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682章 太皇天!
    老者驻足,低语轻叹。

    风吹过其如雪鬓角,可见其面容之上满是沧桑,不见曾经一丝英武。

    而他的话语之中,好似也没有了当年的雄心气魄,曾经的英武少年,如今,也终成暮气沉沉的衰败者。

    “离洲,瀛三爷......”

    听着老者轻叹,有认出老者之人心头就生出黯然。

    天下九州四海无尽漠,人族占七洲,中州为首,离洲次之,可不同于中州诸强并列,离洲是真正的一家独大。

    ‘太海王阁’称雄离洲已超三千年,离洲最后一个其他宗门圣地,也早在三千年前就已经迁出去了。

    而‘太海王阁’之所以能称雄离洲,正是因为‘瀛三’。

    离洲瀛三,于三千年前,就已名震皇极,在那个时代,他就是真正的天下第一,无有抗手。

    曾有过提至尊神兵覆灭百万载传承圣地的战绩,其攻伐之术,三千年前已然登峰造极。

    甚至,其曾得到过长生灵根的果实,延寿数千年。

    曾有无数高手断言,其必会是近古之后,第一位封王者。

    可惜......

    “瀛三,瀛三爷,您怎么......”听着那苍老复杂的声音,看着那暮气沉沉再无当年英武的老者,不少老一辈高手垂泪。

    曾经的天骄,如今已然成为这般模样,如何能不让他们感同身受,心中悲戚。

    如瀛三这般绝世天资都无法跨过那一道门槛,他们呢?

    不少人心中复杂,即为老者,也为自己。

    他是废物,自己又是什么?

    “瀛三爷,您也来了吗?”

    一老者凌空前踏,来到瀛三身前,微微躬身,行师礼:“晚辈史承,两千多年前曾在离洲定妖山听过您讲道......”

    “史家的后辈,有心了。”

    瀛三微微点头,算是见礼,他的辈分绝高,这老者虽也是世家底蕴,对他而言也只是后辈。

    “您还记得我?”

    史承有些激动:“您的风采还如昨日......”

    “岁月无情,哪还有什么风采?不过是一苟延残喘的老家伙罢了。”

    瀛三叹了口气。

    “这老家伙怎么不出手?”

    见得瀛三与史承交谈,似无出手之意,车辇之上的小童眉头顿时一皱。

    他绝不信瀛三这样的人会失去雄心,否则他今日也不会来了,可他怎么不出手?

    他微有些急切,因为他能够感觉到,那元阳道人的炼宝已经快要结束了。

    那小童只是微微皱眉,瀛三却已生出感应,眸光垂落,定格在那小童身上:

    “你这老妖,也来了。”

    老妖?!

    史承心中一惊,在场所有人也都心头一跳,纷纷看向车辇之上那小童。

    能被瀛三称之为老妖的,这天下也没有几人!

    “这老家伙......”

    小童瞳孔一缩,又惊又怒。

    惊的是这老鬼竟然能看破他的行藏,怒的是这这老鬼点破自己,是想要做什么?

    咔嚓~

    一声皮膜整个带血撕下的血淋淋之音中,那原本瓷娃娃也似的小童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头七分像人,周身金毛的老猿。

    呼~

    那老猿四尺高低,毛发灿金,一双红眸之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红甲斑驳,气息深沉如海。

    大猿侯?!

    他还活着?

    见得那老猿,在场不少人都是一惊,认出了这老猿是谁。

    当今之世的妖族虽远没有远古时势大,天下九州四海仅占一洲,可单纯的实力却还要超过东洲诸圣地。

    妖族以神猿与大鹏为尊,当今之世,神猿势大,这老猿人称‘大猿侯’,是当今皇极妖族名义上的最强者!

    相传至少千年不曾现身人前,许多人猜测他早已老死,却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也来了。

    妖族强者,是会来拜见人族封王的吗?

