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复活帝国 > 第426章 微服私访的“使徒”
    在“网”故障之前,其实源星与机械帝国的本土基本能做到勉强够用的通讯。

    通过“网”的幽灵粒子通讯技术加持,源星与帝国之间能做到平均每天进行一次数据包交换。

    交换的数据包的内容主要包括“网”打包的宇宙哈希值计算结果,以及“网”定期整理的源星发展报告。

    报告内容包罗万象,囊括了经济、军事、科技、人文等等诸多层面。

    依靠着“网”无处不在的监视与观察,机械帝国对包括源星在内的所有生产殖民地了若指掌。

    但后来“网”意外故障,源星与机械帝国之间的联络被迫中断。

    事实上,恢复电磁波通讯手段本来就是复苏计划的内容之一。

    不巧,复苏计划的真正负责人,恰好也是任重。

    任重对此心知肚明。

    又等了一两年,大约在任重的实习普查官生涯走到一半时,马夏澄利用任重在复苏计划里琢磨出来的电磁通讯原理,扩建成了一个大型太空射电发射与接收器,配合着冷冻长老的要求,尝试对外进行联络。

    某种意义上,联络是恢复了,但其实又失败了。

    原因很简单,电磁波的飞行速度受到了限制,与光速一样。

    要让信息抵达帝国边陲的星门中枢,需要七年。

    要再接收到帝国传输回来的消息,又要七年。

    这一来一回,每一次通讯的时间间隔延长到了十四年。

    上述这些信息的另一重含义,就是冷冻长老们暂时没办法利用通讯来核实任重这帝国使徒的身份。

    大约在五分钟前,任重按照嬴丰提供的办法,让水滴形穿梭机给白球发去了一段信息。

    这信息并非使徒代码,而是一种前置的验证手段。

    按照机械帝国的律法,当接收到这段代码时,双方有义务规避直接交火,以进一步确认对方的身份。

    伴随一轮光晕闪烁,巨大的白球再次凭空出现在任重眼前,但并未出现等离子体束流炮的洞口,而是直接打开了一个直径大约五十米的进出口。

    一台液态金属无面人从里面缓缓飘出,并悬停在任重的水滴穿梭机正前方。

    这台曾经杀死过任重无数次的战争机器竟如同人一样,做出了一个请进的动作。

    隔着穿梭机的透明盖板,任重与这机器人点头示意,然后操纵着穿梭机跟着无面人飞进了白球内部。

    通讯器里响起电子音。

    “您好,我是寻迹者154332号人工智能助手,工作人员正在解除冷冻状态,将会由我接待您。”

    面无表情的任重只微微颔首,并未答话,显得十分高冷。

    “请出示您的身份识别代码。”

    那电子音又问了一句。

    任重再次点头,并闭上双目,接通脑波同步系统,并在心中复述了一长串使徒代码,再由穿梭机的通讯仪将其转化为电磁波讯号并发送出去。

    “好的,已收到,请稍等。工作人员将会在十分钟后给您答复。”

