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705章 幽冥血海风波烈!
    滚滚热浪铺面而来,炙烤的四周的虚空都一阵氤氲。

    神光缭绕之中的小明王冷漠而视,其赤裸的胸膛之上有着一道狰狞刀痕,深可见骨,却没有丝毫血液外流。

    “小明王!”

    众人对视一眼,继而齐齐迸发神力,各自打出一道神通。

    随即猛然一个后起,化作流光道道分散而走。

    走的无比之果决。

    连身处何地都弄不明白,就跟一个明显强绝的敌人死战?

    开玩笑!

    “鬼鬼祟祟,不似良善。”

    小明王随手一抚胸口,刀痕已经消失无影,他深深凝望了一眼风形烈消失之地,微微自语:

    “霸皇的传承吗......”

    心念转动,落下,小明王方才不慌不忙的转身,扫过长空四处,定格在其中一人身上。

    一步踏出,化作虹光一道,破空追击。

    当今之世,他的遁速不是第一,也必位列前五,而这其中,还包括着自家老师在内!

    逃?

    ......

    轰!

    轰!

    长空云爆,人影奔波急!

    齐仓横掠长空,身形百变,其速极快,更自虚空之中来回穿梭,避开一道道灰白邪光。

    嗤嗤嗤~

    灰白色邪光所过之处,万物皆寂,哪怕虚空都透漏出一股死一般的灰白之色,久久不散。

    其中蕴含的东西让齐仓眼皮狂跳。

    ‘血海幽冥道,死寂魔邪道!......’

    齐仓心中暗暗叫苦。

    他不知身后这两个‘怪物’到底是什么来历,可他们所动用的神通他却无比的清楚。

    相传那是一尊邪道的无上巨擘所创,所传,后流传在星海的诸多大势力之中,在未来世也是赫赫有名。

    可这两门神通此时就已现世了吗?

    齐仓心神凝重,如风穿梭在虚空内外,借助天地格挡身后那一道道邪极死气的拍击。

    这两个怪物实力高绝,分明仍是封侯级数,却隐隐有着封王的气息,神通诡异而强大,更似打不死。

    一路上他几次反击都被轻易化解,比之帝弥陀还要难缠。

    “这是哪里来的杂碎!”

    烛空与邪祗两人却是惊怒交加,杀意如潮。

    他们身怀大事,一路所来皆是避开各路修行高手,不与任何人冲突。

    更因神祗念隐藏行迹之法天下无双,又有着秘宝镇压气息,一路走来虽见不少高手却也不曾被人发现。

    却哪里想到这么一个都不在血泉大人所给的情报之中的‘小角色’竟然‘歪打误撞’的看到了他们布置阵法!

    若是寻常时候也就罢了,此时的大始山外天知道有着多少高手汇聚,若是一不小心暴露了......

    “必须速杀此人!”

    追逐之中,两人对视一眼,随即齐齐发音。

    嗡~

    似神圣低语,如魔鬼呢喃。

    霎时间,天地间风雷大作,电闪雷鸣,似乎是天地都被一道莫名的气息所触动,生出雷霆之怒。

    “不好!”

    听到那无所不传的呢喃法咒,齐仓的心头一跳,身形在极速之中骤然停下。

    蓦然四顾,只见无声无息之间,自己已经被彻底的包围了。

    森寒奇诡的邪道气息弥天漫地,‘呜呜’凄笑之声自虚空的每一寸响起,好似有亿万万无穷尽的邪魔即将从虚空之下脱困而出。

    若非他果断发现,一步踏前,必将被这邪道气息所淹没,但此时似也没好上多少。

    此处虚空已被彻底封锁,其后隐藏杀阵,这两个怪物要动杀招了。

    阴阴冷冷的气息缭绕之间,不见面目的邪祗两人一前一后出手,目视齐仓,森寒一笑:

    “自来皇极,我们还不曾主动出手杀过一人,你运气很好,是第一个!”

    “呼!”

    巨大压力铺面,齐仓反而平静了下来,冷冷扫过两个不敢露面的诡秘怪物,终于开口了:

    “血海幽冥道,死寂魔邪道你们练的不错,可你们两个蠢货,想坏了大人的大事吗?!”

    他心神沉凝,回想着前世的记忆。

    可惜有关于星海之中那位邪道巨擘,他所知并不多,未来世的强者浩如烟海,谁能全部记住他们的生平事迹?

    “咦?”

    “嗯?!”

    邪祗与烛空正待动手,闻听此言顿时愣住了,有些惊疑不定:“你是?”

    这人,也是血泉大人的麾下?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有些诧异,可似乎并未听说还有其他人来皇极大陆......

    “本座秘密前来,有着要事在身,本不想暴露身份,偏生被你们两个蠢货给破坏了!”

    见两人惊疑,齐仓心中一定,面上越发冷酷:“坏了我的事,此次回去,你们自己去向大人交代吧!”

