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746章 玉皇
    无尽黑暗的太空之中,群星光芒尽显,勾勒出一副囊括星海的巨大面孔。

    其大无边,巍峨无尽。

    十尊佛影横空,本已大如山岳,但相比那星空局面,就显得渺小至极。

    一道平淡,漠然,却又幽深无尽的眸光垂落星海,俯瞰万有,其眸光之中有山川星海,无边沉重。

    “那又是谁?”

    杜鲁门的呼吸一滞,不由自主的从天而落,被风沙重新笼罩,心中震撼莫名。

    他是谁?

    这,才是梦境世界的真相吗?

    “是你?!”

    转轮王瞳孔一缩,心头翻起滔天巨浪。

    忘不了!

    哪怕已过十世,相隔三千三百年,这一道眸光他也绝不会忘记!

    “王权道人!”

    转轮王低语似吟唱,十世沉浮修持而成的心境都无法压下心头涌动的寒意:

    “果然是你!”

    星空巨面囊括万星,其大无穷,他不懂这是什么手段,但这毫无疑问已超乎他的想象了。

    自己十世修持,早已超越曾经,可他,似乎更强了?

    轰!

    十尊佛影齐齐发音,一道道璀璨的佛光瞬间凝聚为一,于转轮王一步踏出的同时,化作一道暗金色假山披在他的身上。

    十世修为凝聚归一,化作最后的加持之力。

    继而,转轮王胸前一掌燃起魔佛之火,于其五指横推而出的刹那,轰然爆发。

    轰隆!

    似雷炸长天,虚空都为之抖动起来。

    他要开天门?!

    杜鲁门心头一震,天门真的存在吗?

    砰!

    转轮王大开大合,无比之果决,认出那巨面来历的刹那,已经抛却了心头所有的侥幸。

    直接引动了十世的修持,化作了能开天门的一击!

    “他要跑?”

    有神脉高手骑乘灵鸟盘旋长空,远眺长天,未见那星海巨面,却察觉到了转轮王的急迫,以及恐惧。

    这灿烂至极的一击,不止是为了开天门,也是为了逃跑!

    开天门,就为了逃跑?

    不少人心头发怔,随即有些发寒,是什么能逼的这样一尊大高手直接遁逃?

    轰!

    凝练至极的佛光轰然爆开。

    转轮王十世修持何等之磅礴,这一下炸开,直好似一颗星辰爆碎开来,佛光一时为之大盛。

    “天门?!”

    杜鲁门心中一震,在那绚烂无尽的佛光之中他看到那虚空之中似有一扇斑驳破碎的大门一闪而过。

    那大门破碎斑驳,似曾经历大战,历经风霜,已经近半坍塌破碎了。

    可其上却仍有着莫可名状的道蕴。

    那是,天门!

    相传李太白剑斩天路,断了天门,之后哪怕有人修成天人九重,也无法打开天门。

    直至如今,天门已经成为传说,此时,他竟然看到了。

    “十世之辱必有偿时,山高路远,王权道人,我们终有再见之时!”

    绚烂佛光之中,转轮王眸光冷冽,却没有丝毫留恋,任由十世累积的修为在剧烈燃烧,踏步冲向破碎的天门。

    熊熊佛火燃烧,转轮王提着莫大的警惕,但出乎他的预料,直至他撕裂虚空,踏足破碎斑驳的天门。

    那囊括星海的巨面也不曾有过一动,只是静静俯瞰,不发一言,淡淡的看着,好似大日悬空,亘古不言。

    “他不是王权道人?”

    心头闪过这么一个诡异的念头,转轮王已彻底踏入天门之中。

    砰!

    刹那而已,燃烧的佛光,他打磨多年的肉身已被震成齑粉。

    唯有那一件十世修持所在的佛光袈裟没有丝毫颤动,硬生生顶着一道锋锐至极的剑意,穿入破碎的天门之中!

    第九世,他曾亲见李太白斩破天门,自那之后,他就无时无刻的不在想着如何踏破天门。

    断裂的天路他无力续接,可十世的修持,终归能成为自己踏足彼岸的神桥!

    嗡!

    前后似只是刹那,漫天佛光,佛影,佛音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逃走了?

    杜鲁门急掠而上,看着消散的佛光,即震惊又不甘。

    “这不对,不该是这样......”

    杜鲁门环顾四周,佛光消失无踪,那星海之中的局面也已不见踪影,好似从始至终这一切就只是他的幻想一般。

    “嗯?!不,不对!”

    杜鲁门本想离去,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却心头狂震。

    此时穹天高处一切都消散了,什么佛光,巨面都消失了,但他惊鸿一瞥之下,却看到了那一扇破碎近半的斑驳门户。

    天门,居然留了下来?!

