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 > 第三百零五章 深夜鼓声
    “有人来送礼?”

    秦少游一脸错愕,皱眉看向朱秀才。

    朱秀才连连摆手:“大人,这可不是我安排的,我又不傻。”

    随后他摇头晃脑的说:“这个送礼的人真是太不懂事了,要送礼也别选在这个时候啊。现在的衙门外面,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人,在这个时候送礼,大人岂能收?”

    秦少游下意识的点头说了句“没错”,紧接着反应过来不对,连‘呸’了好几声,瞪着朱秀才骂道:“滚蛋,我是那种人吗?不管什么时候有人来送礼,我都是不会收的。”

    朱秀才赶紧赔罪:“是是,是我说错了话,大人您高风亮节,高风亮节。”

    秦少游哼了一声,不再搭理这货,吩咐汇报消息的力士:“你去告诉送礼的人,就说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东西我是不会要的。我为官清廉,不会拿乡亲们一针一线。”

    “阿弥陀佛,大人英明。”

    马和尚双手合十,发自肺腑的拍了句马屁。

    朱秀才扭头看向老搭档,表情有些惊讶。

    “和尚,你拍马屁的话居然变了?居然不再夸大人有慧根了?”

    “大人有慧根的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我当然要换一句夸赞的话。”

    朱秀才啧啧感叹,也就是他不知道‘爷青结’的梗,不然怎么也得来上一句。

    秦少游在吩咐了力士过后,就要继续进行工作安排。

    可那个力士并没有走,反而还说:“大人,这个礼您恐怕要收下,因为送来的是一尊九天荡魔祖师像。”

    “什么?”

    众人齐齐愕然。

    听说过新官上任,有人送宅子、送金银、送美人……可这送九天荡魔祖师像还是头回见。

    朱秀才忍不住问:“那祖师像,是金的还是银的?”

    力士摇头:“非金非银,是木雕的。”

    就在手下几个小旗官惊讶猜测的时候,秦少游却是想起了他在雒城镇妖司里,与九天荡魔祖师像告别时,对方的反应与态度。

    难不成,祖师像并非是吃腻了我做的菜,而是它早有安排,弄了个分身到绵远县来,所以才对我离开雒城镇妖司无所谓?

    好家伙,见过追债上门的,这追食吃追上门的,还真是头一回见。

    吐槽归吐槽,秦少游内心还是非常高兴的。

    如果外面送来的这尊九天荡魔祖师像,真是一件带有神念、神力的祖师像分身,那么无论是对他,还是对绵远县镇妖司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

    他没有耽搁,立即带上朱秀才、崔有愧等人迎了出去。

    在县镇妖司的大院里,他们看到了前来送礼的人——一个老木匠。

    同时也看到了老木匠送来的九天荡魔祖师像。

    这尊木雕的神像并不大,约有半人高,雕工很好,不说惟妙惟肖,却也颇具神韵。

    尤其是那双眼睛,让秦少游一看,就知道它绝对不普通。

    因为这尊九天荡魔祖师像在秦少游出来后,就盯上了他。

    他往哪儿走,祖师像的眼珠子就往哪儿看。

    同时这双眼珠子里面,还透露出了让秦少游非常熟悉的目光。

    分明是在说:“饿了,开饭。”

    靠,还真是祖师爷上门讨饭……啊呸,是上门保护我们来了啊。

    朱秀才等人也看出了这尊木头神像的不同寻常。

    他们压低了声音道:“大人,这尊九天荡魔祖师像,怎么感觉好像是一件灵异物品呢?”

    秦少游轻轻点头:“你们没有看错,这确实是一件灵异物品。”

    众人惊讶道:“真是灵异物品?好家伙,这礼可够贵重的,我们是收还是不收?”

    “当然得收!”

    秦少游毫不迟疑地说。

    没看到祖师像都在催促开饭了吗?

    要是不收,惹怒了他老人家,咱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得吃挂落。

    州镇妖司里的叶知秋,听说到现在都还在‘倒霉’呢。

    “你去把祖师像请到大堂里供上。”秦少游吩咐了朱秀才一句,随后走到木匠跟前,含笑问道:“老先生,你怎么会想到给我们送九天荡魔祖师像?这是你雕刻的吗?”