    ‘咯噔!’

    烛空心头一跳,不由的褪去了身上的血光,俊美邪异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误会,这都是误会,我们不知您的身份......”

    “是吗?”

    邪祗却突然冷笑一声,邪气缭绕之下木讷的脸上闪过一丝冷意:“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血海幽冥道与死寂魔邪道,可你大抵不知道,我能随时与血泉大人联系!”

    吼~~~

    如万魔咆哮,群妖出闸!

    无尽邪气排空而震,推动烛空无尽杀意迸发:“你敢骗我?!”

    “艹!”

    齐仓心中暗骂,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人居然能随时随地与那什么血泉大人联系。

    但他也有着决断,事不可为,悍然动手!

    只见身形一个起伏,踏空一步,迸发血气滚滚,化作欲要吹灭世界的宇宙风暴:

    “那是你蠢!”

    他本就没有认为自己能骗过这两个怪物,所做不过拖延时间。

    所为,就是这一口‘三味神风’!

    元阳大帝的之传承浩如烟海,无道无边,世人难尽学其道,故而分而划之。

    随成‘七十二地煞法’‘三十六天罡神’,以及‘先天八道’。

    但分而划之,并不意味着不强,相反,这是元阳大帝于前人基础之上,合以古今诸皇尊道法逆推而至,是真正的无敌之法!

    没有人知道元阳大帝是如何以一人之力集古今皇尊传承于一身,可这并不影响其法,道被世人所追捧。

    巽卦为风,其根本道法神通为‘三味神风’!

    未来世曾有封王携至尊至宝挑战元阳大帝,遥隔千万里,就被这一口风吹的骨肉离散,魂飞魄散!

    呼~

    一口飓风吞吐而出,掀起无边狂潮,如同灭世潮汐,好似宇宙风暴。

    霎时间而已,已经撕裂了滚滚而来的邪气海洋,更携带无可形容的灭杀之力拍向烛空两人。

    “什么神通?”

    烛空本自大怒,看到此风的刹那,顿时心头一跳,但他本已含怒出手,此时却哪里还来得及撤回?

    心头的念头刚动,眼前已然一片漆黑。

    整个人被狂风席卷,直接撞入了虚空邪潮之中,只觉天地旋转唯我不动,整个人恍惚失神。

    头皮发麻,双眼刺痛,这具血炼之身竟然有着解体的征兆!

    “这是什么神通?!”

    邪祗怪叫一声,不敢逗留,一下撞碎虚空挪移而出。

    再回首,只见那一片封锁的虚空如充气的皮囊一般膨胀起来,继而彻底爆碎。

    惊天神风冲天而起,横扫无涯,十万里长空云海一下就被荡平,恐怖的气浪在大地之上掀起阵阵泥土之龙,狂奔践踏!

    真正的惊天动地!

    遥隔数十万里之外的大始山下,都被狂风波及,不知多少修士被惊动。

    不少人回首看去,只见长空如海,气浪如潮,滚滚扩散,似要吹遍整个东洲一般。

    “找到了!”

    与此同时,某处山川之上,元独秀猛然睁目,一步踏出,撕裂虚空挪移十万里。

    人未出,血气已然滚滚激荡,推动着霸绝拳音响彻长天:

    “鬼祟之辈,给我滚出来!”

    砰!

    似太古神人以地为鼓,重重敲击!

    虚空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之声,好似如重新拼凑起来的破碎铜镜,刚自躲避神风退入虚空的邪祗神色狂变间。

    就被这自后而来,强绝的一拳硬生生打出了虚空,于穹顶之下拉扯出一道长达数千里的尾炎。

    在无数道或惊,或疑的目光的注视之下,直直撞向了那矗地拔天,巍峨神圣的大始圣山!

    “噗!”

    邪祗如遭雷殛,横飞之时鲜血狂喷,不止是口中,全身四处都有着鲜血喷溅而出。

    神祗念的身躯非是血肉之躯,这具身体是他以‘血海冥河道’汲取一颗生命星辰之上的生灵所凝。

    此时被一下打破,鲜血横流,如同数十亿人同时被压出了鲜血。

    鲜血如瀑如雨,划过长空好似一道血色彩虹,蔚为壮观。

    “这又是谁?!”

    烛空刚自神风之中缓过神来就被如瀑鲜血洒了一头一脸,眼见邪祗被人直接打飞,又惊又怒:

    “莫非有人洞彻了我们要做的事?!”

    他心中惊怒。

    被自后而前贯穿胸膛,几乎被打爆当空的邪祗已然是出奇狂怒,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暴戾杀意:

    “我要你死!!!”

    怒吼炸响于大始山前,排空万里,邪气狂暴,充塞天地。

    一声怒吼,邪祗悍然绝然的引动了大始山外布置多时,来自天外龙蚀界,相传是从真正仙界流传下来的绝世大阵。

    幽冥血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