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671章 王权巡天
    那一道神光相隔不知多么遥远,其也并非真个横掠星海而来,而是其‘本体’在以超乎想象的速度遁破虚空而来。

    外显而出的神光,则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态展现出来。

    遥隔不知多少万里的虚空的众人,理论上是不可能同时看到那一道神光的,可这样的事情,却偏偏发生了!

    星海各处,皆有人窥到了那一道神光的痕迹,其速之快,已达到一个言语无法形容的地步。

    其每一个刹那所横跨之星空,纵然是封侯大能都要撕裂虚空奔行数年乃至于数十年!

    佛土,战王族,战猿山,银蛇谷,魔龙宫,乃至于其他诸多星海势力,全都看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星空无垠,王侯难以横跨,因为血肉之躯,终究在乎损耗,纵能撕裂虚空遁行,却也有着极限。

    但神通,灵宝却又不同了。

    正如凡俗之中体魄强横者,拳脚能打出破空,破音之速,可其本身腾挪之速,根本达不到这个程度。

    对于修士而言,同样是这个道理。

    若神兵不如拳脚,古今修行者,又何必打造神兵灵宝?

    这一枪比起之前那一箭似乎还有所不如,但后者可是至尊神兵之光,而这一枪,是真正,活生生的修士刺出的!

    那星海之中持破日神弓之人未必还能发出同样一箭,可那太极笼罩,五色神光缭绕之中的白发道人。

    没有人怀疑他是否还能再度刺出一枪!

    任何修士都不会排斥使用灵宝,至尊灵宝足以让无数修士羡煞。

    可如果能选择,谁都更想一切神通归于自身!

    “反击,这位前辈要反击星海之中的敌人!”

    佛土之中,有大和尚忍不住停下了诵经,看向那一道绚烂至极,可怖可畏的神光。

    那一道神光的本体他看不到,这天下也没有几个人看得到。

    但这一道神光,却自皇极大陆而起,横跨无垠星海,留下一道不知多么漫长的光带。

    亘古黑暗的太空,在此刻变得绚烂。

    犹如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道光,光虽过去,可带来的震撼却久久不散。

    这不是至宝神兵之威,而是真正的修士。

    一尊,在天地大变,变得不适合修行的如今,硬生生踏入封王之境的存在!

    “破日弓的归属,似乎是一个极为隐秘的教派......”

    帝牟尼掌托星辰,幽深的眸光凝视那远去的神光,声音凝重而沉闷:“这位,是要掀起真正的大战?

    还是要试探那教派?”

    诸多星海势力都有些胆寒,一尊新晋,且有着至尊至宝的封王强者的威慑,没有人能够无视。

    呼呼~

    星海各处,皆有风暴呼啸,那是虚空的波动,无所不在的灵机在沸腾,引动大片大片的陨石,星辰天体暴动。

    “那是什么?”

    “哪里来的神光?戒备,戒备!激活大阵,激活大阵!”

    “天啊!这是哪里来的大能?”

    星海某处,一方生命星辰之上,有着修士被惊动了,抬头看去,不由的骇然无比。

    那神光不知从何而来,却比照亮他们星球的恒星还要璀璨,所过之处,星空都在暴动。

    何其之恐怖?

    更有无数的生灵跪拜叩首,发自内心的颤栗让他们生不出丝毫的反抗之心。

    哪怕那神光只是与他们擦肩而过。

    神光横空,气息弥天,所过之处,一颗颗星辰,一片片星系都被惊动。

    星海震动!

    这一枪横跨星海,其速自然不及那一箭,但声势却还要浩大许多。

    便是血神心头也是一惊:

    “刚刚踏破那一道门槛而已,怎么会有如此惊人的蜕变?!”

    境界的突破绝非是立竿见影的提升,是需要漫长岁月的积累,滋养的。

    战斗之中突破,反杀这样的事情,在万阳界古今的历史之中都是极为少见的。

    “该死!”

    血神心头一惊,阳神却彻底暴怒了,血气狂潮汹涌而出,恨不得横跨星海,将那白发道人立毙!

    那一道神光极度璀璨,可那燃烧的是他的神力!

    那白发道人不知以什么手段,竟然将自己射去的那一箭化为己用,用以反杀自己!

    这让他如何能不暴怒?

    但暴怒之余,他的心神又是一沉,扫了一眼自那神光浮现就远远退去,做旁观模样的血神一眼。

    有这魔崽子在侧虎视眈眈,自己若再度受伤,只怕就真的危险了......

    他很清楚,同为封王,自己虽比他强,却也只是因为自己所修之神通对其有着克制,并非真的能够视他如无物。

    “兄长且去,日后若天变,我自会禀明门主,为你报仇!”

    血神飘然远去,倏忽就是数万里。

    神意震荡真空发声,身影却已消失不见,但他的气息,则在这一片星海之中飘荡不散。

    却是直接隐在暗中,伺机而动。

    没有半点为其‘挡枪’的念头。

    “该死的魔崽子!“

    阳神眸光更冷,但却也毫无办法,只能凝望那横掠长空,裹挟无尽灵机而来。

    越来越强盛,越来越气势如虹的神光长枪。

    那长枪之上沾染着自己的气息,遥隔星海都能横跨,自己此时跌落低谷,想要逃走却是极难。

    这一凝神,阳神就感受到了与之前不同的气息。

    这一道跨空而来的长枪之上,凝聚着深沉的法理纹路,其等级似乎未至封王级数。

    但却凝聚着一道让他都有些惊悚的纯粹杀戮之念。

    那是佛前杀佛,魔前灭魔,神挡杀神,人挡杀人的绝世凶戾!