    电子音的提示刚刚落下,任重的穿梭机便已经跟着液态金属无面人停靠在一个精致的船坞上。

    穿梭机的舱盖打开,任重启动藏纳在双肩锁扣里的引力牵引装置,缓缓飘出,落到地上。

    下一秒,他眼前的地板打开,一张装点得金碧辉煌的沙发从地面下方升起。

    在沙发的前方,是一个由不明木材制作的茶台。

    茶台的后方站着一名有着东方人特征的美艳女子,正用精湛的技艺冲泡着功夫茶。

    虽然这女子看着惟妙惟肖,以假乱真,但任重还是一眼便看出来这是个半机械仿生人。

    在仿生人的背后,又伫立着四台冷冻仓。

    此时,这四台冷冻仓的数控面板上正显示着应急解冻倒计时。

    正有袅袅白雾从冷冻仓内部升起,将里面四名同样有着东方面孔的赤身露体的女子掩得云遮雾罩。

    尽管有白雾遮掩,看得不太真切,但任重还是能透过大体的轮廓一眼判断出冷冻仓里的都是倾国倾城的女子。

    所谓的应急解冻,与常规状态下的人体冷冻解除有些不同。为了缩短解冻时间而刻意提升了远红外微波照射的功率。

    通常情况下,应急解冻都是为了应对突发战事而采取的紧急策略,会给解冻人员留下不小的后遗症,以及巨大的痛苦,甚至得要神经阻断剂的帮助才能正常行动。

    很显然,为了接待任重这名贵客,寻迹者的智能助手紧急启用了这些女子。

    在这白球里,在智能助手的眼中,这些女子的角色定位非常明确,那就是用来排解人类本能需求的玩物。

    智能助手又说道:“先生您请坐,侍从伴侣将在五分钟后解冻。她们都接收了专业训练,懂得帝国礼仪,会为您提供最为舒适的服务。”

    任重缓缓举起右手,掌心往前平推。

    根据任重在上条时间线里获取的信息显示,这是机械帝国的高阶贵族在表达态度之前的常用手势。

    果然,智能助手马上说道:“先生您请说。”

    任重摆了摆手,“我身上有重要任务,现在不需要侍从伴侣,终止解冻程序,将这些人都给我冻回去。”

    “好的先生。”

    下一秒,四台冷冻仓的应急解冻程序终止,并被重新收进了地板下方。

    在任重喝到第二杯茶时,白球深处的核心舱内,伴随嗤嗤声响起,一个又一个冷冻仓盖缓缓打开,嬴丰等人一个又一个坐直了身子。

    没有太多寒暄,老冰棍们用极端的时间弄明白了状况,知道了自己是因何故被临时唤醒。

    九人不约而同地接入智能助手。

    一开始时,九人是先看到了任重传递过来的第一重验证代码,又不约而同咦了一声。

    九人对视一眼,皆面面相觑,目光里既有喜意又有惊疑。

    他们喜的是自己离开帝国本土到这边陲之地转眼已经过去一千年,本以为这只不过是一次毫不起眼的“出差之旅”,没想到临到要返程时,竟会有来自帝国的高等贵族出现。

    惊的是这高等贵族不太寻常,并未提前沟通,而是直接抵达,还是在“网”出了故障的短短不足四年内就到了现场。

    这究竟说明了什么?

    是帝国的科技进步了,制造出无需星门牵引的小型跃迁飞艇了?然后发现了“网”的异常,派遣来了技术人员?所以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感到?

    还是说,这人其实早早就已经出发,只不过刚好赶巧在此时抵达?

    那如果这人真是帝国使徒,要被他发现我们干的好事,连“网”都给玩坏了,我们的功劳会不会大打折扣?会不会被送上审判法庭?

    带着这般疑惑的心思,老冰棍们又几乎同时查阅起下一段信息。

    这段也并非使徒代码,而是由液态金属无面人的眼部摄像头提供的视频画面,以及身份识别。

    下一秒,嬴丰等人又一次感到迷惘。

    他们认识来者,正是任重。

    事实上,早在当初“网”刚刚出了故障,他们紧急苏醒的那次就已经知晓了任重的存在。

    他们不但对任重进行了周密的调查与研究,甚至还是马中飞亲自下令批准了马夏澄将任重任命为复苏计划项目负责人的安排。

    当时巴顿·奥古斯都曾提出过反对意见。

    因为巴顿从他的后裔休伊特·奥古斯都那边同样收集到了一些关于任重的信息。

    休伊特表示,他曾经向“网”请求过信息,对任重进行了全面调查与分析。

    结果十分有趣,这人的过往竟然是一片空白。

    在第一次出现在星火镇附近的猎杀者的摄像头之前,这的过往是一片纯粹的虚无。

    他就仿佛是凭空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人一样,在源星上没有过去。

    要知道,“网”对源星社会的信息掌握深度是无孔不入,又无处不在。

    任重虽然自称来自野外荒人部落,理论上的确存在逃过“网”的监察的可能,但这仅仅是可能,概率极低。

    毕竟,即便是野外荒人部落,其实多多少少也得有些电子产品。

    除此之外,这人的语言、行为方式也显得很是反常。

    为了搞清楚这个干扰星火镇普查导致孟都集团的样本收集计划进度受挫的人究竟怎么回事,休伊特甚至暗中动用了自己身为九大集团掌舵人的私权,请求网对任重加强监视。

    奇妙的状况再次出现,任重曾经很多次被“网”判定为潜在的高危分子,可每当他只需要再做错一件小事就会被判处死刑时,他又总会精妙地拿捏住尺度,往回收一收,勾引着“网”调低他的威胁指数。

