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867章 来临的与即将诞生的
    ......

    阴冷潮湿。

    昏暗逼仄。

    脏乱恶臭。

    一缕阳光自高墙之上一尺见方的铁船折射而下,照在一张惨白无血色的脸上。

    眼皮颤动,干裂的嘴唇蠕动一瞬,发出‘咳咳’之声。

    呼~

    ‘哗哗’铁链抖动声中,乔摩柯翻身坐起,披散的发丝下,双眸微微泛红:“这次算是栽了......”

    略显黯淡的眸光扫过囚牢,没有见到预想之中的身影,乔摩柯微微皱眉。

    自离蓝山城,之后的二十多年,他几乎与希应情形影不离,此时不见她的身影,心中竟有些发慌。

    “嘿!被穿了琵琶骨,钉死上下丹田,锁了法力四肢,且有重伤在身......老子本以为你要死,哪里想到这才三日,竟已缓过神来了?真是晦气.....”

    牢狱一角传出咂舌之声,一披头散发的老囚徒探出头来,借着光亮看向乔摩柯,阴鹫的老脸干瘪:

    “囚城天牢可不是一般囚徒可以进来的,小子,你犯了什么事?”

    “囚城天牢?”

    乔摩柯咀嚼着这个名字,心中不由一沉,看向那老囚徒:“和我一起被抓进来的那位女修,前辈可曾见到?”

    这个地方他并不陌生,或者说,对于大周修行者而言,此地算是名头极大。

    大周七十二道,每一道,都设有这么一座囚城,相传这些囚城都历经悠久岁月,其上烙印着某位大能的法阵。

    莫说金丹修士,即便元神大修士,相传都囚禁着不少。

    “女修?哈哈哈!”

    那老囚徒闻言怪笑起来:“好个色胆包天的小子,可惜,让你失望了,老子可不曾见到什么女修,要是有,老子哪有空与你废话?早就........啊!”

    阴邪之话尚未吐露出来,那老囚徒已然怪叫一声,直挺挺的横飞出去,重重撞在囚牢墙壁之上。

    砰!

    囚牢一震,土灰‘哗哗’乱掉,那老囚徒坑也没坑一声就昏厥了过去。

    “那靖夜司不下死手,必有所求,我身陷囹圄倒是不怕,可应情已然怀胎七载......”

    乔摩柯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担忧,微泛红的双眸之中文字流淌而下:

    【乔摩柯】

    【境界:金丹四转,功法:大龙象心经,巨灵镇世道,屠龙八法,剑凰遁法......】

    【道力:37045点】

    【可加载模板:二阶神灵巨灵神,一阶神灵灶王爷,零阶神灵蓝山城土地神......】

    【神庭天网:已开启】

    “靖夜司的封禁果然无法影响到我的‘模板’加载!”

    见得面板仍在,乔摩柯微微松了一口气。

    神庭面板之上的模板与他的法力没有关系,哪怕是个没有法力的凡人,只要有足够的道力也能够在关键的时候加载神灵模板渡过难关。

    就如此时,哪怕靖夜司封禁了他的法力与神意,他仍可化身巨灵神。

    “灵泉道的囚城乃是大周戒备最为森严之地,二阶巨灵神,哪怕道力足够,受限于我自身的境界至多也只能发挥金丹九转战力,只怕无法突破这囚城天牢......”

    乔摩柯心中泛着念头,微微咬牙:“或许,要再从神庭天网之中寻一方新神来助我渡过此关了......”

    仙神模板终归只是模板,仍要受到自身境界的束缚无法发挥出超越本阶的战力来。

    但是仙神模板的本质是千变万化的‘神通’,哪怕受限于境界,有些神通也能够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

    呼~

    念头一起,就有反应,乔摩柯的心头一震,神意似触碰到一层不可名状的隔膜。

    嗡~

    下一瞬,乔摩柯只觉眼前一黑,旋即有着微光泛起,一方浩瀚宛如星空般的夜幕在他脑海之中徐徐张开。

    这夜幕无垠,数之不尽的星辰于其中或闪烁,或流转,细细望去,隐隐可见那诸般光点之中,有的分明有着人形,兽形。

    乔摩柯知晓,这漫天星辰代表的就是神庭天网,但凡有形者,就意味着那一道‘神星’有主。

    一如此时,乔摩柯所在之处,星光外显,就是一尊持斧怒啸的巨灵神将,不远处环绕的星辰,则是‘灶星’‘土地星’等等。

    “神庭天网......”

    哪怕不是第一次目睹这方星空,乔摩柯的心中还是有着莫大的敬畏。

    这漫天闪烁,似无穷尽一般的星辰,每一道流光都代表着一尊神灵,代表着一道强大神通。

    他所持有的巨灵神不过是二阶神灵而已,在这二十年里却已然数次救他于危难之时,更让他的修行之速超越了天资更在自己之上的诸多天骄。

    而此时这夜幕星空之中,比之巨灵神更强者,又有几多?