    杜鲁门心头狂震,这怎么可能?!

    ......

    泰山巍峨雄浑,是大玄五岳之首,群山之冠,天下少有山川如它般气势雄浑。

    大玄古代,有不少君王于此山封禅,更有无数文人墨客在此留下传说。

    曾有言赞,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

    而如今,也是大玄最为著名的景点

    虽不如武当山年卖门派数十亿,却也养活了一大批的人,真可谓将靠山吃山发挥到了极限。

    此时天光未亮,山上已经有游客踪影,最佳观景地日观峰更是有着不少披着大氅的游客。

    泰山高,尤其凌晨最为寒冷,虽披着大氅,也有着冷意。

    天色蒙蒙亮,太阳将出欲出之时,又有着一队游客匆匆而来,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无他,后来的这队游客,速度很快。

    泰山十八盘,出了名的难攀登,此时这一堆人,抬着一口一人多高的铸铁大箱子却还健步如飞,登泰山如履平地,自然引起不少人的好奇。

    “这是抬得什么?棺材吗?”

    有人议论着,很是惊讶。

    “嗬!练家子吧?够有力气的!”有游客啧啧称奇,更有抬手掏出手机拍照的。

    “何止是练家子?怕不是入梦者吧?那铁箱子一看就很重,抱丹武者也没有这么轻松写意的。”

    有练家子一脸凝重,抱丹不是超人,可入梦者中有真超人。

    呼呼~

    这行人却没有在意游客的观看,旁观,三步并作两步,走的极快,有游客发足狂奔,都没能追上他们的影子。

    很快,已经跨过南天门,接近了泰山绝巅,玉皇顶。

    此时天色有着朦胧亮光,透过黑暗,可以看到山周的云海翻腾,游客,也渐渐多了起来。

    “呼!”

    王之萱长出一口气。

    她刚以精神传输换了身子,这具身体却远远没有她自己打磨了二十年的体力,一路奔行到此,也稍稍疲累。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是抬棺的主力。

    姜世黎就比她轻松许多。

    “萱姐,你稍歇息一会,让我来吧。”

    李炎直起身子,脊椎如大龙般弹抖一下,就将兀自震动,好似镇压了什么恶兽般的铁箱抗在肩背之上。

    王之萱点点头。

    她一向要强,此时却没有辩驳,因为玉皇顶已经到了。

    只是让她皱眉的是,玉皇顶的人超乎想象的多,这还是凌晨,已经人山人海了?

    “王博士,白虎队长......”

    这时,有人下了玉皇顶,几个挪移来到几人身旁,略带苦笑:“前几日都是阴天,今天登山看日出的人太多,没有安先生的命令,我们也不敢太过打扰......”

    “不关你的事。”

    感受着四周诧异目光越来越多,李炎微微皱眉:“萱姐,苏博士,你们先上去,我在这守着安风。”

    “有劳了。”

    苏杰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王之萱,穿过人群,登玉皇顶。

    他的试验出了些差子。

    这个错误在于他自己的精神状态超过常人太多,自己根植‘信息团’之时并没有太多影响。

    没有料到王安风没有挡住第一波反噬,结果直接导致了他自己的异化。

    王之萱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实验本就有着风险,她是科研老手,自然知道怪不得苏杰,毕竟,李炎各项数据都很完美。

    几人一前一后登上玉皇顶。

    玉皇顶烧香的人很是不少,不过却少有人攀升极顶,几人一路走来,也没有吸引太多人的注意。

    很快,已经来到了玉皇殿。

    “这气场......”

    到了此处,几人的心头皆是一动。

    感受到了一股绝不同于外界的奇妙气场,身处其中,一股平静祥和之感油然而生,急迫的心,顿时平静了下来。

    “安先生果然在这......”

    苏杰松了口气,实验失败之后几日都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安心,但此时,他心中的确没有了仿徨,似乎只要见到那位,一切困难都能迎刃而解。

    他知道这是自己的错觉,但却止不住这错觉的浮现。

    “登山不观景,多少还是有些浪费的。”

    几人心情刚刚平复,气场就消失不见,随之,安奇生的声音在几人耳侧响起:“有事,进来说吧。”

    “安先生,十万火急。”

    白虎叹了口气,踏入庙内,只见换了一身休闲运动装的安奇生正立在玉皇殿前等着他们。

    “安先生,您知道我们为何而来?”

    看着负手而立,与自己年龄相仿,气息却苍茫超然的安奇生,苏杰眸光一动,隐隐觉得这位安先生对于自己等人的到来并不意外。

    “造神没有什么差错,可你路走的有些偏了。”

    安奇生看了一眼苏杰:

    “欲造神,先竖神规,再立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