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875章 无敌存在
    咔嚓!

    道道雷龙滚走墨色长天之间,映衬的帝都内外时明时暗。

    临仙楼六层,一袭红绸垂在窗沿之外,太子倚窗而坐,一手转动着乾坤圈,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外面。

    细雨之中的帝都朦胧而神秘,行人寥寥,即便偶有外出,也都来去匆匆。

    亿万民众汇聚的帝都,少见的安静而静谧。

    “无趣,无趣啊......”

    乾坤圈呜呜破空声中,太子轻叹一声,冷淡的语气之中带着打趣:“既然自个迟早要来,又何必派那么个小东西前来送死?”

    话语飘忽之间,静谧空荡的包厢之中,突的多出一道身影。

    那是一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老道士,可他又绝不普通,因为他的出现自然而然,好似自亘古以来就在那里。

    哪怕是太子,眸光之中也闪过一丝忌惮。

    “能为本尊传话,死了也是他毕生荣耀,又谈什么无趣?”

    老道随手打了个响指,包厢之中的诸多烛火随即亮起,就着这淡淡的光亮,打量着一袭红绸披在身上的小小人影,只在其指尖的乾坤圈上停留了一瞬:

    “反倒是你收拾这么一些小角色都耗费了两年时间,让本尊稍感意外。”

    他负手窗前,远眺皇城,凝望着那一座宛如天脊的高台,漠然的脸上泛起一抹冰冷的笑:“天齐台?区区蝼蚁,也敢妄言‘皇天’,真真不知所谓!”

    “小角色?”

    太子却是嗤笑一声,眸光之中泛起一抹火光:“那你,可太小看无支祁了!这猴子虽然贪恋权势,渴望不死,其神通可不差。”

    神庭天网之中,他的位阶并未高过无支祁,虽然此时比他更强一线,但一旦进阶四阶神灵,两者几乎持平了。

    为了镇压这猴子,乾坤圈都几乎被打裂。

    “本尊面前,又有几个不算小角色?”

    老道负手而立,语气平淡却又理所当然,似乎本该如此。

    皇天帝庭之所以能横压天地无数万年,不仅仅依仗那位至高神帝,也有其本身包罗万象,容纳天地间一切强者。

    无论道、佛、妖、魔、鬼,凡是超凡脱俗之辈,皆有登仙的可能。

    正因如此,一纪又一纪的积累,才让帝庭真正凌驾于寰宇之上,甚至压在道、佛二道之上。

    而哪怕在这汇聚诸纪的无数强者之中,他也是当之无愧的强者,地位仅在中央五帝以及那位杀伐无敌,斗战无双的擎天战神之下罢了。

    其余什么五方行者,八部天众,十方天人,见到他都要躬身行礼。

    “呵!听闻皇天帝庭有中央五帝,战神擎天,其后才是四极大神,五方行者,你就是那什么南极大神了?”

    太子挑眉,嘴角却有冷笑:“你若真个强绝无敌,缘何今日历劫归来?”

    “哈哈哈!”

    太子言语之中带着不加掩饰的蔑视,意图激怒对方,可这老道闻言却没有发怒,反而大笑摇头,直笑的太子都皱眉,冷脸:“你笑什么?!”

    “上古之年,神帝传法天下,曾以莫大神通降服当时天下的四尊盖世强者,合成四极.......除我之外,尚有东极,西极,北极三尊大神,吾出身妖族,东极出身道门,西极出身佛门,北极,则出身魔渊之下......”

    老道收敛笑意,淡淡说道:“我等四人出身不同,神通不同,彼此之间争锋甚多,甚至将彼此视为大敌......”

    “那又如何?”

    太子捏紧乾坤圈,语气之中带着淡淡的不耐:“你的废话,太多了。尔等受了那神帝降服,我却不会受你招安!”

    话虽如此,太子心中却不知为何迟疑了一瞬,没有以乾坤圈拉出封镇空间。

    而他与这老道只是初见,只觉其废话许多,却不知道,若让其他神灵其如此平和健谈,会是何等的瞠目结舌。

    “那是‘动乱’之前许久了,神帝突然出关去往天外天,那一日,祂走的很急,只交代下了两道旨意,一,是有玄,苍,赤,金四帝执掌神庭,二,则是调了东极,西极,北极三人,下界镇压叛逆......”

    “非是此界红尘,而是真正意义上的人间界!”

    话至此处,老道方才转身,看向身躯一震的太子,声音陡然提升,做雷霆大喝:“东极,还不醒来?!”

    东极!

    老道眸光如火,心中更有期待。

    他之所以对太子如此忍让,如此话多,不为其他,只是因为此人,就是他当年的同僚!

