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三百八十八章 公输依智的道路 - 玄门不正宗 - 云书阁
首页 > 修真小说 > 玄门不正宗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公输依智的道路

第三百八十八章 公输依智的道路

 热门推荐:
    与王弃强推的科举制比起来,去疾要推行的吏法修改简直不值一提。

    也因此他能够躲在王弃的背后自己安安心心地做他想做的事情。

    至于那科举制……王弃觉得,现在是最适合推行的了。

    当此之时,世家学阀还未兴起,人心尚且单纯,依然有人会石渠阁献书……也即是,那种知识垄断的概念尚未彻底形成。

    虽然查举制依然是官员们手中维护自身政治力量的一柄利器……只是在这关东烽烟四起,关内又被他彻底收心的时刻,没人真正能够阻拦他做这件事。

    事实上在中枢的这些官员们一开始也是没想明白,后来想清楚了他们这位皇帝的可怕之后,就已经不再想着手里查举的这份权利了。

    查举放在以往,那是能够发展门下构建关系网的……所谓官官相护是也。

    可是放在现在……那就是一种巨大的责任啊!

    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被他们举荐的了,他们举荐了别人,那么他们就是那人的宗主,是要为那人的所作所为负责的。

    当今皇帝,可是一个能够将寰宇一切都纳入胸中的圣皇,这‘为国举才’的权利放在他们手里就好像烫手的山芋一样,为难极了。

    现在好了,科举就科举吧,有制度保证,他们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不会被牵连……

    至于关东的那些太守们……那就不好意思了,他们现在是叛逆,谁在乎他们怎么想啊。

    科举制便是在这种情况下被一力推行了下去,王弃对此颇为喜欢,还想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世家大族要来挑衅他的政策呢。

    结果他很失望,反对的声音在此事达成定论之后就没有了……这令他有些惆怅。

    不过陈昀负责的‘国书坊’已经开始运行了起来,活字印刷对于神机竹海的宅男宅女们来说毫无难度,没过几天这‘国书坊’在京畿各地的分店里就已经人满为患。

    这个时代,获取知识的渠道永远是最大的问题,而如今……‘国书坊’便是为了天下向学之士都提供了一个最为便捷的获取知识的渠道。

    而且‘国书坊’内书籍的售价相比起来十分廉价,民智由此开启。

    而挂在王弃内库名下的‘造纸坊’也开始运作了起来,各种纸品分级发售,立刻就引发了一系列的抢购浪潮。

    王弃注意到,不管是什么样的时代,其实做学问的人一般都是那种家资殷实生活无忧的人……这种人一般风雅,正好赚他们的钱。

    由此,那登基以来只出不进的内库也终于有了稳定的进项,支撑林触的暗卫也变得更游刃有余了。

    这本是一次尝试,赚到的钱却愣是给王弃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门……

    他发现,原来自己面前的这满朝公亲不只是可以用来给他干活的,还能让他‘割韭菜’……

    于是没过几天,明光宫‘冠名’的‘明光阁’就挂牌营业了。

    对外宣称这是国师玉磐子亲自出手炼制的丹药,其实则是铅丹崖的弟子们在此练手。

    一直以来暗卫便在替皇家收集各种灵药炼材,其实里面绝大部分都是用不到的,堆在仓库里发霉发烂。

    而五神山铅丹崖刚好新得了许多丹方,又被传授了全新的炼丹手法。

    他们呆在五神山上可没那么多的灵材练手,正好来长安,给王弃消耗库存。

    而炼制成的丹药还能够挂牌发售,狠狠赚上一笔利润,给暗卫的寻宝者们法津贴。

    就这么的,暗卫的寻宝者们得到了更好的待遇,皇帝内库赚到了钱,铅丹崖弟子们也有了练手的机会……更重要的是,那些有钱人买到了称心的丹药。

    这是四赢的好事啊!

    王弃其实有些想不明白,那些朝廷大臣一天到晚给他哭穷,说朝廷已经快没钱办事了……

    他怎么随便收割一波‘韭菜’内库就丰盈起来了?

