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834章 梵无一
    安奇生入城自然不是因为大花驴的叫嚷,更不是心血来潮。

    而是遥在半空之中一瞥,就感受到了此城之中不同寻常的气息变化。

    梦境。

    这一城之人乃至于这座城池的本身,于现实之中都不存在,只是梦境的显化。

    然而,缔造此城之人的神意高绝,其念动所缔造的一切,已近乎真实。

    此城之中,上至人、兽,下至草木微尘,无一有虚假之处。

    对于一切认知不及的人来说,这,就是真实。

    因为一切血肉生灵的世界,本就是诸感汇聚的认知世界,哪怕是兔八,公羊焱,也因为认知被碾压而看不出丝毫破绽。

    但想瞒过他自然不可能。

    “哦?”

    斗笠老者微微抬头,一双幽沉苍老的眸子中泛起一丝波澜,旋即摇摇头:“梦中证道可是我佛大道,小僧这点微末手段,可不敢谈‘道’。”

    说着,老者饮尽杯中酒,以空杯示之。

    ‘梦中证道......’

    兔八心中一震。

    梦中证道,在天下修行界可谓如雷贯耳。

    相传这梦中证道法,乃是传说之中那位‘梵圣’成道之法!

    这斗笠老者,居然是须弥佛山的和尚?

    安奇生端起酒杯,微微摇晃,其中已有涟漪泛起,酒香扑鼻,也不犹豫,一饮而尽。

    “的确是好酒,大和尚倒是好口福。”

    他的眸光清澈,隐可见其中有着一道宏大璀璨的光轮闪烁,这老和尚的修为,却似比那擎无拘还要高明许多。

    心性修持尤其超过,光芒外显,气息却无一丝泄露。

    似在眼前,却又不在眼前。

    虚幻而真实。

    放下杯,安奇生微微点头:“不过,听闻须弥佛山有诸戒,大和尚这是犯戒了。”

    此城虚幻,这酒自也非真,然而其自色到味,无一不是上等,即便是安奇生,也不得不承认,味道上佳。

    其色味口感,无一不贴合真实,以至于,即便是看穿这一切的安奇生,同样可以感受到酒水的味道。

    “我佛忌诸般欲望却不灭人性,食色为人之本根,我佛纵知,也不会在意。”

    斗笠老者淡淡一笑,却是抬手摘下了斗笠:“更不必说老僧,可不曾真正饮酒了。”

    这是一个略显干瘦的老和尚,一张脸若枯树,皱纹深深,唯独一双眼睛,虽有沧桑在内,却很是明亮。

    似有洞彻人心之能,兔八只瞥了一眼,心中就不由阵阵悸动。

    “唉?”

    兔八正自惊疑,突然听到怀中菜小白传出一声惊叫:“消失了,都消失了!”

    “什么?”

    兔八一愣,继而瞳孔一缩。

    只见五楼本就不多的客人,居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全都消失了!

    而一同消失的,还有耳中若有若无的杂音。

    整个世界,突然之间静了下来,天地之间,一时间,竟只剩下了彼此的声音。

    不由的,心生寒意。

    “门主!”

    这时,公羊焱的惊呼声伴随着大花驴高亢的叫声传来。

    这小老头骑着驴直接撞进了五楼,似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这城,这城有鬼!我.......”

    话音戛然而止。

    公羊焱面皮一僵,他这破窗而入,却正好落在那老僧面前,被其眸光一扫,顿时如遭雷殛,僵立原地动也不动了。

    何止是公羊焱?

    兔八与菜小白,乃至于大口张开,唾沫横飞了出来的大花驴,一时也尽数失声,似成了画中之人。

    看上去诡异至极。

    安奇生却笑笑,似不在意几人状态,也不与他多做辩驳,捏着酒杯的手指微微一动,也自举杯:

    “来而不往非礼也,大和尚也喝我一杯。”

    “嗯?”

    老和尚长长的白眉挑动,眸光垂落杯中,只见白玉般的杯子之中自有酒水自虚而实,缓缓荡漾。

    他有些惊讶了。

    此城是他心中净土的一角外显,固然与外界天地一般无二,实则是两个世界。

    无他允许,入得此城的任何人,都将失去原本认知,即便与他修为相差不大者,也绝无可能在其中施展神通。

    此人分明.....

    心中思量,再抬眉,老和尚面上的皱纹似都有所舒展:

    “本以为道友只是体魄强绝,心志自坚,却不想道友也是个中好手,小僧微末手段,却是贻笑大方了。”

    说罢,这老和尚也不在意这杯中酒水是否有问题,直接一饮而尽。

    饮酒,落杯,安奇生淡淡一笑,眸光幽沉却无笑意:“虽显稚嫩,贻笑大方却也算不上。”

    以心念勾勒出虚城一座,对于安奇生而言自然算不得什么,只是这老和尚所铸之城几与真实无异了。

    若这老和尚离开此处,无需任何手段,此城在灵机的蕴养之下,是真正能化虚为实的。

    这般神通已然足以让他正视了。

    可惜......

