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906章 不二,须弥
    神道!

    凝望那五道元神烙印,安奇生心中微微一动。

    皇天之下,以道、佛、魔、神、鬼、妖为首,其余诸道皆不能预知相比,这六道宛如六头有着亿万触手的怪物,盘亘在天地之中。

    无处不在,无所不在,泾渭分明而又彼此关联,共同组成了一张笼罩天地四极八荒的巨大天网。

    而相比道、佛诸道之内敛,神道,是真正显赫于外,名义上,是真真正正的皇天正主。

    神庭五帝,某种意义上,就是神道终极奥秘的大门。

    嗡~~~

    心海之中那五道代表神道终极奥妙的烙印就迸发出一声经久不息的长鸣,宛如活物一般开始蠕动,挣扎。

    似乎已然感知到了危机。

    修为到了五帝这般境界,无论是否凭借外道,外物,已然拥有了超乎常人想象的力量,哪怕仅仅是散逸的气息,也有着诞生神通,乃至于灵智的可能。

    元神长生,造化不死,本就不是说说而已。

    “可惜,你们不是大自在魔主......”

    安奇生心神平静,任凭那五道烙印蠕动挣扎,一念压下,已将这五道烙印彻底破开,崩碎。

    嗡!

    下一瞬,犹如五道天河决堤,刹那而已,无穷无尽的讯息画面已然如同星河侧漏一般汹涌而出。

    伴随着一道道凶戾可怖的叫声纵横扩散,似要将这一片无垠的心海星空彻底撑爆!

    “啊!”

    蓝灵童怪叫一声,刚踏入心海一步,就触电也似的逃了出去。

    但转瞬,它已然双眼放光,如同恶狗扑食一般冲了回来,狠狠地栽进了那滚滚而至的讯息洪流之中。

    “五帝神庭,皇天神道.......”

    蓝灵童的动作安奇生并不在意,甚至不曾去撇上一眼,他心中喃喃一句,已然将神意拔升到了极致。

    施展了多年来修持不停,却嫌少施展的道一神通‘入梦’。

    “入梦大千,大千梦我!”

    呼!

    心海平复,一切陷入凝滞。

    随机,在安奇生的俯瞰之下,其视线之中一切景象都如同被流星打破平静的湖泊,一下就碎裂成不知多少万片。

    但仅刹那而已,无穷无尽的碎片已然环绕着安奇生的神意,再度重组。

    安奇生平静观望。

    只觉无穷讯息在两侧急速划过,犹如穿梭时空一般,他抬头仰望,恍惚之间,似有看到了那一条,无尽永前的滚滚长河。

    无穷无尽贯穿一切的道线,以及那高踞至高处,似可堪比天地巨大,难见全貌的伟岸之影。

    而与第一次窥见时空长河所不同的是,此时的他,不在长河之中,而是在哪无穷无尽,贯穿所有的道线之上。

    沿着这已然架构在古往今来的道线,没向了冥冥之中的,最古过去。

    “这是......”

    自此遥望,只见那道线之尽头,亦或者,说这条道线所能蔓延的尽头处。

    那是一片无垠的混沌天地。

    天地混沌,没有任何声音与光线,甚至于一切凡人认知之中的存在都并不存在,唯一存在的只有那一片亘古混沌之地。

    那是蕴养了一切天地的混沌!

    安奇生心中突然升起这么一个念头:“这,是皇天界诞生之前吗?”

    念头起落,更添凝重。

    那皇天六圣对于此方天地的把控已然到了如此地步了吗?

    秩序的更迭从来不易,凡人王朝如此,修士的帝朝如此,统辖诸界的帝庭更是如此。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皇天六圣对于天地的把控竟然到了自最古至未来的地步。

    “不对!那道线.......”

    安奇生心头一震,发现了异样。

    那道线蔓延至尽头,可那却已然非是六圣的道线,而是独立于六圣六道之外,一条他从未见过,却又无比熟悉的道线。

    那是,灵机!

    构架天地始终,衍生六道,此界真正的‘道’之源头!

    “灵机之源头!”

    明悟升起之刹那,安奇生心神突然一震,听到了一道莫可名状,大至无穷的可怖炸响!

    恐怖!

    无限恐怖!

    这一刹那,哪怕以安奇生此时之境界,如今只修持,都不由得泛起一丝难形容,无法察觉的大恐怖。

    恍惚间,只觉自己下一瞬就要身形俱灭一般。

    轰隆隆!

    那是一道超乎了想象的恐怖碰撞。

    混沌,炸开了!

    极限的恐怖碰撞于混沌之中无声的扩散,掀起惊天般可怖狂潮,而又在安奇生的心中真正的炸响着。

    这一瞬间,他看到了道线之尽头。

    诸道衍生的真正起源!

