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复活帝国 > 第427章 不过如此,来自高等贵族的威压
    任重背靠在沙发上,上半部分躯干与垂直方向呈八度角往后倾斜,脖颈微微扬起,再稍稍眯缝起眼睛,看向传来风声的通道口。

    呼呼呼呼!

    伴随风声连响,九名身着机械帝国特色贵族长袍的中年男女脚踩漂浮板齐刷刷出现在任重正前方的茶台之后。

    快速飞行带起的劲风扑面而来,卷动任重面前的茶杯上的白屋飘散。

    任重面无表情地打量着这些人,眼神里带着股含蓄的轻蔑之意。

    九人的长袍上多多少少都有些褶子,头发也有些蓬松散乱,略显不修边幅。

    很显然,他们来得非常匆忙,以至于忽略了礼节。

    任重心想,这是个很好的开始。帝国使徒的名头的确够唬人。

    对面的嬴丰等人同样也用极短的时间完成了对任重的观察。

    他们首先注意到的就是任重的精美红色长袍,以及双肩处的盾形锁扣。

    两个金光闪闪的锁扣表面用浮雕的方式镌刻出了两个图案,分别是一个精密的齿轮结构和一个集成电路板结构。

    在机械帝国内部,这两个锁扣有另外名称,就是肩章。

    肩章上的图案代表了该贵族的家族传承由来与血统。

    帝国贵族通常只会在重要的社交场合上穿戴带有肩章的长袍。

    九人并不认识任重的肩章,但却能通过齿轮与集成电路板结构推测出任重必然来自一个古老的高阶贵族。

    再配合任重穿戴的深红色长袍,以及举手抬足间展露出的“高阶贵族”的特殊礼仪,九人心头再无疑窦。

    这种深红色,绝非随随便便什么普通贵族就能使用,这是重罪。

    “很高兴见到您,尊敬的使徒大人。”

    随着嬴丰带头,另外八人也做出相同的动作。

    任重这才点了点头,缓缓站起身来,再用轻慢的语气说道:“寻迹者的工作人员们,我也很高兴见到你们。由于你们的‘网’出了故障,你们无法对我进行身份甄别,我不得不制作出这身传统礼服来与你们相见。但我很高兴你们同样穿上了礼服,对我表示了合格的尊重。”

    在说话时,任重的脸同样向后微仰,眼睛轻微斜视。

    任重这简简单单的两句话里,藏着两个隐藏含义。

    在地球古代,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人们需要将代表家族渊源的徽记、代表身份的顶戴花翎等等象征物挂在自己身上,不然,就算是皇帝锦衣夜行也容易被套麻袋。

    到了任重生活的二十一世纪,局面有了转变,由于社会高速冲入信息化,真正的社会金字塔顶层人物已经不再需要这些外物来彰显身份,只需要一张脸,甭管走到哪,都能得到瞩目。

    但在科技高度发达的机械帝国里,事情又呈现出一体两面性。

    首先,在机械帝国内部,由于辅助智脑极为发达,遍布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在陌生人相互打交道时并不需要互相介绍,功能强大的辅助智脑都会第一时间进行面部识别,然后提供信息。

    但帝国终究太过庞大,偏远地区太多,总人口的数量也太过庞大,偶尔也会有些殖民地上的通讯不够发达,在这时候,帝国里的人们在接洽时又反而恢复了需要诸如肩章和长袍等外物来彰显身份的习俗,以避免真有大人物折在不开眼的小角色手中。

    任重这深红色长袍与肩章,此时就起到了如此作用。

    但是,任重身上的这两样象征物经不起推敲。

    无论是长袍本身的材质还是用来打造肩章的金属,都不是帝国本土的产物,稍作分析就会露出马脚。

    所以,任重索性先干脆自揭其短,堵住对方的话头。同时,在这番话里,任重还透露出了隐藏信息,表明他在来源星的旅程里出了些意外,连代表家族身份的传统服饰也遗失了。

    嬴丰几人相互对视一眼,皆心有所惑,但又不好直接开口。

    那边任重见状,已然准确捕捉到众人心里的疑窦,索性又仰头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所以,你们真就完全不好奇我为什么会来这里么?明明再有十几年你们就该踏上返程路了,对吧?身为154332号寻迹者的管理员,你们的求知欲真让人失望。正如你们在出发前被特别嘱托的那样,源星之于帝国甚至四大星国,都算得上是有着重大历史意义的星系,你们本该是最优秀的管理员,但是……我并没有从你们身上读出特殊之处。”

