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840章 老佛爷
    欲破二心,求诸一心?

    安奇生心神微微一震,蛰伏其心神之中静听许久的三心蓝灵童已忍不住发出低语:“怎么这般耳熟?”

    蓝皮小怪物心中低语一句,不由想起自家这位怪物先生在玄星之上的洞府,似乎就名为‘一心观’。

    而这‘一心’二字,似是取自其前世一本传说传记之中。

    这会是巧合?

    蓝灵童有些惊疑。

    “一句批言而已,值得数万载等候吗?”

    安奇生微微摇头。

    纵然是在地仙道,如梵无一这般显圣修持者也绝不会多,这般人物几已洞彻万物生成变化之机枢,堪称造物主。

    位同天神,长生极限,近乎不死的存在了。

    这般存在,其根本性定,若念动则一意孤行万死难改,只为一句批言,不惜坐化自囚数万载,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除非.......

    “须弥老佛......”

    安奇生心中却泛起思量。

    “天下诸宗,唯道宫与须弥为尊,这两大圣地之超然远远不是其他宗门可比,宰执天地不知多少年,是真正的不可知之地。那位老佛爷可非是寻常之辈,我家道主所求之批言虽仅有八字,却也奉为圭臬,不敢有丝毫的怀疑。”

    八宝道人自然察觉不到面前道人的心思变换,仍自顾自的说着:

    “自得批言,我家道主就抛却一切,自囚于须弥芥子之中,以此方星空平衡生死,使自己陷入不死不活之地,为的,就是等候批言之中的‘一心者’.......”

    说到此处,八宝道人又看向安奇生:“数万载里,能感知到我在四洲四海群岛之中留下的诸多城池的生灵并不在少数,只是能走到我面前的,道友却是第一个......”

    一花一世界,一砂一天地。

    芥子可容纳须弥,可须弥非芥子,此方虚空固在微尘之中,可却不仅仅是那一粒微尘。

    如外界的虚幻城池,它所留自然非是一座。

    安奇生似有些失神,一时无言。

    而不远处的公羊焱却有些呼吸急促,之前一些话,他听得似懂非懂,这句话,他却有些恍然了。

    再看向自家门主的眼神之中就更多了几分敬畏。

    沉默了许久,安奇生方才平复下心中诸般杂念,缓缓开口问道:“那位须弥老佛,何许人也?”

    道一图最为浅显的探查,自然谈不上事无巨细,可窥一斑可见全貌。

    从梵无一的命运轨迹之中,他隐隐能察觉到什么。

    “当今之世怕是无人见过祂了,便是道主当年,也不曾真个见过......”

    八宝道人语气一顿,沉默片刻,似在组织语言,良久方才道:“传说之中,祂是驻世至尊,佛门二教主,不朽不灭之盖世巨擘,其所执之七宝妙术,是诸神通之首,古今未有超越者.......”

    七宝妙术.......神通之首......

    安奇生眸光一凝,又想起了那自天而落,刷走孔雀的小树丫。

    果然是他吗......

    “须弥老佛......”

    公羊焱侧耳倾听,忍不住心中泛着嘀咕。

    有关于那位老佛爷的传说世间有着太多太多,只是,哪怕是在他们这般修行者的心中,那位也只是遥不可及的传说。

    莫说那位老佛爷,须弥山又有几个见过?

    相传万载之前曾有元神大修士横渡汪洋去往西贺洲,欲拜求须弥,可徒费千年,也根本没有寻到须弥之所在。

    以至于,很多人都怀疑,须弥山是否真个存在。

    “道友不知老佛,就不会懂得为何一句批言,能够让我家道主心甘情愿的自囚于此。”

    八宝道人眸光闪了闪,略过这个话题,似乎并不愿意谈论那位,转而道:

    “我以道主一点‘我执’外显化城,虽算不得什么大神通,可也不是寻常元神修士就能够发现的,更不必说,如道友这般似连元神都未祭者了.......”

    “未祭元神?!”

    安奇生还未回话,不远处荒山之上的公羊焱一惊,将信将疑。

    回想起半年来所见所闻,他根本无法相信自家门主竟然未曾元神成就。

    “道友眼力倒是极好,可惜,我却不是什么‘一心者’。”

    安奇生扫了一眼公羊焱,神色却无变化,似也不在意被人看穿。

    事实上也是如此,半年时间终归还是短了些,不足以让他将此界法门修持到元神境界。

    只是,这八宝道人都没有看出的是。

    何止是元神?他连金丹,也根本没有凝!

    诸般神通外显,不过是以他强横神意操纵灵机而成罢了。

    以他的境界,在不顾虑此界灵机的情况之下,也根本无需按部就班。

    “不是吗?”

