父母就告诉我,不可以穿鞋,在任何有其他人在的地方,都不能坐下.......”

    哈里平静叙述:“法律废除了不平等的规定,可人心中的观念却代代流传下来......多么可笑。”

    无人机的直播上,没有了弹幕,似乎观看直播的人都被惊了一下。

    但转瞬,铺天盖地的嘲讽就布满了整个屏幕。

    “我这次出来,就是要挑战那个......”

    哈里说着,于恒河之中站起身来,竟赤足踩踏着恒河,向着不远处一座立于恒河之畔的简陋房屋走去:

    “那个愚蠢而又可悲的迦楼罗!”

    踏水而行?

    这一下,观看直播的许多人被镇住了,但也有不少人发出质疑,认为河水之中一定有其他东西。

    但也有人不吭声了,因为他们认出来了画面之中的简陋房屋。

    那房屋很是简陋,与寻常人居住的房子没有任何两样,但这简陋房屋却极为有名。

    因为这房屋之中住着的是曾经的贱民,如今的神圣,见神大宗师迦楼罗。

    嘎吱~

    哈里走到岸边的同时,房屋的木门缓缓打开。

    一个高鼻梁,深眼窝,皮肤黝黑,着帆布衣衫,提三叉杖的消瘦老者慢吞吞的走出门来,他平静的看着哈里,轻声道:

    “孩子,你不该来。”

    迦楼罗的声音平静悠扬,似僧侣团诵念经文,声音不高,却极有穿透感,恒河流淌的‘哗哗’水声都被掩盖住了。

    “迦楼罗,你该知道我为什么来。”

    哈里神色复杂的看着迦楼罗,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

    他,或者说很多人都知道。

    这个温吞吞的老者,是世界上最为恐怖的杀手,死在他手上的人,不计其数。

    “你曾经听过我的讲经,我能感觉到你的愤慨,可,事情不会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迦楼罗微微摇头:“移山容易,移心难,人心中的偏见,唯有时间与教育可以抹平,暴力,没有任何意义。”

    “我的千倍努力也抵不上人家生而是刹帝利,我可以忍受平庸,却不能忍受卑微......”

    哈里死死的凝视着迦楼罗,双眼微微泛红:

    “我在大玄,学到一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你只知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却不知道因为这一句话,死了多少人。”

    迦楼罗微微摇头:

    “我们,没有大玄人那样的祖先.......”

    “没有那样的祖先......”

    哈里神情肃穆,随着手指的一根根握紧,一字一顿道:“那,我就做这样的祖先!”

    “哦?”

    迦楼罗抬了下眼皮,没有被他的豪言壮语所激动,声音仍如有气无力:

    “你或许还未睡醒,做梦做的失去了神志......”

    “呵呵,哈哈!”

    哈里轻笑,大笑着,似乎眼泪都流了出来:“迦楼罗,你老了,你不知道世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革!”

    砰!

    笑声回荡之间,哈里脚下重重一踏,周身十多米之内的地面齐齐下陷,而他自己已然如离弦之箭般迸射而出。

    他双臂张开,如同大鹏展翅般,横掠数十米,真气狂涌之中一拳打出:“时代,变了!”

    轰!

    似晴天打了个霹雳。

    盘旋的无人机一个颤动险些自天上跌落而下,镜头翻滚,让观看直播入神的一众人连连唾骂。

    待到镜头再度稳定。

    一众人再度看去,只见一只干瘦的手掌,慢慢落下,将哈里高昂的头颅重重压在了地图之中。

    砰!

    泥土飞溅,灰尘四起,老旧的房屋‘簌簌而动’。

    哈里只觉眼前一黑,继而狂怒挣扎,但任由他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头上那一只干瘦的手掌。

    迦楼罗轻叹一口气,松开手转身离开。

    哈里目眦欲裂:“你,你也是入梦者?!”

    “你的大鹏王拳......”

    迦楼罗脚步微微一顿,继而走进灰尘缭绕的房屋之中:“我教的.....”

    “你......”

    哈里如遭雷殛,跌落灰尘之中。

    ......

    连迦楼罗这样的见神武者都是入梦者?

    青龙合上电脑,面色沉凝:

    “入梦者的数量,在以极快的速度增加,已经控制不住了......”

    距离那天变之日已经过去一周,但一周的时间无法抹平这巨大的震动,更因为入梦者的不断出现,世界隐隐出现了乱象。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掌握了力量,就如握上了世间最为锋锐的刀,真不知未来将会变成什么样。”

    白虎轻叹一声。

    玄星没有过真正的和平,世界各国之中的矛盾仍然极多,种姓制度,种族歧视,阶级矛盾,贫富差距......

    各种各样的矛盾隐藏在和平的外衣之下,寻常时候根本察觉不到,但却并不代表它们真的不存在。

    如同哈里那样的人,世界上不在少数,入梦者的出现,终究会引来隐患。

    暂时来说,世界各国仍旧掌握着最为强大的武力,足以镇压,可有朝一日,有人掌握了如那口‘王权剑’一样无人可制的力量呢?

    内有入梦者,外有那火星上不知名的怪物,一时间内忧外患,让人应接不暇。

    “昨日,又一批入梦者出现了,你去安排人接手吧,切记态度温和,不能过激......”

    青龙揉捏着太阳穴,精神疲惫,他又有许久没有休息了,如果不是因为他的体力强大,只怕早已猝死了。

    “已经安排人去做了。”

    白虎回答道。

    “已经去做了?”

    青龙抬头,先是有些诧异,随即闪过一丝惊色:“莫非你也......”

    “不错。”

    白虎搓了搓手掌,情绪有些期待,激动:“昨日凌晨,我也成了入梦者......第一次,真正进入了‘王权梦境’而不是通过陆院士的脑电波去看.....”

    “.......连你也?”

    青龙站起身,有些烦闷的走来走去,一时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一批又一批的入梦者接连出现,让人应接不暇,最大的原因当然是因为特事局内部也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入梦者。

    “对了。”

    白虎似想起了什么,犹豫片刻后还是开口:“囚牛,睚眦,青鸟......他们几个也都成了入梦者。他们没好跟你说.......”

    “什么?”

    青龙声线一下拔高,再无法淡定下去。

    特事局真正的高层有七人,分别是囚牛,青狐,睚眦,青鸟,丹凰,白虎,青龙。

    王之萱代号丹凰,姜世黎代号青狐,两人早已成为入梦者,此时端上囚牛,白虎等人。

    合着此时特事局唯一的‘自然人’。

    居然就是自己?!

    顿时,青龙感受到了来自于那‘王权梦境’的浓浓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