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贫僧不想当影帝 > 第367章 七子去,六子回
    寒鸦当然也看过《三国》。

    实话实说,许真当年演《三国》的时候演技还不是很成熟,在人物塑造方面略显脸谱化,但这不妨碍他将周瑜这个角色演成了经典。

    尤其是其中的几个片段,比方说孙策去世时,那种隐忍的悲痛相当打动人心,让人记忆十分深刻。

    然而此时,寒鸦看着眼前银幕上的杨七郎和潘豹,听着周围观众们嘻嘻哈哈的议论,却一丁点儿都没有觉得跳戏。

    怎么跳戏?

    ——周瑜和杨七郎,差距太大了,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啊!

    周瑜是冷傲的,儒雅的,令人敬畏的;

    而杨七郎却是英姿飒爽、桀骜不驯的,眼神中充满了少年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意气风发。

    明明脸还是那张脸,但许真在两部戏里的气质却天差地别。

    寒鸦看着《杨家将》中的杨七郎,根本没办法联想起周瑜来。

    但与之相对的,唐溢就不一样了。

    “潘豹”这个角色毕竟只是个反派龙套,唐溢可能也没怎么花心思去琢磨。

    他站在擂台上,勇武有力地干掉了几个对手,得意地挥拳呐喊,嚣张跋扈、盛气凌人,看上去依稀有几分“小霸王”孙策的影子。

    甚至还有几分葵花点穴手的影子……

    想到这里,寒鸦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险些笑出了声。

    然而就在这时,银幕上却忽生剧变。

    一位打擂者明明方才还占据上风,让潘豹挨了不少拳头,但忽然间,情势就急转直下。

    这人捂着左肋,像是突发了什么疾病;而潘豹眼中却凶光一闪,趁机照着这人的胸膛一顿猛打,直接将这人打下了擂台。

    “啊呀……”

    台下围观的众人一阵惊呼,下意识地朝一旁躲闪,这人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身体抽搐了几下,便不动弹了。

    不远处,正在观战的杨七郎连忙扒开人群,俯下身来,查看这人的情况。

    然而伸手一探,气息、脉搏全无,这人竟是当场死了。

    “喀啦啦……”

    杨七郎垂着头,攥紧了拳头,关节因过分用力而发出了声响。

    “潘豹……”

    半晌,他站起身来,死死地盯着擂台上的潘豹,怒道:“暗箭伤人,竟然还取人性命!”

    “不要脸!”

    说话间,七郎额头上青筋凸起,眼中愤怒得几乎喷火。

    擂台之上,潘豹被他瞪得怂了半分,但很快又镇定下来,冷笑道:“什么暗箭伤人?”

    “擂台之上,生死有命!”

    “他自己没这个本事,非要上来找死,还能怪得了……”

    “哒哒!”

    他一句话尚未说完,杨七郎直接翻身就跃上了擂台,昂然站到了潘豹的对面。

    “‘擂台之上,生死有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七郎伸手紧了紧袖口的绑带,脚下不八不丁地绕着他走了两步,语气里带着森然的冷意。

    潘豹被他瞧得汗毛一竖,还没来得及反唇相讥,七郎就脚下发力,猛地朝他扑了过去!

    “唔!!!”

    这一刻,放映厅中忽然响起了一阵低呼声。

    近身短打!

    而且,是极其生猛的近身短打!

    饰演七郎的许臻明明极瘦,但这一刻,他拳头上爆发出来的力量却又刚又猛、势大力沉。

    七郎身随步动、一步一拳,拳拳到肉,打得潘豹顾此失彼,毫无还手之力。

    “砰、砰、砰、砰……”

    一声声闷响如同是敲在观众的心上,打得人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爽!

