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646章 一念动,天下圣主来拜!
    “你要突破?”

    穆龙城先是一惊。

    随即心神微凝,斩去心头充盈的杂念,极度凝神,便发现了不对之处。

    ‘气运……‘

    穆龙城心中喃喃,却是感知到了元独秀身上发生的蜕变。

    是的,蜕变!

    天地无垠,大到无边,可归根究底,是由无数渺小到肉眼都不可见的细微粒子所构成。

    其间万物的一切活动,不过是粒子的运作。

    强名其为道,而其一些有序的运作被人发现,则命为’因果‘’命运‘等等抽象的词语。

    气数,命格,本也只是其中之一。

    某种程度上来说,气数,命格来自于天,也没有错。

    这不是天地的赐予,也不是一成不变,这方天地的传说之中有的是;逆天改命’之法。

    可相比于天地而言,生灵,乃至于修士又算得了什么?

    改易气数,命格,其难度之高或许比之不上改天换地,可也绝对不低。

    而此时,元独秀身上所发生的蜕变,追本溯源,来自于气数,命格的发生的变化。

    可他什么都没有做,怎么可能发生这般大的变化?

    “是因为那个袭击者?”

    饶是穆龙城自忖也算是见多识广,此时也有些发怔了。

    送宝还不够,还为其改易气数?

    如果说原本的元独秀天资虽算不错,可也只是千万中人挑一,跟随自己修行之后,有着变化,机缘,可放眼东洲也不算事多么出类拔萃。

    但此时……

    嗡嗡嗡~

    穆龙城心中有些惊疑,元独秀却再度闭上了眼睛。

    纯粹如黄金烧融般的金光以他的为中心开始扩散,其速不缓不慢,却坚定不移。

    而被金光充斥之地,一片片的虚空之中的有形无形之物就被统统排斥了出去。

    金光所覆盖之地,其中一切,都开始随着元独秀的气息变化,而变化!

    人无法改变天地,只能随波逐流被天地所改变,这叫顺成人。

    修士逆天而夺命,以自身夺天地精华,改易自然,这为逆成仙!

    洞天,也被很多人称之为夺命之境。

    其下称命,其上为寿。

    天寿的寿!

    曾经可望不可即的境界,如今已然触手可及,元独秀的心中却古井不波。

    只是一点点,缓慢而又坚定的以万法为心神媒介,开始勾勒出属于自己的洞天世界!

    ……

    一片幽幽暗暗,目光难以洞彻的诡异之地,万法龙楼绚烂如日,挥洒神光亿万,照破道道阴霾。

    那一缕缕若不得知则必然看不到的混乱气息,在万法龙楼的烛照之下,好似烈火之中的牛油,极快的消融。

    “这些气息……”

    神光缭绕之中,安奇生神色微妙,体内那诸多混乱气息同样消失不见。

    但消融并非消失。

    纵然是至尊至宝的刹那复苏,也不足以将这些混乱气息扫灭,其若野草,吹之又生。

    其无根无源,却又无穷无尽,诡异无比。

    驱之不尽,灭之不完,纵然直面至尊至宝的气息,也只是变换了存在的形态,并没有被真正扫灭。

    “无怪乎那万法祖师死的如此无声无息。”

    感知着四周以及体内的诸多变化,安奇生心神凝重。

    至此,他已然明了。

    万阳界天地之中,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拦这些气息的侵袭,哪怕是至尊,甚至是天地宇宙本身!

    无论有形无形,无可阻挡,似注定被侵袭,注定毁灭。

    “若一切都注定毁灭,我又何必徒劳?”

    一个念头在心中泛起,安奇生的心神就是一凝,化作无形神剑将这一缕念头彻底斩杀。

    这一下,安奇生也只能收敛心神,在万法龙楼的烛照之中开始彻底清洗自身。

    以他之小心,在至尊至宝复苏的气息缭绕之下,竟也被影响了心神。

    若非他心神警醒,只怕要和三心蓝灵童一般自爆这一道元神之身,方才可能摆脱。

    “呼!”

    心海扬波,安奇生心神沉凝,清洗杂质的同时,也在梳理此次所得。

    尤其是有关于这一缕被庞万阳称之为‘熵’的气息的可怖性,危险性。

    腐蚀心灵,扭曲性格,破坏秩序,长生之厄……

    这一缕气息是安奇生平生所见最为诡异的东西,其似乎没有直接灭杀生灵的能力,可针对的却更为恐怖。

    “若果真如我预料,那么,也应该见见他们了……”

    安奇生心中微微一动。

    贴合其灵魂深处,那一道道一图的光芒笼罩之地,陡然跳出一道灿金色的精神烙印。

    并于下一瞬,化作文字划过他的心海:

    ……

    【命格:百败(万胜)!逆死而生,铅华洗尽,百败不易我心,则未来当有万胜!】

    【命格蜕变,气运勃发中……】

    “万胜?”