    有人心头泛着嘀咕,下意识的提起戒备,更有的心中已然生出退意。

    呼~

    那老者也撕下人皮,却是一头毛发鲜红如火的老猿。

    大猿侯随手丢下无用的人皮,一双红眸凝视瀛三,有着忌惮,有着冷意:

    “老鬼,你很好!”

    “我好不好不用你来说。”

    瀛三淡淡的看了这老猿一眼:

    “天妖阁倒是有通天手段,诸多情报令老夫都惊叹,可老夫这一生最不喜的就是与人联手,

    更不喜与不是人的东西联手!”

    万族争锋不知多少年,彼此仇恨已然入骨,哪怕此时人族占据绝对大势,可人族高手却也不会忘记妖族的威胁。

    与妖族联手,在人族是大忌讳,哪怕不会有人知道。

    呼~

    天地之间陡生压抑,凌冽之气如山横压,大始山前顿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老鬼!”

    大猿侯喉咙中发出如雷低吼,双眸好似火焰燃烧:“没有我,就凭你,又做得了什么?”

    这老鬼疯了不成?

    还是这三千年里他又有着突破,敢于一个人直面这元阳道人?

    大猿侯震怒,一颗心却跌落谷底,却是生出了退意。

    哪怕还有着后手,可他却也不敢正面承受一尊疑似封王强者的怒火,哪怕身怀至宝。

    要知道,悬浮天宫之上,可还有着大始金钟!

    之前大始金钟的复苏之威,他可也是见到了。

    “加上你,又有什么作用呢?”

    瀛三轻叹一声:

    “相比这位,老夫是废物,可相比于老夫,你连废物都不如!”

    “你!”

    大猿侯勃然大怒,恐怖的气息如同惊涛骇浪一般拍击四方,逼退了所有围观的高手。

    一众围观者神色都是变换,却也没有谁抵挡,任由那气息拍击,借力退后。

    更有甚者,直接撕裂虚空遁走远处,根本没有半点停留。

    “一头封侯老妖!”

    被苗萌拉着后退的元独秀心头一颤,这老妖气息霸道凶戾,微微感知就好似有尸山血海在翻滚。

    可见其杀伐之多。

    呼呼~

    罡风呼啸间,大猿侯冷漠而视,外翻的獠牙闪过嗜血的光芒:“你,是在找死!”

    “老夫欲寻死,可你,还不配!”

    大猿侯的气息凶戾至极,但瀛三却恍若未觉,只淡淡说了一句。

    却没有再理会这头老妖,再度抬眉上眺,长空之上,笼罩十数万里穹天的异象,已然渐渐平息。

    渐渐显现出云雾缭绕之下那如神如圣的道人真颜。

    这种情况之下,又有谁敢出手?

    他不出手,那老妖自然也不敢!

    “瀛三!”

    窥见那云雾渐退,那道人即将露出真颜,大猿侯心头发出一声怒极的低吼。

    纵然在再不甘,再恨,却也不敢再逗留了。

    只一个转身,提起身后的红毛老猿,已然撞破虚空。

    刹那而已,已经撕裂虚空而去。

    无比之果决!

    轰隆!

    几乎是大猿侯撞破虚空的同时,长空之上似有万雷震爆,天音垂流。

    霎时间,长空风起,无穷磅礴之势横压而下,直好似有人抬手,直接将穹天拽了下来。

    天,塌了!

    这一刻,哪怕强如瀛三,都只觉神情有着刹那的恍惚,穹天竟出现了重影。

    一片‘天’自上而下,弥漫八方,横压四野,似无声,却又无尽磅礴。

    一度横压而下,竟已然笼罩十数万里穹天,浩荡苍茫的气息瞬息而已,已然充塞一切,霸占万有。

    “这是什么灵宝?”

    瀛三立足不前,凝望而去,只见那一片似无形而又有形的穹天笼罩而下,与这虚空有着刹那的重叠。

    而这一重叠,却已显现出真正的颜色。

    那一片无形而又有质的‘天’云之中,有着巍峨宫阙,有着霞光万千,可见浮岛座座。

    有着神瀑垂流,有着道蕴深藏,有着法理显化。

    那一座座宫阙,那一道道神瀑,那一座座悬空之岛,皆是法理显化,内蕴着强大而诡秘的神通。

    内中一切法理交织,最终化作这一道如云如天一般的奇异物什。

    好似凡俗话本传说之中的‘仙天’!