    这一刻,连寒鸦都忍不住想要拍手叫好。

    故事从潘仁美挂帅开始,就一直在压抑着观众的情绪。

    他为了自己的儿子设立这种虚有其表的擂台,杨继业不允许儿子们参战,潘豹暗箭伤人、将挑战者活活打死……

    观众们愤怒的情绪一步步累积,终于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杨七郎愤而跃上擂台,废话不多说,照着潘豹劈头盖脸便是一顿猛打。

    寒鸦明知道这么做是冲动了,明知道这件事为杨家埋下了祸根,但这一刻,他依旧还是被爽到了。

    就像《三国》中南郡一战的那场戏,明知道周瑜带伤出战,导致他最终送命,但看到他在军阵前喊出那句“曹仁,见周郎否”,还是感觉浑身舒爽。

    影片这时特意拍了一幕长镜头。

    简单粗暴的拍摄完美地还原了擂台上的真实情境,让这份爽感毫无遮掩地呈现在了观众眼前。

    而看到潘豹由于意外的推搡直接死在了擂台上,满场观众只觉大块人心。

    甚至有一个老爷子直接喊了一嗓子“好”,惹得周围人一阵哄笑。

    看到这里,寒鸦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

    他本来是为了写影评才来看的这部电影,没想到质量竟然意外地不错。

    起码这前20分钟,有笑点有爽点,干脆利落不拖沓,演员的表演也基本都在水准以上,没有任何尴尬的地方。

    可以说,这是他看过的所有杨家将题材的影视剧里,拍的最好的一个开篇。

    故事紧接着向下进行,杨七郎失手打死潘豹,闯下大祸,杨继业要对他家法处置。

    杨六郎瞧见弟弟挨打,“噗通”一声便跪了下来,拼命把罪责往自己身上揽。

    当他看到父亲的鞭子第二次扬起的时候,六郎瞳孔一缩,扑过去抓住了鞭尾,神情焦急地恳求道:“爹!”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七郎还小,他受不了这个鞭子,要打你就打我吧!”

    银幕外,寒鸦瞧见了这一幕,不由得眼前一亮。

    六郎这一幕演得还不错!

    这不是徐浩宇吗,他竟然也有演技在线的时候?

    有点意外啊,或许是入行这么多年终于悟了?也或许是这部剧的导演很会导戏?

    寒鸦还没来得及细想这个问题,很快就被后续的剧情吸引了眼球。

    杨继业绑了杨延嗣去面圣,幸得“铁鞭王”呼延赞的力保,最终皇帝免其死罪,令其戴罪立功、出战征辽。

    由于杨延嗣年龄较小,没有统兵经验,由父亲杨继业代其出任先锋军统帅。

    至此,电影终于进入了核心部分:雍熙北伐。

    母亲佘赛花听说丈夫和七个儿子都要出征,心神不宁。

    她特意到寺庙上香,祈求家人能平安归来。

    而庙里的住持在为她解签的时候,却说出了一句令人揪心的话:当知天命难违,七子去六子回。

    “这……是什么意思?”

    佘赛花忍不住追问道:“七子去、六子回,是有一个儿子会遇到危险吗?哪个儿子?”

    然而任凭她如何追问,住持都只是摇头不语,没有再多做解释。

    出征当日,天还没亮,佘赛花就披着外衣来到了七郎的卧室里,要给他绑头发。

    七郎明显地极不情愿,忍不住嘟囔道:“娘,我又不是小孩子,这么大了哪有让娘给绑头发的……啊!!”

    佘赛花哪容他废话,直接一把薅起他的头发,不由分说地拽到了一旁。

    片刻后,佘赛花帮他绑好头发,又从手腕褪下了一个银镯子来,递给七郎,道:“这个你戴着。”

    七郎瞧着那个银镯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道:“娘,这是女人才戴的东西!”

    佘赛花哪管他乐不乐意,见他不接,直接粗暴地套在了他手上,道:“废什么话,戴着!”

    说着说着,她眼中的神情渐渐黯然,手上的动作也变得越发温柔,道:“娘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

    “上了战场,你一定要听你爹和你几个哥哥的话,千万不要任性。”

    “带着娘的镯子,就当娘保佑你了。”

    杨七郎听母亲这样说,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委委屈屈地戴起了镯子。

    他明显受不了自家娘亲的这个温柔态度,忍不住嘟囔道:“娘,我是上战场,又不是送死,您别苦着个脸。”

    佘赛花听到她这样说,莞尔一笑,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将他向前一推,道:“去吧。”

    “别让娘担心。”