    “呵~”

    老和尚微一挑眉,又自垂下眸光,双手合十胸前,轻诵佛号,道:

    “老僧梵无一,敢问道友如何称呼,师从哪家,仙山何处,学的什么法,拜的哪路祖师?”

    “梵无一?!”

    安奇生尚未开口,僵立了许久的公羊焱却是骇然失声,看向身前的老僧,面皮剧烈的抽动着:

    “你,你是梵武道,梵武道主梵无一?!你,你还活着???”

    梵无一!

    看着面前的老僧,公羊焱心中翻起滔天大浪,这个名字对于他,乃至于整个西北道的修行者来说何止是如雷贯耳?

    梵武道主宰西北道已逾万载,可这万年绝非梵武道的巅峰,甚至于,是极大的没落!

    梵武道的辉煌,甚至还在大周立国之前,是真正的显世大宗!

    相传,大周立国之前,天地昏暗,众生沉沦,是时,风起云涌,有诸豪杰并起,彼此争伐,角逐‘夏鼎’。

    其中,就有号称‘帝子’的大周太祖。

    大周太祖起于微末,手持蟠龙棍,打遍南瞻三千军州,定下三万年大周基业,无尽辉煌。

    而梵武道,就是大周太祖所定,扶帝庭的二十八道之一。

    最为辉煌之时,统辖大周十九州,堪称帝庭之下,万宗之上!

    而当时的道主,就是梵无一!

    这是一尊,曾经历过帝朝更迭,推翻大夏,角逐天下群雄的老古董!

    “梵无一......”

    安奇生眸光一动,公羊焱都知道的,他自然不会不知道。

    甚至于知道的更多。

    梵武道鼎盛之时,曾号称诸宗之王,只在帝庭之下,然而这份辉煌并未持续太久。

    就伴随着将梵武道一手推上顶峰的梵无一的消失,而消失。

    盛极而衰,曾经执掌大周十九道,诸宗之王的梵武道,如今,连边陲之道也已快要保不住了。

    “梵武道啊......”

    梵无一先是自语一句,继而长叹一声:“三万年红尘变迁,还有人记得这个名字吗?他说万古流芳,果真如此,呵呵......”

    “你,你真是梵武道主梵无一?”

    公羊焱踉跄后退几步,兀自有些惊魂未定:“可传说你已经,怎么会........”

    他兀自有些不信。

    梵无一这般人物固然有着长生久视之能,可长生非是不死,即便是元神大修士,身死则消。

    这是天地规则,无人可以违背。

    更不必说,若是梵无一不死,他怎么会坐视梵武道沦落到今时今日这般地步。

    “活又如何,死又如何?”

    梵无一似不在意,只瞥了眼这身高四尺都不定够的老道,转而又看向安奇生:“道友?”

    安奇生收敛心思,平静回应:“贫道鸿玄,学自首阳山混一门。”

    “首阳山?似乎不是什么名山圣地......”

    梵无一眉头微皱,似闻所未闻,不由的摇头:“是小僧孤陋寡闻了。”

    “本就小门小派,大和尚不知,并不奇怪。”

    安奇生神色如常,似不被这老僧的身份所惊,也不在意他是否知道混一门,只是又一抬杯,道:

    “此番多有叨扰,这便告辞了。”

    “嗯?”

    梵无一眸光一凝,似没想到面前这道人会发此言。

    但旋即笑道:“道友何必来去匆匆?既来城中,何不多留几人,坐而论道,乃是人间乐事!”

    “不了,不了。”

    安奇生只是摇头:“我等不过路过,尚有要事在身,却是不好再做耽误了。”

    “不忙,不忙。”

    梵无一却也摇头,枯瘦的脸上笑意不减:“道友若有事,不妨与小僧聊聊,或许,会有收获......”

    ‘这......’

    看着面前一言一语,似像是极力挽留多年至交好友的老和尚,公羊焱心头忍不住一颤。

    隐隐感觉到了不妙。

    悄悄溜到一边的大花驴与兔八更是心头发麻,浑身汗毛都要竖起来。

    这,这明显不对啊......

    砰!

    果然,下一瞬,在几人心头一跳中,那老和尚重重落杯,面上笑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深的漠然:

    “道友,果真要走?”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更无异力在其中,但兔八,公羊焱等人的心头却是一寒,只觉一股彻骨冰寒的气息笼罩了四周每一寸虚空。

    “纵是梵无一真身在此,我要走便走,想留就留。”

    安奇生神色如常不变,看向隔桌而坐的老和尚,语气平淡如烟,眸光沉凝若海:

    “区区孤魂执念,也想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