    感情没钱的只是朝廷,而不是关中居住的豪族们……那就好办了,他得使劲搜刮才行。

    如果将大彭朝廷替换成一家超大型集团公司来考虑,皇帝便是这个集团的控股人、董事长,相国是CEO,其他各级官员则是集团内的高管。

    外放的太守相当于是子公司经理,如此类推……

    可是吧,这公司每年都支付着昂贵的薪水给这些高管们,直到前阵子经营不善账面上没钱了……结果好家伙,董事长一看手底下这些官员们,一个个都是家资富足可有钱了。

    结果这些有钱人还一个个眼巴巴地指望着董事长从自己的私人财产内不断掏钱出来注资维持运营……

    王弃当时想想就觉得好气好委屈,可是想想似乎也没什么办法……该掏的钱还是得掏,谁让他的爷爷在位时各种搞事情把国库掏空了呢,就当是还债吧。

    他琢磨着,接下来商税什么的也要搞起来了……这在朝中当官的官员是能够免去自己家的田税没错,这块蛋糕动了估计很多人会和他彻底闹掰……但商税还是可以收一收的嘛。

    王弃心里面清楚着呢,琢磨着等‘国书坊’的事情稳定了之后,就让陈昀去牵头商税的事情……这倒霉的相国,真就是王弃立起来的靶子。

    此时整个朝廷都在王弃的引导下积蓄实力,为的是在今年秋收之后能够积攒起一批粮草,然后在大雪还未封路的时候想办法趁势偷袭汉中。

    他希望能够看到,在今年结束前能够占据汉中。

    只是他夺取汉中并非是为了给攻略蜀地当跳板,而是为了给京畿地区增加战略纵深。

    因为蜀中的局势听说不太妙了,蜀中正道如同一盘散沙,而万邪魔窟为首的魔道势力已经慢慢占据了上峰。

    他提前打下汉中,是希望蜀中的妖邪若是要出来作祟,至少也有汉中一地作为缓冲或者说是战场……

    虽然有些对不起那汉中的百姓,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公输首座与他的弟子们最近在明光宫就一直在论证一种更为便捷的交通方式……前朝修建的直道是很好,可要在蜀山之中建造那么一条直道显然太过困难了,公输首座他们正在考虑如何用机关师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按照王弃的想法是,直接制造一个大号傀儡核心,然后建造一辆大号的飞车载人嘛。

    不过后来经过经济性论证,这种方式只能小规模运人,大规模的物资运输却还不行。

    要攻略蜀中,尤其还要从蜀中将物资运输出来,这样可就不行了。

    结果还没等王弃提出‘高铁’的建议呢,公输依智就已经把主意打到了紫儿身上……

    他觉得紫儿这样能够借用天下水网来穿行真是太棒了,他决定也要研发出一种能够在水网中穿行的交通工具。

    既然那水网能够令荒古大蛇通过,没理由他造的穿梭机不能通过啊?

    王弃被他的这个创意都有些惊呆了,但还是忍不住提问:“可若是这地下水网有所变动,这水中穿梭机不是会很危险?”

    公输依智一脸淡淡地答道:“怕什么,到时候我们肯定就已经研究出了在陆上布网建立梭车网络的办法……我有预感当我将这个布控整个大彭的网络建设完成,说不定便是我成就紫府的时候。”

    王弃听着都傻掉了,自家这位公输首座的思路还真是宽广……他竟然是将覆盖整个国家的交通网络当成是自己的晋升之机。

    好吧,他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总比好像乾坤正道那样整天琢磨着该怎么利用捕获的妖魔来突破紫府要好……

    没错,王弃已经通过自己的渠道得到了一些乾坤正道内的消息……他们如今在做的事情,已经和当年的泰山仙派没有区别了。

    当然,五神山利用亡魂之地来探索虚空也不是什么好货,但谁让五神山现在洗白了呢?