    那是一尊无可想象,甚至于无法形容的恐怖存在。

    祂,自无穷高处伴随着一道可怖的刀光坠落而下,似因剧烈无比的痛苦。

    祂仰天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惊怒咆哮之声,咆哮之声在混沌之中轰然炸开,其中道蕴流转之间。

    竟有着诸般法理自然交织,一方大至神意所能感知之极限的世界雏形,就在这一道惊天怒吼之中,开辟而出。

    一吼,开界灭世?

    安奇生神意一滞,这一瞬间,似念头都无法转动,而事实上,他的念头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运转着,解析着。

    最终,在五帝烙印燃烧殆尽,诸般景象消散之刹那,他终于解析出了那一道惊天怒吼之中,所蕴含的信息一角。

    呼!

    老树下,安奇生猛然睁开眼,七窍之中,赫然有着血液流淌而出,止都止不住般滴落在地。

    气息更如狂风吹拂下的烛火般,骤然将至最低。

    但他却恍若未觉一般,心神尽数凝聚在这一道咆哮之中,隐隐间察觉到,这一道咆哮之中,蕴含着难以想象的东西。

    可......

    良久良久之后,安奇生身形一晃,回过神来,他擦去七窍流出的废血,轻轻揉捏眉心:

    “什么不二?”

    ......

    六轮大日高悬云海穹天之上,俯瞰天地,普照世间。

    时值正夏正午,尤其炎热,玉峰城虽处于沿海之地,也仍是酷热难当,除却一些值守城门的士兵耷拉着脑袋站岗之外。

    也就只有一些远来的行商顶着日头进城。

    “嘶!”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  众号【书友大本营】  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一声马嘶响起,几个士兵登时回过神来,一转头,就见城门洞里,一面色木讷的少年牵着一匹神俊异常的大马缓缓而出。

    “二爷!”

    几个士兵一下站的笔直,望着马上那神姿俊秀不似凡人的青年,两股战战不已。

    这两人一马是数日之前来到玉峰城的,当时几人起了心思想要讨要些钱财,结果......

    “小惩大诫,日后若是再犯,城里那些畜生,就是尔等明日之下场。”

    杨间淡淡的扫了一眼几个士兵。

    几个士兵登时如蒙大赦般跪地就拜,就差喜极而泣:“谢,谢二爷,我们再也不敢了......”

    “唉。”

    看着磕头虫也似的几个士兵,乔达摩心中叹了口气。

    人性中的欺软怕硬,实在是比大山更为难移。

    “嘶!”

    龙马踢腾嘶吼,不满至极,却也架不住乔达摩自己牵着,没奈何,不情不愿的驮着杨间出了城门,向着海边走去。

    “对于这些人,口舌从来是下下手段,多是徒劳而已。”

    看了一眼沉默寡言的乔达摩,杨间微微摇头,他这师侄,着实太过执拗了。

    “我并不排斥拳脚神通,可神通难易人心,师叔的手段能禁其一时,还能禁其一生吗?”

    乔达摩摇头。

    他并不排斥神通,他本身修持亦修持神通,但若人人事事都用拳脚神通去解决,和此等人又有何异?

    不外乎,权势换成神通罢了。

    “有何不可?”

    杨间一笑:“莫说一生,便是生生世世,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人之本性在此,便是你我,也未必能超脱于外。”

    “师叔......说的有道理......”

    乔达摩本想反驳,却还是苦笑着点了点头。

    从幽州到海州,从首阳山到玉峰山,也该学乖了。

    “只是,人间灾厄,却也多半在此了。”

    回望玉峰城,海州,南天道......大周天地,乔达摩心中喃喃,更不知几多情绪翻涌。

    大周广阔,纵然龙马速度不慢,他一路走走停停,寻访宗门,散修,至今,却也过去数百年之久了。

    数百年里,他见过了太多太多的人与事。

    在新法通行天下数百年的如今,妖邪灾厄早已不见,往年天黑不能出门似乎已然远去,哪怕在这偏远海边,也没几人还记得这个了。

    可人间之灾厄,似乎并未减少,权势,地位,金钱......即便是夫妻两人,往往也想着分个高低。

    这,让乔达摩,至今都无法琢磨透彻。

    “罢了,罢了,随你如何去想,若你真能从这些凡间鬼祟,人心鬼蜮里琢磨些什么出来,师叔倒也要佩服你几分!”

    杨间懒得多说什么了。

    一路走来数百年,他已然深深了解到自己这师侄是何等的死脑筋。

    “都说道门,须弥二圣地,周梁羽化三神朝.....”

    不等乔达摩说话,杨间随手一拍马头,指向潮湿海风来处,道:“道门在东胜,须弥在西贺,你择其一,去哪里?”

    “道门,须弥......”

    乔达摩嘴里咀嚼着,感应着心中‘卍’字佛印颤动,缓缓开口:

    “都说须弥第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