    八宝道人眸光一动,似有些叹息,又似是松了一口气:“道友说不是,就不是吧。”

    它面色舒缓,似并不怀疑安奇生的话。

    安奇生却是察觉到了什么,心中一动,直接开口:“道友似乎并不如何在意那一心者。”

    “在意,也不在意。”

    八宝道人摇头又点头:“道友当懂得,有些事情,是无法说的清楚的......”

    它没有继续说下去。

    实则,数万载的等待之中,它隐隐感觉到了,自己连同道主,或许已经落入了某些人的算计之中。

    只是无法追溯,更不能去寻根究底而已。

    “或许吧。”

    安奇生捏着酒杯,许久后放下思绪,不再多言其他,开门见山:“道友为我诉说诸多秘辛,显然是有所求,不妨直言吧。”

    他是不是一心者,相隔须弥芥子这八宝道人或许看不分明,但两人相对落座良久,它显然是能够看出什么的。

    可它还是直言不讳,这自然不会没有原因。

    “当年一离须弥,道主就几不可抑的坐化自囚,而我要守卫道主,也不得出。梵武道的传承,却是断了......”

    八宝道人闻言也道:“梵武道诸神通以我‘八宝浮屠’为基,失了基础,再难出现道主这般修持者......”

    说到此处,八宝道人起身,长长一拜:“有劳道友了。”

    “道友客气了。今日交谈,我也收获良多。”

    安奇生也是起身,接过八宝道人递来的玉册金书:“此书,必会送至梵武道门人手中。”

    “如此,有劳道友了。”

    八宝道人一抬手,星空之中又有神光闪现,点点金光自虚无之中来,刹那而已,那一条金光大道再现。

    为安奇生送行。

    “后会有期。”

    安奇生心念一动,已携公羊焱落在那大道之上,声音未落,人已去的远了。

    八宝道人望着远去的背影,欲言,又止。

    最后还是摇摇头,自语叹息:“自身难保,如何渡得别人?”

    “须弥.....梵武道.....八宝道人......”

    负手立于大道之上,安奇生心思沉凝,临出此地前,蓦然回首,眸光垂落处,定格在身下这巨尸的头颅之上。

    皇天界传承久远,藏形匿气,假死遁世之类的神通,法器不知凡几,以他此时在入梦大千神通的修持境界,三星以上,非动手无法搜寻其元神烙印。

    此时,却是起意动用了道一图。

    嗡~

    随其心念一动,脑海深处陡现光芒,道一图颤动嗡鸣,道力滚滚如潮般消失在不可知的虚无之中。

    下一瞬,已有文字浮现眼前:

    【图主无坐标,无烙印,无气息,且有须弥秘法遮蔽......此次探查需消耗道力八千八百九十三万点(千倍消耗)】

    【是否探查?】

    “千倍消耗......”

    饶是早有预料,安奇生还是眼皮一颤,还是点头:“是”

    自入此界,他尚无进项,积攒了数个世界的道力,却已然去了三分之一。

    而这,还是他只窥探最为浅显的命运轨迹。

    若不然,所要消耗的道力,还要再多百倍!

    嗡~

    安奇生念头乍闪即灭,千分之一刹那都不到,已有诸般讯息在他的心头浮现而出,瀑布似流淌而下:

    【消耗道力八千八百九十三万点.......所得讯息如下】

    【梵无一:(48532/129600)】

    【命运轨迹一:生于皇天,地仙道,南瞻洲.....出生之时,曾有赤火燎天异象,是日,父母皆亡于战乱之中,幸得一僧人路过,剖腹取出......】

    【幼年时即展露天资,年不过十岁,已修成神通,后因不耐师父躲避战乱定居荒山而下山......其天资极佳,不多时已于一地崭露头角,却不慎得罪他人,被杀成重伤,逃遁。

    .....路遇遗迹,进,潜修多年,再出来,风云变幻,龙蛇起陆,天下彻底大乱!】

    【.....传法,开宗立派,更与诸宗联合,扶持大周太祖,攻伐大夏......夏崩周立后,有感晋升无望,随遍走天下,求得一句批言如获至宝,截天外星空亿万里,以容己身,静等变化.......】

    【大周,元初三万五千年,得‘一心者’点破二心,口诵真言而复苏,因感念其恩,随其东去传法.......千四百年而返,复归须弥,得成金仙之果,佛陀之位......】

    【等级评价:四星级!诸般人欲尽虚妄,梵武合一破诸相,二心化作一金砂上,遂得须弥长生果。】

    ‘一心者’......

    东去传道......复返须弥.....佛陀果位......

    诸般景象在心海之中不住的翻滚碰撞,其中隐隐透漏出来的东西,那种不言而喻的既视感,让安奇生都有着刹那的恍惚。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