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三百二十章 阴符七术 - 我在南汉混日子 - 云书阁
首页 > 历史小说 > 我在南汉混日子 > 第三百二十章 阴符七术

第三百二十章 阴符七术

 热门推荐:
    第三百二十章阴符七术

    此时那个圆脸抱小孩的道人,却呵呵笑着说道:“如此倒是大幸!想想时光荏苒,回首还是三十年前,在三清山见过尊师鬼谷先生,施展过尊门奇术《星落术》,当真受益匪浅!”

    洞宾先生看着圆脸道人没有着急,于是也抚须赞叹:“据说此术,乃是尊门《阴符七术》中,最高深的绝技,今日诸位能大饱眼福了!”

    圆脸道人颔首示意,亦看着墨语子说:“数十年未见,道友编撰《江湖榜》声名赫赫,想必如今道友的星落奇术,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真人,谬赞了!家师绝代奇才,某岂敢自比!”这个文士淡淡的回道,丝毫没有因为这个江湖上,真正有名的人物,对自己称赞而有所动容。

    随即反而朝大家拱拱手,也随身上前和混元子一般,晃眼间便也跃入了前方,那茫茫云雾中去。原来此人便是江湖上奇人,有名的鬼谷门墨语子,几十年来在江湖上,当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往往混迹江湖上的豪客,都为了能得到他的一句点评称赞,不惜四处找人挑战争斗。世人对他风评褒贬不一,但是真正见过他的人却没有几个。

    如今就是他的弟子,号称鬼谷奇才的磨镜老人,那也已经是声名赫赫,想不到他外形看着,也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文士。

    更让人没有想到,就是以他在江湖上的声名,此时在这些人面前,依旧是客客气气的谦逊,想必这些人就更不是俗人。

    当然此时旁人没有机会,见到如今这一幕。而能见到这一幕的小女孩子,此时年岁尚幼不懂事,自然就无法让外人所知。

    待得诸人纷纷朝下,在云雾间依次落下,才发现入得云雾后,所落之处的上下高度,其实不过四五米而已。大家跃入云雾里,下面便已经是豁然开朗。

    随即入目便可见,这里居然是个几米宽窄,突出在悬崖上的岩石小平台。周围虽然也有一些植物,不过是一些小小的灌木,而且大多生长在悬崖峭壁上。

    大家上到这个小平台之后,随即发现这里平台往下,不过只有十来米高度的位置,居然便是另外一个平台,但是站在此处看过去,明显范围大的太多,足有超过两三亩范围。

    即使还没有下去,到下面那个平台上,也可以看到青草凄凄、古树茵茵。似乎更有那珍禽走兽出没其间,看得这边诸人也不由暗暗赞赏,好一个微缩小世界,好一处罗浮小洞天!

    此时在这个小平台靠崖边,有着一条人工凿出的石阶,窄窄的不过一尺,掩映在藤蔓灌木中,看着青苔满布带着沧桑,显然不是近代所留。小径蜿蜒的伸展,一直延续到下面大的平台之间。

    因为此时并不着急,有人看在那平台诸人落下的左手侧,居然还有一株几人合围的古松。巨大的古松枝干粗壮,虬曲伸展往外突出悬崖,朝下几乎覆盖平台四分之一的空间,巍巍矗立令人神往。

    这株巨大的古松却有一小半,靠着平台这边已经枯萎,露出灰白光秃秃的树枝。一侧有两个人合围粗细的树枝,却显得生意盎然,斜斜平平的四处伸展往下遮盖,就像一把硕大的伞盖一般。

    华盖当顶,当真令人神往。当然这些并不意外,其中古松还有一个飘枝,蜿蜒曲折的伸往崖下云雾里。让人看着如梦如幻,好像身在仙境一般。

    诸人看着这副情形,自然带着些许欣赏,看来此时在那古松树枝覆盖下,有两颗不高的小松树,曲折伸展宛若迎客。

    松树边有几块,看似不高的平整石头,一汪缓缓流淌的溪泉,绕树石而过蜿蜒辗转。此时施真人跣足坐在一块平石边,平石恍如桌面,上面放着一把茶壶几个茶杯。

    让人惊叹的是居然有着两只可爱的仙鹿,看着大小不过羊羔一般,却似乎完全不畏人,正在施真人身边,悠闲的吃草嬉闹,随即看到还有一对大的仙鹿,远远的并不过来。

    刚刚那只硕大的铁嘴仙鹤,也正站在施真人身边,不时展颈张望这边。不过它好像对仙鹿的神态,显得格外亲近,不时展翅和应着。

    这时候看到大家从那条石阶,慢慢走下这边平台上,不由张翅长鸣和应,似乎在欢迎大家。而令人更加欢愉的是,等上到平台后,只见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鸟儿,甚至许多都叫不出名来。

    面对诸人的驾临,即使开始已经邀请,这时施真人也负手相迎。虽然依旧站在那古松下,麻布道袍衣炔轻扬,说不出的古拙飘逸,带着一身仙气。

    身边那只巨大的铁嘴仙鹤解语,明显极通人意和欢愉,此刻不时展翅挨着他,扬翅轻拂真人的后背,似乎在和施真人唱和,或者催促他迎客一般。

    大家走了过来,那个胡须黑白相间的老道,看到古松下矮松旁有块大石头平整,便也不理施真人和诸人,模模糊糊一般的,倒在上面又睡了起来,好像永远没有睡醒一般。

    施真人却凤眼轻扬,脚下并未上前,看着诸人微微含笑不语。他乃是当代道门至尊,算是真正的当代翘楚。这些人虽然也是当代奇人,但是作为此间主人,却已经算是客套。

    看着开始石头上卧躺在那,一直似乎似醒未醒的老道,来到近前之后,就再次直接躺下在石块上。他眼神中没有一丝迫切的见责,却多了几许微微的笑意。

    诸人眼见一条细细的山泉,从一处崖边石壁流下,在这下面平台汇聚,酿出一个几米的小池。小池里山泉清澈,弯弯曲曲在平台上宛转延伸,绕过古松石间,最后落向一旁崖下,不知道撒向何处。

    此间山泉潺潺,平台古松鸣鹤,眼前云霞飘渺,仙鹿仙鹤迎客,看着好一番仙人古修,道家洞天福地胜景。

    大家都不是俗人,看着笑盈盈的道尊,远远的便拱手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