    轰隆隆!

    惊涛骇浪也似的血气喷薄汹涌,恐怖级数的神力燃烧,无数神通,法理,道纹尽皆显现。

    阳神再不敢有半点隐藏,诸多曾经不曾施展于人前的神通都统统绽放开来!

    阳神雄壮昂藏的身躯之上,有着甲胄显现,其身后有着重重光影浮现,其中无尽光热燃烧,爆裂。

    如同正在发生剧烈变化的恒星。

    “逼我至此!”

    熊熊神火之中,如同太古神魔一般气势滔天的阳神双眼却是发红,带着怒火,杀意踏步而前:

    “该杀!”

    一步踏出,这一片星空之中已然再无任何杂色,只有纯粹强横至极的金光!

    唳~~~

    千百声叠加为一的长鸣实质般响彻在金光之中,煌煌至极。

    “真被逼到了这个地步?!”

    听着这一声长鸣,隐藏在远处虚空细微处的血神心头一惊。

    凝眸看去。

    只见无穷光热纵横交织之间,诸多火球炸开,不知多少头金乌破壳而出,拉扯着灿绝的金光。

    好似千百极尽燃烧的星辰,长虹贯日般,向着那一道横跨星海而来,欲行杀灭之事的长枪!

    赫然是阳神自创,其一身修行之大成,群星朝阳术!

    不是被逼到极点,他绝不会动用。

    轰隆隆!

    血神眸光闪烁之间,惊天碰撞在这片星空之中爆发开来。

    霎时间,被阳神强横体魄吸引而来的诸多陨石群,小行星就在虚空涟漪之中解体。

    好似千百烟花齐齐绽放,绚烂而冷酷。

    恐怖的余波兀自蔓延,以两者碰撞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疯狂践踏而去。

    星空之中没有万古以来的诸多皇尊留下的布置,这一下爆发,就是力量尽情的宣泄!

    强如血神,在这一瞬也不由的再度倒退。

    那余波纵杀不死他,却也能让他灰头土脸。

    但他刚刚一退,面色就是一变:“跑?!”

    血神震怒。

    那惊天碰撞的神光之中,却哪里还有阳神的影子?

    这向来以刚强姿态示人的阳神,竟然一次碰撞之后,就逃之夭夭了?

    “休想!”

    神意震空。

    就有血海滔滔之声大作,白衣踏步,于千百道粘稠血河的缭绕之下,撞进了两者碰撞的中心。

    但一步踏出,血神的心头就是一跳,暗叫不好。

    他还想退走,却哪里来得及?

    “血液侵蚀了你的元神,让你蠢笨如猪狗,你这废物纵苟活万年,却还是如此好骗!”

    恐怖的涟漪漫卷之中,阳神周身染血,状极狰狞,一步踏出,身后千百金乌再度腾空。

    纵横,飞舞,怒吼,咆哮着。

    冲向了神色大变的血神:

    “血老鬼,你上当了!”

    阳神长啸。

    他爆发了所有,抵挡了那长枪一刹,付出极大的代价,都要先击退这血神。

    否则,自己一旦再度重创,就是自己的死路了!

    轰!

    这一击蓄谋已久,无比之果决。

    饶是血神反应无比之迅速,也还是被撕裂了血海,如同被千百星辰同时撞在身上。

    只发出一声怒极长啸,就被打爆在星海之中,滔滔血海垂落,又被熊熊火光蒸发。

    一击,重创!

    “老东西,你找死!”

    虚空之中,血神怒极长啸,再度撕裂虚空而出。

    只见一击碰撞之后,那阳神,借助自己的反击之力,燃烧了千百金乌之力,真正的逃之夭夭!

    瞬息已不知逃出几万里,让他一时都追之不及。

    嗤~

    但下一瞬,一声细微至极的裂锦声在两人的心头同时响起。

    “什么?!”

    纵是在极速遁逃之中,阳神的心头都是一寒,忍不住回眸看去。

    只见那恐怖骇人的碰撞中心,自己阻挡那长枪的封王灵甲的法理纹路之上,竟被撕裂出一个大洞!

    一件复苏的封王灵甲,竟如此轻易的就被撕裂了!

    “不好!”

    震怖的念头在心头刚刚泛起,无边冷酷森寒的杀机已然及体。

    “啊!”

    阳神不甘怒吼,神意沸腾,震的虚空都在颤抖。

    他的双手死死向前,十指如刀斩下。

    却也只抓住了一根触手森寒的枪杆,一低头,剧痛同时袭来。

    那尚有金光点点的黑枪,已然洞穿了自己的甲胄,过半入体,又自身后透出。

    砰!

    数万里星空狂震,继而寸寸碎裂。

    星空本非实质,但此时,却好似化虚为实,在血神心中狂跳,震惊的目光之中。

    将阳神死死的钉在星空之中,群星之下!

    一枪而已,

    竟恐怖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