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902章 五帝大阵
    安奇生行事,从来是持如履薄冰之心,行勇猛精进之事,在未知重重之时,他能蛰伏此身,静心打磨神通,

    此时顾虑一去,再出手,自无丝毫保留。

    这一掌仍是五色为根基,其中更蕴含着他自修道至今一切神通之汇总,且,是其合一神通之后的极尽一击。

    南天门,酆都城,斩仙台,打神鞭,八卦炉......

    恍惚间,直好似一方神庭横压而下。

    其中千百亿万神魔跺足长啸,推动着种种神通洪流加持于上,纵横交织间,宛如一方千万神魔共同推动的大阵!

    展现出了足以让世间所有人都要动容的恐怖力量。

    “吼!”

    种种异象自指掌间流溢变换间,彻底霸占了此方星海大阵中一切时空变量,纵然白帝神色震动,仰天长啸。

    震惊中更有不可思议在其中。

    大阵之中他与这鸿玄道人交锋多日,自问已知其强弱。

    在之前的他看来,这鸿玄道人固然强于此时的自己,然而比起巅峰之时的自己相差还有极为漫长的一段道路。

    但此时眼看巨掌横压而下,纵心中如何不可思议,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掌,已然无限逼近了巅峰之时的自己。

    对于如今的自己,更是无可抵挡之重!

    亦是不得不硬接,且只能硬撼!

    轰隆隆!

    犹如群星齐坠,荡起亿万道虚空狂潮,若海神通滚滚而下,刹那间已然淹没了一切。

    咔嚓!

    前后不过一瞬而已,这一方星海大阵已然破裂开来。

    恐怖的神通碰撞潮汐透过大阵的缝隙,在时空夹层之中层层扩散,所过之处,一切有形无形之物,皆被撞碎。

    余波不停,更有一缕流出了虚空夹层,冲天而起,一霎间,撕裂了十万里云海。

    首阳山下驻足的诸多修士纷纷后退,再抬头,不禁骇然。

    只见长空之上,云海天穹泾渭分明的列于两边,一道不知几百几千里宽的巨大鸿沟以首阳山为起点。

    直直蔓延到肉眼都看不到的尽头去。

    “那是,白帝的气息.......”

    烛龙遥遥望着,神色惊疑,心中止不住升起一缕不详。

    他与白帝相交极浅,但也曾见过白帝出手,对于其神通自然也不会陌生。

    可任由他如何去感应,也无法察觉那气息究竟是从何处流溢而出。

    “前者尚未追上,后者已然超迈......我这一生啊。”

    寸寸坍塌破碎的星海大阵之中,白帝踉跄着跌坐而下,乱发遮面‘嘿’然一笑,神色归于沉寂:

    “诸神巡天,我牧诸神,好神通,好气魄。不愧是一手缔造了人族大一统帝朝的人杰.......”

    “你这神通,可有名?”

    白帝垂眸,自己雄伟至极的神躯之上,尽是斑斑裂痕。

    犹如世上最为精美的瓷器在在摔碎后强行拼凑起来,其中竟似无半点血肉存在,看上去触目惊心。

    一击却胜过千万次交手,那一掌涵盖所有,破尽他诸般神通,崩灭了他的身躯本源。

    “此神非彼神,两者似是而非,不可同日而语。”

    如潮般涟漪中,安奇生缓缓落在白帝身前,指掌间的流光与其话音一并飘荡而起:

    “或可为‘封神榜’。”

    自人间界初悟,直至如今,安奇生修持了太多的神通与道法,时至如今,这一式神通之王,终初见轮廓。

    “封神榜。”

    白帝口中咀嚼了一遍又一遍,神情阴晴不定,语气复杂道:

    “阁下这一式神通,已胜过当年的五色神光与袖里乾坤了吧?或许,已不弱于那位佛爷的七宝妙术了.......”

    神魔,降生于天,生而长生,凡人不可比拟的力量,对于他们而言,仅是本能而已。

    一切后人效法所求之力,之所以称之为神通,本质是就是后天生灵对于神魔的敬畏与憧憬。

    而此时,自己却败了,败在命如浮游,修持远不足自身万一的后辈手中。

    纵然他如何不服,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或许吧。”

    安奇生驻足虚空,俯瞰寸寸崩裂的大阵,隐隐间,似望见了无尽虚空之外,那不知何在的须弥巨山。

    隐隐间,他似能察觉一道若有若无的眸光,似也在俯瞰虚无,遥遥相望。

    “天生万物,各有长短。尔等虽命如蜉蝣短暂,却同样有着超凡入圣的可能......

    可惜,祂们早已超迈神魔,成为另一类不可言喻,无可知晓的存在。你,终归会体会到吾辈的绝望。”

    微风吹拂间,白帝身躯若泥沙般簌簌而落,涟漪荡过,神躯已消散在虚无之中:

    “死生之间,吾,等你来!”