    七郎咧嘴一笑,抱起架上的头盔,脚步轻快地跑下了楼。

    佘赛花站在窗边,看着幼子撒欢跑远的背影,嘴角翘起,但眼中却不禁露出了一抹忧色。

    半晌,她紧了紧身上的外衣,转身走回了屋内,在一处佛龛前盈盈拜倒。

    “望佛祖保佑我夫君和七个儿子能平安归来,”她跪在佛前的蒲团上,双手合十,神色凝重地道,“我佘赛花,愿折寿二十年。”

    “……”

    到这里为止,杨七郎在影片前期作为线索的任务便告一段落了。

    大军出征之后,主要是以杨继业和杨大郎作为视角,谋划如何与辽军作战。

    杨继业率领的西路军势如破竹,一路连克多座重镇,金戈铁马、血战沙场的精彩场景令观众们大呼过瘾。

    《杨家将》毕竟是一部投资过亿的大制作电影,单论起场面来,确实是比电视剧更真实、更具质感,就连《三国》这种大制作都很难与之媲美。

    毕竟,《三国》的1个多亿要拍122集,而《杨家将》中的战争场面满打满算也就半个多小时。

    看到这里,放映厅中已然不复方才那般欢笑不断,但由于紧凑的故事节奏、快速切换的战争场景,可看性依旧在水准以上。

    寒鸦本人是个战争迷,这部电影即便是他不接单,大概率也会在网络版上线之后看上一看,并给出一个7.5分左右的好评。

    当然,如果有人愿意出钱让自己黑这部电影,也不是不能黑……

    不过这次的“金主”许臻是真的没法黑,杨七郎的戏份本来就不多,从头到尾他都拍得相当完美。

    从最初在房顶上潇洒恣肆地奔跑,到十八拳打死潘豹那段爽翻全场的打戏,以及杨七郎冲动易怒、不服管教的熊孩子人设,都演得极其到位。

    再怎么挑刺,也只能说:杨七郎这个人物本身没什么深度。

    即便是换个影帝来演,也没办法比许臻演得更好。

    单就“杨延嗣”这个角色而言,他已经演到了满分。

    寒鸦看看时间:离结束还有半小时。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大银幕,心下毫无波澜。

    ——哦豁,终于到了最后死人的时候了。

    果不其然,很快,阵前就传来消息:尽管杨继业他们率领的西路军势如破竹,连战连捷,但另一边的东路军却很快被辽军击溃。

    原本与东路军交战的辽军迅速赶来支援西路战场,杨继业腹背受敌,情况十分危急。

    中军帐中,杨继业提出掩护百姓撤退,却被监军王侁和主帅潘仁美嗤笑否定。

    无奈之下,杨继业只好定出作战计划,要大军在陈家谷口处设伏,自己则率少量人马佯攻,假装溃败,将辽军引入埋伏圈中,众人同意。

    当天,六郎、七郎跟着父亲一路冲杀,历经艰险,成功将辽军引入了陈家谷口。

    然而进谷之后,父子三人才发现:此时的陈家谷中死寂如坟场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声响。

    幽深的山谷中,就只有尾随他们追来的近万辽兵,以及几百个拼死搏杀、已然精疲力竭的战士。

    “爹……”

    杨七郎在敌阵中一阵冲杀之后,杵着长枪,仰望着四周的悬崖峭壁,狼狈的面容上满是茫然之色,道:“埋伏呢?”

    “援兵呢?”

    他的嘴唇微微发颤,眼眶泛红地吼道:“为什么没有人?!”

    杨继业死死握着手中的长枪,咬着牙,一言不发。

    这位戎马一生的老将军,经历过无数次的战争、无数次的艰险,但却从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么绝望。

    死地……

    他们想让自己死!

    银幕外,观众们的怒火一瞬间便燃了起来,愤怒到想要骂娘。

    最恨的不是战死沙场、无力回天,最恨的是来自友军的背叛!

    “铛!”

    就在这时,刚刚愤怒嘶吼的杨七郎忽然挺直了腰杆,将长枪向地上一顿,叫道:“爹,六哥,你们撑着!”

    他紧紧握着手中的长枪,叫道:“我去求援!”

    “我就不信,潘仁美真的会见死不救!”

    而这时,镜头一转,谷口的辽军无边无际,一眼望不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