    “菲迪娜·洛克,据我所知。在你出发前,你的父亲曾告诉过你,返回源星担任寻迹殖民地管理员对你和你的家族来说都是个重要的机会。他要你好好把握,但你把握得并不怎么样。”

    说完,任重再度眯缝起眼睛,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阴冷微笑。

    他把话说到这步,便算是给九人敲响了警钟。

    这同样是任重的套路。

    表面看起来,他似乎说了很多话。

    但其实他什么也没透露,他只是在勾引对方主动发问,并暴露信息。

    果不其然,嬴丰等人虽然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但心头却是大为震撼。

    尤其洛克集团的创始人菲迪娜·洛克,任重复述出来的,是她父亲悄悄私下与她所说的原话,一字不差。

    很显然,这位凭空降临的帝国使徒掌握的信息深度非常之深。

    他的来历恐怕极不简单。

    在并不算短暂的沉默中,另外八人与菲迪娜·洛克快速完成交换意见,在确定任重真说出了菲迪娜的父亲的原话后,都深感忌惮,注意力迅速跳过任重的服装,开始转进任重刻意要将他们带进去的思维模式去。

    暗中观察着几人的任重甚至无须窃听他们的通讯内容,就瞬间吃透了他们的想法,更何况其实任重早已完全掌握了他们的电磁波通讯加密频段的频率和加密方法,窃听起来简直不要太轻松。

    这频段与加密方法,同样来自任重上条时间线里对众人的严刑拷打。

    听着这些人私底下的沟通,任重竟仿佛回到了当初与郑甜等人在密林外见面时,自己伪装出高人风范的模样。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很显然,这些人已经完全被他唬住。

    只要找对了切入点,地位再高的权贵也挡不住来自时间的“传销”!

    诚如当初嬴浩所感知到的那样,这九个坐拥源星金字塔巅峰的人,其实也就不过如此。

    ……

    通讯频道里。

    巴顿·奥古斯都:“各位,我们应该怎么提问才能显得既有礼节,又不勾起使徒大人在源星上的不愉快的回忆?”

    马中飞:“干脆直接问他的来意?”

    嬴丰:“那样太肤浅,还是问问他帝国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吧?毕竟,正常情况下不可能派遣出他这种持有完整的九段代码的最高阶使徒。”

    ……

    任重,要素察觉。他补充了自己在上条时间线里并未抓住的信息,原来自己得到的九段使徒代码竟代表着最高阶的身份。另外,任重还知悉了对方的重点其实是落在帝国内部的变故上。

    任重内心冷笑。

    帝国的变故?

    我什么也不知道。

    见对方似乎已经开始各自沉默着准备组织语言,任重又端起茶杯,轻呡一口,沉声说道:“不用急,你们可以好好组织一下语言。接下来你们所说的第一句话,将会直接关系着我返回帝国后给你们的绩效评分。”

    任重此言一出,九个老冰棍立马咬紧了牙关,再度开始利用脑波设备和电磁波通讯设备紧锣密鼓的密谈商议起来。

    接下来,任重渐渐抓住了重点。

    第一,在正常情况下,假如机械帝国已经稳住本土的局面,就无需向即将返程的殖民地派遣使徒。

    第二,任重出现在源星上的方式成迷,让人疑惑。

    第三,任重抵达源星后,并未第一时间与“网”沟通,而是以荒人的身份一步步往上爬,耽搁了很多年才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一点也非常奇怪,难以解释。对于高等贵族来说,只要苏醒着就会消耗寿命,高等公民的寿命长度非常金贵,堪称价值连城。

    第四,他们认为任重被迫消耗了这么多寿命,对他们必定心有不满。

    第五,他们因为“网”的意外故障,非常害怕,担心自己返回帝国后被送上审判庭。

    综合上述五点要素后,任重心念电转,以极快的速度整理完成思路。

    他准备编制一个“有趣的故事”,来给自己这场华丽的表演画上一个逗号。

    “思考时间结束,你们可以开始提问了,就从你开始。”