    安奇生微微有些惊讶。

    此来之前他心中有感元独秀的机缘将到,是以,他才没有理会那人掳走元独秀。

    只是却不曾想到,他的机缘竟是命格的蜕变。

    命格源自天地变化。

    天地若如一张无比繁复的网络,命格则是其上的节点,不是任何人,都有命格的。

    正因如此,命格的变化,就是天地的变化。

    这一场天地变化的第一步,是要落在元独秀的身上吗?

    安奇生心中动念。

    灵魂深处,便又有一道精神烙印缓缓浮现,只是这一道精神烙印极度残缺,且有着朦胧,不真实之感。

    “这种变化……”

    安奇生心头明镜泛起涟漪一缕,这种残缺的精神烙印,他不止一次见过。

    第一个,是通正阳,第二个,是诸殇……

    “此人,居然还是个真的穿越者?”

    不由的安奇生心中有了不小的兴趣,也有了些了然:

    “似乎,还与我有着关系……”

    ……

    呼~~

    天象变易所掀起的狂风于山川之中纵横狂呼,却吹不散那弥漫长空之中凝聚不散的血腥气。

    不计其数的万法楼弟子奔行在山川之中,不断的施展神通挪移山川地脉,收敛那血气之中的凶戾之气。

    那一场战斗似乎持续的时间并不久,可善后的时间却要万倍于它。

    山川坍塌,大地暗红似被血水侵泡过,可以预料的,若无外力加持,仅凭天地自发的运作。

    便是再有千年,也未必就能恢复旧观。

    “封侯级战斗,真乃天倾也!莫说凡人了,就算是你我,若是被波及到,也逃无可逃。”

    “古今三千万年,天地之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传说,可真正能够流传至如今的不过‘侯、王、尊’三字而已!

    万族共尊之尊位,自然是因为有着惊天动地的实力!”

    “元阳真人真乃神人,一条封侯级的龙王,竟也被其轻易镇压了!”

    “听说之前的万法龙楼复苏也与他有着关系……”

    ……

    山脉之中,诸多万法楼的弟子议论纷纷,亲身经历了以往传说之中才会发生的战斗。

    哪怕是并未真正的参与其中,但仅仅是旁观,已然让他们心潮澎湃了。

    纵是那波澜壮阔的上古,中古时代,封侯也是能够纵横天下的强者,遑论如今?

    他们虽然拜入了万法楼,可又怎么可能见过这般恐怖的战斗?

    此时奔行在山脉各处,感受着那一战未散之余波,心中皆是不能够平静。

    “元阳道人……”

    气流翻滚之间,一青衫道人立于云海之中,微微侧耳,却已然听到了山脉之中万法楼弟子的诸多议论之声。

    对应自己以神通窥视所看到的一切,对于这一战的前因后果已经心中了然。

    随之而来的,便是浓烈的忌惮。

    自那元阳道人横空出世至今,方才不过三十多年而已,其竟已经归一成就,于天变之前一举封侯!

    这是何等天资?

    那天鼎帝被称之为近古之后东洲天资最强几人之一,可也足足用了千年时间,且于生死一战中险险突破。

    而这元阳道人,竟似乎只用了三十年!

    “李师弟!”

    青衫道人心中思量之间,一道平静的声音自虚空之中传出来,带着掩饰不住的凝重:

    “不得擅入万法山脉!”

    “赵师兄?”

    青衫道人眉头一跳,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讶:“您怎么来了?”

    那声音的主人名为赵宏梦,是他们天书学院的当代院主,数十年前的诸王台一战之后再不曾外出。

    此时怎么突然出光?

    “静坐中推演天机,心有所感,不得不出关一行……”

    赵宏梦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似乎耗费了莫大的心力。

    青衫道人却是眉头一皱,感觉到了不对,他与赵宏梦相交千年,能够听出他话里有话。

    “不得不来,是个什么道理?”

    青衫道人凝视虚空。

    一缕涟漪扩散如水面,一满身书卷气的老者踏步而出,一手捏着古卷,一手提着戒尺。

    看的青衫道人眼皮狂跳。

    那古卷,戒尺,分明是曾经‘夫子’传下的两件封王灵宝!

    呼呼~

    赵宏梦走出涟漪,眸光却是落在穹天极高,极远处。

    青衫道人循声看去。

    就看到一道道气息强大的身影,自天地各处浮现,皆是踏步而来。

    啪嗒~

    赵宏梦轻轻敲打着戒尺,看向万法楼的神色却有些复杂:

    “他要见我,我就不得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