    他本以为还要过上千百年才能寻到他的踪迹,却没有想到,在二十年前突然感知到了东极的气息。

    若非如此,他绝不会在修为未复之时,来这样的是非之地。

    “东极......”

    太子身躯猛然一震,双眸之中火光大盛。

    霎时间而已,他只觉天翻地覆,心海之中被这一道大喝之声充斥,更以极速劈在他的元神深处。

    轰!

    只一下,太子只觉心神都被彻底击溃,散漫的念头骤然之间攀升到了极限,恍惚之间,似有无穷无尽的画面在他的眼前闪过。

    无尽神光缭绕间的巍峨神庭.......

    横亘虚无之中的大天地......人间道!

    西陆,东陆.......

    王灵官,卫少游,苟皇.......

    以及负手穹天至极,张口一吐,就有无限恐怖来袭,神情漠然,气息却似比天地还要雄浑苍茫的老道士。

    老天师?!

    一个纵经历无边岁月,两界变迁都无法磨灭的名字在太子的心头轰然炸开。

    “萨五陵?!!”

    无尽的画面就此破碎。

    最后一刹那,他的魂灵重塑,再度回眸,只见片片破碎的画卷之中,那负手而立的老道突然抬头,遥隔岁月,时空。

    似看到了自己!

    轰隆隆!

    似有千万雷霆扑面,太古星辰当头坠下。

    这一眼,淡漠平静,却又恐怖到了无边无际的地步。

    仅仅一眼,他刚刚重塑的元神就轰然之间再度爆碎开来,而这一次,竟比前一次还要破碎的彻底。

    “不!”

    惊惧不甘到了极致的低吼在他心中彻底炸开。

    下一瞬,在南极老道神色大变中,太子一头栽倒在地,身子筛糠也似狂抖起来,发出一声声好似恶兽绝路之时才会发出的哀鸣,尖叫。

    “元神崩碎?怎么会?!”

    南极老道的眸光大炙,一个跨步,周身法力已如洪流一般涌出,以极速倒灌入太子身躯之中。

    其口中也随之长诵法诀,身后光轮展开,十大神通纵横交织化作一道徐徐转动的轮印,向着太子的眉心坠去。

    “呼!”

    突然,本闭目哀嚎的太子翻身坐起,避开那轮印镇首,声音沙哑:“我无事。”

    “嗯?”

    南极老道眉头拧起,收了仙术法力,却一抬手,按在了太子肩上,洞彻其身,却发现前一刹那还是破碎的元神,竟已重塑完毕。

    “怎么会?”

    老道愕然,以他的见识,也有些拿捏不准。

    “心情激荡,一时难抑......”

    太子深吸一口气,缓缓起身,南极发现,他的身子仍在发抖,这不是冷,而是恐惧,由内而外的恐惧。

    “人间道,有什么?能让你如此......惧怕?”

    南极神情凝重,甚至有着一抹怀疑。

    他们四人于神庭之内已算前十之列,道、佛二门加上其他一些隐匿的老古董,能胜过他们三人联手的也不会太多。

    那人间道天意都被击溃无数次,近乎崩灭,其中竟还有人胜的过他们三人?

    更不必说恐惧了。

    “他......”

    太子死死的捏着乾坤圈,强自压抑着心中的悸动,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近圣之人!”

    “什么?”

    南极心头大震,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怎么可能?他,他是谁?!”

    长生,不死。

    超凡,入圣。

    金丹九转,元神三祭,此为长生,铸造化之基,入不死之门,这才是入圣之路的开始。

    可亘古以来,能够达到这一步的也是寥寥。

    遑论‘近圣’?

    出得一位,已可化旁门为正统,一如当年儒家!

    这是真正盖世无敌的大人物,是无尽岁月累积才会诞生那么一位的存在!

    区区下界弹丸之地,居然会诞生这般不可思议的存在?

    “我.....此人,我不想提及......”

    太子以手覆面,遮住眸光神情,似往事不堪回首般避而不谈,转而沉声问道:“反而是你,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年一战的究竟,我说不出口,你也入不得耳,你只需知晓,中央五帝,擎天战神,道门九尊,佛门三佛陀,四菩萨,其中大半皆陨,未陨者,也消失无踪,或闭关疗伤,或被人镇压了......”

    南极摆手布下隔绝神通,神情变得沉凝。

    “这般可怖......”

    太子心头一寒,接收到那‘东极’记忆的他,很清楚南极老道口中的那些人是什么样的存在。

    他都无法想象,什么样的动乱能够将这些超然万灵之上的巨擘们都打落轮回.......

    “若非佛门诞生了一位无敌存在,那一战,诸界都将沉沦......”

    南极老道喟叹一声,同样不想提及当年那一战。

    回首望向那拔地超天的天齐台,眸光幽沉难测:“吾之谋划本无太大把握,你我联手,倒是可以......”

    “提前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