    他的目力极好,极目眺望而去,甚至可以看到那巍峨神圣的宫殿群之外,那倚天拔地,高不知几何的神门之上。

    有着一道奇异文字。

    他从未见过这种文字,但仅凝视一瞬,居然懂得了这行文字的涵义:

    太皇黄曾天?!

    这便是那元阳道人炼就的灵宝??

    那文字又是什么?

    瀛三心头震动,而在场的其他人,已然是惊悚了。

    无论身在何处,无论修为如何,所有人只觉天穹横压,磅礴气息无处不在,直好似凡人直面天崩,无处可逃,无所遁形!

    轰隆!

    天地之间无声无息,而虚空之中,却有巨响炸开。

    这一道声音是如此之宏大,犹如远古星辰走到了寿命的极限,好似星辰天体在恐怖巨力之下瞬间解体。

    其音浩荡恐怖至极,遥隔不知多少万里,一下炸开,竟让大猿侯的身躯都是一颤。

    脑海嗡鸣,竟是有着鲜血渗出!

    “元阳?”

    虚空之中极掠而前的大猿侯悚然一惊,凝神回首,却不曾看到虚无之中有着任何东西。

    但他心中警兆却是一波波狂涌着,让他汗毛倒竖。

    “不妙......”

    大猿侯心头狂跳,心知便是那瀛三出手也绝无可能让自己产生如此恐怖的危机。

    这必然是那炼宝功成的元阳道人对自己出手了!

    可他不是身受重创,不能轻易出手吗?

    他骗我?

    大猿侯心中激荡,却无暇去多想,一抖手,将那惨叫的红毛老猿丢了出去。

    继而一个前踏,血气登时喷薄而出。

    轰!

    他四尺身躯猛然一下膨胀起来,无尽神光在他的体外燃烧沸腾,磅礴之力瞬间充斥他的全身。

    吼~~~

    虚空摇晃,外界山河皆动!

    大猿侯抬手撕裂虚空,猛然一个跳跃,如流星般窜上万丈高空!

    继而发出一声凶戾至极的长啸:

    “万妖之门!!”

    无尽血气神力在此时燃烧,大猿侯变得魁梧的身躯之中,陡然间跳跃出万千神光法理。

    于他长啸未落之时,那万千神光,无穷法理已然在燃烧的血气,神力的加持之下,于长空之上。

    勾勒出了一扇古老斑驳,凶戾至极的门户来。

    那门户色呈纯青,其上纹路俨然,法理交织,隐隐间有着日月星辰,山川河岳,鸟兽虫鱼。

    更有着不知几多的妖族身影。

    轰隆隆!

    至宝气息横流沧海,欲要压塌天地,凶戾而磅礴的气息充塞天地,煊赫而又恐怖。

    大猿侯身怀妖族皇血,自诞生之时就有着前人的记忆,修持数千年,修为无限接近那一道通天门槛。

    他无比清楚能够在此世逆天封王者是何等之恐怖!

    若是在上古,中古之时,这样的人,是有角逐至尊的潜力,以及实力的!

    是以,在察觉到恐怖气息的刹那,他就直接燃烧了血气神力,催动了妖族至宝‘万妖之门’的复苏!

    轰!

    似有万妖齐啸,重重妖影显现长空,群妖乱舞,好似要复苏过来。

    “嗯?”

    点燃血气,复苏万妖之门,未等大猿侯松一口气,他的心头就是一个狂跳。

    猛然抬头,

    只见无尽云海在下,其上神光万道,瑞彩千条,诸般神异缭绕之中,一白发道人正自垂眸。

    俯瞰自己,其眸幽深,如同星海,其人静坐,却如九天之上的神王落座,其气伟岸,无边无际。

    “既然来了,又岂能说走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