    这段时间有人和王弃一起结伴出游了……指的是阴神。

    每天夜晚公输依智都会出窍遨游,要想建成覆盖天下的交通网络,那么当然得要将天下地形纳入胸中。

    他此前漫无目的,可是现在他心中充满了干劲……这是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并且认准了走下去的样子。

    玉磐子对此也是颇为感慨,他认为这一代师兄弟中最早能够开辟紫府的或者就是公输依智了……他没有因此而感到妒忌,反而很是欣喜并且真心期待着公输依智能够尽早成道。

    王弃对于公输依智的一朝觉悟有些措手不及,原本还想找他商量一些小巧的机关之类……现在好了,他只能亲自下手,给自己打造一些实用的道具来。

    藏经顶中收获巨大,王弃最喜欢看的就是那些锻造图册。

    那什么各种兵器的锻造方式他就忽略了,真正感到有意思的还是各种特殊物品的锻造方案。

    其中就有空间物品的铸造之法,这些铸造之法都是由‘拓空大阵’延伸出来的,可以叠加阵法达到开辟庞大储物空间的功能。

    王弃首先就尝试布置了一番,在某天早上将他的御书房布置成了一个超大号的迷宫,让前来伺候他的小黄差点急哭了。

    由此王弃也发现了五神山‘拓空大阵’与寻常储物空间的不同……寻常储物空间内都是静止的,而‘拓空大阵’则是好像将原有的空间不断扩容、延展,其中的一切依然是运动的,并且受这天地法则所限。

    也即是说,‘拓空大阵’所拓展的,或许是这个世界呢!

    王弃笑了起来,说不定他能在一个小包包里建个动物园出来呢?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可以减少运输的成本,成为大彭朝的一大战略性工具。

    王弃想要让五神山的修士们彻底地参与到大彭的方方面面去……这其实是他在给修行一道寻找出路。

    这个世界已经越来越不适合人修行了,那么相应的,修行者的数量也会越来越少……王弃知道,这是人道当兴的时代,修行者终将走向末路。

    他想要看看,是否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这种趋势,使得修行界以另一种方式传承下来。

    公输依智以机关术打造交通网路就是其中一条,王弃想要的,是如何能够将修行者的力量融入凡人的方方面面去。

    当然现在说这一切还早,他有得是时间慢慢琢磨。

    他将给阿姣姐姐雕琢了一枚玉镯,这玉石自然也是一种很好的灵材,只是玉镯的内部有一条微小的空隙。

    也正是这一条空隙,王弃以拓空大阵将之极致开发,竟然是形成了一个差不多有千米见方的空间。

    这已经不是个小空间了,冉姣拿到了之后就觉得非常喜欢,当场就往里面输送大量的寒气,将之做成了她的一个‘随身冰箱’。

    可见阿姣姐姐也是个有想法的人,拿着王弃给她的空间装备就进行‘二次创新’。

    而且王弃意外地发现这种‘拓空大阵’其实不难,一点都不难!

    他将这种阵法布置完了之后,甚至那已经开辟出来的空间都会被不断地扩展下去!

    阵法所需要消耗的力量似乎并非是为了维持那被扩展的空间,而是为了维持空间继续扩张下去!

    这是什么原理?

    王弃琢磨了一下,将那‘拓空大阵’的布置方法记忆了下来,然后改成了指决的方式进行施展……

    这真不难,他以指决模拟拓空大阵的力量流转方式,很快就完成了一个指决印法。

    而他在自己交叠于一起的手指之间,赫然也看到了一个正在被飞速扩大的空间。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就是被完全利用在扩展空间上,而没有丝毫被浪费在维持方面……就好像是,被他扩展开来的空间正无比配合着维持这般大小一样。

    他懵了一下,随后想到了什么将这个被扩展开来的空间握入掌中,而后五指之间真气交错,形成了拓空阵法的轨迹……

    好家伙,那个空间依然存在与他的掌心,并且在那里急速扩张着。

    如果一直这么持续下去,或许终有一天它会成为他的掌中……国?

    这有趣的一幕令他颇为疑惑,忍不住就想要去找自己的老丈人答疑……不过考虑到这算是五神山的不传之秘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阴神出窍返回了五神山上。

    五神山藏经顶,这里有一位七百年前的大前辈坐镇,足以回答这个问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