    “老头子我就是一个木匠,可当不起‘先生’的称呼。”

    木匠有些紧张,说气话也有些磕巴,直到秦少游用【巧舌】一番安慰,才平复了心情。

    他娓娓道出了原因:“大概是一周前,我做了个梦,梦见九天荡魔祖师让我雕刻一尊他的神像,并叫我在今天送到镇妖司,说是能让我赚一大笔钱。梦醒过后,我就看到了一块木头放在床头,左邻右舍都说这是神仙显灵,我也不敢怠慢,就按照九天荡魔祖师的吩咐做了……”

    听完讲述,秦少游微微颔首,感觉事情原委与他猜测的,果然差不多。

    同时他又让人拿来几吊铜钱,交到木匠手中。

    既然九天荡魔祖师说了,要让这个木匠大赚一笔,那么就算是流着泪,也要帮祖师把吹出的牛皮实现。

    木匠没想到真的有钱挣,不由得欣喜万分,连连道谢。

    秦少游则趁此机会一番询问,确定了这个木匠就是个普通人,并非什么隐士大匠。

    他能雕出这尊九天荡魔祖师像,并非是他的技艺有多超凡,而是九天荡魔祖师给他的木头中,藏有带着神力与神念的神像碎片。

    这让秦少游多少有些遗憾。

    送走木匠,秦少游带着马和尚等人来到大堂。

    朱秀才已经把九天荡魔祖师像给放好了,守夜人们也开始上香,一切就跟在雒城镇妖司里时一个样。

    秦少游也去上了一炷香。

    结果却看到,九天荡魔祖师像的眼睛里,透着不满与催促。

    仿佛是在对他说:“别整这些虚头巴脑的,赶紧上菜,都饿好几天了!”

    秦少游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万万没有想到,到了绵远县,还是躲不过饲养员的活儿。

    但紧接着,他就开心的拿出了几道灵肴,给九天荡魔祖师像供上。

    有九天荡魔祖师像在这里,至少是多了个看门的。

    祖师像别的能力或许没有,守家的本事还是很好的。

    九天荡魔祖师像看到灵肴,眼中顿时露出满意的神色,也不再搭理秦少游了。

    在朱秀才等人给祖师像上完香后,秦少游继续向他们安排接下来的工作:

    “秀才,你辛苦一下,带人调查绵远县干旱的真相。我知道你手头的人不够用,让神医带着他那一小旗的人协助你。另外我们镇妖司里的灵异物品,有你需要用的,也只管拿去用。”

    “是!”

    朱秀才与山道年齐声领命。

    “崔师兄,你求雨所需物资的清单,在列齐了后,就交给老孙,让他帮着你筹备。如果是我们镇妖司或者县衙里有的,就直接取用。没有的,就想办法采购。如果采购都没有,就告诉我,我找百户大人想办法。”

    崔有愧颔首,没有说话。

    孙显宗则应了一声“是”。

    在连着安排了几个比较重要的工作后,秦少游又让人去把绵远县镇妖司里留守的那批守夜人叫了过来,对他们做了一番慰问与鼓励,并画出大饼。

    在【巧舌】的作用下,这些守夜人打消了心中的担忧与顾虑,纷纷表示愿为秦总旗效力。

    好不容易安排完了工作,又有力士过来汇报,说是张侍郎府上派了人过来道贺。

    来道贺的,是张侍郎府上的管家。

    他也带来了贺礼,却是一块写着‘救民水火’的牌匾。

    这个礼物不能不收。

    秦少游一边说着‘不敢当不敢当’,一边让人将牌匾挂到镇妖司大堂去,随后拱手问候:“张大人近来可好?”

    张府管家说:“我们老爷在上个月,被朝廷召回了京城。”

    “张大人这是要被复起重用了?恭喜恭喜。”秦少游连连道贺。

    这个消息也解开了他心中的另一个疑惑——为什么有张侍郎在,这里的旱情还这么严重?

    算算时间,张侍郎是上个月走的。

    那个时候的绵远县,旱情还未爆发,否则以张侍郎的‘嘴炮’能力,就算不能把这场旱灾给‘喷’没,至少也能延缓旱情的恶化。

    可惜他没在。

    秦少游又向张府管家打听旱情的消息,可惜他知道的情况,都是秦少游已经掌握到的。

    送走张府管家,时间转眼来到了晚上。

    深夜的绵远县寂静无声,但燥热的程度,却是一点儿不比白天差。

    镇妖司里的守夜人们,被热的在大通铺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幸亏他们都是男的,否则准出事。

    好不容易睡着,一阵古怪的‘咚咚’声却忽然响起,在县衙与镇妖司衙门之间回荡。

    这声音听着像是有人在击鼓,又像是被放大了无数倍的心跳。

    在这个漆黑且燥热的夜晚,显得尤为古怪和诡异。