    话音飘荡之间,白帝最后拨开额前乱发,与这方困了他多日的大阵一并烟消云散。

    安奇生不发一言,只是立于原地驻足良久,方才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转身离开这处次元夹层。

    ......

    呼!

    许久许久之后,一道金光自虚无之中迸射而来,绕着此处盘旋了片刻,最终落在白帝陨身之地。

    金光散去。

    一着金袍,头戴平天冠的中年踏步而出,眸光之中闪过震惊之色。

    咻咻咻~

    金袍中年出现未久,又有几道流光自各处呼啸而来,遥遥见得中年人,方才落下,化作人形。

    “他,竟如此轻易的死了?”

    如火红袍之下,一俊美少年惊讶且忌惮:“那什么鸿玄道人,居然有此等实力?让白帝死的如此无声无息?”

    “或许有诈?!”

    一黑袍老者捏着虚空之中的微尘,眸光震动,百思不得其解:

    “白帝成道在吾等之前,纵被神帝破了不败心境,修为再无精进,可也比我等四人强上一筹,怎么会......”

    白帝,乃是远古第一帝。

    帝衍成圣之前,其受天圣法旨,统领诸神,乃是当之无愧的神帝。

    纵然沉沦诸多纪元,其修为仍然稳稳压住他们四个,纵然历劫归来未久,可又如何能死的如此轻易?

    他们四人之所以假死多年不现人前,甚至眼睁睁看着他收服诸神也不动容,就是因为忌惮。

    可如今看来,他们的诸多谋划,随着白帝无声无息的陨落,如同笑话一般。

    “那鸿玄道人疑似当年‘菩提’转世,可那菩提可没有这般大的煞气,杀气......”

    一青衫女子立于虚空一极,五指拈动,半晌后还是摇头,语气摇摆不定:“或许,真有诈?”

    “白帝此人,从来目空一切,修为未复,也敢真身出行,为人所杀,未必就是假的!”

    金袍中年开口,铿锵如金铁铮鸣:“神帝仅有一席,圣位,也只一尊!他死了,也好!”

    虚空之中,四人位列四角,遥遥相对,气息相合而又互相戒备。

    “神帝所言之圣位,真也好,假也罢,小妹都建议三位兄长,不要去争。”

    苍帝扫了一眼互相戒备,甚至充斥敌意的三人,摇头后退一步:

    “至于神帝之争,小妹,也不争了。”

    “嗯?”

    玄帝冷眼扫来,见苍帝摆手退后,却是冷笑一声:“你以为,此时,我们还有退路吗?”

    苍帝皱眉。

    “神帝位高,圣位尊贵。亘古以来万万纪,那几位又可曾有过半分松口?”

    玄帝苍老的面上尽是冷漠:“白帝之死,岂能无因?其人虽然狂悖,但却不蠢,必是重利诱惑,才会在修为未复之前,就行险出世。”

    话至此处,已无需多言。

    几人对视一眼,心中皆是一沉。

    “道途艰难,如之奈何。”

    赤帝微微一叹:“道门,须弥,南海龙门,幽冥酆都,魔域那位,还有这鸿玄道人......

    要拔得头筹,仅凭你我等人,或许未必足够......”

    赤帝叹气,有着示弱。

    其余三帝神色漠然,却也都没有反驳。

    诸界之中,圣人之下的诸多近圣,以他们四人成道最浅,甚至于,若非神帝以大神通点化,四人未必能踏入今日境界。

    正因如此,四人合力方才勉强压住白帝,也正因如此,玄帝点出难处,几人神色都不好看。

    看似最弱的鸿玄道人,已在无声无息间镇杀了与他们明争暗斗了无数年的白帝。

    若是可能,四人很想暂避锋芒,可......

    “进未必不可成,退却定会死!”

    短暂沉默之后,金帝开口,语气冷硬至极:

    “皇天帝庭,乃诸界中枢,白帝擅离方才有此厄难,我等若持帝庭在手,再布‘五帝道衍大阵’,也未必不可与那几人争!”

    亿万神通,以七宝妙树为冠,千万阵法,则以‘五帝道衍大阵’为尊!

    数万年前,他们曾以帝庭为根,以此阵为持,在凤皇滔天怒火之下,坚持至帝衍化身下界!

    而这,还是白帝与他们心不同。

    此阵,圣下,无敌!

    “道衍大阵固然强绝,然而,若要无有破绽,却要五尊近圣,我等四人分执四角,却还要有人坐镇中枢......”

    苍帝皱眉更紧,心中却是一动。

    五帝道衍大阵,乃是神帝所开辟,用以镇压寰宇,然而,越是强大的阵法,就越是复杂。

    五帝道衍大阵,不但需要诸般神灵加持,还需有人坐镇帝庭中枢,缺一,则必有破绽。

    金帝自虚空之中拈起一缕气息,眸光幽幽望向远处:“那位,足可顶替白帝。”

    “嗯?”

    玄帝神色微微一变:“你是要?”

    “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