    缔造这方神庭天网的存在,又该蕴含何等恐怖的伟力?

    “巨灵神不过是二阶神灵,他的进阶神灵分别是东极持国天王、南极增长天王、西极广目天王、北极多闻天王......我的道力只够一次选择,到底该如何选择?”

    望向比此时自己所处更高一层,仅有寥寥一些有着人、兽之形的星辰光点,乔摩柯心中喃喃,迟疑不定。

    虽然理论上神灵模板的选择有着许多机会,可道力来之不易,他二十年积攒也不过只有一次选择而已。

    一旦选错,就是二十年的光阴虚耗,这却是他承受不起的。

    心中念头翻滚,不住权衡。

    最终,乔摩柯的目光落在了一颗星辰之上,继而,一尊满面虬髯,头戴宝冠,身穿金色甲胄,左手托宝塔,右手持龙的威严神将之影映入其心海。

    【西极广目,又称恶眼天,诸龙之主,大龙王......臂缠赤龙,可捆缚万物万有,又有遁虚破界之能,故此神龙往往见首不见尾......】

    见得‘见首不见尾’几字,乔摩柯眸光顿时一亮,但未等细察,心中突然升起警兆。

    “嗯?!”

    乔摩柯心头一震,立即退出此方神庭虚空,昏暗囚牢再度入眼。

    咔嚓~

    幽暗的囚牢走廊之中传出一声开锁之音。

    一行披甲持刀的狱卒鱼贯而入,打破了囚牢的寂静,引来阴暗之中一道道惨绿幽冷猩红的目光窥探而来。

    或贪婪,或暴戾,或阴狠,或怨毒......

    啪!

    长鞭空抽,发出尖锐刺耳的气爆之声。

    “都被关入了囚城天牢,若还不懂得谨慎本分,那就真是取死之道了!冲撞了贵人,我要你们生死两难!”

    沙哑的呵斥声随之响起,阴暗之中的一道道目光这才消失在昏暗之中。

    也有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冷哼之声。

    啪啪~

    一个身材佝偻的老者收起长鞭,甩打着长袖,躬身回首道:“大人,这些囚徒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您还是要多加小心些......”

    老者神情谦恭,全无之前的凌厉之色,头颅微垂,眼角却是抬起,暗暗打量着自门外踱步而前的锦衣青年。

    “点了丹田,锁了琵琶骨,封了法力,废了四肢,若还能伤到我,那倒是不虚此行了!”

    锦衣青年正自把玩着一把玉如意,闻言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面前幽暗的囚牢,玩味道:

    “方统领,你说,这些人既然都是凶狠毒辣之辈,帝庭为何不将他们一一镇杀,而是抓而囚之?”

    换了一袭黑衣的方山民上前一步,落后青年半个身子,微微躬身道:

    “本朝承前朝制度,这囚城天牢也是前朝所留,听闻是某位大人物的法旨,意思是,万物都改有一线生机.....”

    “一线生机?”

    林伯寻面上的笑意渐渐收敛,眸光深处荡漾起一抹嘲弄:“进了这囚城的,可没几个能活着出去的。”

    方山民直起身子,冷眼扫过黑暗之中一张张或狰狞或木然的脸,微微摇头:“到底还是有的......”

    “贵人,可需小人头前带路?”

    那佝偻身子的老狱卒堆着笑,小心翼翼的询问、

    啪!

    林伯寻随手一扣掌中玉如意,看也不看那老狱卒一言,一脚踏入幽暗恶臭的天牢之中:

    “你候着便是。”

    说罢,已然踱进了阴影之中,这一瞬间,哪怕是方山民也不曾看到其面上那一抹贪婪笑容。

    “灵机为天地真精,一切能够吐纳灵机且化为己用者,本就是气数超然之辈,或多或少都有天意垂青。这般人,杀一个,抵的上凡夫俗子万人,十万人......”

    “若能杀尽这一城囚徒,不,哪怕一半,甚至更少一些,或许也足够你立地成神,也未可知!”

    “到那时,大周帝庭都要匍匐于你的脚下,什么太子,大祭酒,哪怕是这大周太祖重生,随手也就杀了!”

    大自在幽冷而又带着莫大诱惑的声音在林伯寻的心中回荡着。

    “你的话,有些多了。”

    面对心中诱惑低语,林伯寻只是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眸光却自在两侧不住扫过。

    “我做事,不需要你来提醒了!”

    二十年里,死在他手下的生灵早已不止是尸山血海那般简单,可他心中仍旧警醒。

    囚城之人,他带走一二,杀上百十个根本不会有什么影响,可若是杀的太多.......

    大周帝庭,可也不是没有国法。

    “嗯?!”

    某一瞬,林伯寻心头突然一震,继而眸光大炙,天命罗盘于其心头嗡鸣震荡,似是受到了莫大的冲击。

    这震动,前所未有!

    林伯寻垂眸前望,就见到一衣衫褴褛的青年,也自睁眼看向自己。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