    任重指向了人群中间的一个光头。这光头名为贝索德斯·亚尔逊。

    在生物医疗技术如此发达的时代,秃顶是非常罕见的现象,但雄性秃顶也正是亚尔逊家族的遗传特征。

    贝索德斯暗自吞了吞口水,走上前一步,右手抚胸一躬身,恭敬问道:“使徒大人,我们想知道帝国内部是否出了什么变故,请告知,谢谢。”

    任重轻轻颔首,“这问题不错。的确有些变故,我们与升华者的战局并非你们所知道的那样顺利。”

    说完,任重又看向嬴丰,“嬴丰,接下来你应该会想问我为什么会手持最高权限代码而来。我直接告诉你答案吧。因为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马虎。我大约在一百年前从一号帝星出发,在抵达源星星系之前,我将我的穿梭者飞船引爆,炸为宇宙尘埃。随后,我使用了最新的全隐蔽式单舱飞行方案,在宇宙中飘移了近三十年,并悄悄降落在源星上。我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避开‘网’的耳目。”

    任重此言一出,众人尽皆骇然。

    “什么!”

    “这……”

    任重笑了笑,“正如你们所理解的那样,‘网’出了问题。它变得不再可靠。大约从一百年前开始,‘网’遭到了朝圣者的渗透。之前与你们联络的人并不是帝国智脑,而是朝圣者中的SSS级智者所化的智械。”

    “你们所接收到的与帝国相关的一切信息,都是假象。‘网’在源星星系里收集到的宇宙哈希值,也被朝圣者轻松卷走。在你们原本的行程中,你们也将会被‘网’拐带去朝圣者的星国。我来这里的任务,就是纠正这个错误。”

    “原本这应该是非常简单的事。但你们太让人失望。你们太过于惜命,也太过于懒惰,你们在源星上建立的生产管理机制极其不接地气。你们与基层之间的剥离太远。你们也太依赖‘网’,我根本没办法绕开‘网’直接联络上你们。甚至当我全面展现出我的才能后,依然未曾得到你们的主动沟通。”

    “按照帝国律法部编制的第七号寻迹者法令,你们来这里的任务除了生产人脑,采集常规资源,培养生化巨舰胚胎和收集哈希值之外,还有为帝国培养战争人才的任务。很显然,你们做得不够好。哦不,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差劲。烂透了。”

    “根据我接收到的信息显示,你们在这一千年里的活跃时间加起来竟不到五年。其中仅有不到七百个工作日真正在工作,剩余的时间完全用到了享乐上。你们将你们的工作完全移交给了‘网’,以及那些低贱的殖人主导的所谓的协会长老团。你们对‘网’的掌控力度堪称所有寻迹者管理员中最烂的!所以才会给朝圣者以可乘之机,到底在搞什么?”

    “我为了完成我的工作,甚至不得不和那些低贱的殖人混迹在一起,再白手起家创建属于我的势力,并收罗到包括孙苗和花月岚等人的忠诚下属,然后游走于你们创造的九家垄断企业之间,玩那些荒诞丑陋的合纵连横的弱智计谋。”

    “我耗费了大量心力,并将特种墟兽降世魔婴与军团兽的能力结合起来,又整合了那什么无名之城里的十万个人的记忆,再使用我随身携带的癌细胞制作了一个超级人工智能,成为我的助手。我再让这人工智能侵入了网,才成功地暂时关闭了‘网’,并阻断了‘网’继续对外发送信息的行为。帝国的资产不能继续流失,我也决不允许“网”将你们引导向朝圣者的疆域。”

    “我用了五年多的时间,完成了这些。而你们做了什么?甚至连‘网’崩坏后,你们也只是通过马夏澄遥控指挥将我任命为可笑的复苏计划负责人,都不曾亲自接见我!”

    “帝国将因你们的无能而受损!你们的家族将因你们的无能而蒙羞!废物!统统都是废物!帝国要你们何用?!”

    嘭!

    任重一巴掌打在实木茶台上,将这厚实的茶台打得粉碎。

    木屑爆炸飞溅,甚至有不少碎屑刺进了九个冷冻长老细嫩的脸皮,叫这些人满脸生疼。

    但在爆炸生后,船坞大厅里却又是一片鸦雀无声。

    九个老冰棍噤若寒蝉,纹丝不敢动。

    只有仿生机械女仆赶紧将手臂化作吸尘器,并以极快的速度盘绕在众人身边,打扫着清洁。

    老冰棍们甚至连对视都不敢。

    他们感受到了来自高等贵族的恐怖威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