    类似的行动规律贯穿了任重活跃在源星上的每一天,无论是他刚到星火镇时还是进入了嬴浩的视野,成为了促进会的一员后,都有过类似的状况。

    休伊特对巴顿·奥古斯都说道:“这人非常可疑。我认可他的才能,也知道他已经得到了包括源星军工和紫晶矿业等企业的信任,但我认为依然不应该让他担任如此重要的职务。”

    “很幸运”,当时巴顿的发对并未生效,嬴丰等人通过投票制做出了决定。

    时过境迁,当任重身穿帝国高等贵族的特殊服饰,踩着极具帝国特色的水滴形高阶单人太空穿梭机出现在白球外时,过去的许许多多疑点的答案渐渐浮出了水面。

    是的,这水滴形穿梭机看似简单,但其实极有门道,正是当前机械帝国的科技水平所能设计并制造出的最完美的太空舰形态。

    即便寻迹者飞船也一样,平时收缩成一个白球,可一旦开始高速运动,并将速度加快到接近五分之一光速时,也会自行拉长为长长的水滴形状。

    这形状的实体物质在太空中进行超高速飞行时具有最好的稳定性,正面的圆形力场护盾能量分布也最是均匀,与太空粉尘发生剧烈碰撞后的能量传递与冲击力消纳的效率最高,腰部的太空粉尘推力介质吸附式收集齐的效果也最好。

    任重并未与他们联系,而是在源星上使用有限的资源便制造出这种舰船,便足以说明一部分问题。

    接下来,开始验证任重提供的使徒代码。

    九人分别掌握的九段使徒代码相互独立但却又能融合为整体。

    验证起来并不难,只需要九个冷冻长老将自己心中刻绘的数字、字母与汉字按照特殊的规律与之一一对照即可。

    这个过程共计耗时三分钟。

    九人都在各自心中完成了使徒代码验证。

    破案了。

    彻彻底底的破案了。

    这下他们再看想监控画面中正惬意地喝着茶的任重时,彻彻底底地改变了心态,甚至惊吓得毛骨悚然。

    因为,九段式的使徒代码验证是所有验证方案中最高阶的那种,正代表着帝国内部出现了重大变故,是所以寻迹者殖民队与帝国保持联络的最后底牌!

    他们又想起数年前任重“凭空出现”到如今的种种过往。

    一定是帝国内部出了大事,才会对外派遣出最高权限等级的使徒。

    并且这使徒还因为种种原因失去了科学装备与身份证明的能力,被迫在源星上从最底层的荒人起步一点点摸爬滚打。

    其实他打从一开始就能直接将使徒代码提交给‘网’,但他却并没有这么做。

    众人各怀心思,纷纷暗想。

    “他为什么要在我们返程之前提前这么多年悄悄来此?还没有帝国舰船?”

    “他是怎么躲过我们的太空信息监察网,径直出现在了源星上?”

    “这是帝国科学院里的人曾经提出过的,理论上虽然存在,但却完全不能实现的质能转化传送技术么?”

    “还有,究竟是出了什么大事,以至于他连‘网’都不敢信任?”

    “我们让他在源星内部吃了那么多苦头,这会儿的他怕是早已怒火中烧。”

    “返回帝国后,我们会不会被他狠狠地参上一本?”

    这时候,还是嬴丰反应最快。

    他陡然起身,“都别愣着了,赶紧去见他。”

    “是的!”

    一群老冰棍哪里还敢老神在在地呆在自己的老巢里,纷纷踩上漂浮式穿梭平板,以最快的速度扑出房间,直奔任重此时所在的船坞。

    相隔着很远,任重便已经仗着八级机甲战士的超强体质带来的强大听觉听到了前方甬道里激荡来的呼呼风声。

    他缓缓放下茶杯,脸上并不见丝毫笑容,只有冷漠与高傲。

    接下来,就到了影帝的表演时刻。

    这不是单纯的表演,他得一边演自己的,一边同步观摩对方的变化,以精准地拿捏住每个人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